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來到場地上的袁滿還沒拿到球,就聽到了現場球迷們熱情的呼喊聲、掌聲、口哨聲!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看來這些球迷們對於袁滿最近幾場比賽的發揮非常滿意,而34秒12分讓這些人相信,袁滿會是這裡的救世主。

「他就是這裡的救世主,我相信。」賈瓦德-威廉姆斯已經在心裡認定了袁滿。

當然,除了袁滿在球場上的表現,帶領中國球迷與詹姆斯互懟,也為這些本賽季開始前被其他球隊嘲笑被詹姆斯拋棄的球迷們,狠狠的出了心中的一口惡氣。

換言之,現在的袁滿,不僅僅是球迷們心中的救世主,更是精神和意見上的領袖!

突然感到球館的沸騰,正在熱身的勇士球員們不由得看向走上球場的騎士球員,紛紛尋找著那個最近非常出風頭的23號新秀。

然而與其他的勇士球員不同,一名身材瘦弱、身披30號球衣的球員,正在三分線外聚精會神的進行投射,絲毫沒有受到球場內氣氛的影響。 這一刻,二老已經等了太久太久。

默默的把門關上,他退出了病房,站在門口等著。

聽著病房裡隱約傳來的哭聲,他靠在牆壁上,腦袋微微後仰,看著天花板,怔怔出神。

「二少,您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陳尋遠遠看到這一幕,走了過來,小心翼翼的問。

為了照顧司徒雲舒,他寸步不離,幾乎沒有什麼休息的時間。

司徒雲舒的一切,都是他自己親力親為。

為此,耗盡了心神,如今,滿臉的疲憊之色,看得陳尋有些心疼。

作為一個旁觀者,從事情發生到現在,他所做的一切,陳尋都看在眼裡。

也為他感到擔憂。

慕靖南抬手,揮了揮,示意他退下。

「二少,隔壁病房空著,不如您先進去休息一會兒?」

「不必。」

「那好,有需要您隨時叫我。」

陳尋退下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病房門打開,司徒夫人沉著臉,哭紅的雙眼還帶著淚跡,「靖南,你進來。我們有話要問你。」

「好。」

慕靖南站直身,跟著進了病房。

偌大的病房裡,氣壓降到了冰點。

司徒雲舒靠坐在床頭,司徒先生愁眉緊鎖,司徒夫人的臉色,也十分陰沉,顯示著她此刻的糟糕心情。

「叔叔阿姨,你們有什麼要問我的?」

他既然開了這個口,司徒夫人也就不拐彎抹角了,「靖南,我問你,你岳母是怎麼回事?她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

「阿姨,她不是我岳母。」

司徒夫人不耐的擺手,「我不管她是不是你岳母,總之,她是你妻子的母親這一點沒錯。是不是她女兒傷害了我家雲舒?」

慕靖南點頭,「我也不想瞞著您,是的。」

「好,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司徒夫人又道,「有句話,我今天必須說清楚。靖南,我不管你心裡是怎麼想的,請你記住你現在已婚的身份。不要再跟雲舒有任何牽扯,我不想看到雲舒因為你的關係,一再的受傷。」

「一直沒有告訴您和叔叔,我沒有結婚。結婚是假的。」

慕靖南的解釋,司徒夫人和司徒先生已經不想再聽,如果司徒雲舒一身傷回來,眼睛失明,他們心中的痛苦,猶如一座沉重的大山,壓著他們快喘不過氣來了。

除了司徒雲舒之外,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去關心別的事。

…………

被趕走的明夫人,氣不打一出來。

回到明家,看到明幸宜在哭哭啼啼的,更是恨鐵不成鋼。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姐姐現在被逮捕了,你想方設法為她求情,就知道在這哭。哭有什麼用,能把你姐姐救出來么?」

明夫人氣頭上,口不擇言了。

明幸宜抬起頭,一雙眼睛哭得通紅,她錯愕的看著明夫人,沒想到這麼傷人的話,會是從她口中說出來的。

「媽,你怎麼知道我沒有為姐姐奔走求情?為什麼在你眼裡,我做什麼都是錯的?」

明幸宜站起身,哭過後的嗓音十分沙啞,「姐姐被逮捕了,我也很擔心,很著急。」 那個身穿30號勇士球衣的不是別人,正是二年級新秀斯蒂芬-庫里,在新秀賽季就入選了新秀陣容第一隊,場均能夠得到17.5分4.5個籃板5.9次助攻,更令人驚訝的投出了43.7%的三分球命中率,要知道這可是NBA的三分線。

令無數球員稱讚的170俱樂部,庫里輕而易舉的就達到了。

在熱身的庫里,投籃的手速相當快,幾乎是抬手的同時,就把球推射了出去,而不是將球舉到肩部的高度再進行投射。

第一球,命中,第二球,繼續命中,第三球,還中!

連續命中三記三分球,庫里高舉著右手,保持著進球的姿勢。

「還挺騷包的。」袁滿心想。

就在袁滿接過隊友傳來的球準備練習投籃時,腦海里突然傳來「滴滴」的系統聲。

這個時候系統竟然響起?

袁滿有些納悶了,最近系統的響聲來的有些不規律啊!

袁滿匆忙的投了幾球,便回到賽場邊,拿起毛巾裝作擦汗,立即進入天賦系統。

原來系統刷新了一張「驚嘆劵」。

「送給敢於與勒布朗叫板的新秀,努力!」

袁滿看著系統的提示,有些無語,不過能夠抽獎,還是讓袁滿感到挺開心的。

看看臨近比賽的開始,系統會送出什麼獎勵呢。

帶著期待,袁滿將獎券送入寶箱,隨著寶箱的金光閃耀,一個看起來像是放置CD的卡槽出現在袁滿的眼前。

獎勵名稱:映射稜鏡卡片槽(紫色史詩等級)(5/5)

獎勵簡介:鏡子里另一個世界的人,是否與現實世界的人擁有同樣的能力呢?使用這個道具,你會有所發現。將想要映射的球員放進稜鏡卡片內,將會獲得球員的影子。特別說明:卡片槽的威力取決於稜鏡者的映射效果,每場比賽只能映射一人一次。

袁滿有些似懂非懂,看起來這個道具似乎可以映射一個球員的能力,但是特別說明的內容,袁滿有些不明白。

將道具仔細的觀察了一番,袁滿發現這個卡片槽內一共有5張卡片,5張卡片的顏色各不相同,分別是粉色、金色、紫色、藍色和白色。

看到這裡,袁滿似乎想到了什麼,白、藍、紫、金,這四種顏色不正是系統內對應的獎勵等級嗎?這麼說,不同的卡片映射不同的球員,可以得到不同的稜鏡效果?

那粉色是什麼意思?莫非要映射一名女性球員?

袁滿再仔細的看了一下道具,發現每一張卡片的內容都是空白透明的,從前方看過去,可以直接透視卡片。

不管怎麼說,先看看效果吧。

袁滿不敢大意,先取出了白色卡片,將卡片對準了正在投籃的斯蒂芬-庫里。

說來真神奇,原本透過卡片可以看到的庫里的身影,竟然慢慢的浮現在了這張白色的卡片上,並且在這張卡片上,阿拉伯數字從0開始不斷的上升,到了60的位置停止住了。

這時卡片上方浮現了一段話:

映射對象:斯蒂芬-庫里,

映射效果:60%,

映射獎勵:三分球能力提升10%,速度提升5%,運球提升3%,傳球提升3%。

袁滿驚呆了,雖然知道這個道具是紫色史詩等級的獎勵,道具效果肯定不差,但是沒有想到,一張白色的卡片竟然就會有這樣的效果,簡直帥呆了!

就在這時,袁滿突然感覺到有人推了自己一把。

「嘿,袁,在發什麼呆,比賽要開始了。」

袁滿將捂著臉的毛巾放下,原來是瓦萊喬提醒著自己。

在上場前,斯科特還特意叮囑著莫-威廉姆斯和安東尼-帕克,要留意對方兩名後衛的三分球。

「放心吧,拜倫,我倒是覺得對方需要擔心我和安東尼的三分。」威廉姆斯有些不當回事。

雙方的首發球員如下:

騎士:中鋒:瓦萊喬,大前鋒:賈米森,小前鋒:袁滿,得分後衛:帕克,組織後衛:威廉姆斯;

勇士:安德里斯-比德林斯,大前鋒:大衛-李,小前鋒:多雷爾-懷特,得分後衛:蒙塔-艾利斯,組織後衛:斯蒂芬-庫里。

在全場球迷熱情的歡呼聲中,狀態正佳的騎士隊開啟了回歸主場的連續四場比賽的首場表演!

不過在跳球的時候,瓦萊喬意外的輸給了看起來瘦瘦的竹竿人比德林斯。

和瓦萊喬一樣,比德林斯也是非美國本土的球員,出生於拉脫維亞,身高2.11米,04年首輪11順位被勇士選中之後就效力至今,在08-09賽季的時候,場均能夠貢獻11.9分11.2個籃板以及1.5次蓋帽,表現令人驚艷,雖然上個賽季飽受傷病困擾,但是本賽季恢復健康的比德林斯看起來能量十足,雖然身材很瘦,看起來像根竹竿,但是開賽至今,沒有一場籃板球低於兩位數,且每場比賽都有封蓋,很好的撐起了勇士羸弱的內線防守。

比德林斯為勇士爭得球權后,庫里開始帶球組織。

蒙塔-艾利斯利用大衛-李的掩護閃到三分線外,庫里眼疾手快的送出傳球,人到球到,艾利斯沒有任何猶豫,非常堅決的將球投出,命中!

0-3,艾利斯開場一記三分,打響了勇士進攻的號角。

騎士的莫-威廉姆斯似乎想還回一個,進攻回合剛剛用了12秒的時間,威廉姆斯就在三分線外出手,有些倉促的出手雖然非常堅決,但沒有命中,籃板球被比德林斯得到。

沒有交給庫里組織,比德林斯看到隊友已經下起了快攻,立即雙手將球扔到前場,速度奇快的艾利斯已經跑過中線,恰好接到比德林斯的傳球,一條龍沖向籃下,在上籃的同時晃過帕克的防守,換手上籃得手。

0-5,艾利斯開場一人打出5分的攻擊波。

提到金州勇士,雖然庫里看起來很有可能成長為球隊未來的招牌球員,但現在的勇士球王,毫無疑問是蒙塔-艾利斯。

這名球員雖然被人們詬病防守奇差,是場上的防守漏洞,但實際上艾利斯每個賽季都在不斷的進步。

從新秀賽季的場均6.8分,到第三個賽季的場景20.2分,再到上賽季的25.5分,在NBA摸打滾爬了5個賽季,身為二輪秀的艾利斯依靠犀利的得分在NBA站穩了腳跟。

在09-10賽季,艾利斯除了場均得到生涯最高的25.5分之外,還有4.0個籃板5.3次助攻2.2次搶斷,更重要的是,艾利斯開發出了三分球,整個賽季33.8%,加上原本就犀利的速度和突破,艾利斯已經成為令許多球隊防守頭疼的人物。

開場就0-5落後,騎士隊有一個人可不會坐視不理。

「給球!」袁滿的話聲音不大,但很有效果。

球立即交到了袁滿的手裡,還沒等袁滿將球拿穩,球館內就立即傳來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哼,這麼受歡迎嗎?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兩,菜鳥!」多雷爾-懷特對於袁滿可並沒有什麼好感。 「能想到的辦法,我都想到了,也都去求了。」

她一步步逼近明夫人,淚流滿面,「我知道你著急,我也著急,可你有沒有想過,這是著急就能解決得了的么?姐姐犯了錯,往大了說,是蓄意謀殺!往小了說,是限制別人的人身自由。無論是那一條,追究起來,她的下場都不會好過。」

「你……」明夫人強忍著怒氣,「你也不想想,她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誰!如果不是為了你,她會鋌而走險么?」

「是,我知道,我都知道!」明幸宜崩潰了,「姐姐是為了我,為了能讓我活下去。可這又怎樣呢?我早就告訴過你們,我跟慕靖南,只是一場交易,讓你們不要抱有太大的幻想。你們呢?偏不!以為我會取代司徒雲舒在他心裡的位置,以為我能真的成為慕家的二少夫人!」

「明幸宜,你給我住嘴!」

「不,今天我要把話全都說出來。是你們,從始至終,都在利用我。利用我攀上慕家,想靠著慕家這棵大樹,好乘涼!我有什麼能耐,有幾斤幾兩,我自己心知肚明,誰都不可能取代司徒雲舒在慕靖南心裡的位置,我更不能。我只不過是跟他各取所需罷了,他之所以跟我假結婚,只是為了讓司徒雲舒能夠回來!能夠毫無顧忌的回來!」

啪!

一耳光,狠狠甩在她臉上。

明幸宜身體搖晃兩下,倏然倒地。

她趴在地上,吃吃的笑了起來,笑中帶淚,「我一直以為,從小到大你和爸爸偏心姐姐,是因為姐姐太優秀。現在我明白了,偏心是沒有原因的,因為……人的心臟本來就偏向左邊。」

不被愛的,無論做什麼都是錯。

就連呼吸都是錯。

或許,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明夫人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你現在回卧室休息,閉嘴不許再說了!」

入了夜,司徒夫人和司徒先生還在病房裡,沒有離開。

二老是鐵了心的,打定主意留下來照顧司徒雲舒。

慕靖南被趕出了病房,他沒有離開,一直徘徊在病房門外。

時不時的,透過門上的玻璃窗,看向病房內。

雖然看不到什麼,但他也心安。

陳尋帶著保溫食盒過來,「二少,晚餐給您帶來了。您先吃一些吧。」

「放著吧。」

他沒什麼胃口。

也不想吃。

陳尋欲言又止,慕靖南抬眸,掃了他一眼,「有話要說?」

「是。」陳尋點點頭,「明小姐又來了,她……」

「說下去。」

「她跪在醫院門口,要見您。」

入夜後的氣溫,比白天更低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