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佳蓓也配合著警方錄了份口供,對於柳彥供訴的襲擊她的情節,她也在出具了《諒解書》后,表示不予追究。

2022 年 2 月 13 日By 0 Comments

出了警察局,佳蓓的心裡五味雜陳,雖然她知道,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正確的,但是從情感的角度上來說,讓她多少會有些難過。

不過,情感歸情感,工作歸工作。

她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了電子郵箱,把那份存在草稿箱里的新聞稿給曹玉琳發送了出去。

不一會,曹玉琳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噼里啪啦」說了一大堆誇獎佳蓓的話后,就去調整明天的報紙印發了。

「你覺得我今天這麼做,是對是錯呢?」佳蓓問著身邊的周軍,想聽聽這個率直的男孩兒對這件事的看法。

「沒錯啊!」周軍立即給出自己的看法,「老闆自己觸碰了法律,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都應該接受懲罰,而且他如果不去自首的話,被警察揪出來的時候,連獲得輕判的資格都沒有了。」

佳蓓心裡一松,笑著說:「謝謝你!」

「唉!不過也確實挺可惜的……」周軍遺憾地說:「以後就吃不到那麼好吃的拉麵了。」

不是個啥,佳蓓心裡也一陣鬱悶,好不容易找了這麼一家好吃又實惠的餐館,這麼一折騰,以後請周軍吃飯都是個問題事兒。

佳蓓說:「不知道以後老闆娘會不會繼續把麵館開下去。」

「對哦!」周軍忽然想到什麼,「我明天再去看望下老闆娘,問下她還要不要開下去,實在不行我去給她幫工一段時間也行。」

佳蓓嫣然一笑,「你這麼好的人,佛祖一定會保佑你的。」

「阿姨,你什麼時候開始信佛了?」

「呵呵,從你找到一份工作開始。」

……

第二天早上,佳蓓被一陣拍門聲吵醒。

「阿姨,你上班快要遲到啦!」周軍的嗓門立刻讓她清醒了過來。

急忙回應一聲后,起床開始梳洗。

等到她拎著包急匆匆跑出門,也顧不得和蹲在她門口的花花做任何鬥爭,就拔腿沖向了公司。

邊趕路邊自責,自打來了風鈴市以後,心裡的那根弦也不由自主地鬆了下來,受當地這種慢節奏的生活影響,她現在連起床都要有人來叫了。

同時,在心裡暗下決定,明天開始一定要把弦給調緊了,不能讓自己就這樣放鬆下去。

未來萬一某一天,她要是回……金嶺市大概是回不去了!

就她目前這樣的心態,分分鐘就會被職場甩出去的。

想想金師大和她差不多同期畢業的幾個校花,如今個個都嫁入豪門,做起了闊太太,唯有她還在為了生計奔忙於紅塵。

心裡不禁哀怨著,哪位王孫公子的,趕緊來拯救一下她吧!

通過路人手中的報紙,她看見了自己的新聞稿已經登上了頭版的頭條。

而且從路人的交談中她可以聽出,這一事件似乎真的引發了廣泛的關注。

佳蓓走進報社職場,掃了眼空無一人的工位,忽然又覺得自己關於「弦」的問題,其實是多慮了。

自嘲一下,她的勤奮在這種環境里,多少顯得會有幾分可笑。

啟動電腦,打開一些職場設備后,她又下樓吃了個早餐,回到工位半個小時后,才有同事陸續地進入職場。

趙茜丟下包包后的第一時間就衝到了佳蓓的面前,「佳蓓,你太厲害了,這案子的兇手還真就讓你給挖出來了,我看,以後改口叫你徐大偵探算了。」

佳蓓微笑道:「哪裡就是那麼容易的事啊!這前前後後不知道花了多少的時間和精力,累死個人不說,和這種歹徒產生交集,要是一個不慎的話,沒準兒還會引火燒身呢!」

侯崇明也走了過來說:「我要是有機會挖到這種獨家報道的頭條新聞,把我放火上烤,我都樂意。」

「沒錯。」趙茜深以為然地點頭附和,「關鍵是,佳蓓你這個月的獎金是少不了的了。」

佳蓓淡然地一笑,「希望如此好啦!」

「佳蓓,要不要請客吃飯呀!」趙茜慫恿著。

「這個嘛!」佳蓓心裡一緊,眼珠一轉,「呀!主編來了,我先去和她說點事兒。」借故就溜了出去。

這倒不是佳蓓小氣……好吧!其實她就是小氣。

現在的收入她粗略地算了一下,和比之前的電視台做主播比起來,簡直是腰斬了,還要少一截,這還沒有加上其它各種亂七八糟的獎金和福利。

簡直就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如今的處境,也根本容不得她有任何挑剔的空間。

之後,曹玉琳在晨會上隆重的表揚了佳蓓。

而後,又拉著佳蓓私下說,等到報社的社長回來,就去跟他商量給佳蓓升職加薪的事情。

佳蓓嘴上表達著感謝,心裡也就當個「餅」去聽,不過如果真的能多點收入,就當意外驚喜了。

「茜茜,我們社長是個什麼樣的人?」佳蓓偷偷跟趙茜八卦著。

「五十多歲,挺胖的。」趙茜拿眼掃了佳蓓一圈,「生平就喜歡佳蓓這樣的美人兒,年過半百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請假出國療養去了。」

佳蓓腦海里浮現出一副中年油膩大叔的樣子,心裡一陣惡寒……

下午時間,佳蓓接到公安局的電話,請她去一趟。

她立刻跟曹玉琳請准了假,就急匆匆地走到了公安局。

本來以為會是柳彥的案子中,有什麼需要問她的地方。

結果,沒曾想竟然是有人來給她送錦旗和感謝金。

了解一番原因后才得知,原來是她第一次碰見陳勇的那天晚上,在衚衕里遇見的醉漢。

當時那個人根本不是醉倒在地,而是突發疾病倒在那裡,卻剛好被路過的佳蓓打電話報警給救了。

人家家屬通過警局查到了報警的佳蓓,這才聯繫她過來送上了錦旗和一筆現金。

警局也樂意表彰這樣的好人好事,結合佳蓓幫助警方破獲大案,兩件事情擱一起,警方乾脆搞了個記者會,對佳蓓進行表彰,同時也拿出了三萬元的獎金給她。

佳蓓收下了錦旗和警方給她的三萬塊錢,至於醉漢家屬送的感謝金,則被她原封不動地退了回去。

而現場各家媒體紛紛表示,要把佳蓓的事迹登上明天的新聞頭條。

這讓佳蓓一陣唏噓,自己才挖出兩篇頭條新聞,馬上自己被別人給推上了頭條……

當晚回到家,佳蓓就找到了周軍,把三萬塊錢丟給了他,「這個是警方給的錢,你幫我帶去給麵館的老闆娘吧!」 接下來的時間,丁溫對於關星給出的這局錄像,竟然找到了三十處或大或小的問題。

三十這個數字,對於一支專業的職業戰隊來說,真的有點過於多了。

好在這些問題都可以改正,有些也影響不到什麼,都是些不好的小習慣造成的,改掉就沒啥問題了。

這局錄像是關星專門挑出來的,五個隊員最終沒能拿到第一,只拿到了第二的成績,比較有分析性。

而拿到第一的,正是一直與他們有淵源的老對手:俠影戰隊。

他們遭遇到TNT后,並未過多糾纏,互相僵持了一會就離開了,接着一路不停的轉移,第五階段的圈運照顧到了他們,最終決賽圈與七區之光成功會師。

但可惜的是,由於路過這個隊伍大腿沒打,決賽圈的5V5正麵糰隊,俠影戰隊沒費多大勁,便拿下了這局。

以摧枯拉朽之勢贏得團戰倒是談不上,只能說是73開,丁溫看了好久,得出的結論是——如果七區之光五個人的站位沒出現問題,其實他們也是有機會贏下來的。

只不過這個機會很小就是了。

團戰時的站位問題,算是一個大問題,關星聚精會神的聽着丁溫指出了他們該怎麼站位,以及各自身上存在的缺點,不知不覺中,天都已經黑了。

到此,這局僅有半個小時的錄像,終於看完。

浪費的時間有點多,不過關星覺得很值,聽丁溫的看法和分析,讓他收穫良多。

趁著離俱樂部工作人員都還沒下班,關星趕緊帶丁溫去辦了各種手續。

在經歷了一系列複雜且繁瑣的流程后,丁溫就算是加入了。

當然,還不算正式加入。

他還需要拍攝定妝照,以及俱樂部對外發表的正式聲明,最後是關於丁溫的合同。

拍攝的小哥早就下班了,只能等明天再說,而俱樂部發表聲明需要定妝照,所以也同樣得明天,至於合同問題,俱樂部管理層給出的是四個月100萬的短期合同。

四個月,正好是一個賽季。

也不知道關星是怎麼跟管理層說的,後者給出的是一個替補隊員的價格,或許關星沒跟他們說實話,也或許有其他的原因,但對這丁溫來說,這些都是他自己無法去決定的事。

在如今的時代,電競行業蓬勃發展,到達頂峰,在如此吸金的行業里,一個月二十五萬已經算是很少了,當然,對丁溫來說肯定是夠了。

他一個『半殘』的路人中途加入電競,沒什麼名氣的,自然也不能奢求太多。

路要一步一步走,這只是個開始。

丁溫不急,方落晴更是不急,下午路過帶她轉了一圈俱樂部后,那些新奇的事物,讓她現在臉上都掛着笑容。

她只得很好玩,根本沒有想太多,更不用說合同工資方面的事了。

另外,經過關星的建議,她也把遊戲ID給改了,原來的呆瓜進行縮寫,與丁溫一樣,改為了字母稱謂:DG。

DWDG,兩人的ID非常相像。

不過,丁溫倒是對她改的ID有些許意見,因為這四個字母連起來,有點像是罵他的意味,但既然已經改了,他也只能無奈接受。

把繁瑣的小事搞定后,兩人大致認了一下俱樂部的工作人員,也見到了俱樂部的領隊王長春,後者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看起來比較和藹,但是話不多。

在與丁溫簡單接觸,相互認識后,他便提議拉上結束訓練賽的其他隊員們,去外面聚個餐,彼此熟悉一下。

對此丁溫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欣然接受了。

很快,他也見到了從一號訓練室出來的五個人。

這五個人的ID他也知道,就是下午錄像里的五個。

小沖,明川,靈蛇,久飛飛,念北。

五個人都比較年輕,大概二十上下,丁溫簡單記了下他們的樣貌和對應的ID,和氣的跟他們打了聲招呼。

小沖,久飛飛,明川三人態度比較好,丁溫跟他們打招呼,也笑着回應了,可就是其他兩個,靈蛇和念北……倒是一直陰著臉,對丁溫也愛答不理。

丁溫察言觀色,立馬明白了他們為什麼會是這個表情。

戰隊參賽的要求是固定的五人,丁溫和方落晴加入,自然也就有兩個被擠出,淪為替補,所以靈蛇和念北兩人會對丁溫他們有意見,也就可以理解了。

「你們先去酒店,我收拾一下。」王長春看在眼裏,但也沒說什麼,有人來,有人走,這種事他見的多了,對於他來說,這些都算不上什麼大事,不用刻意去說好話打圓場。

隊員間保持競爭心是很重要,誰強誰打首發,一切實力說話。

丁溫表現不佳,立馬就可以滾下來,根本沒的說。

他走後,其他隊員也去收拾,該換衣服的換衣服,該解決生理需求的去廁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