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是一個漂亮的姑娘,你應該找一個修鍊天才愛才對啊!你千萬不要嫁給韓塵這個廢物東西,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

2022 年 1 月 24 日By 0 Comments

聽到木曉思的話,葉子香心中的怒氣不打一處來,她現在恨不得把對方活生生地掐死,因為她覺得對方著實是太可惡了!

由於她剛才被大長老狠狠地踢了一腳,她現在特別虛弱,她現在不想跟對方說一句話。

看著葉子香不說話,木曉思心中的怒火瞬間就引爆了,她冷冷地看著葉子香,繼續嘲諷道:「葉子香,其實韓塵根本就不喜歡你,他喜歡的是我,只是我覺得他是一個十五歲都無法覺醒血脈廢物的東西,我才跟他退婚的。」

「木曉思了,你還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啊!」葉子香虛弱道,「我和韓塵在一起那麼久,我們兩人愛過,只是我父母不讓我跟他交往而已,不過,在我和他交往的過程當中得知,他說你太勢利了,他這一生最恨的就是你這樣的女人。」

「你……」

把木曉思氣得一時不知如何反擊,緊接著,她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眼神,然後她就狠狠地掐住了葉子香的脖子,她現在只想把對方活生生地掐死,否則,難解她心中的怒火。

「啊……」

把葉子香痛得大聲地慘叫,就在她以為她要死在木曉思手中時,只見白詩詩快速地閃到了她身旁。

緊接著,只見白詩詩狠狠地抽了木曉思兩個耳光,把後者打得噴了一口鮮血出來。

白詩詩冷冷地看著木曉思,「滾!」

……

此時,嚴各憤憤不平地看著生死台上的大長老,他憤怒道:「大長老,兩個晚輩在生死台上決戰,你一個長輩居然上去對付韓塵,你著實是太卑鄙無恥了!」

「嚴各,這是我韓家的家事,跟你嚴家沒有一根毛的關係,我勸你少管閑事,否則,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大長老憤怒地回答道,他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現在只想快速地把韓塵除掉,至於其他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嚴各聞言,心中的怒氣不打一處來,緊接著,他就準備衝上台阻止大長老攻擊韓塵。

他現在只想快速地讓韓塵把韓霜除掉,也只有如此,他才能從大長老手中得到五百萬金幣的賭金。

就在此時,葛更突然拉住了嚴各,「嚴兄,你先別著急,韓塵不但是一個經商奇才,而且他今日所使出來的劍法特別巧妙。

我們現在先不用出手相助,我們一起看看他今日如何用手中的劍應對大長老和韓霜二人。」

「好吧!」

嚴各點了點頭,不過,他心中還是充滿了擔憂,因為他生怕韓塵被大長老和韓霜二人聯手除掉了。

生死台上。

韓塵拿著天元聖劍指著大長老,「老狗,你今日若是識趣的話,就快速地把你的龜頭伸出來讓我斬掉,否則,我會讓你死得很慘。」

「韓塵,你除了會裝逼之外,還會什麼?」大長老不屑道,「我今日一定要把你這個只會裝逼的小王八蛋除掉,否則,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

「老狗,你這一輩子也別想把我除掉,你現在就不要做白日夢了!」

韓塵言罷,他就快速地調動了一部分元氣到雙腳上,緊接著,他就快速地向韓霜閃去。

他的步伐特別詭異,在場的其他人根本就算不到他下一步的落腳之處。

見此情形,大長老心中大叫了一聲不好,他覺得韓塵的步伐著實是太詭異了,以他現在的見識,根本判斷不到對方下一步的落腳點。

他現在特別焦急,若是他現在不能快速地把對方除掉的話,對方很快就會把他的孫子除掉。

他現在只能跟在對方屁股後面急追。

就在幾個眨眼之間,韓塵就快速地閃到了韓霜面前,緊接著,他狠狠地一劍就刺入了韓霜的胸口。

「啊……」

韓霜大叫了一聲之後,就倒在了生死台上一動不動了,很顯然,韓塵一劍就把他解決了。

不過,他的雙眼睜得特別大,他死也不相信,他會死在韓塵這個十五歲都無法覺醒血脈的廢物手中。

「啊……」

大長老大叫了一聲,他的叫聲中充滿了無比的憤怒,他現在只想快速地把韓塵除掉為孫子報仇,否則,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

他冷冷地看著韓塵,他的眼中充滿了滔天的殺氣,若是眼睛能殺人的話,他早已把韓塵殺死了一萬遍。

緊接著,他就快速在空間戒指里調出來了一把嬰兒大小的鐵鎚,他現在只想用錘把韓塵錘成肉醬。

見此情形,韓塵腦海里快速地閃過一個念頭,他才修鍊到二星元師級別,大長老已經修鍊到三星元師級別了,他現在不能強攻,只能智取。

否則,他今日就會被大長老手中的鐵鎚錘成肉醬。 陳凡看著墨靖堯,忽而就發覺,如果時光可以倒流,那一晚的那一槍,他寧願墨靖堯從來也沒有替他擋過,他就永遠也不用在欠了喻色人情之後,再欠一次墨靖堯。

哪怕墨靖堯替他擋的那一槍完全是下意識的行為,完全是因為他陳凡遭受襲擊全都是為了喻色,可他依然不痛快。

可惜,這世上從來沒有如果,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再也無可更改。

直升飛機起飛了。

墨靖堯那樣的身體根本經不起顛簸,所以,選擇飛機這種最快的交通工具是最合理的。

直升飛機上,墨靖堯一上了飛機就被安放在了喻色的身邊。

男人有些虛弱的躺在新換的擔架上,可喻色只要一想起他之前耍酷的下車就為了分開她和陳凡,就惱。

狠狠的瞪了墨靖堯一眼,轉頭就看向機窗外。

Z區不比內陸,飛機飛行在高空中,入目所及的地表海拔是相當高的,動轍就是五六千米高的雪山,太尋常了。

然後,這種人在高處看到的風景卻是最美最讓人震憾的。

連綿起伏的雪山和雪山腳下一個個的湖泊,太壯觀了,壯觀到喻色都不捨得眨眼睛了。

是的,難得這樣的好天氣,所以,所有的美景都一覽無遺。

再加上心底里的氣惱,喻色真把墨靖堯當成空氣了。

於是,就是喻色看著直升飛機下的美景,而墨靖堯則是看著她。

之前他因為逞能下車,身上的傷口已經裂開了。

他知道喻色一定是發現了。

以她的能力,她不需要給他查看傷口,她只需看他一眼,他的傷情如何,她就全都知道了。

但是在房車駛向直升飛機,在上了直升飛機后,喻色居然全然沒有理會他的傷。

她在生氣,他明白了。

大掌輕輕一扯她的衣衫,「小色,外面很好看嗎?」

他低啞的聲音帶著點頹廢的味道,更有種獨有的惹人心跳加快的磁性,讓喻色再也沒有辦法忽略墨靖堯,「不是都敢隨意亂動了嗎,有種你坐起來自己看。」

「我很有種,不過,我就是不坐。」墨靖堯的大掌從扯著喻色的衣衫開始轉而握住了她白嫩如蔥白般的小手,這一刻,又是小奶狗附體了。

喻色直接氣笑了,「你之前下車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身體好轉是我耗費了很多的精氣神為你修補的?結果,我費心費力,你轉眼就把你的身體回歸到了最虛弱的境地,墨靖堯,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是成年男人。」

女孩的怒氣就這樣在直升飛機里蔓延到角角落落。

幸好墨一和墨二一上了直升飛機就自動自覺的關上了駕駛艙的艙門,自動自覺的給自家主子保留了只屬於兩個人的二人世界。

不然,這會子一定戰戰兢兢,被喻色的怒氣給嚇到。

墨靖堯瞟了一眼駕駛艙的方向,艙門關的嚴嚴的,他很確定那扇門的隔音很好,更何況,自己瀕臨死亡的樣子喻色都見過了,其它的樣子她見過也沒所謂,想到這裡,他微微一笑,大掌繼續捉著喻色的小手,然後一本正經的道:「你知道我是成年男人就好,但凡是有血氣的成年男人,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女人被旁的男人覬覦而沒有任何行動,就算是死,也要有所表示。」

「呃……你……」所以,墨靖堯這是一點也沒後悔不說,相反的,到現在還不認錯?

「小色,我那樣的行為代表我對你是認真的是真心的。」墨靖堯繼續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他第一次對一個女孩上心,第一次知道愛的滋味,反正現在閑著也是閑著,必須要把小女人的心給哄暖了哄成心裡只有他一個。

「那你知道不知道我為了你的傷,昨晚上堅持給你治療了兩個小時,結果,我兩個小時的辛苦,你就下車那麼一會的功夫,全都抹殺掉了,墨靖堯,你太不尊重我的勞動成果了。」喻色越說越激動,說著說著,眼圈已經紅了。

墨靖堯握著她的大掌倏的一緊,終於反應過來兩個人間的癥結所在了,喻色生他的氣其實更多的是因為他不愛惜自己也浪費掉了她對他的治療,說到底,她心裡是有他的,所以,才會因為他不保重自己而生氣。

他心口一暖,握著喻色的手倏的一拉。

這猝不及防的力道直接拉著喻色倒向了他。

是的,喻色直接從座位上倒向了墨靖堯。

等喻色反應過來的時候,她是真的整個人都在墨靖堯的身體上方,馬上就要落到他的身上了。

喻色的臉色黑了。

她要是這樣落下去,直接砸在他的傷處,只怕他的傷更嚴重了。

下意識的伸出手臂,兩手臂及時的撐在墨靖堯的身側,也把身體平撐在墨靖堯的身體上方。

以至於致力於平衡身體的她就只把一張小臉送到了墨靖堯的面前。

男人的俊顏輕抬,輕而易舉的就吻上了喻色的唇,沒有任一絲的猶疑。

「……」喻色直接懵了,這是什麼情況,感覺就是她直接送吻一般。

可她真沒有。

男性的清冽的氣息漫在鼻息間,每一次都能讓喻色呼吸急促,小臉漲紅,然後,就是大腦一片空白。

直到墨靖堯發覺喻色的手臂因為支撐的太久而微微顫抖,長臂一起,輕輕一撈,就撈著喻色躺了下來。

自然是他稍稍的挪了些位置,讓喻色躺到了他身邊。

身體不好再亂動,但是頭卻是可以偏的。

偏向了喻色,就看著她的小臉。

喻色是完全被這男人的騷操作給整懵了。

明明受了傷,居然還一點也不老實,她無語極了。

她嗅著男人身上的氣息,雖然並不抗拒他這樣的貼近,可是現在這個時候這樣躺在一起實在是有種暴殄天物的感覺,「墨靖堯,你顏再好,也比不上下面的風景,你鬆手,我要看風景。」不然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不是每一次在這樣的高原上空坐飛機外面都是晴空萬里,可以讓人一覽無遺的。

「你說什麼?」然後,她換來的就是男人墨汁一樣的黑臉。 眼前這女孩說完又直勾勾的盯著食物看,目光在楊宇的臉上停留了不到一秒鐘。

「過來坐吧,我買的有點多,一個人也吃不完。」楊宇聽到這姑娘不好意思的問話,自己往旁邊挪了挪,給她讓出一個位置。

看著給她讓出了一個位置,女孩轉到凳子前面楊宇身邊坐下,凳子本來就不大,女孩坐下后兩人之間就沒有多少空隙了,再加上活動,難免有些身體上的碰撞,女孩身上的香氣也鑽進了他的鼻子。

「排骨年糕裡面還有一雙筷子,你自己拿吧。」楊宇右手用筷子夾著東西,左手在下面接著,怕把食物掉了的他,給女孩說哪裡有筷子。

「謝謝大哥。」說完從袋子里拿出雙一次性筷子,拆開就伸向了排骨,夾起一塊就送進來自己嘴裡。

女孩嘴裡吃著東西,一邊吃一邊和楊宇說:「大哥,我叫段家寶,大家都叫我大寶,感謝大哥你的吃的,大哥你叫啥。」

段家寶吃完一塊排骨,筷子又一次向著生煎發起進攻,好像什麼都沒有吃東西重要。

「那我叫你大寶吧,你可以叫我楊宇。」說完想要伸手和她握手,伸到一半感覺場合不合適,手又拿了回來。「這麼晚了怎麼一個人在外灘遊盪,遇到什麼事了嗎?哦,不好意思,我不該亂打聽的。」

大寶把自己口中的食物咽下,空出嘴來說:「大哥把你的金罐涼茶給我喝一口唄,這個生煎太香了。」

楊宇從一旁拿起一罐涼茶打開給她遞過去,大寶接過來喝了一口。

「沒什麼不能說的,因為在宿舍里有一個我很討厭的人,並且剛剛還和她吵了幾句,而其他舍友又不在,我孤立無援就從宿舍里跑了出來,出來后才發現自己連手機都沒帶,又不好意思回去拿,所以就在外灘這邊散散心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