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來到屋外,我首先就看房子的前、後、左、右。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陽宅風水有言:前有照,後有靠,青龍白虎兩邊抱。這話的意思就是,陽宅的前面要有得看(風景好、視野好),陽宅的後面要有得靠,左右兩邊要有環抱。爲什麼要這樣呢?道理就是要能藏住風,聚住氣,正所謂,藏風聚氣也!

宅後面的山,此山爲來龍靠山,風水是否有力,就看此山。房子的左右兩邊最好也要有山,左邊稱爲青龍山,右邊稱爲白虎山,而且要龍虎對稱(最好龍略高於虎)。平原之地左右無山,但若房屋的左邊有河流,右邊有道路,這樣的房子也構成了“龍虎相稱”。故古書有云:前有廣場後有山,兩邊龍虎曲彎環,似此之宅爲大吉,後代子孫列朝班。

而宅前的寬闊的空地,稱爲“名堂”。名堂的前面最好再有小山,靠近一點的叫“案山”,遠一點的叫“朝山”。

總之一句話,風水好壞,就看它是否能藏風聚氣,而陽宅是否藏風聚氣,全看“名堂、靠山、青龍、白虎”這四樣。

我走到外頭,仔細看了一下這棟宅子的後山,因爲是茶山,並不是高山,所以看得倒也遠,發現這宅子後面的山形似蜈蚣,在風水中這種山稱爲蜈蚣山。此山來龍有力,所以這靠山是很好的。

再看左邊的青龍,立馬我就覺得不對勁了,再看前面的名堂、右邊的白虎山,看完之後,我直接傻了眼,心裏頓時驚恐了起來,怎麼會這樣?

我發現這房子竟真是凶宅!

爲什麼這樣說呢,因爲後山形似蜈蚣,靈氣十足,來龍有力,前方名堂寬闊,單看這兩處原本倒也算是上乘風水,但是壞就壞在對面有一條青石路,青石路上還搭建了一座石拱橋。古書有云:大橋口旁犯衝煞,橋衝大門劍插心。

正所謂,入山尋水口,登戶看明堂,特別是大門的明堂,大門是陽宅風水中最爲重要的核心之一,是整個陽宅風水的氣場進出的所在,有如人的咽喉,此宅的大門正對石拱橋,此爲敗亡之象。

而且,有座石拱橋也就算了,更要命的是,此宅居住的地方後山屬蜈蚣形,而對面那座石拱橋呈伸長的鵝頸形狀,這下倒好,鵝吃蜈蚣,此家必死絕!

想到這裏的同時,我心裏也是既驚又恐,因爲如果我看得是對的話,那麼這裏根本就是不能住人了。

我壓住心中的不安,繼續察看起來。接着又發現,石拱橋犯了衝煞,這只是其一,還有其二。

因爲此宅居於坡上,地勢較高,兩面皆是較陡的斜坡,造成宅子的左右皆空。如此一來,左無青龍,右無白虎,毫無風水,這可就是大問題了。

風水講得是藏風聚氣,要得水藏風,方稱風水。水有吉凶之別,而風則爲害。此宅這到好,地勢高,左右兩面露空,風自然就藏不住了,風藏不住,那麼氣自然也就聚不了,這樣的結果又何談得上風水呢?

而且更要命的是,這個地方因地勢高,所以風颳的厲害,加上兩邊露空沒有摭擋之處,風都是在門前橫掃而過,這便稱爲“奪命陰風”,大凶啊!

還有,房屋的門前那兩口魚塘和直路也犯了忌諱。正所謂,門前有直路,代代損無數。

門前有直路,本身就已經很不好了,代代會損人丁,可是這還不夠,因爲門前這條直路的兩旁還各有一口魚塘,這下就更壞事了,這叫做兩邊池塘中心路,自縊尋短路。

所謂自縊尋短路,就是說住在這宅子裏的人,會上吊自殺。

這自縊就自縊吧,有時候就算尋短見,或許也能被人及時發現,化險爲夷,或有轉機。可是偏偏這門前那兩口魚塘旁邊還各有一株柳樹,這下倒好,古書有云:門前兩株樹,自吊無人顧。這就完全成了一個死局,自縊尋死,沒有半分轉機,死定了!

看到這裏,我都有些冒冷汗了,估計這天底下都找不到比這更兇的凶宅了。 是的,如果這樣的風水都不算凶宅,那什麼樣的風水陽宅纔算得上是凶宅呀?

整體的風水結合起來一看,後面的來龍,好好的一條蜈蚣,結果被對面村子的鵝形石拱橋給吃了,房子的左右兩邊又露空,藏不了風,也聚不了氣,不僅毫無風水,而且還颳着奪命陰風。這些已經夠讓住在這裏的人喝一壺了,絕戶凶宅說的就是它了。可是光是絕戶還不夠,因爲死都不讓你好死,非得門前還要配上兩魚塘、一條直路和兩株樹,讓你上吊自縊死。這真他媽是造孽呀……

說實話,不看還好,這一看完這家的風水,我都害怕在這裏多住一天了。

同時,我心裏也很犯疑惑,既然這風水這麼兇險,真是鬧不明白,當初的屋主怎麼會把房子建在這種地方,而且陽宅不該犯的忌諱全被他佔全了,這真是不絕戶都難了。

所謂絕戶,就是全家死絕的意思,對,沒錯,這就是一棟真的不能再真的絕戶宅!

確定了這是一棟凶宅,這時我又聯想到之前那位老伯喊我們離開一事了,很顯然,那位老伯之所以會喊我們離開,一定是因爲這房子死過人,甚至還鬧過鬼。

想到這裏,於是我不敢耽擱,趕緊轉身跑進屋內,找到李敏就問她:“這棟房子是不是死過人?”

我之所以要問她,是因爲她就是茶山村本地的人,這棟房子的底細,我相信她應該會知道一些。

見我又進去和李敏說關於這類“鬼”話,魏璇直接就火了,指着我的鼻子罵道:“史記,你他媽的有毛病是不是,怕鬼的話就滾,沒人攔着你。你要是敢再故意來嚇人的話,信不信老子捎你?”

此時,因爲情況十分的嚴重,我也沒心思去鳥這混蛋了,而是直接看向李敏,等她的回答。

李敏到是沒有因爲魏璇的不悅而拒絕回答,她聽完我的問話之後,顯得十分害怕,點了點頭,說:“嗯,這房子確實是死過人。”

這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驚,顯然沒想到這事竟然會被我問中了。

當然,就連魏璇也是一愣,不過驚愣過後,他還是變回了那一副不以爲然的樣子,說:“不就是死過人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哪棟房子的人能長命百歲呀。”

我並沒有理他,而是直接繼續問李敏:“全家都死了?”

“是的,以前這家人在這裏一共有四口人,後來全死了。”李敏再次點點頭,同時也好奇的問我:“你怎會猜到這裏的人全家都死了?”

我說:“看風水推測的,你信麼?”

李敏有些驚訝的看着我,沒說相信,同時也沒有質疑我。

不過,在一旁的魏璇,看到我把他女朋友問得一愣一愣的,心裏就很不服氣,冷嘲熱諷道:“少他媽的在這吹牛B,這房子都荒廢了,傻子都想得到造成這結果的無外乎兩種情況,一種是這裏的人全搬出去了,另一種就是死了,死過人很正常呀,死人又怎麼了?”

見他一直在擡扛,我也只好對他道:“我問你,如果不是橫死的,只是壽終正寢的話,你會說那房子死過人嗎?”

顯然,這次大傢伙都聽懂我話裏的意思了。

聽到我說這房子橫死過人,這下大家都害怕了,特別是女生,一個個都往身邊的姐妹身上靠,惶恐不安的問我:“史記,你……你可不要嚇我們,這房子真的橫死過人嗎?”

我點點頭,說:“你們不信我,也該信李敏呀,她就是茶山村本地的人,這房子橫沒橫死過人,她不可能不清楚。”

這時,柳老師可能是見到女生嚇得不輕吧,所以當下就對我喝斥道:“史記,你不要太過份了!就算這裏死過幾個人,又有什麼大不了的,有你這樣故意嚇人的嗎。”

見柳老師還在說我是在故意嚇人,我也知道好人難做,於是不由冷笑了起來:“嚇人?話我已經說到這了,愛信不信,想死你們就住吧。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裏原先住着的那一家四口,不僅是橫死的,而且估計還是上吊死的,就在這屋裏上吊的!”

當然,我之所以敢這樣說,這也是有根據的,這根據自然就是之前看的風水,“兩邊池塘中心路,自縊尋短路”,這風水古書中的斷語,應該不會錯到哪裏去。

諸天敗類 大家一聽,更加害怕了,男生還好,特別是女生,嚇得都快哭了。

柳老師見我還敢變本加厲,當下就要發火。

不過,話我已說完,當下轉身就走,老子還真不想管他們了。

“等等!”

可是,就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李敏叫住了我。

“史……史記說的沒有錯!”李敏在衆人的目光下,重重的點了點頭,估計是想起了關於這棟房子的種種恐怖傳言吧,臉色都有些蒼白,帶着顫音道:“這家人確實是全部上吊死的。聽當初來收屍的人講,在二樓閣樓的房樑上,吊滿了屍體……”

說完,李敏伸出發顫的手,朝頭頂上的木樓板,指了指。

“啊?”這一下大家可都傻了眼,一個個的表情可謂是十分的豐富。

有的露出震驚的表情看向我,顯然是沒有真的能被我說中。有的則趕緊擡頭往頭頂上張望,就好像他能看穿樓板,看到二樓的閣樓似的。當然,更多的女生們則當場就嚇得禁了聲,抱在了一團,渾身發顫,一個個低着頭,都不敢擡頭望頭頂上的樓板了。

當然,我也是一樣,聽說當初二樓的閣樓上吊滿了屍體,就不由感到一陣的毛骨聳然。顯然,這一家人是同時上吊的,這可真是夠邪門的了。

柳老師也是臉色大變,畢竟她也是個女的,不過可能是因爲她身爲老師吧,所以經過短暫的驚惶之後,便很快強自鎮定了下來,然後裝作沒事的樣子,一邊安慰大家,一邊問李敏:“李敏,你說的這些是真的嗎,該不會是村民們故意編造出來哄嚇小孩的吧?” 李敏此時雖然害怕,但是還是肯定的點了點頭,說:“我說的全是真的,因爲住在這裏的這家人是我二姨。”

“啊?你二姨!”

這一次可把我都給愣住了,沒想到這棟凶宅裏住着的人,竟然還是李敏的親人。

李敏好像生怕大家不相信她,於是還對我們講述道:“在我還很小的時候,當時二姨還是和我們一樣,住在山下的村子裏的。據說因爲二姨和她婆婆的關係很不好,後來就分家了,搬到這裏建了這棟新房子。不過搬過來住了不到一年,全家就出事了。有一天,我媽送東西來二姨家,不見二姨人,但是門卻開着,於是就進屋裏去找,結果發現二姨和二姨父帶着兩個小孩,全都在閣樓上吊了。”

講到這裏,李敏的表情變得很恐慌似的,她說:“上吊死的人,死後的樣子是很恐怖的,因爲上吊是窒息死的,所以死者不會馬上死亡,在死亡前都會有痛苦的掙扎,所以死亡後會保留一定姿態。舌頭伸出,眼球凸出,表情猙獰可怖,雙腿蹬的直直的,還有很大可能會導致褲子脫落,總之非常恐怖,當時把我媽嚇得連滾帶爬的跑回了家。”

雖然我沒有見過自縊死的,但是卻也可以想象的到,當初李敏的母親見到的那一幕,得有多麼的恐怖。

這時,我突然想起之前我的羅盤出現的轉針,說明可能就是李敏二姨他們一家的亡魂,於是就問她:“後來呢,這棟房子有沒有鬧過鬼?”

聽到我提到鬼,大家身體都是一顫,但是這次卻並沒有人敢再指責我了。就連柳老師也沒有作聲了,估計這個時候她心裏也是怕極了吧。

“你別急,我慢慢講給你聽。”李敏繼續講道:“二姨死後,沒有人知道二姨一家爲什麼要上吊,而且還是全家一起上吊的,當時我那兩個表弟都有七八歲了。有人說,二姨他們之所以會一家都尋了短見,是因爲這個地方風水不好,是凶地。也有人說,二姨他們是被吊死鬼纏上了,被鬼迷了魂,所以纔會上吊尋死的。二姨一家到底是爲什麼要尋死,最終還是沒有人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是在二姨一家死後,這裏就不太平了。”

李敏頓了頓,我知道接下來肯定就要講鬧兇的事了。

果不其然,接着,李敏就說:“二姨一家人死後,親戚們一起幫忙料理完後事,就離開了,這棟房子就沒人了。可是就在二姨下葬後到頭七的那幾天,可就邪門了!只要一到了晚上,我們村裏的人都能聽見有人從山上走路下來村裏的聲音,啪啪啪的響,而且還有嚶嚶的哭泣聲,因爲二姨他們一家剛橫死,晚上人們都害怕,所以也不敢出去看。後來,因爲有些小朋友們比較好奇,然後就打開窗子看外面,結果就看見路上走着一家人,而且一眼就認出來就是我二姨他們。特別是到了頭七那天晚上,鬧得就更兇了,我們村裏的狗都在叫,一宿的狗叫聲,直到天快亮才停止。據說,二姨頭七的那天晚上,還有幾個膽大的村民外出打獵,下山時正好經過二姨家,結果竟然發現二姨他們家的閣樓那兒居然亮着燈,燈一直一閃一閃的,而且那幾個獵人還說看見二姨閣樓上有人,嚇得那幾個獵人拔腿就跑,其中有一個連鞋都跑丟了,不敢去撿。自那以後,所有人都說這棟房子是凶宅,會鬧鬼,所以沒有人再敢來這兒了。”

“對了,前幾年村裏有個人來這摘茶籽,不巧下午突然下起了暴雨,那個村民就跑到這棟房子裏來躲雨,可是進來沒多久,就嚇得屁滾尿流的淋着雨跑回了村,當天晚上這個人就變得胡言亂語,癡癡呆呆的徹底傻了,後來沒多久就死了。有人說,他是因爲在這裏躲雨時撞到了鬼,被鬼給勾走了魂魄。”李敏不忘再次補充了一句。

當李敏講完這些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已嚇得禁若寒蟬。 我能化身諸天大佬 我心想,怪不得先前那位砍柴的老伯會說我們這是在找死,原來這是有前車之鑑啊。

得知了這棟凶宅的來歷之後,我更加確定了這兒不能住人了,於是就對他們說:“現在你們總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這裏是凶宅,咱們得趕緊離開這裏。”

這次到是沒有誰立即站出來嘲諷我,估計李敏剛纔講的那些事兒,對大家的心理都造成了嚴重的打擊吧,此時誰要是還敢說他一點都不害怕,要麼他就是在吹大牛B,要麼他就是缺心眼。

聽到我說要趕緊離開這裏,那些早已嚇得慄慄發抖的女生都望向了柳老師,顯然大部份女同學此時還是很贊同我的建議的,就等老師的決定了。

哪知我們這位柳老師,就屬他媽的缺心眼的,她看了我一眼,然後對大家道:“同學們,相信老師,這世上是不可能有鬼的,咱們做爲社會主義的接班人,從小接受馬克思唯物主義,怎麼能相信牛鬼神蛇那一套呢。我們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充斥着鬼怪蛇神的環境裏,身邊的老人們也經常講一些神神怪怪的事情,可是真要是問他們有誰見過鬼,卻會發現,其實身邊的人沒有一個人見過,全是道聽途說的,對不對?”

對你老妹兒,我當時就鄙視了她一句,見過缺心眼的,可從沒見過這麼缺心眼的。人家李敏都把這房子的來歷講這麼清楚了,你不趕緊帶大家逃命,卻還來拿課堂上的唯物理論那一套來給大家洗腦,我勒個去!我都懷疑她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對,怕輸了她身爲教師的面子。

我看了一眼李敏,想要她去進言幾句。還別說,李敏倒真是懂我的心思,見我瞟向她,她立即就開口對柳老師說:“老師,還是到我家去住吧,我說的那些事,我們村裏的人都清楚,可不是大人們編織出來哄嚇小孩用的。”

老師笑了笑,說:“老師知道你不會騙我們,只是畢竟這些事情都是村民們猜測出來的結果,是不是真的鬧鬼,估計也沒有人敢說他真的見過。何況我們這有十幾個大活人,難道真的會怕鬼不成。正所謂老話說得好,人有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咱們這裏這麼多人,就算真有鬼,它也得繞着走!”

我無語了,心想這會兒你當然可以義正嚴辭的說這種話,但是當你們這幫無知的蠢貨真的見到鬼時,估計尿都得嚇出來了,到時候到底是誰更怕誰,還用想麼? 其實,老話裏說的人有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這話並沒有錯。因爲人屬陽,鬼屬陰,常言道,人身三把火,頭上及兩肩各一把,這三把火稱之爲陽火。這三把陽火正常情況下是旺的,所以我們人的陽氣就會特別強,鬼自然就會避開,他不會靠近,爲什麼?因爲靠近他會不舒服,會怕被你身上的陽火燒到。

可是,當人生病體弱的時候,或者心虛害怕的時候,人身自帶的那三盞陽火就會變弱。陽氣一弱,鬼自然就不怕你了,如此一來,它的陰氣大盛,自然就敢欺負你了。

正所謂,點燈行夜路,燈旺朝天走,燈滅莫前行。這裏所說的燈,就是指人身自帶的那三盞陽火。

也許有人就會說了,那隻要咱們不要怕它,不就沒事了?

可是人要做到不怕鬼,見到鬼不心虛,並不容易,得心中有正氣。

正氣,既是至剛至陽之氣,所以鬼怪邪靈懼之。老話中常說的“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說的就是這正氣。不做違背良心的事,才能保持內心的安寧平和;如果做了壞事,就很可能杯弓蛇影,惶惶不可終日。

可是如今這年頭,又有幾人能始終保持那份浩然正氣呢?無不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滿臉虛僞已經理所當然,時時刻刻的戴着面具生活,欺負弱小,巴結強者,何來的浩然正氣?

別說見到鬼了,就是遇見個惡人,都能把你嚇倒。這就是爲什麼這年頭一個地痞大庭廣衆之下欺負一個弱者,路人圍觀者無數,卻無人敢正義的站出來,人們只敢躲回家用鍵盤譴責幾句,裝作自己很有正義的樣子。所以真的見到鬼了,會不會害怕,難道心裏會沒點B數麼?

老師義正言辭的說完那些,然後就對李敏說,派個同學送她下山回家。

當然,這倒不是老師擔心李敏膽小害怕,而是李敏就是茶山村本地的,所以她沒必要根我們在這裏過夜。

李敏見老師沒接受她的建議,也只好打消了繼續苦勸的念頭,然後就打算下山回家。

魏璇聽說李敏要回去,心裏就不高興了,畢竟和暗戀的女生野營過夜,可是每個男人都想要的。

於是魏璇就勸李敏,叫她留下來和大家一起,還說就是因爲這棟房子充滿了恐怖傳聞,這樣才更加的刺激有趣。

李敏哪裏會肯留下來,因爲她是對這房子可是知根知底的,而且從小就被這房子的種種恐怖傳言嚇到大的,自然心底害怕。

魏璇見李敏害怕的根本不敢住在這裏,就把這一切怪在我頭上了,說:“你就這麼相信史記他這神棍的話嗎,他就一屌絲,我他媽的敢跟他打賭,如果真有鬼,要老子吃屎都可以。”

李敏估計是擔心我會跟魏璇吵起來吧,所以趕緊拉着我的手,就往門外走,說要我送她下山。

我當時真的很來火,不過最後還是沒有去跟他逞這些口舌之爭,因爲我算是看清了這幫賤民,他們若是不真見次鬼的話,是不可能長記性的。

於是就隨着李敏轉身出了門。

說實話,我當時也是沒有想到李敏竟然會主動牽我的手,而且特麼還是當着衆人的面拉着我的手。

當然,懵逼的不止我一個人,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魏璇也是一臉的懵逼,滿臉驚訝的望着我們的背影。顯然他們打死也想不到,我們的班花竟然會主動牽我這個神棍的手。這在他們看來,是很難以置信的,甚至不願接受這種事實。

感受到身後的各種異樣的眼光,有震驚,有忌嫉,更多的是一副看到白菜被豬拱了似的表情。不過那又如何,有女神牽着我的手,哥們兒我肯定不會拒絕,而且我也不打算留下來找死。於是就這樣牽着她的手,離開了荒宅。

說實話,這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牽女孩子的手,李敏的手暖暖的,手細細的、軟軟的,牽着的感覺非常的好。

當我們走出屋前的那片茶林,李敏突然將手從我的手裏抽走了,然後說:“呃,那個什麼,謝謝你,你回去吧!前面的路我經常走,現在天也沒有完全黑,不怕的。”

“回去?”我當時就一愣,說:“我也打算回家的。”

李敏就說:“史記,你說那房子裏有兇靈,是真的嗎?”

“是的,我不會故意嚇他們。”我點點頭。

李敏想了想,就說:“那你就更不能離開了,只有你能保護大家。”

我苦笑了一下。

李敏估計也知道我爲什麼苦笑,就說:“雖然大家不相信你,但是畢竟同學一場,我知道你是跟你爺爺學這一行的,你不能見死不救哦。”

說到這裏,李敏對我可愛的微微一笑,很是迷人。

這時,我也很糾結,說實話,我真不想去管那些傻逼了。可是爺爺一直以來都教導我,說學了這門手藝,就得替天行道,行善積德,一些邪門的事被你遇見了,就是天意,不能見死不救。

而且,我也知道他們爲何鄙視我,因爲時代如此,從小接受的教育也是告訴你鬼神是迷信。

這就好比,你的同學鄙視你把時間花在了學游泳上面,說你很傻B,然後他們掉進了河裏,你就能做到見死不救嗎?

我想大部分人會選擇原諒他們的無知,然後跳下河中去救人的。不僅證明自己學游泳是對的,而且也是因爲心中的善念。

想到這裏,我不由嘆了口氣,算了,就原諒他們的無知吧。

當下,我便點了點頭,決定留下來做一件好事,用爺爺的話來說就是積份功德。

和李敏分開後,我臉上就滿是愁容了,因爲之前羅盤出現過轉針,所以那裏顯然是有兇靈的,萬一到時候兇靈真的出現了,可該怎麼對付呀?

爺爺以前就曾叮囑過我,遇到有兇靈的地方,必須儘快離開,顯然這兇靈不是那般能輕易對付的。說實話,讀高中那會兒,哥們兒我還真從沒有遇見過兇靈,這回也算是第一次了。

想到這裏,我心裏也是提心吊膽的,畢竟如果真的遇到兇靈,別說保護他們的安全,就連自己的小命都得小心丟掉。 就這樣,我一邊往回走,一邊在心裏嘀咕着,不知不覺就回到了荒宅裏。

大家見到我這麼快就回來了,都很驚訝的看着我,有個同學就問我了:“史記,你不是去送咱們的班花女神回家的麼,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我掃了一眼,發現柳老師也好奇的望向我,於是我就說:“李敏說剩下的路她經常走,不怕。”

這時,魏璇就帶着敵意的冷笑道:“我看是她不想要你送吧!”

我丟去一個冷眼,也不去跟他計較,難道我會告訴這幫草民,哥們兒我是來拯救他們的嗎?不過就算我說了,想必得到的也絕對是他們的冷笑和嘲諷。

皇叔別來無恙:獨寵頑妻 絕對沒錯,這一年來,我對他們實在是太瞭解了。

我沒有理睬魏璇,魏璇感受到我沒把他放在眼裏,所以氣得一張臉脹得通紅。

我轉身走到了大門口,擡頭看了一眼門對面那條直路,那是風水中的“直衝煞”,雖然此煞厲害,但是要破它也不難。

我直接從揹包裏取了一串五帝錢,將它掛在了大門的門樑上。

這五帝錢,可是擋煞、鎮宅、防小人、避邪、旺財的首選之物。因爲五帝錢乃清朝最興盛的五個皇帝,五帝錢得天、地、人三才之氣,加上五帝之帝威,故能鎮宅、化煞,併兼具旺財功能。而且,居家風水中的煞,大部分五行屬土,而銅錢五行屬金,以金泄土,所以五帝錢化解路衝、門衝等凶煞之氣有較爲獨特的功效。

當然,光靠這串五帝錢,還是不夠的,因爲門對面不僅有直衝煞,而且還有一座似鵝脖頸的石拱橋,此橋正好吃掉了屋後的來龍蜈蚣山,此也是大凶,寓意爲住在此屋的人將死絕。

所以,我又從揹包裏取出筆墨紙,畫了一張鎮煞符,一併貼在了大門的門樑上邊。

鎮煞符,顧名思義,自然就是鎮邪避煞用的。大家可不要小瞧了這煞,光是人命理中就有官符煞、病符煞、死符煞、喪吊煞、宅墓煞這好幾種;而風水中的煞就更多了,有十八大煞,缺角煞、污口煞、開口煞、門衝煞、天斬煞、破財煞、孤寡煞、穿堂煞、桃花煞、割腳煞、直衝煞、斜衝煞、反光煞、兼貞煞、窗外煞、天弓煞、破軍煞、火型煞。

總之,這鎮煞符的作用,可使天煞、地煞、年煞、月煞、日煞、時煞,一千二百位凶神惡煞,盡皆迴避。

話說,魏璇看到我爬上門樑,又是在掛銅錢,又是貼符時,自然是不忘譏諷的罵了一句:“神經病!”

不過,倒是有幾位女同學,好像是已經把我當成了他們的救星,湊近來問我,這些東西管用嗎?

於是,我就如實的告訴她們,符和五帝錢是擋煞用的。

說完,我又跑到門外頭轉悠了起來。

當然,我這也不是瞎轉悠,因爲我在轉悠的同時,還撿來了一根長竹竿,同時也發現了一塊大磨石,就是以前農村家裏用來磨豆腐用的石磨,而這兩件東西,可是有大用處的。

我首先,將那根長竹竿立在了屋的左邊,再喊了幾位男同學幫忙,將那塊大石磨給移到了房屋的右邊。

那些同學就好奇了,鬧不明白我這是在幹嘛,於是就問我,爲什麼沒事去立竹竿、移石磨?

“你看那是什麼?”我指着房屋左邊立起來的那根竹竿問道。

“竹竿呀。”

“那邊又是什麼?”我又指着右邊的一個石磨盤問道。

“那是磨盤,史記你怎麼問起這麼白癡的問題來了,你莫不是真發神經病了吧?”同學們一臉的疑惑。

我笑了笑,卻搖頭道:“錯!那不是竹竿,也不是磨盤,而是青龍和白虎。正所謂,左手旗杆,右手鼓,即是青龍和白虎。令旗一揮,鼓聲響,千軍萬馬殺入場!此爲正陽正剛之局,什麼陰風陰氣都能擋下來。”

是的,之前我見此屋左右兩旁露空,便斷定此宅無青龍、無白虎,奪命陰風門前橫掃。所以爲破了此大凶之局面,我才特意在青龍位立了一根竹竿,在白虎位放了一口大磨盤。

如此一來,那根竹竿在這裏便是比作“旗”,那右邊的石磨盤,則比作了“鼓”,如此一來,就把缺失的青龍和白虎給補齊了。有了青龍和白虎,自然那門前橫掃的陰風就進不來了。

那些同學們雖然不懂我在說什麼,但是聽到我說的這麼專業,倒是露出了些許佩服的目光。估計他們也是聽了李敏講了這棟宅子的恐怖來歷之後,內心深處產生了恐懼,所以覺得有我這麼個人在這又貼符,又擺局的,心裏更塌實吧。

不過,只有我自己心裏清楚,如今就算青龍山和白虎山有了,門前的直衝煞和石拱橋也用五帝錢和鎮煞符擋住了,但是明堂前的那兩口魚溏尚在,此處依舊是爲凶宅,能讓住在這裏的人起自縊尋死之心。

就當我心裏隱隱爲此擔憂之時,突然,一陣喧叫聲傳來,我擡頭一看,原來是幾位去拾柴火的同學,他們大呼小叫的朝這麼跑着,揮舞着,而在他們的前面,則有一頭四處亂竄的野豬,原來他們這是在追趕野豬哩,而且那頭野豬正朝我們這邊逃竄而來。

只聽見那幾個同學大喊道:“史記……快……快攔住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