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兩人雖然斗的凶,但金毛獅王謝承,還是聽到了之前白暮的話語。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冰冷之海,冰冷之海,陳風,這個來自低級王朝,莫名其妙會青昱的青雲動的小子……

將所發生的事情簡單的琢磨一番,金毛獅王面色大變,當即對著下方眾人咆哮道:「所有獸域在場者,全都給我去殺了那小鬼,決不能讓他接近冰冷之海!」

金毛獅王謝承說罷,順手拿出一個很小的鳳凰羽毛,旋即催動武元力將其轟成齏粉。

嗡~

羽毛碎裂,一道火焰光芒迸射天機,將半邊天都是照耀的火紅。

「火羽鳳凰,怎麼,小金毛,打不過老子,想要叫人了是嗎?」任何姚廣,嘴角微微一撇,雖然口頭上滿不在乎,但不經意間卻是看了看陳風逃跑的方位。

要他憑一個人對抗金毛獅王謝承,他有把握,但是如果再來一名化神境巔峰,那戰局就會瞬間改變。

嘉王朝,獸王熊,碧鱗吞天蟒,血影一族。

這四個勢力的眾人聞言,同時以最快的速度朝陳風等人追了上去,金毛獅王謝承發話,哪個敢不從?

別說不從,就是動作稍有遲緩,被謝承瞧的不爽,事過之後都將承受滅族危機。

關龍萍,孟達,蕭策三人也在嘉王朝的大部隊中朝陳風追去,他們三人此刻的心情可謂百味雜陳。

當初陳風傲然的說出那個計劃的時候,三人還都覺得這是在做夢,憑他一個天地境小成的武者,如何能夠對抗超級強大的三皇。

可是事情沒過多久,竟然這一切就真的出現了,不管結果如何,至少現在陳風已經令三皇之一的金毛獅王謝承感到頭疼了。

對於這般追殺陳風,王鶴可謂心中巨爽,他身法武技催動到了極致,一個人脫離開嘉王朝的大部隊,已經衝到了前面的碧鱗吞天蟒一族的圈子裡了。

碧鱗吞天蟒在前,血鷹一族在中,嘉王朝在後,至於獸王熊的幾個人,由於沒有了領導者,所以顯得很散亂,根本就成不了一股勢力。他們也無心戰鬥立功,僅剩的幾個人,都在思量著如何能活命,這一次靈界之行,他們可是虧大了。

眾人你追我趕,四方勢力在後面不斷用能量攻擊,在這般攻擊之下,他們的距離逐漸拉近。

越過冰封山脈,是一片白雪皚皚的雪原,白暮伸手一指視線所及的遠處,大聲道:「陳風,那就是冰冷之海!」

「好,我知道了。」陳風目光一凝,到了這個時候,無論自己實力如何,也必須要拼一下了。

轟~

就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陣劇烈的能量爆炸聲,白家和活死人一族各死了一名生死境小成強者。

「你們逃不掉的。」

納嚴和血厲一馬當先,已然相隔他們不到十丈距離了。

… 「陳風先走,我們留下來擋住他們。」

到了這個時候,白暮和高承運苗凝三人,以及兩方勢力的人馬,都已經陷入到了誓死抉擇的狀態。

陳風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大聲道:「纏住他們就好,不要拚命,等我回來。」

一語落地,沒有任何猶豫,陳風一個青雲動瞬閃,直接閃出了戰圈。

轟隆隆~

白家和活死人一族轉身反打,血厲納嚴絕地出擊,瞬間天驚地震,生死境之下的武者瞬間死傷過半。

行在最後面的王凱,一看這戰局著實強橫,他們嘉王朝生死境以下的人員最多,要是也參與到這場死戰中,必然死傷慘重。

「你們擋住,我們去追擊陳風。」

隨口說了一句,王凱帶著嘉王朝的眾人繞過戰圈,繼續朝陳風逃脫的方位追了過去。

「混蛋……」

血厲和納嚴心中同時大罵,這傢伙說的倒是好聽,但誰都知道在這裡苦戰是最無意義的。只有抓住陳風,解決掉了這個麻煩的源頭,才是大功一件。

有心也要脫離戰圈,但白暮等三名生死境巔峰的強勢出擊,令血厲和納嚴連連退敗,根本毫無脫身之力。

「就快要到了。」

陳風青雲動瞬間一個接著一個的施展,那浩瀚的冰冷之海已經近在眼前了。

嗡~

突兀地,就在這時,一道能量巨龍在他剛剛瞬閃的落腳點轟砸而下。陳風慌忙躲避,接連使用瞬閃,是存在間隔時間的,這間隔的時間,就是他的致命弱點。

陳風沒有去驚愕這攻擊是誰發出的,心念一動,便要再度施展青雲動瞬閃。不過,周圍空間忽然一陣變化,一個透明的能量體將他包裹在了其中。

「結界!」

陳風心中一沉,剛才的攻擊,加上這結界施展的時機,來人顯然很是了解他的手段,這麼一拖延,他的境況可就非常不妙了。

「嘿嘿,想在我面前連續耍這種手段,這一次你可沒機會了。」在一個岩石的後面,一臉冷笑的王鶴飛身閃了過來。

以前吃過一次虧的王鶴,深深的知道陳風這一招的弱點,所以他一直奮力往前沖。通過迂迴的手段,趕在陳風之前,在這裡埋伏了起來。

幾十丈寬的透明結界中,陳風和王鶴相對而望,兩人彼此都是殺意狂涌。

極品前妻 「你這混蛋,還真是記仇啊?」陳風緩緩拔出青虹琉璃斬。

「當初你可風光的很,今天也很風光,連三皇之一的金毛獅王都點名要你的命。不過,風光過後,有些東西,可是要還的。」王鶴雙掌武元力繚繞而出。

「你以為你生死境小成,就能擊殺我不成?」陳風冷言說道。

王鶴詫異的看了看他,忍不住笑道:「你這傢伙,那裡來的自信?就算我殺不了你,你看看後面,嘉王朝的大部隊就要過來了。」

陳風回頭一瞧,果然,以王凱為首的嘉王朝正迅速朝這邊趕來。其中他熟悉的關龍萍三人也在其中。

「陳風被王鶴困住了,這下完了。」三皇子蕭策驚詫的說道。

嘉王朝眾人也自然看到了遠處的結界,當即很多人都是很興奮,因為對他們來說,陳風就是個寶,殺了陳風,就將獲得金毛獅王謝承的獎賞。只有關龍萍三人,心中不是滋味,他們雖然不願和陳風一起冒這種風險,但也不希望陳風就這麼死去。

回過頭,陳風目光赤紅,怒哼道:「我會將你秒殺的!」

「秒殺?」王鶴掏了掏耳朵,嗤笑道:「你說什麼,我沒聽清,可能是我耳背了吧?」

陳風沒有再說話,他悄然將青虹琉璃斬插進背後,旋即吞納戒光芒一閃,一個黃金羅盤出現在掌心之中。

「九轉乾坤變!」

陳風驟然扭動九轉乾坤變,這個他壓箱底的寶貝,雖然炎師說可以施展,但他還是異常謹慎。

今天,生死大戰在即,他慢一步踏入冰冷之海,都將有人為他而死。

姚廣,白暮,高承運,苗疆,梁瑜,白琦,等等等等,這些人都在無私的為他而戰鬥。他們所謂的,是這場大戰的最終勝利,他們所謂的,是獸域新的執掌之位。

轟隆~

炫彩光芒衝天而起,陳風整個人都沐浴在炫彩光芒之中,他的實力驟然暴漲,很快就漲到了天地境巔峰層次。

當然,厲害的不是他的實力,而是那九轉乾坤變的炫彩力量,那是天地境所有能量的結合體。

「破!」

陳風一掌拍出,透明的結界驟然破碎,旋即他身形一閃,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這一切發生的電光火石,王鶴萬沒想到,自己全力施展的結界,竟然被陳風如此輕易的化解。

沒有了結界的控制,擁有瞬閃的陳風,是根本抓不到的。

「混蛋,竟然讓他給跑了!」

王鶴怒罵一聲,心情瞬間跌落到了極點,沒想到自己如此慎密的手段,最終還是沒有見到任何成效。

噗……

就在這時,忽然一股清風從背後傳來,一把造型古怪的黑色長傘,貫穿了王鶴的身體。

愕然低頭,看到那閃爍著五種顏色的長傘,王鶴瞬間呆傻在了原地,他的生命力正在迅速消失。

「怎麼……可能……」

王鶴身體僵硬的回過頭,看到陳風那炫彩的麽樣,以及他手中拿著的透明黑色能量長傘,致死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說過,我會秒殺你的。」

陳風一臉冰冷,心念一動,那黑傘五彩光芒大亮,旋即王鶴的身體驟然崩碎,連靈魂都沒能脫體而出,就一柄化為齏粉了。

嗡~

就在陳風擊殺王鶴的同時,一個更大更強的能量結界,憑空出現。

嘉王朝一眾人馬沖了過來,以王凱為首,同時在結界中將陳風圍在了其中。

「他……他殺了王鶴!他竟然秒殺了王鶴!」

嘉王朝的幾名長老,見到王鶴那化為齏粉的身體,彷彿見了鬼一般,再看向陳風,都感到有些害怕,這小子的強大,遠遠出乎他們的預料。

關龍萍和孟達也都死死的盯著陳風,陳風剛才所展現的手段,被他們瞧了個正著。他們現在才知道,陳風所說所做的一切,都不是空口之談,至少也有那個實力。

… 「現在怎麼辦?」

三皇子蕭策一雙精目看向陳風,在王凱所設的結界中,陳風必然很難逃脫。雖然他現在的狀態感覺非常強,根本不亞於天地境巔峰,但面對一名生死境巔峰,兩者的差距還是太過巨大了一些。

所有嘉王朝的人都在這裡,他們大多來自洛嘉王朝,也有很多其他王朝來的人類,總之在嘉王朝,是沒有妖獸的。

關龍萍和孟達也不知如何是好,他們真心不希望陳風就這麼死了,但現在情況尤其特殊,誅殺陳風,是金毛獅王謝承的要求,他們在旁邊都不敢求情,一旦嘉王朝稍有猶豫,很可能承受滅族後果。

陳風收起九轉乾坤變,他身上的炫彩光芒依舊繚繞,他站在原地,目光直視王凱。

到了這個時候,一切都要看王凱的抉擇了,陳風雖然底牌很多,但也逃不出這麼多強者的手掌心。

目光遠眺,遠方的戰場,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白家和活死人一族仍在苦苦支撐,只有三名生死境巔峰強者處境還算好一些。

「宗主,動手殺了他吧,遲則生變啊。」一名嘉王朝的長老級人物,手提長矛,欲要上前動手。

王凱伸手將他阻攔下來,微微皺眉的看向陳風,冷聲道:「這王鶴,和我倒是有些淵源,你就這麼把他給殺了,也真是活膩了。」

聽了他這話,陳風反而心中一喜,如果對方真要置他於死地,憑王凱這麼聰明的人,斷然不會再此時跟他廢話。

「滅掉三皇,大事在即,那傢伙想要阻攔與我,我自然不會手下留情。況且今天,死的人不會少,不識時務,終究要面臨嚴重的後果。」陳風正色說道。

「不識時務?呵呵,難不成,你還真有把握幹掉三皇不成?你知道三皇的實力有多麼強大嗎,憑一個人皇,就能戰勝他們嗎?」王凱嗤笑道。

嘉王朝的人在旁邊聽著二人的對話,都是有些不解,領主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婆婆媽媽的。

「王凱,你是聰明人,也是在這獸域之中打拚多年的人。想來對於這所有的獸域前身,你也有所了解。」

「獸域前身?你說七彩虹部落?不過現在的七大家族,可是萎靡的很,你指望他們聯合對抗三皇,那簡直是痴人說夢。」王凱笑容更甚,不過他雖然在笑,但眼神卻極為堅定。

陳風面不改色,依舊很嚴肅的說道:「七大家族的境況,想必你都比我了解,他們自然無法對抗三皇。不過,曾經主宰七彩虹部落,也就是今天獸域的,可並非是七大家族,而是七大家族的供奉凶獸,上古七凶獸!」

上古七凶獸!

聽到這個名字,王凱大驚失色,雖然這是獸域的大秘密,但王凱摸爬滾打多年,還是有所耳聞。

上古七凶獸,每一個的實力都不亞於三皇,曾經在大門主宰七彩虹部落的時候,今天的獸域三皇也只能屈居人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