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僅剩的最後一個前期尊者厲聲喝道,此時他已是色厲內荏,只能是靠著自己的背景來壯膽。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他真的駭然了,本來以為只是圍殺一個外地煉器師,有什麼費勁的,沒想到鹿羽卻這麼的生猛,不僅實力匪夷所思,而且殺起他們王子府的人來,根本就不留情!

「王子府的人算什麼,你們元康少國主,我也要找他算賬!」

鹿羽冷厲的喝道。

他便要施展出攻擊性更強的殺戮意境,來橫掃殘餘。

這個剩下的前期尊者卻比他想象的要膽小的多,直接掉頭就跑。

颼!

此人實力不濟,但身法卻是高明,也可能是死亡的催趕,使得他的速度激發的出奇的迅速。

鹿羽本來要一劍穿背的,卻被這人躲了過去。

「也好,正好帶我去王子府!」

鹿羽目光冷峻,已是施展出龍騰訣,朝著黑衣人追趕上去。 這裡的大戰,已經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前來。刀劍相拼之聲,讓眾人知道,絕非是人皇火山的震動引起的。

他們不少人親眼看到了鹿羽以一敵四,反殺其三的恐怖一幕。

「我認得這個死去的人,他是元康少國主身邊的馬沖大人!他們都是王子府的人!」

「天啊!竟然有人敢殺王子府的人!這個人到底是誰!這可是在天心上國的地盤啊!這是王都!」

「大家快來看啊!有人要造反了!」

眾人心神震顫,他們馬上也追趕上去看熱鬧,跟在了鹿羽的後面。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人潮中。

而隨著奔跑進行,眾人震驚的發下,鹿羽這個猛人跑去的方向,正是王子府的方向!

「天啊,這個人殺了元康少國主的人,不趕快逃跑,還敢跑到王子府去,膽大包天!膽大包天啊!」

「他……到底要做什麼!」

追趕的人群,已被鹿羽的行為給徹底的嚇住了

他們忽然預感到了什麼,臉上的神色更為的驚駭。

鹿羽一路狂追,他的龍騰訣畢竟更勝一籌,在最後堪堪來到王子府的時候,還是被他追上了那個前期尊者。

唰!

鹿羽施展問天三劍中的飛劍式,一劍送出,直接洞穿了前期尊者的身體。

前期尊者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狂奔上,並沒有激發出金身,在莫干劍的鋒利下,脆弱的就像是一塊豆腐。

「少國主!」

前期尊者最後一聲凄厲的叫聲。

他都逃到王子府的門前了,誰想到還是難逃一死。

他的身體重重的落在地面上,揚起一片灰塵。

不過他的聲音卻是仍舊回蕩在這片天地間。

黑道總裁別碰我! 王子府前的守衛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血腥發生在自己的面前。

「王瑾大人被人殺了!」

守衛紛紛色變。

這個被殺的前期尊者,可是元康少國主身邊的紅人。

在王都的地盤,居然還有人敢動元康少國主的人!

而且還是當著王子府的面,直接殺了!

而鹿羽在殺了少國主的人之後,沒有任何逃跑的意思,卻是繼續朝著王子府衝來。

那氣勢洶洶,殺氣滔天!

眾守衛只是和鹿羽那眼神對視了一眼,就感到了一種寒徹到骨的冷意!

「有敵襲!」

「快攔住他!」

這邊的守衛哪裡是鹿羽的對手,正面臨著鹿羽的屠殺。不過整個王子府都被驚動了。

嘩!嘩!

眾多的人影從王子府的屋檐上冒出來。

元康少國主身邊養了很多的高手,另外元香女王也給元康少國主派了很多的高手來保護王子府。

遠遠近近都是氣息雄渾的武者!

元康和袁瀟也出現了,他們飛上了屋檐,一眼便鎖定了鹿羽。

先前的四個前期尊者正是元康從王子府派出去的,元康也沒有睡,和袁瀟一起等著四人回來複命。

誰想到等到的是殺氣滔天的鹿羽!

元康出於萬無一失的考慮,才將自己身邊四個前期尊者給派了出去,料定可以殺死鹿羽無疑。

這樣一來,鹿羽就能永遠的封口了。世人將永遠不知道絕世靈器其實不是他元康煉製出來的。他元康的虛榮能一直保持下去。

但如此萬無一失的策劃,居然都破碎了。

元康雖然只是看到了王瑾一個人的屍體,但是卻可以感覺到,其他三個前期尊者肯定也完蛋了。

鹿羽的強大超出了想象!元康的臉色劇變。

他意識到自己可能真的得罪了一個難纏的人。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為了讓鹿羽永遠的沉寂,他必須要繼續圍殺鹿羽!

還好現在是在王子府的地盤,他身邊的一眾高手都在這裡。

「殺了他!」

元康下達了最高的命令。

「遵命!」

周圍起碼有上百個的高手沖向了鹿羽。

不得不說元康身邊的人才眾多,都死了王瑾等四個前期尊者了,這裡隨便一看居然都還有三位前期尊者。

一股極致的危險,正朝著鹿羽席捲而去。

但鹿羽卻在風中冷笑,他縱身躍起,然後猛地施展殺戮意境。

嘩!

鹿羽的身後升騰起一片血幕滔天。

有如是鬼王降世,場面血腥淋漓。

如今之血幕,再非先前之血幕。

在那滔天的血幕上,凝結出巨臂千道!

瘋狂的血色氣息席捲天地,狂暴的力量肆虐在周圍所有的地方!

這已不是殺戮之意,而是殺戮意境!

意境還不是普通的意境,而是意境的巔峰!

六大聖玉中,殺戮聖玉主殺伐,殺氣最重,威勢最猛。

相比於輪迴聖玉,殺戮聖玉的殺傷性是最強的!

此時滔天血氣已開,唯有用無盡的鮮血來洗禮,才能完成最後的獻祭!

在短短時間內,鹿羽就將殺戮意境催動到了極致。

不需敵人衝上前來,鹿羽的殺戮意境已是兇猛的砸下。

千隻血色巨臂,橫掃當場!

轟隆隆!

周圍當即就被血色所籠罩,只有那沸騰的血氣翻騰,還有那激烈的慘叫。

在血色巨臂的橫掃下,無盡的血肉翻滾,一個個的生命被瘋狂的收割。

王子府下很多武者都是作戰經驗豐富,但是這一次卻是被血氣給牢牢的籠罩。在血色巨臂的橫掃之下,他們艱難的支撐著。他們的鮮血就算是耗盡到最後,這片血色的恐怖似乎也不會停止。

「這是什麼招式!」

一路追趕到這裡的圍觀的人群,正好看到鹿羽施展殺戮意境,千隻血色巨臂橫掃當場的一幕。

大家再次被震驚了。

他們走南闖北,還從來沒見過這等恐怖的招式!

這等恐怖的招式,就像是來自地獄最深處!

鹿羽身上的殺氣直衝雲霄,鹿羽的血色恐怖撕碎一切!

只聽得鹿羽冷厲的說道:「元康,你拿走了我煉製的絕世靈器,冒充是自己煉製的,我懶得去追究。你卻還要派人來暗殺我鹿羽!我今天,就來掀翻你的王子府,奪走你的狗命!」

嘩!嘩!

鹿羽的聲音,帶著滾滾的殺氣,朝著周圍傾瀉出去。

而眾人在搞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來鹿羽是這樣和元康少國主產生過節的! 那一柄轟動天下的絕世靈器,竟不是元康少國主煉製的?

元康少國主當著天下人的面,撒了一個彌天大謊?

唰唰唰!

一雙雙目光都朝著元康看過去,眼神中包含了懷疑。

如果這是事情的真相,那真是天心上國的第一醜聞。

「閉嘴!你敢誣陷本王子!」

元康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叫吼起來,在被鹿羽揭穿了真實面目之後,他當即驚慌到了極點。

他最不想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那些飽含懷疑的眼神,令他惱羞成怒。

袁瀟十分懂元康的心意,早在前一步混亂中,就繞了一個大圈,從鹿羽的背後偷襲向鹿羽!

此時鹿羽雖是用殺戮意境大殺四方,但是也完全被王子府的眾高手牽制住了。

他從後面補一刀,定能要了鹿羽的命!

鹿羽也根本不會想到,這背後已出現了致命的危機!

「不識好歹的小子,壓根就不知元康少國主的真實身份,你早就得罪了一個永遠得罪不起的人……」

袁瀟心中冷笑,他的六級靈器已強勢送出,直衝鹿羽的後背。

這一劍,就要洞穿鹿羽的身體!

圍觀的人群中,大家都看到了鹿羽正面臨的生死危機,但是沒有人敢開口。

他們誰要開口提醒了鹿羽,那必然得罪了王子府。

眾人只是內心實在嘆息,想鹿羽一人挑戰整個王子府,何等的英雄了得,不想最後卻要死在卑鄙的偷襲之下。

袁瀟小侯爺為了殺人,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眼看袁瀟的一劍就要刺入到鹿羽的身體中,忽然就見得鹿羽反手一劍劈砍出來。

鹿羽又祭出莫干劍了!

鏘!

這一劍,將袁瀟的六級靈器直接砍成了兩半!

何等之利器,竟能將最高級的六級靈器給砍斷?

這一次,眾人終於是看清了莫干劍。

莫干劍上鑲嵌的二十顆寶石熠熠生輝,璀璨奪目,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什麼!二十顆寶石!」

眾人被鹿羽所創造的巔峰所震驚。

一柄靈器的身上,居然鑲嵌上了二十顆寶石,這是什麼概念!

要知道之前元康在絕世靈器上鑲嵌上了八顆寶石,都是引起巨大轟動。

本來大家只是聽鹿羽一面之詞,說元康少國主冒充煉器,還覺得半信半疑,而如今,大家卻是徹底的信了,所有人都相信了。

鹿羽連二十顆寶石鑲嵌的靈器都有,區區八顆寶石鑲嵌的靈器煉製出來自然更不在話下。

袁瀟也徹底蒙了,手中的六級靈器就這樣被直接砍斷了,他的內心湧現出無以倫比的恐慌。

特別是和鹿羽那殺神一般的眼睛對視了一眼,他就更是驚恐的連連後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