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倒不是有多美,只是她與阿淓有五分相似。

2021 年 12 月 10 日By 0 Comments

過去之事,多想只是徒增傷悲,不想也罷。摟住浣玉,他打算再睡一覺。

「大人。」浣玉在他懷裏輕輕喚了他一聲。

公子成毅閉着眼睛問:「何事?」

浣玉將頭枕在他胸膛之上,柔柔的笑了笑:「無事,只是想說,夫君以後少喝些酒,傷身。」

公子成毅笑了笑,將她摟的更緊了。

浣玉自己也在笑,她笑自己。明明是個替代品,又何必送出一顆心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明凶獸危機解除:巨蛋體育館的絕唱!」

「東京特派員!年僅高一的劍道天才!」

「神跡:巨蛋體育館上空驚現天文異象,背後的原因令人暖心。」

「……」

當天晚上,曰本的社交網路上就出現了很多捕風捉影的留言評論,一些路過和居住在附近的居民甚至還拍下了照片上傳。

奈何巨蛋體育館本來就是山崎海事先提出最後可能的點,北海道官方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只能孤注一擲就演唱會開始后就封鎖了巨蛋體育館不讓任何人靠近。

現場的觀眾由於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基本都被政府勒令簽署了保密協議,最快的也後半夜才回到家中。

因此這些從體育館外面不同路人視角拍下的照片,只能開局一張圖,後面全靠編了。

不過你別說。

編的還像模像樣的。

最後曰本網友們理性分析了一波,覺得空中的異象最接近真相的可能應該是「外星人入侵」,這個結論得到大部分理中客的贊同。

第二天,北海道的網路監管部門把這個情況反應給了領導,領導一看臉都綠了。

近來北海道遭受不明凶獸襲擊,搞得人心惶惶,連帶著作為北海道重要支柱產業之一的旅遊業也差點黃黃了。

現在付出了如此慘重(巨蛋體育館)的代價,好不容易解除了凶獸的隱患,好嘛,你又來個外星人入侵。

這一屆的網民真是越來越難帶了。

北海道的最高地方行政官鈴木知事得知這個消息后,只是稍微考慮了下就當機立斷地決定,召開了一次新聞發布會。

為了讓發布會更加真實可靠,作為東京調查兵團特派員,並且親手解決了這次事端的山崎海,他一大早就在吃早餐的時候接到了酒店前台服務員小跑遞過來的電話。

柳源梨繪本來還規劃著今天在回去之前去一趟北海道的人工浴場的,沒想到事到臨頭那邊居然又有事情,臉色一下子就喪了起來。

山崎海卻已經轉身去安排了。

旁邊的五條晴見狀,立馬開口寬慰道,「柳源小姐不必難過,馬上就要夏天了,去海邊的機會有的是,再說了北海道的海灘真的沒什麼好玩的,我有一個朋友…」

柳源梨繪涉世不深,哪裡知道五條晴單純不想跟著去硬吃這口「狗糧」——冷冷的海風撲面的吹,看著山崎海和柳源梨繪在海里戲水。

她想了想,忽然覺得那倒也是。

聽說沖繩的海灘挺好玩的,到時候帶著阿海一起去沖繩好了,那麼這次就相當於白賺了一次和阿海雙人旅遊的機會。

嗨呀…這麼一想,這次來北海道不僅不虧,甚至還有點小賺。

五條晴看到柳源梨繪的臉上那麼快就重新露出笑意,心中也有些無語,這柳源小姐也太單純太好騙了,萬一哪天山崎隊長動了壞心豈不是吃干抹凈?

其實這倒是五條晴多慮了。

柳源梨繪早就對山崎海垂涎三尺,哪怕那一天真的到來,大家都是沒什麼經驗的年輕人,誰把誰吃干抹凈還不一定呢…

……

發布會是在北海道放送株式會社舉辦的,到場的不僅有北海道的媒體記者,像是東京、富士等六大電視台的記者也全部到場。

儘管網路上現在的節奏還傾向於「外星人入侵」,但作為消息靈通的媒體記者,他們或多或少也都聽聞了昨晚發生在北海道體育館的奇聞。

一個自稱是神祇的傢伙被來自東京的特派員,調查兵團十三番隊的隊長斬殺隕落,如果能夠得到官方承認的第一手消息,有多勁爆恐怕就不用多說了。

這就以至於像是nhk這種曰本的國家電視台,距離較遠,怕趕不上第一手消息居然一大早就派專機將記者團隊送到了北海道。

一時間,北海道放送株式會社記者雲集,人頭攢動,除了大電視台的記者還有無數街頭小報聞風而動的狗仔擠在門前,搞得某個頂級巨星要來電視台搞什麼活動一般,跟著來瞎混的小報記者們以訛傳訛,最後自己也都都信了。

……

下午時間差不多了,一輛黑色的本田抵達北海道放送株式會社大廈的門口停下車,一個穿著立領防風衣的少年從車上走下。

頎長挺拔的身材,陽光下雕塑般人類高質量男性的側顏,還有額前那略顯零碎的自然捲髮,小報媒體們當場就一陣咔咔咔。

實錘了!

下午果然有明星來。

可一陣搶劫似的咔擦后,各路小報記者們的臉上卻又紛紛陷入了沉思。

這個少年是一張明星臉沒錯。

可是誰來著?

哪個電視台或者娛樂公司捧起來的新人嗎?

然而還沒等他們想明白,北海道的鈴木知事就快步走了出來,三步化作兩步上來一把握住了山崎海的手。

周圍小報記者都愣住了。

沒看錯的話,那應該是廉潔剛正、對待財閥都不假辭色的鈴木知事吧?

這哪怕是再頂流的明星,區區一個藝人他何德何能…

但別的大電視台的記者,對此卻早有耳聞,呵呵一笑后趕緊紛紛抓拍住了鈴木知事彎腰雙手握住山崎海這珍貴的歷史鏡頭。

「山崎特派員,這次發布會還要打擾你真是太過意不去了。」往北海道放送株式會社裡面走的時候,鈴木知事面帶歉意地轉頭對山崎海道。

「您嚴重了,這些都是我分內的事情。」山崎海臉帶笑意道。

兩人客套了幾句,就來到了電視台內部的發布會現場。

這裡的就沒什麼小報記者了,能坐在這的除了nhk、富士和東京這一類六大電視台之外,最次的也是山崎海札幌電視台這樣的地方台。

山崎海的位置在鈴木知事的旁邊。

按照發布會的流程,開始照例大家一起鞠躬。

完事後,鈴木知事就最近北海道頻發的一系列不明凶獸襲擊案件進行通報,最後不可不免談到了昨晚札幌巨蛋體育館所發生了一系列事件。

這一部分,就涉及到記者提問了。

六大之一的朝日電視台記者站了起來,拿起話筒提問道,「官方報道說凶獸的隱患在昨晚全部被消除了,請問這個說法是完全徹底,還是還有帶有一定的猜測,也就是說以後北海道依然可能存在不穩定的凶獸。」

「以後北海道當然會出現凶獸。」

鈴木知事面色冷峻地說道,「北海道一共有十八個空間裂隙,說不準哪天就會哪個空間裂隙就會崩塌再次出現凶獸,所以市民應該依舊保持警惕,但像是近段時間以來出現的不明凶獸不會再有了。」

鈴木知事語氣篤定,再加上他那天生就容易讓人信服的政治家氣質,下面的記者也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我有一個問題。」

富士電視台的記者舉手起身,「昨晚據說巨蛋體育館周圍已經被封鎖,官方看來是提前得到了消息,那麼體育館里的演唱會為什麼沒有停辦?北海道政府是否有利用民眾作為吸引凶獸的嫌疑?」

這個問題一出,場下頓時人人側目。

入眼處卻是一個穿著幹練小西裝的女記者,眉目間英姿勃發,看上去就不是個善茬。

「是百合子?」

「那個東大畢業的記者?」

「嘶!前陣子我看她剛揭露了一個貪腐報道啊。」

「前陣子那個食品安全的問題也是她報道的。」

「年輕人真是銳利啊…」

鈴木知事聞言不由微微蹙眉。

這個問題要是回答不好,那麼他在北海道從政那麼久辛苦樹立起來的征服公信力很可能就要毀於一旦了。

山崎海乾咳了一聲,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在這當吉祥物了,主動起身開口說道,「鄰國有句古怪,未雨綢繆,有備無患。」

沒想到這個名叫百合子的女記者,中文還不錯,聞言臉色不變地追問道,「那請問您是如何確定在巨蛋體育館準備…」

對啊,北海道札幌市那麼大,你為什麼偏偏選擇巨蛋體育館?

就因為那裡人多?

山崎海很想說,還真就是因為那裡人多。

但他沒有這麼說,只是語氣平靜地說道,「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

百合子沒想到山崎海在公開場合居然會這麼回答,原來銳利的表情頓時不由微微一愣。

「但是,我賭贏了。」山崎海繼續道。

鈴木知事立馬站起,幫山崎海回答道,「當時的情況十分危急,凶獸隨時可能襲擊札幌市的任何地方,我們必須要在最有可能的地方做出選擇。」

「當然,這也並非是孤注一擲的選擇,第三偵查組還有相當一部分人留在本部隨時待命應對任何突發情況。」

說到這,鈴木知事頓了頓,繼續道,「這也是我們為什麼沒有終止演唱會的原因,因為誰也無法確定這些一定會發生。」

百合子沒有看鈴木知事,目光灼灼地盯著山崎海,「那麼請問調查兵團的特派員先生,當時在發生險情的時候,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疏散民眾?而是直到最後戰鬥結束民眾才得以脫險。」

「情況不允許。」

山崎海的回答依舊簡短。

「為什麼?」

百合子追問。

「留守的人員無法戰勝對手。」

山崎海道。

「那特派員你在哪裡?」

「我在追殺凶獸。」

「一個人?」

「一個人。」

「凶獸呢?」

「死光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