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來吧,我會高興的,我倒想看看,神之間的殺戮是利用什麼,力量嗎?似乎我們之間的力量都是無限的,差就差在對力量的運用吧。我想神之間的殺戮應該是另有其它方法,比如規則或者更古怪的方式,不然的話你和冥神好像早就自相殘殺了吧,至於等到現在嗎?”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龍宇自信的笑着,現在龍宇甚至能猜到那個自己看不到的臉現在應該表情相當的豐富吧。 這次光明之神又沉默了,沉默了相當長的時間,最後只能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道:“我承認,你和雷克斯的出現是一個失誤。但是我和冥神居然沒有及時的處理掉你們兩個則是一個錯誤,以至於發展到現在的地步。龍宇,你很聰明也很有勇氣去賭,很好,這次你贏了,但是你和我的契約依舊存在,不殺掉冥神的話我們之間的契約就一直存在,直到永遠。好吧,這次我倒要看看你能夠活着從火焰城堡出來呢?”

“那不知道我和你之間的契約到底是什麼能?又或者是什麼條約呢?”龍宇摸了摸下巴道:“一直以來我只知道我們之間的契約,但是至少也得讓我知道到底是什麼契約吧。”

“第一,你得到永生,條約約束力爲你必須幫我殺掉冥神,只能你殺掉冥神,如果冥神死在我的手中或者其餘人手中,契約依舊有效。永遠不得解除。同樣的,如果你無法殺死冥神,在契約生效期間內我們兩個之間無法以任務理由攻擊對方,就算攻擊也無法傷害對方。

第二,我不得插手你和冥神間的戰爭,我不得擅自撕毀契約。

第三,在以上兩條沒有完結之前,我不得向你們的世界進行任何直接的攻擊和直接的干涉。”

說完,龍宇看到四周的屏障消失了,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憑空出現在舞的面前,嚇了舞一跳,舞驚訝的打量着龍宇,道:“宇,你怎麼進來的,我並沒有聽到你的動靜啊。”

龍宇的耳邊依舊迴盪着光明之神關於三個條約的話,一字一句的不停的在腦海中跳動着,龍宇沒有注意到舞的話,只是在一字字的咀嚼着其中的含意。

不論龍宇怎麼去想,他只在條約中看到了兩個字,那就是平衡。

絕對的平衡,一飲一啄之間付出和回報等同於平衡。

龍宇猜測這就是神的規則——平衡。

“宇,你在想什麼這麼入神?”就在龍宇正在思考的時候,舞嘟着小嘴拍了龍宇一下,生氣龍宇居然發呆不理自己。

“呃。”龍宇這才從思考中回過神來,看到舞生氣的樣子,連忙道:“收拾好了嗎?”

“你在想什麼?爲什麼發呆還不理我。”舞撒嬌似的嘟着小嘴。

“啊,你在問這個啊。”龍宇摟住舞,輕聲道:“告訴你好了。”

於是龍宇將兩次和光明之神的接觸,以及兩人之間的對話一字不落的全部告訴了舞,沒有半點隱瞞。

舞聽完之後十分的高興,龍宇並沒有隱瞞自己什麼,這麼大的祕密都可以同自己分享,說明自己的龍宇的地位十分的重要。

舞高興過後又開始擔心起來,舞的思想很單純,對於契約並沒有深入的考慮,只是擔心龍宇被騙。

“不要擔心,如果有辦法殺我,光明之神早就動手了。”龍宇安慰着舞,道:“收拾一下東西,就當這次去旅遊了。”

舞高興的點點頭,轉身去收拾東西。

至於酒吧就交給太子打理了,太子拍着胸脯打包票道:“如果大哥和嫂子回來之前,酒吧一定不會有任何意外的。”

這一點太子的保證龍宇相信,這個世界現在敢打這個酒吧主意的人還真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不然保準是後悔莫及。

收拾好東西,龍宇和舞坐着鄭國安準備的車離開,目標是人類大陸和魔人大陸的交接點。

自有魔人以來,兩族的交戰就沒有停止過,一直到今天依舊是如此,雖然關係己經有所緩和,但是兩族人骨子的仇恨還是無法磨滅的,以至於那個交接點依舊是大陸上戰事最頻繁的位置。

距離交接點最近的人類聚居區的城鎮名叫史塔亞德隆,這裏的人口不多,只有不到十萬人,是那些沒有能力走出這裏生活的人們,這裏是人類聚集地的第一道屏障,史塔亞德隆的後方是一道天險隘口,隘口兩側的高山上駐紮着五萬人的精英部隊,嚴守着這道天險以防魔人衝入人類區破壞,夾在兩山中的一道巨牆之後則是一馬平川,一旦魔人跨過隘口的巨牆則猶如魚入大海,在想搜尋無疑就是大海撈針。

這裏每天都要面對一些低等魔人的偷襲的進攻,暗殺更是常事。

當掛着鄭氏標誌的轎車一開進小鎮之時立刻引來無數人的圍觀,在這種天天戰火連綿的地方,到處是滿目蒼涼的破敗房屋,青石板的地面也是坑坑窪窪的,昨夜下的雨水在路上形成一個個小小的水窪,走在上邊就如同在沼澤中漫步般,人們穿着補丁摞着補丁的破舊衣服在各自的房子裏伸出頭來。

誰見過這麼高級的轎車。

立刻就有不懂事和好奇的小孩子上前用小手摸車身,不時的發出尖叫和驚呼,圍着車子蹦啊跳啊的。

舞搖下車窗望着車外的小孩子,高興的拉着龍宇的頭道:“宇,快看,他們很開心呀。”

龍宇握着舞的手笑道:“看到了,舞,不要那麼激動,以後你也會小孩子的,到時候你在高興也不遲。”

舞的臉一紅,故意哼了一聲道:“我纔不要呢,誰說要小孩了。”

“咦,你沒說嗎?”龍宇故做驚訝,摸着下巴道:“好像有人說過要一大堆的孩子天天圍着自己轉,不知道這是誰說的。”

“那也不一定是我要孩子啊,現在不就是了。”舞反駁着。

“嗯,也不錯,要不你就領養這些孩子怎麼樣?”龍宇哈哈笑着。

“哼”舞嘟氣的不再說話。

司機正氣急敗壞的使勁的按着喇叭,那些小孩子就是不走,還是圍着車不停的摸啊跳啊。

終於司機變得不耐煩了,打開車門跳下車子開始轟人。

在這種地方長大,天天是炮火紛飛誰還知道什麼叫害怕。

司機轟走了這邊的人,剛要上車人又聚集了起來,這讓司機頭痛的要命,苦着臉道:“龍先生,看來我們要步行去城門了,這車是不能開了。”

龍宇也不爲難司機,點點頭表示同意。

司機大喜,連忙上後背箱裏去拿行李。

龍宇和舞正準備下車,突間車的前方,一個穿着黑色布衣的年青人走了過來,手裏拿着一堆糖果,挨着個的給小孩子們每人發了幾顆,孩子羣立刻散了開來。

司機鬱悶的發現原來打發這些搗亂的傢伙居然如此的簡單啊,只能搖頭嘆息自己的經驗不足了。

青年的黑色衣服上有幾個顯眼的補丁,還有多處破損,露出皮膚上還沒有癒合的傷口,臉色有些蒼白,不過氣色倒是很好,走路的時候腳有些微跛,褲子上還有着大量的血跡,龍宇猜測應該是被魔獸傷到的緣故。

肌膚是古銅色的,經常勞動讓青的全身肌肉十分明顯,國字臉,濃重的眉毛,高鼻樑,嘴角總是掛着笑容,快走幾步到了龍宇面前,把手在自己的褲子上擦了兩下這才伸出手,憨厚的笑道:“龍先生對嗎?我是您這次的嚮導博古蘭,我負責帶您到城門的位置。”

司機在邊上好奇道:“不是一路直道嗎?還需要嚮導,這是怎麼回事?”

博古蘭解釋道:“靠近城門的位置有一百餘名低級魔人混了進來,其中有十餘名暗魔,現在那裏看似平靜,其實己經很少有人敢靠近了,守衛軍正在挨家挨戶的搜索,搞的人心惶惶的,現在己經有六個人因爲被誤認爲是魔人被抓起來了,如果沒有人領路,通過那裏十分的麻煩。”

龍宇和舞早就知道這裏的混亂了,對於這個並不是很在意。

倒是博古蘭走路時樣子,很是可憐,但是自己現在除了有無限的力氣和抵抗力,其它的能力都無法使用,也只能暗歎了口氣。

龍宇快走幾步和博古蘭並行,一手搭在博古蘭的肩上道:“你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噢,那是來的時候路遇兩個魔人,動手的時候受的傷。”說話間博古蘭不無得意的笑道:“龍先生,雖然在您看來,我是在弱不過了,但是在這裏我可是參加過三數次的城市保守戰,殺掉過十六個魔人的戰士。”

上了車子,司機和博古蘭坐在前邊,博古蘭負責引路,龍宇和舞則四周的看着城市,龍宇感嘆道:“比幾年前的時候似乎更破了”

“嗯,嗯,先生說的不錯啊,這種地方倒一點就是倒一點,誰會沒事花錢去修這些不知道那天就會倒塌的建築呢?住在這裏的都是些沒有錢的平民,誰還有那些閒錢去修理房子,有錢也留下來吃飯了。”

舞抱着龍宇的胳膊問道:“宇,爲什麼這些人不搬走呢?留在這裏生活這麼窮,又沒有工作,他們怎麼生活呀?”

博古蘭在前邊解釋道:“每個月駐軍都會分出一些食物和用品接濟這裏的平民,而且這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協助駐軍防守,所以還是有一份收入的,如果離開這裏,他們沒有土地,沒有技術也只能死在外邊,於其如此不如在這裏生活更好一些。” 似乎是打開了話夾子,一路上博古蘭的嘴就沒有停過,不停的描述着這裏的戰場和殘酷的生存環境。

在快要接近城市的時候,轎車果然的被攔了下來,用大炮架起的路障。

娛樂圈最后一個天王 黑黝黝的炮管就彷彿野獸的眼睛緊緊的盯着獵物。

身穿鎧甲的戰士攔下車子,知道敢在開着這種豪華轎車來這裏的人絕對不是普通人,所以戰士儘量的保持親切的語氣,道:“對不起,前方封鎖,禁止進入。”

“託藍,是我博古蘭,這兩位是鄭先生的人,我們要去魔人區,麻煩你通融一下。” 博古蘭坐在前邊搖下車窗說着。

“噢,原來是博古蘭啊。”被叫做託藍的戰士似乎和博古蘭很熟悉,一見博古蘭立刻親熱的攀談起來,大約聊了一會託藍從博古蘭的口中知道了後排坐兩人的來歷。

不由的肅然起敬,龍宇幾乎己經成了名人,在這個世界上誰人不知,戰火焰公爵,楓嵐大戰,那一戰不是驚天動地。舞的身份當然更是清楚的很,焰魔之神。一呼百應之下,只要舞一不高興完全不用動手就可以調動整個焰魔族的力量踏平一個城市,何況她的老公還是龍宇,龍宇可是號稱可以一人之力顛覆一國之力的強人啊。

託藍在和博古蘭談了一會之後,知道這些人要去魔人區辦事,也就不再阻攔,兩大強人去魔人區,魔人招惹這兩位的話和招惹殺神也沒什麼兩樣的,根本是自找死路。

於是託藍十分樂意的放行,在博古蘭的帶領下,司機開着轎車很快的就開到的城門附近,一路上很平靜,隱藏在暗處的魔人全都感覺到了車內兩股巨大的力量,知道那不是自己能夠對付得了的,於是很識趣的保持了沉默。

博古蘭先下車和城門守衛打了招呼之後,在得到同意之後,這纔回到車上,道:“兩位,我們只能送您到這裏了,過了城牆就是戰場了,穿過戰場就是石魔的領地了,祝兩位一路順風。”

龍宇點點頭,拉着舞走了出來,龍宇背起一個大大的包袱,裏邊放着不少吃的和行李,這就是兩人頭一次的旅遊。

舞也很高興能夠回到魔人的領地,這裏不論如何都是自己故鄉。

一踏上戰場看到的則是滿目瘡痍,到處是破損無用的武器,到處是嶙峋森林的白骨,山坡上,平原之上,掩埋了一半的屍體,林立的武器入眼一望無際。

龍宇和舞走在上邊則顯的有些異樣,兩個穿着普通的人卻在穿行於戰場之上,這似乎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戰場很長,舞也不忍看這種慘狀,於是兩個人加快腳步,用了很短的時間就穿過了這橫跨十幾公里的大型戰場。

然後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沙石,石柱林立間,風化的各種石雕到處可見,沒有一點的綠色,入眼的全是岩石的灰色,蔚藍的天空彷彿也被同化了,眼望去也變得一片的灰白,山如此,平原如此,就連那些偶爾活在這岩石區的小草也是灰色的。

當兩個人一踏入石魔區域的時候,消息立刻就被傳了開來。

兩人還沒有走多遠,就看到前方黑壓壓的一片,拿着各種武器的魔人聚集在那裏,十餘門大炮高高的架起,每個人臉上或者額頭上有着一片菱形的灰色標記,那是石魔人的標記。

不過兩人面前站着的都是低級的魔人,元素魔人可能就隱在腳下,只要兩個人有一絲的敵意可能就會變成沙石的飯菜。

“人類,你們不想活了,居然敢踏進魔人的領地。”爲首一名魔人高舉着手中的槍大叫着。

“對不起,我們要去的焰魔領地,這裏只是路過,希望各位行個方便。”龍宇很客氣的上前一步,然後恭敬的回答着。

“對不起,踏上魔人的領地,你們就活不成了,還是把命留下吧,還有,咦,那個女的是魔人。”

突然之間,爲首的魔人看到了舞臉上的那道鮮豔的火焰條紋,然後突然想起了什麼?

和人類在一起的魔人,敢明目張膽和人類在一起的魔人,這個世界少之又少,而且這少之又少的魔人和人類都不是他們這些低等魔人惹的起的。

而龍宇的樣貌卻讓女魔人的身份和男子的身份呼之欲出。

“焰神和龍宇。”魔人終於知道站在眼前的兩人是誰了。

話音剛落,四周傳來陣陣的抽氣聲,一個個睜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兩人。

龍宇是誰?誰敢惹?就連火焰公爵都輸在這個男人的手中的,當然報道也許有些失實是新聞的本質,但是消息未必是空穴來風,這點魔人還是知道的。

舞呢?焰魔之神,惹了他就等於惹了焰魔一族和龍宇,就算他們不怕焰魔,但是龍宇他們可是會怕。

一羣人不自覺的向後縮了縮,用驚恐的目光望着龍宇和舞。

爲首的那人看着似乎是首領,勉強的挺了挺胸膛,踏前幾步,道:“龍,龍宇,這,這裏是魔人的領地,你們如果不,不想死的話就不要踏入,還是回去吧。”

爲首者爲了顯示自己的氣魄,不得不挺身而出,但是越到後邊說話聲音越小,到最後弱的連蚊子都未必能聽得見,而爲首者的腦袋也是埋越深,生怕龍宇認出自己這張臉,一怒之下把自己幹掉。

話沒說完己經快變成駝鳥了。

龍宇看着好笑,心道:沒膽子還出來裝英雄,真有這種人啊。

龍宇本無意惹事,於是禮貌道:“各位,我們只不過是路過,是否可以給個方便,我們要去焰魔區域,路過這裏打擾的地方還請見諒。”

衆魔人正準備着只要動手就轉身逃跑,一見龍宇這麼禮貌,也是一愣,還是爲首的人反應稍快一些,愣了大概幾秒鐘立刻回過神來,知道這是龍宇不欲惹事,給自己面子,於是大着膽子裝做大膽的樣子道:“原來如此,那好吧,我們也不欲多事,我們魔人和人類的關係最近也正在緩解當中,龍先生如果只是路過那我們也不多說什麼了,請吧。”

於是爲首者轉身對身後人一使眼色,那些人那有不明白的道理,立刻讓出一條道來。

龍宇也不忘道了聲謝,這才和舞一起走了過去。

如果是趕任務的話,龍宇早就拉着舞從天空飛過去了,這次來的另一個目的就是旅遊,而且是魔人區一月遊,這可是所有人夢想但是不敢去想的。

這次有機會龍宇和舞來這裏就決定當觀光了,而且鄭國安也沒有打算讓龍宇閒着,出一百萬的價格讓龍宇把魔人區的風景拍下來,然後做成特輯進行播放。

龍宇當然不在乎這些錢了,現在自己存的錢己經夠自己和舞無憂無慮的過一輩子了,但是觀光這個主意到是不錯,正好舞也喜歡。

又有錢拿,又有人提供特質,何樂而不爲呢!

於是兩個人就開始了漫步在魔人區,石魔區域除了石頭就是石頭,不過那怪石嶙峋的石林,色彩斑斕的溶洞,千奇百怪的石制建築到是石魔區的一道靚麗的景觀。

兩個人拿着數碼相機邊走邊拍,拍下了不少的美麗圖片。

熱了,兩個人搭上一個帳篷,打開製冷機歇息一會,喝上一點飲料。休息好了繼續前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