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怎麼知道他們不幸福呢?”林雪問道。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他們兩個人性格完全不和,針對同一個問題,他們能整出兩種千差萬別的觀點,你們說他們能幸福嗎?每個人的生活都不可能只屬於一個人,我的生活也不可能只屬於你一個人的,拿孫小紅和你來比,你是我的老婆是我的伴侶愛人,而她呢只能是朋友,用

比較時髦的詞語來說頂多算一個情人,和她相比你是最重要的,但她也是我需要的,這樣我的生活纔是完整的,你說是嗎?”他問道。

“那公平嗎,對我,按你的意思我也可以隨便找男人了,是不是?”林雪反駁道。

“小雪,你沒明白我的意思,你誤會我了。”,這時林雪還是似懂非懂。

談話就此打住,兩個人就這樣默默的吃着飯。

說是吃飯,這樣的心情誰還能吃得下去呢?與其說是吃飯還不如說他們在吃剛纔說過的話呢!他們的筷子只是在碗裏扒拉來扒拉去的,也許正在細細咀嚼着那些話,也許在猜想着對方的真實感受。

香色生活:傲嬌女財迷 牆壁上掛着的石英鐘自我陶醉似的兀自空轉着,整個房間裏迴盪着有節奏的吱吱的聲音。

從家裏跑出來的林雪徑直朝公交站點而去,她要去好朋友那塊兒躲一陣兒。

上次她就是在她們那兒躲的。

她的家一刻她都不想呆,和上次的心情是一樣的,不,比上次更遭,她恨不得永遠都不要回這個家。

總算象徵性的吃完了飯,林雪連碗筷都沒收拾,平時她都義不容辭,她認爲這是她的“必修課”,說好聽點兒叫“義務”。

今天絕對不可能了,在這個時候這裏的一切突然變得與自己無關起來。

她也頭一次連招呼都沒打就走出了家。

她是準備去文靜那裏的,在偌大的麗城除了她根本再也找不到可以說話的人。

她知道她的住處,去的時候也沒打個電話,或是忘了打。

“文靜,文靜在家嗎?”林雪一邊喊着一邊大聲的敲着門。

和文靜一起租房子的還有一個女孩兒,也是她們的大學同學,她已經去外地出差了,這是她知道的,所以她沒有任何顧慮。

“來了,來了,你能不能溫柔些,林雪,你這是咋的了?”聽見了聲音文靜趕緊趿拉着拖鞋一邊答應着一邊朝門口走。

“你怎麼來了,出什麼事兒了嗎?”剛一開門文靜就迫不及待的脫口問道。

“文靜,我,我想哭啊!”林雪說着一下子撲到了她的肩上,放聲的哭了起來。

她是強忍着一路上纔沒有哭。

“林雪,你怎麼了,出啥事兒了,快跟我說說!”文靜被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她輕輕的拍了拍林雪的後背。

西遊之絕代兇蟾 “慢慢說,是不是陳青那小子又欺負你了,啊?”

“我就是想哭,你讓我好好哭一場,好嗎?”林雪傷心的乞求着。

“好,好,你想哭你就哭吧,一會兒你再慢慢告訴我啊!”文靜安慰着她。

(本章完) 她們就這樣在門口相擁着站了許久,林雪感覺哭累了,才肯放了她。

這時兩個小姐妹一起坐到了牀上。

文靜和同學租的房子是個兩居室的,一人一間,平時那個姐妹一出差就剩下她一個人,六十平的房子頓時感覺空蕩蕩的,還好林雪的到來使整個房間突然變得溫暖起來。

“什麼,他又跟別人鬼混去了,他怎麼是個這樣的人呢!真沒看出來,上次和他以前的女朋友我還以爲他是一時的衝動犯下的錯,沒成想他還是個慣犯,林雪你跟他分手吧!”文靜聽完林雪的陳述義憤填膺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我現在心裏矛盾的很,一方面恨他,恨他的所做所爲,一方面又很可憐他,很爲他惋惜,你說我該怎麼辦呢?”林雪的眼睛又充滿了淚水。

“我說,你就跟他分手得了,長痛不如短痛,過一陣子就好了,咱們重新開始,不行嗎?”文靜勸說道。

“我也想,但我又怕失去他,真的!”她無助的說道。

“我能怎麼辦,我說了你又不聽!”文靜低下頭小聲說道。

兩個好姐妹住在了同一張牀上,文靜幫林雪使勁的掖了掖被子。

“別想了,小美人,明天就過去了,好好睡覺吧!”她叮囑道。

已經是深夜零點,文靜有點兒困了,再說明天兩個人都要去上班。

她掉過頭睡去。

林雪怎麼也睡不着了,她在想他們的愛情和未來。

林雪這幾天就住在了文靜的家裏,白天上班,晚上閒聊,慢慢的心情好了起來。

她是很少上網的,但這幾天不知怎的了總愛去網吧裏轉轉。

她在附近一家網吧裏,下了班連晚飯都沒顧得上吃就直接來這裏了。

他的心好期待好期待,她在等一個人的上線。

這個人就是她最近在網上認識的一個網友。

記得那次是無意識的碰到了他,林雪有這樣一個毛病,上網看看電視劇,電影啥的,她很少聊天,但每次上網她都把qq掛着,一來有好朋友上線可以互相問候問候聊聊,二來也可以看看騰迅新聞。

“嘟嘟”的聲音傳來,qq裏有什麼消息來了,她趕緊打開網頁瞧瞧,原來是一個加爲好友的請求,她加爲好友的人都是有條件的,只有得到她的審覈通過纔可以。

她看了看這個叫“絕望的生魚片”的網友的詳細個人資料,她還是比較滿意的,是個男的,歲數也不大,其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因爲在那份個人資料裏除了這些就沒有什麼了。也許這些還是假的呢!她點了一下把他放到了好友組裏。

“你好,在幹什麼呢?”對方發過來信息。

“你好,我在看電視劇,你在幹什麼呢?”林雪在鍵盤上快速敲擊出一行字來。

“在看什麼電視劇呢?”

“我隨便

看看,你還沒告訴我你在做什麼呢?”她又問道。

“我聽聽歌,最近心情不是很好,老鬧心了!”對方迴應道。

“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說說嗎?”她好奇的問道,自己的心情纔剛剛好了許多,她到關心起別人來了。

“我,我,怎麼就走不進別人的心裏呢?”他好象很痛苦很無助。

“你一定是被感情鬧的,我說的對嗎?”她繼續說道。

“是啊,我喜歡上一個女孩兒,但人家根本不搭理我,我也不知道差在哪裏了,我隱隱約約感覺到她也愛我,也許是我的錯覺吧,總之我們是不冷不熱,不遠不近,不親不疏,哎!”生魚片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你對她表白了嗎?她怎麼說的,我幫你分析分析,怎樣?”她建議道。

“當然了,但她說我們根本不合適,讓我別那麼對她用心了,我還是不太明白,她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並不敢看我,這是爲什麼呢?”他回道。

“看來那個女孩兒還是愛你的,只不過她可能有什麼苦衷吧,你要走進她的心裏才行!”她說道。

“但我真的沒有辦法走進她的心裏,可氣的是這個時候她的同事也是好朋友對我展開了瘋狂的攻勢,我在她們兩個之間痛苦的掙扎,一面是對我的一片癡情連連拒絕,一面是關心體貼,無微不至,我該怎麼做呢,在他們之間我真的需要做出選擇麼?”他問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個人認爲愛是需要感覺的,不能勉強的,既然你愛的人已定,就不要接受別人了,你可以找那個追求你的女孩兒好好談談,我想她一定會理解你的!”

“還有,對你愛的女孩要不放棄,你可以換一種方式去追她,作爲一個好朋友那樣的去關心她體貼她,慢慢的她會接受你的,也會對你說出她的心裏話的,你看好嗎?” 米漫中的黑暗征戰之途 她建議道。

一來二去聊天就拐到林雪身上了,當然她也沒有任何隱瞞,對一個陌生人有什麼可隱瞞的。

她告訴了她最近發生的一切,他聽後不無感慨的說道。

“你還愛他嗎?”

“當然愛他,但他似乎並不愛我或者說不完全愛我啊!”林雪說道。

“你跟他提出分手他有什麼反應啊?”他問道。

“他當然不同意了,還給我弄了一大堆大道理出來,我根本不懂!”她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能跟我說說嗎?”他問道。

“他說他的生活不只屬於我一個人,還說他不想生活在枷鎖下,他想讓自己過的舒舒服服,但他到是舒服了,可他考慮我的感受了嗎?”她又變得氣憤起來。

“你可能沒明白他的意思,你誤會他了,呵呵!”他笑着說道。

“對,他也對我說過什麼我沒明白他的意思,誤會他了,我怎麼就沒明白他的意思了,我誤會他什麼了!”她更加氣憤。

“你先

聽我說,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再也不像過去了,思想觀念都徹底變了,不怕您笑話,我的思想觀念也比較保守,也許這是年代賦予我的特點,改變起來的確很不容易,我這個人準確的說應該是七十年代的人,但又靠近八十年代,所以不是完全意義上的七十年代的人。你是哪個年代的?”他問道。

“我八十年代出生的人,你問這個幹什麼呢?”她反問道。

“這就是代溝,我就不能接受現代人的思想,也許是因爲我生在農村,你是農村人嗎?”他又問道。

“是。”她只打出一個字。

“你知道農村的閉塞和落後吧,所以我很難知道人類思想發展得如此飛快,要不是我後來考上大學,我這一輩子都會活在舊有的思想裏了,你讀過《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嗎?”他問道。

“我聽說過,但沒讀過,你可以說說嗎?”她催促着。

“它的作者叫米蘭昆德拉,這是一部難得的作品,作者在書中講了一個關於人性的哲理,有關愛和性,你有時間可以看看的,看過這部作品我相信你的思想和觀念會有所改變的,你當然也可以來找我,我在東方書城上班,我這兒就有!”

“真的嗎?我有個朋友也在那裏工作你認識嗎?他叫馬馳,是我男朋友的大學同學!”林雪聽到東方書城這幾個字忽然變得很興奮,但對方沒有很快回應她,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沉默,也許是手頭忙的過失。

“我,就是你說的馬馳,你是林雪吧?”他來了信息。

“什麼,你是,你怎麼弄這麼一個網名,你今天沒上班嗎?”林雪趕緊問道。

怎麼是他呢?這麼巧,那自己剛纔跟他說的話合適嗎?她在想。

“不好意思,我看你的網名我就感覺奇怪,我好象聽陳青跟我說過什麼林海雪原,但我還是沒想到是你,你和陳青吵架了嗎?他現在還可以嗎?”馬馳岔開話題。

“是的,我就叫這個網名,陳青沒跟你說嗎?這幾天上班我也沒理他,他也沒理我,我們就這樣僵持着!”林雪繼續。

“那可不太好的,你們一直不是都很好嗎?我老羨慕你們了,真的,你看看都沒人愛我了,不,應該是我愛的人她不愛我,愛我的人我又不愛她,無奈啊!”他說道。

“你比我幸福多了,你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但我不能!”她說道。

“什麼啊,彼此彼此,我們是同病相憐呀,呵呵!”他答道,

後來,他們經常在網上聊天,還聊到了他們的老家,當得知馬馳的老家也在金河,兩顆受傷的心拉的更近了。

自從和馬馳在網上意外碰到後,林雪的心情又恢復到從前。

也許是內心的痛苦和酸澀終於傾訴出來了,而且還是在一個男人面前,她深深的疤痕長出了新肉,就像一棵新生的樹苗破土而出茁壯的成長,成長,再成長。

(本章完) 林雪早早的來到網吧就是爲了等馬馳的,前幾天她到附近的書店看了看他給她推薦的那本書。

“尼采常常與哲學家們糾纏—個神祕的“衆劫迴歸”觀:想想我們經歷過的事情吧,想想它們重演如昨,甚至重演本身無休無止地重演下去!這癲狂的幻念意味着什麼?從反面說“永劫迴歸”的幻念表明,曾經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象影子一樣沒有分量,也就永遠消失不復迴歸了。無論它是否恐怖,是否美麗,是否崇高,它的恐怖、崇高以及美麗都預先已經死去,沒有任何意義。它象十四世紀非洲部落之間的某次戰爭,某次未能改變世界命運的戰爭,哪伯有十萬黑人在殘酷的磨難中滅絕,我們也無須對此過分在意。

然而,如果十四世紀的兩個非洲部落的戰爭一次又一次重演,戰爭本身會有所改變嗎?會的,它將變成一個永遠隆起的硬塊,再也無法歸復自己原有的虛空。”這是這本書的開頭,篇名叫輕與重,她被優美的文字和深刻的哲理吸引住了,她幾乎是一口氣讀完了這本書,這本書的確正如他說的那樣,讓她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變化,她也重新認識了愛和性以及兩者之間的複雜關係。

那天在網上遇到了林雪,也很出乎馬馳的意料。

那天他泡在網吧整整一天了,因爲最近心情不是很好,簡直低落到極點。

是前幾天發生的一件事兒把他鬧的,準確的說應該是折磨的。

那天剛剛下班,馬馳就到店面去等趙君平,她通常八點才下班,他要和她一起去吃肯德基,薯條還有雞翅,她是十分愛吃的。

他在店面裏隨便的翻看着書,時間一分一秒的過着。

“馬馳,你怎麼又來了,我不是跟你說了以後不要等我了嗎?”打完卡的趙君平看到了面前的他。

“君平,你還沒吃飯吧,走,我請你去吃肯德基,好嗎?”他說道。

“什麼啊,我不餓,我得趕緊回去了,拜拜!”她說着轉身走了出去。

“君平,你等等,我有些話要對你說!”他大聲的喊道,也許是應該攤牌了,總不能這樣耽誤人家男孩兒,她的想法就是這樣的簡單,而他領會錯了。

“說吧,馬馳,快點兒!”她停下了腳步對他說道,頭都沒回。

“我想和你單獨去外面談談!”他說道。

“好吧,你說個地方吧!”她催促着。

他們還真的去了那家肯德基,馬馳幫她要了幾樣她愛吃的食物。

“君平,我喜歡你,你知道嗎?”看着她投入的吃着那可愛的樣子他還是出了口,而且是那樣的直接。

對方有了短暫的沉默。

“我知道,但我們不合適的,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你就別在對我那麼用心了,好不好,我們可以做好朋友啊,那不也很好嗎?”她一直低着頭等着他的回答和認可。

“我們就不能在一起嗎?我很喜歡你,愛你,你難道不喜歡我嗎,不愛我?”他問道。

“你不懂,你不要逼我,好嗎?如果你非得讓我跟你在一起的話,我們可能連朋友都做不成的!”她的眼睛還是沒敢擡起或是不屑。

“你看不上我,對嗎?認爲我沒本事嗎?”他繼續追問。

“不是,我從來都不太在乎那些,只要能和自己愛着的人在一起,我就很滿足了,但我們不可能的,你放了我,好嗎?”她很誠懇的說道。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不愛我,不喜歡我,對吧!”他頻頻的點着頭。

“我在這裏也告訴你一句話,我可以等你,一直等,直到你愛上我,當然在這個期間如果你能找到一個更好的男朋友

我自動退出,以後決不糾纏你,但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可以嗎?”

“當然可以!”她回答的很決絕。

“我會努力的,爲了你!”他最後說道。

也許是位於繁華的商業街,也許是這種來自西方的快餐很受都市男女的歡迎,雖然已經是晚上十點左右了,這裏的人仍然很多。

那天馬馳正趕上休息,他就一個人喝了很多酒去網吧消遣去了。

正是在這個時候他碰到了林雪。

這幾天他也沒和陳青聯繫,自然也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

林雪和陳青還是和好了,在一個蕭索和淒冷的冬季。

大街上匆匆來往着被冬裝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人們。

這些日子裏兩個人經受了最爲殘酷最爲長久的精神和肉體的折磨。

見面的時候他們明顯憔悴清瘦了許多。

要是沒有好朋友的極力撮合,他們還會這樣繼續下去,也許會成爲無果之花勞燕分飛了。

馬馳的一席話成了兩個人和好的助推器,他和陳青的談話是在他和林雪的家裏進行的。

從網上了解到他們的情況之後馬馳知道雖然陳青沒給自己打電話但他的心裏一定很苦,他打心眼裏想幫幫這個朋友。

電話是在一天下午打過去的,當悠揚的手機鈴聲響起的時候,陳青一個人正在網吧裏瘋狂的玩着遊戲,他玩的這種遊戲叫傳奇,他是一個道士身份,四十二級,在同行裏已經是很高的了,他正在虛擬的世界裏帶着他那隻會噴火的大狗到處耀武揚威着。

電話就是在這個時候打進來的。

“喂,馬馳怎麼是你呀,有什麼事嗎?”他在電話裏問道。

“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嗎?你最近和林雪兩人怎樣啊?”馬馳問道。

“別跟我提那丫頭片子,沒整!你說我對她都夠好的吧!她還得寸進尺了,這也不能碰那也不能摸,這還沒結婚呢,就給我帶上了孫悟空腦袋上的緊箍咒,不是圍城勝似圍城嗎?都什麼年代了,現在哪個男人不三妻四妾的,包二奶三奶,你說我們這些80後出生的人有幾個在乎感情婚姻,只要兩個人在一起有感覺就可以睡覺,哪會去想愛情婚姻啥的。我們這一代是典型的實用主義者,眼前的東西重於一切。我可不想被各種所謂的傳統和思想束縛住手腳,你懂嗎?”

“你說的那些我不能否認有正確的地方,我也是活在現代社會裏的一員,也親眼目睹或是耳聞過一些現狀,的確有很多的男孩兒和女孩兒根本不把愛情婚姻當回事兒,他們可以隨便和任何人睡覺,隨時可以去醫院做人流,似乎成了他們的家常便飯。但我至今保持着我自己的做人原則,我不可能隨波逐流,但我又不是一個思想守舊的人,我不再會有各種情結,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即使不是女孩我也能接受,我渴望婚姻但不會爲婚姻所累,如果婚姻裏沒有了愛情,自己不愛對方或是對方不再愛我,我都會很坦然很平靜的說出來,妥善處理各個方面的關係,重新追求屬於我的愛情和婚姻,我想這也許是時代在我靈魂裏烙下的印記吧!”

“這樣吧,我也下了。你一會兒就到我這兒來,好嗎?我弄點兒菜咱哥倆今天喝點兒!”陳青說道。

陳青的家裏,已經很久沒有女主人的身影,整個房間裏甚是冷清。

著名作家瓊瑤說過一句話,世界上沒有女人冷冷清清,有了女人雞犬不寧。

看來還真有些道理。

至少沒有女人是冷清的。

陳青的家就是現實的例子。

陳青到附近的菜市場買了些熟食,又在酒坊買了一斤白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