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兩個小時后,伽羅山城武王盡數入內。然後便輪到那十六位戰宮弟子了。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又過了三個小時。

十六名戰宮子弟,全都進入了火雲秘境。只剩下孫凡和王康兩個人,還留在外面。

「七殿下,您估計是把您自己給忘了。伽羅山城一共就分給咱們十七朵火蓮花,您卻帶了十六名戰宮弟子過來。如今咱們兩個人,就只剩下這最後的一朵。

這樣吧,您先走一步,我再去別的地方轉轉。要是實在進不去,也就算了。反正我也對火雲會武沒什麼太大興趣。」

聽聞王康之言,孫凡頓時莞爾一笑,「我才多大啊,就能糊塗得連人數都數不清?

其實我就是故意多帶了一名戰宮弟子。你以為憑本座的這一身本事,還用得著佔一個名額嗎?

你放心去吧,我隨後就到。」

聞言,王康頓時露出了一絲為難之色,「這……似乎有些不合適吧。我此次前來的任務,就是為了保護七殿下您的安全。您卻把內定的名額讓給我,自己去以身犯險,這事未免有些……」

還未等王康將話說完,孫凡便「撲哧」一聲接茬道,「你是曉荷的族叔,我也隨她叫一聲康叔吧。

大家都是明白人,咱就別揣著明白裝糊塗了。我知道你答應曉荷了,要幫她看著我。

昨天晚上我帳篷里的聲音那麼大,想必您一定是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聲音,想要幫曉荷查個清楚吧。

其實有些事情,還是糊塗一點的好。不該看的不看,不該聽的不聽。

您就算知道昨天晚上的那個女人是誰,又能如何?是您能管得住我,還是曉荷能管得住我?

人要學會變通,既然知道沒有意義,又何必自尋煩惱呢?

至於我的安全,那就更應該放心了。先不說我的本事如何,單說我這股惜命的勁兒,便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你覺得我會以身犯險嗎?」

聞言,王康的表情先是一愣,然後立馬便喟然一笑,「你小子啊……

好吧,你們年輕人的事,我就不參合了。我聽你的,先走一步,你自己小心!」

言罷,王康也不磨嘰,縱身一躍,便直接進入了火雲秘境。

……

王康一去。

孫凡那副一切盡在掌控的表情,立馬就變成了泄了氣的皮球,整個人都透露著一股心虛。

「希妍,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出來吧。」

孫凡聲音未落,沈希妍那咯咯的笑聲,便從附近的一個空帳篷里傳了出來。

「冤家,你怎麼知道奴家會來找你?快進來,奴家想死你了。」

聞言,孫凡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便如慷慨赴義的壯士一般,挑簾走進了帳篷。

香風撲懷。

孫凡感到摩擦之間的溫香暖玉,立馬便前言不搭后語的解釋道,「那個……我和玲兒,真的沒有……」

「玲兒?你覺得奴家會吃那個小丫頭的醋?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有人喜歡你,那是因為你有魅力,證明奴家有眼光。奴家應該高興才對,我這次來找你,其實是有正事的。」

「正事?」

「我師父跟來了,我也是無意間偶然發現的。」

「他來幹什麼?」

「殺你。」

聞言,孫凡頓時莞爾一笑,「殺我?不至於吧。我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面子了,能夠引得鐵劍老祖他老人家親自動手。」

沈希妍見孫凡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立馬就有些生氣,「你給我嚴肅點,我師父他偽裝成鐵劍門普通弟子,已經進入火雲秘境了。要不是他在蓮花池邊等候的時候,咳嗽的老毛病犯了。我還真就發現不了他。

相公,這次你得聽我的。

不就是宮主之位嗎?

不就是一個火雲會武嗎?

咱不參加了。

只有能保住性命,其他的咱都可以再想辦法。」

沈希妍態度嚴肅,而且說得有鼻子有眼,使孫凡不得不將此事重視起來。

「你確定那就是你師父?」

「奴家自幼便跟隨師父學藝,怎麼可能看錯呢?相公,這次你無論如何都得聽我的。」

如果沒有昨天沈希妍給孫凡下藥的事情,沈希妍今天是絕對不會在這裡和孫凡慢慢商量的,更被說是哀求。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畢竟「商量」,永遠沒有「武力」來的直接和迅速。 不過從沈希妍前後做法的改變,也可以看出來,其是真的打算到孫凡這裡,便從一而終了。

孫凡聽了沈希妍的話,立馬便愁雲滿布的嘆了口氣,輕聲嘀咕道,「武宗強者就算不能使用真元,那也是武宗強者啊。你師父親自出馬,這事確實不好辦了。」

「相公,別猶豫了。這火雲會武。咱不參加了。」

「你相公身上可背負著半個無雙戰宮的期望,怎麼可能不參加呢?

放心,我躲著點他就是了。

以你師父的能耐,還奈何不了你相公我。

怕就怕,我們兩個真的動起手來,我一個不留神兒傷到了他,到時候你讓你難做。」

聞言,沈希妍頓時一個嬌嗔,「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跟我耍貧嘴。」

孫凡知道,這個時候他要是不讓沈希妍見識點真東西,這娘們是不可能放他離開的。

「唉,今天為夫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真本事吧。」

言罷,黑光一閃,魔帝分身便出現在了帳篷之中。

「這是……你的分身?」

「不錯,我這分身的防禦是無敵的,完全免疫各種傷害,到時候我就躲進空間神器,讓他在外面呆著。這樣就沒有人可以傷害到我了。」

言罷,孫凡便直接躲進了天地熔爐。

「防禦無敵?你不會是在騙我呢吧。」

「為夫怎麼會騙你呢?不信,你就打他一下試試。」

「那我可就打了噢?」

「打吧。」

「很用力的噢?」

「很用力的。」

砰!

沈希妍說是很用力,但真正出拳的時候,其卻只用了能讓普通武王強者,只痛不傷的力道。

「真的沒事呀!」

「相公什麼時候騙過你。」

「不行,我還得再試試。」

砰!

又是一拳,力道翻番。

不過魔帝分身依然挺立。

「這下你總算信了吧。」

「我還得再試一下。」

砰!

砰!

砰……

沈希妍是一拳接著一拳,一拳強過一拳,其就是想要測出魔帝分身的防禦極限。

因為如果魔帝分身連她的攻擊都承受不住,就更不用說抵禦她師父——鐵劍老祖的攻擊了。

雖然孫凡在天地熔爐里疼得是滿地打滾、死去活來,但沈希妍對最終的測試結果,卻相當滿意。

「沒想到你這具分身的防禦力竟然這麼強,就算不是無敵,也應該達到了宗級強者的界線。

既然你執意要參加火雲會武,那我就勉強同意吧。不過奴家要和你一起去。」

「不行,你進去完全沒有戰鬥力。不僅幫不上我,反而還會成為我的累贅。」

孫凡說的這些,沈希妍又何嘗不清楚?

但在面對鐵劍老祖的時候,也就只有她這個小徒弟,才能幫孫凡說話、求情。

屆時就算保不住成績,至少也得保住性命。

所以沈希妍的態度,也是相當的堅決,「我可都調查清楚了,你和百草堂的姜嵐,戰宮外門的呂嬌嬌,戰宮內門的王曉荷,都關係匪淺。

你今天要是不帶著我,自己去參加火雲會武。老娘就去幫你把這幾個妞全都處理掉。並趕在火雲會武結束之前,帶著她們的屍體,一起進入火雲秘境,給你陪葬。

實話告訴你,就連火蓮花我都已經預留好了。」

孫凡聽聞此言,其真身立馬便從天地熔爐里,連滾帶爬的滾了出來。

沈希妍見其臉色慘白,面部肌肉近乎痙攣,在第一時間便上前扶住了他,梨花帶雨的道,「你這是怎麼了?

是不是因為我剛才攻擊了你的分身?

你怎麼這麼傻啊?!」

聞言,孫凡深吸一口氣,立馬便露出了一縷幸福的微笑,「沒事,就是吃錯東西了,胃有點不舒服。」

「還騙我,你胃不舒服,怎麼會捂著肚子呢?」

「可能是……下垂了。」

「都怪我不好,都怪我……」

孫凡見沈希妍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他的心立馬就軟了。「沒事的,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我魔帝分身的防禦,確實是無敵的。但他免疫的卻只是傷害,並不包括感覺。

所以你剛才打他那幾下,我是真疼。不過現在我用他來摸你的屁股,手感也是真的不錯。」

聞言,沈希妍立馬就止住了哭聲,一邊摸著眼淚,一邊滿臉嬌嗔的道,「討厭,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調戲人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