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要戰!我便戰!”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咻~”話音剛落那張炟就脫離開斗篷,一身銀甲雙手一對銀黑色的爪子,向前猛地兩抓破風般的抓向葉清揚。葉清揚冷笑一聲,實力瞬間移到和張炟一樣的靈動四重的實力,公平的競爭一決雌雄。

“叮~叮~叮~”張炟的黑色爪子和葉清揚的焱炎戰槍不停碰撞,你來我往的足有十幾個回合,兩方都是以技術拼鬥。“幽冥鬼爪-影冥爪!”張炟手中的一對爪子足有下品寶器的等級,這種寶器要比靈器好上一大截,不僅能有幾個武器鬥技實力也是大大增加。而葉清揚和張炟對戰的十幾回合也漸漸看出,這張炟的屬性不少足有三個,鋼、風、鬼。青色的風氣增加了速度,綠銅色的鋼屬性在攻擊上更加了一些犀利,鬼屬性的黑影遊動在雙爪之間與同樣屬性的武器配合竟然將葉清揚打的有些微微站了下風。隨之的武器鬥技釋放葉清揚也知道這張炟實力確實不錯是要拼上一拼了。

“焱炎戰槍-火箭穿心!”葉清揚一抖戰槍一道赤紅色的巨大箭頭出現在戰槍的槍頭之前,手中戰槍向前一抖火焰撞了過去與張炟撕裂出的六道黑色影子碰撞在一起。 “騰~”兩個武器鬥技竟然不分上下,在一起爆裂開來。葉清揚雙腳一轉,黑色影子包裹在葉清揚的身後黑色的惡魔正在葉清揚身後咆哮着,戰意已經點燃了葉清揚與它的融合,現在的鬼影就如同葉清揚一重分身一樣正停留在葉清揚的身後,而葉清揚的特殊體質直接阻隔了他走火入魔的可能,而黑影也是更高密度的和自己本身融合,這鬼影步也在葉清揚腳下更加得心印“腳”了。

“哼!你小子還真不賴!不過我們毀天殿的鬥技也不是吃素的!大聚散掌!”那張炟穿過爆炸的氣圈,腳下踏着淡青色的身法,飛浮在空氣之中手掌印出一個巨大綠銅色的手印直接朝葉清揚的方向拍去。

“毀天殿的底子真不錯啊,隨手就是一個玄階低級鬥技。”葉清揚冷笑着站在空中,那黑色的魔鬼這拖着他的身體,一體的葉清揚與鬼影配合自如,葉清揚劃開雙腿,左手握住焱炎戰槍。右手握拳,推出一記玄階低級鬥技-紫雷拳。拳形攻擊直接衝了過去,紫色的電氣包裹在紫色的拳頭之上,大小足有半丈之多比那張炟的大聚散掌大小還要大出一圈。

“金剛長拳!”葉清揚打出一記紫雷拳也不放鬆,拳頭繼續握着,連續擊出十七八拳,半金半銀的拳頭順着紫雷拳擊出的軌跡攻了過去,這金剛長拳正是葉清揚在石室中挑選的鬥技之一,再進入草藥潭水之中的時間這些鬥技的學習速度極快,十幾本適合自己的鬥技都是初步的學會了,只要堅持不懈的學習和運用,這些鬥技自己肯定會熟練起來。這金剛長拳也是一種鬥武者所修煉的體技不過葉清揚在運用之上再配合金屬性和鋼屬性的融合硬度和力量都是大幅度的提升了一截子,爲這鬥技增加了不少威力。

“砰~”先前的一拳一掌又是對了一個平手,而葉清揚所打出的金剛長拳隨後而到直逼張炟。張炟也只能防禦,“幽冥鬼爪-影子牆”一對幽冥鬼爪上下一抓,一道黑色影牆出現在他的身前。“咚~咚~”的防禦住那金剛長拳的進攻,而進攻完成那影子牆也是被鑿出不少拳印子。

“翻雲赴日!”張炟看着上方不遠處的葉清揚兩眼冒出熾熱的光線,這是和葉清揚一樣的戰意。上百招的對壘讓他和葉清揚都有了一種找到了對手一樣的感覺,這種戰意也在催促着他使用更多的武學,知道打倒敵人或者自己被打倒爲之。鬥技一出,黑色的影罩出現在張炟的身前,黑壓壓的力量氣罩讓葉清揚根本不能看清楚裏面的情況,只看見那黑色氣罩朝自己這邊的方向吞噬了過來,“依~依~”的破音聲聽得一清二楚,葉清揚也可知這黑色罩子的威力不俗。雙腳黑影急速聚集,壓制在雙腿之上,黑色的雙腿直上又被葉清揚附加上了一層紅色的火焰力量。

“雙重疊加,補天腿!赤炎腿!”葉清揚鬥技一成,那天空就有破雲出雷的感覺,不過雲彩翻騰了好一會也侃侃停下了,這疊加的鬥技也就停留在了玄階高級的水平之上,黑黑的兩隻惡魔這次已經蛻變成了兩隻地域惡犬一般,燃燒着火焰之勢衝向包裹張炟的那個黑色罩子,而罩子中的張炟也感覺到兩條熾熱的能量的進攻,黑色罩子一邊如半個海膽一樣聚集在身前,用力推出去,撞向兩條來自地獄的黑色火焰惡犬。

“咚~嗡~”兩個鬥技的相撞產生的氣流將空中的兩人都是轉翻了一個個頭,兩人用力蹬有靠在一起武器的攻擊你來我往,鬥技都是對立產生有消滅,兩方的水平好像停在一樣的水平似的。而兩人的打鬥持續了將近二十多分鐘。

“喝…喝…沒想到你小子這麼能打,是我小瞧了你但是這次你必輸無疑。”張炟的身體一動,三股力量慢慢的聚集過去,綠銅之色、淡青色、淺黑色都是快速的外放又被張炟吸入了體內,身體一鼓又是消了回去看樣子是一種強大的鬥技。

“這也是我要對你說的。就在這一局見上一個分曉。”葉清揚同樣身體的真氣顏色迅速外放又被盡數的吸收回去,體內的不滅丹快速的旋轉起來一段段的彩色真氣流動入葉清揚的體內,葉清揚的右掌變得顏色絢麗起來,聚集的力量使整個手臂變得彩色起來,天空中兩團巨大的烏雲出現在頭頂,就看這最後的壓制誰更勝一籌。

“隱~隱~”張炟一邊真氣最終變爲了淺黑色,聚集在兩隻爪子之上,黑濃濃的真氣包裹住兩隻手掌,慢慢的進入他的幽冥鬼爪之中。

“咕咚~”葉清揚這邊,真氣的顏色漸漸蛻變最後留下金白之色,那耀眼的力量在葉清揚的手中慢慢產生,而手掌上一個金白色的手掌虛影也在慢慢的形成。最終化作一個成型的手掌印子停留在葉清揚的手掌之中。

“黑千痕!”

“大威破勢掌!”

兩面的鬥技形成都是引來了一片雷電,而兩片雷電都是被抵擋了住。毀天殿這邊兩個老者爲了少殿主更好地攻擊直接是將雷電堵在了半空之上,而葉清揚這邊隨手一揮便是散去了雷雲,這一手正是有了尊皇的幫助。

兩個鬥技都是廢盡了兩人的真氣,現在兩人都是大口的喘着粗氣注視着兩個鬥技的撞擊,最終的勝利到底屬於誰… 第八十八章 內部融合

“咻~”巨大的能量破風在空中旋轉着,那波動的周圍已然出現了空間的爆破裂紋,黑色的小洞零星點點的張開着,而爆破的最中央黑色的空洞正在吸收着那爆炸的威力。天空之中雷雲滾滾當要落下之時都被什麼東西給擋住了似的。

“喝!”兩個筋疲力竭的人都是暴喝一聲,又渡入那鬥技中一份真氣力量,兩人的頭頂冒出許多汗珠,臉色煞白,而葉清揚稍微要比那張炟好上一些。兩人都是掏出丹藥塞入了嘴中,體內的真氣告竭只能靠丹藥補充一下了。

“嗡~”鬥技的對峙形成了強大的力量波動,在第二股力量加入之時那爆炸明顯的多了一份,巨大的黑色爪印和白金色的手掌在空中對峙,巨大的爆炸之力響徹整個湖上,與此同時雙方都在注視着那兩個鬥技的最後爭鬥,現在哪個鬥技先隕滅就代表着哪方要輸了。

“威!”葉清揚恢復了一些血氣,手掌隨空中一劃嘴中吐出一字,那大威破勢掌如同打了興奮劑一樣,白金之色越發濃重,直接包裹住了那張炟的黑千痕,“嗶~”的一聲消失在了空中,那張炟也隨着那鬥技的隕滅張口噴出一股血劍,向後倒飛去。

“去!”葉清揚見張炟被震飛強忍着疼痛立起手掌,大威破勢掌向前衝去直逼那在空中倒飛着的張炟。金白色的光芒閃爍着,如一個索命的爪子一樣抓向那驚呆了的張炟。張炟哪有這樣的經歷,從小就天賦凌然被作爲家族核心的他從沒受過這種痛苦,劇痛和觸動着靈魂的巨大的白金色掌印震撼着他的心靈。

“擎心黑臂!”就當那巨大的掌印逼近之時,從張炟的身後斜伸出來一隻巨大的黑色手臂,巨大的手臂與白金色的大威破勢掌相撞。發出“鏘~鏘~”的碰撞之音,兩股力量竟然不相上下,黑色手臂的主人正是那站在身後的一位長老,對峙了好一會葉清揚才主動放棄了進攻,自己不是沒有能力擊殺這些人,不過這毀天殿在西南地域的名聲還是很旺的,真的要挑起了兩片地域的爭鬥自己還真是付不起責任,這一掌也只是一個下馬威,讓西南地域的人知道知道和平的地域並不是沒有強者。

“小子!你太過分了!”那長老爆發出將者級別的氣勢,黑色手臂沖天而起掄向遠處的葉清揚。黑色的力量激起一層又一層的波紋,如一隻咆哮着奔跑的黑色猛虎一樣衝向葉清揚。而葉清揚也十分無奈,下馬威的威力太大了,這些心高氣傲的傢伙還想要收拾自己。兩隻手掌向前立起,丹田內散發出暗黑和白金兩色的光芒,正要運用到手掌之上。

“黑長老!”那恢復了一些的張炟一聲大喝,那放出巨大黑色手臂的長老也停下手頭的進攻。黑色的手臂在空中化作閃光的粉末飄舞在空中。那老者輕踏幾步回到張炟的身邊,眼神中有一些壓抑,這少殿主張炟的吩咐是對的,剛纔兩人的戰鬥只不過是一個技術交流而已,不過要是黑長老攻擊了葉清揚就會變化成兩個地域的爭鬥,到時候鹿死誰手還真不清楚。

“哈哈!小子,今天本少爺打的爽!來日等我修煉精進了還會來找你的!”那張炟的臉色煞白,不過好戰的成分在身體之中作祟,這種強強的對決在殿中的新人一輩是看不到了,這次的失敗也讓他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欠缺、不足。閉關正是他回去的第一件事,來日還要和這個比自己小上四歲的小子比上一比。

“西南地域,毀天殿麼?我會去拜訪你們的!”葉清揚的臉色因爲吞噬的幾顆強力丹藥的作用揮發顯得紅潤了許多,雖然達不到高點的狀態但至少也不再差勁的區間。既然自己贏了自然要大方一些,再者說下一次他們在進入東南地域還不知道能幹出什麼事情呢。西南地域本就是葉清揚想要歷練的一點,到時候自然會遇見這所謂的西南地域最大勢力,到時候在他們的區域狠狠的拍上一巴掌讓他們的顏面掃光。

“哈哈哈哈!夠爽快!我在毀天殿裏等着你!”那張炟被兩個長老攙扶上了飛鳥,一甘士兵也回到了飛鳥之上,張炟坐在飛鳥身上大笑着,漸漸變遠…

“呼~真是個硬茬子!”葉清揚散去力量,回到湖邊又是吞下兩顆恢復丹藥走到衆人身邊,豔遇交流了一下便朝山脈之外走去。葉清揚一邊走一邊用真氣溶解丹藥力量吞食,這幾百回合的戰鬥即使沒有重傷身體的力量也是耗費了不少,現在也只能靠彈藥補充一下了,到時候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潛入戒指之中讓尊皇幫忙把玄冰煉化了再順便把體力回覆一下子。

在歸途之中衆人都是對葉清揚充滿了敬畏,以前那些對鬥榜大會的幻想樣式也變得成型起來,葉清揚的力量在衆人的印象之中畫上了一個最高一筆,那種勇戰的感覺是他們所辦不到的,葉清揚的影子也成爲他們夢想的樣子滋生在心底。

第二天,衆人在山脈之中之前的駐營地發現了生火的跡象,顯然這正是那布馮來過的證據。而葉清揚也在營帳的邊上發現了白色的粉末,抓起來一聞正是驅獸散的味道,雖然只是低級的不過對付那種專門尋找獵手駐紮地的地階妖獸綽綽有餘,而同時也對這個少爺更加鄙視,一圈厚厚的驅獸散足夠十幾天的使用,而幾天前他爲什摳門的不拿出來和大家分享,而葉清揚卻是每次都在午夜之時拿出一些驅獸散散在駐營地的周圍這才讓妖獸遠離衆人才沒有被妖獸傷害或者有妖獸進攻的跡象。

一天後衆人終於走下了山脈,進入了亞迪關,衆人的興奮之意不言而喻,這些玄冰碎片足夠他們每個人都能分得不少東西,到時候就有好的武器和補助的丹藥使用了。而四個大兵拿着手中的信興奮極了,落天賦的護衛隊可當真是個好差事。沒想到真能讓自己這四個幫助壞人迫害了這麼久的人遇到,真是要感謝上蒼的好意。

“是葉家葉少爺麼?”正當衆人進入城門不久,一隊人馬來到身前,最前面一人一身綠色錦衣看樣子應該是軍隊中的一個參謀。

“正是在下,閣下有何貴幹?”葉清揚皺着眉頭,這傢伙肯定是亞迪家族派來的那布馮回到家裏肯定會跟他爹說自己搶奪了軍隊的四名大兵的事情,到時候那老傢伙一定會倚老賣老。這種麻煩事自己可不想染。

“呵呵,葉少爺。我們是亞迪家族的人,我們老爺已經在全鎮最大的賀雲樓爲諸位備好了房間和酒水,還請諸位賞臉。”那綠色錦衣的男子恭敬的說道。

“先替我們謝謝你們家老爺了,帶路吧。”葉清揚放鬆心情,自己本來就要找一個安靜的環境先把那玄冰煉化了,有如此的紮腳地方自己爲什麼不去,又不怕那亞迪家的人來暗殺自己,畢竟已經有不少人知道了葉清揚的身份,即使來暗殺也殺不死葉清揚更何況暗殺葉清揚就等於是對落天賦開戰,整個東南地域的霸主不是這一個家族就可以撼動的。

“您請~”那綠色錦衣男子在前面帶路,衆人坐上備好的馬車一路來到了“賀雲樓”。打發走了那綠色錦衣男子,葉清揚進入自己的屋子,左右看了看。環境還不錯,沒有放置什麼對自己不利的東西便緊閉房門,坐在牀榻之上打坐沉神。

“小子!這塊玄冰不錯,和你這玄冰之錘有一拼。”幾個老傢伙都已經站在了戒指中的石地之上,一個巨大的桌子上放置着玄冰之錘和那一大塊玄冰。兩塊顏色差不多的冰塊之上正在釋放着強大的寒冰之氣。

“尊皇,我要怎麼把這一大塊玄冰融入這玄冰之錘之中啊”葉清揚看着兩塊大小不同的玄冰犯了難,將兩者融合了那玄冰之錘的大小不就又漲了一倍麼,那到時候自己可怎麼使用啊。掄起來都費事,到時候直接就能被敵人快速的攻擊到了。

“傻小子!這兩個東西當然是在內部融合了!”萬神農輕拍着葉清揚的腦袋,和衆人一塊大笑着。這一點當然會想到,而內部融合這種方法只有力量極強的強者才能完成,而武器的融合度和匹配度要絲毫不差,這正是其中最爲困難的地方。

“嘿嘿,這內部融合還不是你能做到的。這一次就讓你看看我的身手”炎軒轅大笑着,結果兩塊玄冰左右打量起來,那玄冰要比錘子大上好幾圈,而雕刻的手法也必須是恰到好處不能多一絲更不能少一絲,而炎軒轅的滿臉笑容已經告訴了葉清揚這種事情對他是小事一樁。

打量了好一會,炎軒轅從虛空一抓一把赤紅色的尖刀出現在手中,割了下去。

謝謝東哥的票票、大印。 小弟感激涕零~ 爆更送上。 同時也推薦東哥的作品《大話小仙在異世》 絕對yy絕對…咳咳咳哦~ 我就不說啥了 第八十九章 西南地域

炎軒轅手中的尖刀直接割了下去,刀法極爲精湛。輕輕一劃,玄冰的中間側邊就掉下一塊子。而那種感覺就像切豆腐一樣簡單,可想而知炎軒轅手中這把尖刀也是一把神兵或是什麼堅硬的絕品武器。

“唰~”又一刀將玄冰的另一側割了下去,而葉清揚也在一旁小心的將割下的玄冰取走,這幾大塊玄冰在市場上絕對是一個大價錢的物品,而且玄冰的量數更是極爲稀少,沒十年能夠出現一塊就不錯了,而且也很少有玄冰會被取走只是被搶奪着掉落的碎片。而碎片的產生出了掉落時碰撞所導致的也有一部分是因爲雷劫所導致的。雷劫是因爲天地的驚動所產生的。地階鬥技的使用會引來雷劫,高階丹藥的形成也會引來雷劫,就連一些稀釋神物的產生也會引來雷劫,高階的草藥、稀有的物質。玄冰也就是稀有神物其中之一玄指的就是天地之中的玄機。玄冰、玄鐵、玄水、玄火等等~等等~ 而雷劫的降落就是導致這些東西形成碎片的主要原因。而雷劫的力量可以算得上是一把雙刃劍,不僅能夠造成玄物的碎片更是能夠讓玄物更具威力,葉清揚手中的千機珠當時還是一塊玄鐵之時就是受到強大的雷劫多次攻擊才能具有那麼大的力量,那麼光滑的表面,而且經過尊皇的堅定,葉清揚的那塊玄鐵至少吸收了上千次的雷劫攻擊,而這雷劫並不是鬥技那般的小雷劫而是每三十年降落一次的大型雷劫,這麼來說這塊玄鐵也算得上是一塊老古董了,而且經過那麼久的淬鍊那玄鐵的力量更是強大。而後被葉清揚發現之後,滴入的精血數量也極多,武器的力量得到了巨大的發揮,千機珠的能力也是強大無比。

“哧~”炎軒轅手中的尖刀不停地變換着方向和切割方式。巨大的玄冰被切割出一塊又一塊的多餘玄冰,而那塊被切割完成的玄冰也已經有了大體的玄冰之錘形狀。兩尺多長的錘頭加上近半丈的錘柄都已經大體成型,就差最後的精細雕刻和磨光了。

炎軒轅將玄冰之錘升了起來,手中的玄冰同樣升了起來。尖刀如同有了靈氣一般自動漂浮起來根據玄冰之錘的樣子雕刻着玄冰,精緻的紋路、輕重不一的雕文,如靈魂印記一般的錘心…隨後的半個時辰都是由那把尖刀細細的雕刻,知道最後手柄上的最後一筆紋路兩把一樣的錘子緩緩飄落在桌子之上。

“現在可以內部融合了麼?”葉清揚迫不及待的摸着那把雕刻好的錘子除了玄冰之錘上的銀色甲殼之外一切都是如此相像,連那熊印都一點不差。只是沒有玄冰之錘之中那冰糖的進入沒有散發出那種銀白色的光亮。

“這是和金龍齊名的銀龍內甲,這種銀龍只生活在冰原之巔,而這種銀龍的剋星正是上古圖騰獸-冰原戰熊。這銀龍內甲在每隻銀龍身上只會生長一片,而且要求必須是生長了五百年以上的血脈純正的銀龍的逆鱗。這五片內甲足夠煉製和融合成爲玄冰之錘那樣的銀龍甲殼了”炎軒轅說着,大手一甩五片銀龍內甲浮在空中,一口巨大的鐵鍋出現在石地之上,右側的風箱巨大是由一種紫色晶石製作,巨大的鍋爐是銀色的。那口巨大鐵鍋爲黑鐵之色,而鍋中竟然盛着一鍋冒着熱泡的紫色岩漿,颶風尊皇“青伏羲”配合的向風箱之中股入了一股青色真氣,紫色的晶石大亮,鍋爐快速升溫那其中的紫色岩漿冒出了強烈巨大的氣泡。

“落~”炎軒轅手指一動,那空中的五塊銀龍內甲落入了紫色岩漿之中。堅硬的銀龍內甲在紫色岩漿的近十分鐘的溫度攻勢之下慢慢變軟,最後化作一灘銀色的水漂浮在岩漿之上。

“來~”炎軒轅手掌一動,銀色液體直接從岩漿上漂浮起來,在空中隨着炎軒轅手掌的形狀變化變成了如甲殼一樣的形狀直接被炎軒轅死死的壓制在玄冰之上,包裹着紋路慢慢凝固,嘴中變得和玄冰之錘一模一樣只是少了一種缺少魂獸的靈氣。而在一旁觀看了全程的葉清揚呆滯着表情繼續看着炎軒轅操作下去。

兩個玄冰之錘被炎軒轅疊放在一起,強大的咒語脫口而出。十幾秒後本來寒白之色的兩把玄冰之錘竟然變得七彩起來,而葉清揚的手掌之上也閃爍着七彩光芒,葉清揚看了看炎軒轅,走上前去將手掌印上兩把玄冰之錘。而一旁的炎軒轅嘴角的微笑又彎起了一份,這種自動就有的感覺正是主人與武器的血脈、靈魂精純的融合在一起出現的效果,換做一般人可能就會通過教導來辦成,而那些融合極爲差勁的人根本就顯示不出那七彩光芒,可以說前面努力的一切都作廢了。

兩個錘子與葉清揚的手掌一接觸一瞬間便化作了兩股彩色的水聚集在了一起,顏色一邊開始重新聚集起來,其中銀白兩色最爲耀眼,十幾分鍾一把玄冰之錘出現在葉清揚的手中。而這把玄冰之錘的感覺要比從前強力了許多,以至於那小冰糖的力量都跟着上升了一分。

“謝謝尊皇!”葉清揚揮舞着手中的錘子,這種感覺更加得心應手起來。那玄冰的威力竟然傳到進入了葉清揚貼身穿戴的寒威甲之中,寒威甲的光芒更是耀眼了一絲,兩物之上都“滋~滋~”的冒出白色冷煙。

“你還是好好感謝你的大氣運吧。我只是負責了雕刻而已,而你的大氣運實在是太高了。這武器竟然會自動告訴主人一切,帶領着你把力量和靈魂融合,那種感覺是一般的人感覺不到的,就算是我當初在內部融合只是都是呆滯了好半天才零星的知道一些。”炎軒轅自嘆一聲,這小子的氣運和能力實在是太高了。

“自己召喚麼?”葉清揚武者錘子,剛剛鑽入錘子中的冰糖也跳了出來,咋葉清揚耳邊一會“嗷嗚~”一會“咿呀~”的,表達着他對這個“新窩”非常喜歡。抓着葉清揚的肩膀叫喚着一旁的辛巴一塊來玩耍。而辛巴本身就是葉清揚第二個靈魂的分身,這魂獸的力量和武器融合都是與葉清揚的靈魂息息相關。竟然能夠輕易的進入冰糖的錘子之內,兩個小傢伙在裏面玩了好半天才出來,“嗷嗚~嗷呼~咿呀~”的叫着,而辛巴也咬着葉清揚的衣角,意思就是他也想要一個新窩,裏面的感覺要比以前好多了。葉清揚不得苦笑。

“尊皇~辛巴的焱炎戰槍是不是需要玄火才能夠製作?在哪裏才能尋找到呢?”葉清揚撫摸着小傢伙的小頭,對尊皇問道。

“玄火也是玄物之一,也可以說它也是一種異火。這種異火數量稀少,經過雷劫的洗練變得強韌起來,而玄火正是能夠煉製焱炎戰槍的重要材料之一”炎軒轅看着那混火狂獅的容納武器焱炎戰槍說道。

“重要材料之一?那就是說製作焱炎戰槍進行內部融合還需要別的材料麼?”葉清揚也明白了,這種武器的融合需要多種材料,不像是在武器塚內直接得到了一樣。就像玄冰之錘就是用了玄冰和血脈純正上等的銀龍內甲製作而成,而焱炎戰槍需要什麼原料呢?

“這焱炎戰槍所需要的除了玄火之外,還有一種叫做炎獅子的東西。這種叫做炎獅子的東西是一種天地所造的奇異物品,生長在岩漿壁上,而岩漿的要求必須以熾熱著稱,這德亞大陸之中最炎熱的岩漿這是西南地域之中的焚石岩漿。是僅次於極北之地死亡岩漿的溫度的幾座大型火山之一。想要找到炎獅子可以去那裏碰碰運氣。但是要注意一點,這種炎獅子會有妖獸守護着,而守護的妖獸實力也不俗,這是岩漿峭壁之中的妖獸家族、火靈蛇守護着。這種妖獸生下來就有三階的本領,六階七階的在家族之中只算的高級的,而一些八階妖獸老祖更是隱藏在岩漿之下。你要多加小心。”炎軒轅爲葉清揚講解着,他的炎火尊皇的名聲不是白講的,他的手頭不是沒有“炎獅子”,而是因爲幫助過多的話會讓葉清揚產生一種依賴感。爲了避免此種可能他只能讓葉清揚在歷練到西南地域時候在親自下岩漿採摘去了。這不僅對葉清揚今後的修習道路上有好處更能讓他體會到天地靈物的生長方式和採摘之法。而葉清揚的歷練道路之中也是必須有西南地域這一站,因爲那毀天殿正在那裏等着他的挑戰呢,以他的的性格會不去麼?

“西南地域、焚石岩漿….”葉清揚已經是微笑着撫摸着兩個高興地小傢伙,西南地域這趟水自己過定了,到時候炎獅子不能落空,毀天殿的下馬威也不能忘記給了! 第九十章 龍門客棧

“咚~咚~”自從葉清揚從戒指之中推出狀態一直都在牀上恢復着真氣。黃昏時分幾聲敲門的聲音將葉清揚驚醒。葉清揚推開門一看,正是那名綠色錦衣的男子。

“葉先生,我們家將軍正在宴會大廳宴請大家。還請葉先生賞個光”那錦衣男子十分恭敬,這種場合的方式這幾年他在亞迪家族中這種交際的方式早已輕車熟路。而他也因爲自己的那些聰明一躍成爲了一個吃喝不愁、俸祿極多的參謀。

“前面帶路吧~”葉清揚也有些饞了,並不是必須需要這種可有可無的食物,不過自己已經吃喝了這麼些年在進階了塑胎期猛地一不吃感覺還有一些回味的感覺,既然有人宴請自己當然不會拒絕啊。

葉清揚隨着男子的指引來到了大廳之中,十多桌擺放着進了山脈的衆人都是暢飲起來。坐在首座的四個大兵和單雨舉杯換盞,而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和那布馮坐在一旁。那男人輕笑着和衆人推杯喝酒而布馮只是幹坐在那裏,不敢說一句話。

“清揚兄弟、少宗主~”五人見葉清揚站在身後連忙起身,臉上帶着笑意。葉清揚接過酒杯和衆人碰杯大笑的灌去一杯,又和坐上衆人一一舉杯暢飲,而對坐在那裏的布馮兩人只是當做沒有看見。衆人喝了足有半個點葉清揚才坐了過去。

“葉兄弟,在下亞迪關將軍、亞迪家族族長-亞迪.威爾。”那男子依舊是堆着笑容,自己那愚笨的兒子觸碰了這麼一座大佛要是沒有自己的解圍估計亞迪家族以後在天啓帝國是再也站不起來了,現在自己只能慢慢化解了。

“哦~你好。謝謝威爾先生的款待了。”葉清揚只是呵呵一笑,繼續喝幾人推杯換盞,夾着桌子上的十幾道硬菜。也不再理會那滿臉笑容好像期盼着什麼的亞迪.威爾了。

“呵呵,葉先生。之前在山脈上我家兒子麻煩你了。在此我想你道歉,作爲賠償答應將這四人放出軍隊,任您支配。您還需要什麼儘管說、我們家族一定照辦”亞迪.威爾配着笑臉對葉清揚說道,手中的酒杯端在身前向葉清揚賠罪的樣子。

“亞迪先生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吧,不要再拐彎抹角的了。”葉清揚冷哼一聲對這“亞迪.威爾”不以爲然,什麼爲自己兒子的請罪什麼的只是表面虛浮的現象,真正那點小心思還不是靠在了自己的家族之上了麼。

“呵呵,葉小先生果然神機妙算,那我就說了”果不其然那亞迪.威爾的真正嘴臉露了出來,還不忘對葉清揚拍上一記馬屁。

“我們亞迪家族也算是天啓帝國中的老牌實力了,嘿嘿,雖然葉家還沒有在南加城把隱藏實力發揮出來之時我們亞迪家族沒有參與,但是我們確實是一直注視着你們葉家呢。現在我們亞迪家族也算不弱的實力,我們願意爲葉家做任何事,所以我們亞迪家族的意思就是能否與葉家聯盟呢?”那亞迪.威爾小心翼翼的說道,這幾年亞迪家族沒上抱大樹,一些高級些的勢力他們都去求援過,萬劍宗、大月國都是去過。不過這亞迪家族的野心都是有目共睹的,雖然名義上是天啓帝國的左將軍位置家族,但是這亞迪家族卻是處於天啓帝國的最邊境、只要一個會意他們絕對會背叛天啓帝國。而且確實亞迪家族也算得上天啓帝國之中一個強勁的家族,在葉家與撒多家族同盟只是,也是去找過這亞迪家族,不過當時被撒多家族派去的只是離得較近的一個四品家族的族長前去,一個四品大臣的家族聯盟的葉家會被身居二品的將軍家族看上麼,雖然南加城的名譽在天啓帝國也算得上出色,不過那眼線極高的亞迪家族當場拒絕。而知道了七八個大臣的聯合之後亞迪家族也十分後悔,不止一次找到葉家、不過葉家也明白這隻牆頭草自己是不會收留的。

“呵呵,亞迪族長說得好啊。你們亞迪家族確實是一流的勢力。不過這隻限於從前的天啓帝國圈子內。而現在因爲那些當初與我們葉家交好的大臣家族都是攀上了那之前所謂的一流勢力你們這亞迪家族後悔了吧。別以爲你們家族送去禮品的事情我不知道,現在你們亞迪家族攀上不僅僅是以前的葉家吧,而是這個統治着整個東南地域的落天賦吧!”葉清揚一字一頓的說道,亞迪家族的花花腸子自己早就知曉,在他們無止盡的送禮之時不大的葉家早已經傳開了這顆牆頭草的家族名字。

那亞迪.威爾的臉色都有些發青,這種侮辱忍受的很難。不過葉清揚的一字一句都是對的,自己派人無止盡的送禮厚着臉皮去抱人家的大腿去。“呵呵,葉先生。你看現在我們還有沒有可能…”亞迪族長還有些挽留之意,手上一個儲物袋子往葉清揚的手頭上塞,裏面盡是一些名貴价值極高的丹藥和武器、魔核…

“呵呵~亞迪先生,這些東西我可消受不起。還是留着你自己用吧,這頓飯也是我們一衆在這裏待得最後一會,單雨大哥他們已經決定去我們落天賦的捕獵營組成一組小隊。四個大兵大哥都也要去我們落天賦的護衛隊任職。來!我們舉杯敬亞迪家族的族長一杯,跟他來個告別!”葉清揚手裏舉着杯子對屋子裏的衆人說道,也隨之拒絕了那亞迪族長。

“葉先生!既然如此就休怪我無情了!”亞迪.威爾的面色終於變得鐵青,狼的嘴臉終於漏了出來。手掌大拍桌面三次,從大廳的四周屋子之中涌出不少人,銅色的甲冑正是亞迪家族的親衛軍“銅營”。這支軍隊團隊配合極強,在戰場上也立過不少戰功,而銅營的統領正是亞迪家的族長“亞迪.威爾”。他手掌爆發出綠色真氣,力量自體內涌動而出,那威勢足有將級中期的感覺,壓制的一甘人等都是仰坐在了椅子之上,只有葉清揚冷笑着站在那裏。

“亞迪家族這是要跟我們落天賦開戰了麼?”葉清揚大手一揮,二十多顆豆子從戒指中灑出,這招數極爲奇異,由那颶風尊皇“青伏羲”灑出,名曰“灑豆成兵!”那豆子掉落在地上化作一片幽幽的青色光芒實體化成了二十幾個青甲士兵,手中都是握着一把青色的大刀,實力足有兵級!只見葉清揚一揮,那些豆子就握着大刀衝向了那銅營的士兵,左一刀右一刀的劈砍着那些士兵,沒有十回合那些銅營不足築基期的精銳士兵就躺下了大半,那亞迪.威爾更是被幾個豆子兵圍住,一時招架不過來。那亞迪.布馮早已經嚇尿了褲子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哭喊着叫着媽媽。

“亞迪家族!就此在天啓帝國除名去吧。不能賴別人只能怨你們自己那些無知。”葉清揚冷漠的站在後面,手指上一隻青色的傳信蝴蝶翩翩起舞飛向東方,這隻傳信蝴蝶正是告訴落天賦這牆頭草亞迪家族的事情。從此這顆牆頭草亞迪家族就算徹底的覆滅了,不是因爲別的只因爲他們自己的失策。

半個時辰過後,衆人已經走出了亞迪關,而關裏確實亂了套。因爲那左將軍亞迪.威爾死在了賀雲樓之中,不過他們還不知道這家族即將就要覆滅,就會在天啓帝國之中徹底的除名。而葉清揚一人早已走掉,彈雨傭兵團和四名大兵結隊向南加城出發,美好的前程正在等待着他們。而葉清揚也踏入了關外,來到了沙漠之中,只要越過這片沙漠就算是到了西南地域。

這片沙漠名爲克拉沙漠是一片較小的沙漠,而這片沙漠的作用正是分隔開了東南地域與西南地域。不少的大漠客棧和沙匪都是在這片沙漠之中,而這片沙漠也被譽爲“強盜荒漠”… 大漠客棧是沙漠之中的旅店,缺少水源或者食物的旅行人都會去到大漠客棧之中用金幣換取資源來度過這片沙漠、而這樣也成爲了沙匪的集聚之地。實力不強的小商隊經過客棧只能安定的交上一份保途錢來度過這片沙漠、而強大的勢力也不會懼怕那些沒有規制的沙匪。

已經離開了亞迪關三天的葉清揚已經在沙漠之中行走了兩天,在客棧的恢復也讓他的身體狀況漸漸的百年變好。現在的他雖然算不上處於頂峯也能算得上一個高點了。而他也來到了第三天的紮腳地方“龍門客棧”。

即將前往西南地域,男二號張炟正在那裏等待着呢~ 到底孰強孰弱,我們拭目一待啊~ 第九十一章 落天賦金印

一進入客棧葉清揚就彷彿感到了一股殺氣,這種氣息極爲濃重,看樣子這客棧之中應該有不少殺人不眨眼的沙匪。殺氣就是在鮮血之中染出來的,只有在死人非常多的地方換句話說是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人才會具有的。這種殺氣會讓人變得冷漠起來,殺人不眨眼。可以說亦好亦壞。好的是,這種殺氣能夠讓具備着變得強大起來,強大的鮮血纔是他們的追逐。壞的是,這種殺氣的冷漠會讓人變得冷淡起來,除了進入骨子的情感之外,外物感情很難再融入到殺氣極重的人身上。

“小哥,需要點什麼?”葉清揚站在櫃檯之前,那老闆娘對葉清揚問道,那老闆娘三十多歲的樣子,皮膚還很光滑,臉蛋長得也不錯。一身樸素的亞麻衣和她圓滑的性格大不相似,這種女人基本上都是持家的好手,但是這沙漠之中又讓他們有了一種圓滑的性格。

“給我一間上好的客房,然後再給我送去熱水和飯菜。”葉清揚微笑着,從戒指中抓一把金幣交給女老闆,這裏的價格他不知道,估計和自己家的客棧一樣,不過爲了省事葉清揚直接是掏出一把交給老闆娘足有四十多個。

“矮油~敗家娘們,收弟弟的錢幹嘛! 敗絮其外,金玉其中 來弟弟我們直接上樓上樓~”一旁一個面容有些俊俏的男子本來坐在櫃檯的一旁磨刀,看到葉清揚掏出一把金幣臉色微變,強壯的手臂一把拉住葉清揚往樓上帶去。老闆娘也賠笑一聲將金幣劃拉到一起,交給了葉清揚一同向樓上走去。而驚愕的葉清揚明顯感覺到桌子上不少喝酒的大漢精神都是一凝,那一把的金幣已經讓他們盯上了葉清揚這塊肥美的肉。

“小兄弟,第一次來沙漠吧。還是一個人來的?”健壯的中年男子把他的妻子和葉清揚讓進房裏問道,囫圇的擦了擦臉上的汗珠悄悄的看了看門外有沒有動靜,才小聲的問道。

“額,我確實是第一次進入沙漠,怎麼了?”葉清揚有些犯迷糊,這個第一次進沙漠跟上樓有什麼關係麼?清楚的感覺到這一對夫妻倆確實沒有惡意,但是這有什麼關係麼。

“唉~小兄弟快點找個大點的商團一塊走出沙漠吧。你這金幣的出手已經讓你被沙匪當做了目標了”那男子看着有些驚呆的葉清揚有些惋嘆的說道。在沙漠之中金幣的作用極大但是數量卻是稀少,住店、飯菜、熱水着一些下來也不過十幾個碎銀子。

“大成,我們也走吧。要不然那些畜生絕對會殺了我們的。”那老闆娘看了看門外,低聲的說道。而葉清揚的靈魂擴散清楚的感覺到樓梯上和一邊的客房之中都有一些小心翼翼的人潛伏在那裏。看樣子就是沙匪了。

“該死!當年要不是跟那個混蛋拼了命現在還輪不到這羣人來這裏盯着旅人。”那叫大成的老闆滿眼通紅,那種氣息也略微大一點殺氣,看樣子這個老闆以前也是一個修煉者但後來不知道怎麼被封印了,因爲葉清揚能夠感覺到還有微量的真氣在他的身體裏竄動。、

“成大哥、成嫂子不用擔心,其實我也是修煉者。”葉清揚微笑,手掌向前一伸火紅色的真氣在血液之間流動。葉清揚只是逼出了火屬性的真氣,要是自己把七彩的真氣自有的發揮出來那還不是嚇着他們了麼。

“修煉者!”夫妻兩人先是一驚又興奮起來。

“小兄弟,冒昧的問一下你的修爲在哪一個層次?”老闆問道。

“在塑胎期的水平。”葉清揚經過一番的修煉水平已經處於三重巔峯的水平只要再稍稍加些鍛鍊踏入四重也不是什麼大事。畢竟葉清揚的體質驚人,從以前來看拘泥在南加城的地方葉清揚的修煉速度就是最高層次的,現在把修煉速度放在全大陸的估計來看也算是高層次的。畢竟十七歲就能夠達到塑胎地步的人是少之又少就連整個落天賦在十八之前就有塑胎水平的也不多。因爲十八歲人的身體纔算是成穩,陰陽兩氣也會根據身體出現平衡,根據體質也能將真氣的修煉提高一些。

“塑胎期!好!快去吧二弟三弟還有弟媳婦都叫過來去”男子一臉興奮催促着老闆娘去叫嫁人,這房間正是兩人的屋子,牀鋪一翻開老闆娘點燃一根蠟燭走入牀鋪裏面的密道,這密道正是通向客棧的後院廚房。

“小兄弟,怎麼稱呼?我叫呂成。”老闆名叫呂成,握着葉清揚的手都有些顫抖,他知道有救了,自己一家子算是活下來了。

“我姓葉,葉清”葉清揚不能把真實名字告訴這些人,不是怕接着落天賦的名聲接近自己。而是因爲真要把名字報出去這歷練的意義就少了些,以落天賦的名頭,自己的信息肯定已經在附近的地域傳開了,真要是歷練起來那還不是處處讓着自己,或是扭頭就跑麼。那還有什麼歷練可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