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公孫戰天修鍊三十餘年也只是修鍊到一點皮毛,可是明浩當時只是簡單的修鍊,就發現自己好像莫名其妙的對血爆融會貫通了,不過,當時為了照顧公孫戰天的情緒,明浩並沒有說出來,其後,也就沒有再去翻閱血爆秘籍。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這些看在公孫戰天眼裡,反倒更是欣慰,這也是公孫戰天肯獨自讓明浩出來闖蕩的原因,在公孫戰天心中,自己的孫子在秘技眼前都沒有失去判斷,這樣的自控力,一定不會讓自己處在危險之中的,隨後,公孫戰天放棄了讓兩名王階高手暗中保護自己孫子的想法。

可惜,一輩子料敵如神,戰功赫赫的公孫戰天這次錯了。 阿瑞斯聳聳肩,點了下頭,把視線移到聖地亞哥手裡的燒雞上,道:「給我來一口。」

然後,聖地亞哥無恥地把燒雞舔了整整一圈,伸出舌頭奸笑道:「你還吃嗎?」

「真噁心……」阿瑞斯白了他一眼,出門。

「哈哈,拜拜不送!」

阿瑞斯回到甲板,讓水手們調整船尾舵,隨後四下尋找達·芬奇的蹤影。

現在的船隊已經不比以前了,十幾艘船兩千餘人,規模龐大,想從這裡面找出個相貌無奇的小子談何容易。

他爬上瞭望塔,拿起望遠鏡一艘船一艘船地搜尋,苦尋無果后,高聲大喊:「達·芬奇!達·芬奇!」

粗獷的嗓音在海面上盪開,還未鑽進人們的耳朵,便淹沒在了風聲雨聲嘈雜聲中。

他撓撓頭皮,沒辦法只能回到鄭飛的船艙,不好意思地嘿嘿一聲。

「傻笑什麼呢?」鄭飛剛把聖地亞哥攆出去,安靜地想一會兒事情,這貨就又冒了出來。

「人太多了,沒找到達·芬奇……」

「不急,等雨停了慢慢找。」鄭飛動了下身子,接著道:「他一定上船了對吧?」

「應該上了吧……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而已,您這麼上心?」

「他不是普通的孩子。」鄭飛咬了咬嘴唇,揮揮手示意他出去。

萬一達·芬奇沒上船的話,那將是一筆無法估量的損失。

不想了,現在還是好好養傷吧,他瞧著毛毛細雨飄打在窗上,合眼眯了一會兒。

兩周后,晴。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傷口不深,恢復得很好,可以做些輕微的活動了。

這天清晨,鄭飛起得很早,最近一直沒碰女人,精力旺盛。

登上甲板,太陽正慢吞吞地從海平面上爬起,似乎有些慵懶,可能阿波羅昨晚和維納斯私會去了。

他站到船頭,輕輕活動著肩膀,迎著大海打了個深沉的哈欠。

清晨是一天中難得的悠閑時段,估計再過半個小時,那群騎士後裔的家眷們就醒來了,小孩啼哭老人咳嗽,嘰嘰喳喳的閑聊聲無休無止,弄得整支船隊如同大型菜市場。

他從懷裡掏出張羊皮紙攤在甲板上,它是世界海圖。

坐下,指頭在嘴裡抿了抿,沾點口水后豎直手臂感受海風的吹拂,有經驗的人用這個方法可以大致測出風力。

按照當前的航行速度,現在大概已經進入大西洋腹地了,具體經緯度不明,得用六分儀來測量。

蛋疼的是,阿瑞斯和水手們始終沒能找到達·芬奇的下落,翻遍了十幾條船都不見蹤影。(阿瑞斯現在成了水手長,騎士後裔們也集體改編為水手,每天都要被勒令下海游泳。)

達·芬奇的失蹤讓鄭飛很失落,畢竟是一個劃時代的科技巨匠,可惜。

吉姆斯才是最難過的,他不止一次地要求鄭飛給他條小舢板讓他回去找兒子,鄭飛都沒應允,不是心疼小舢板,是不想讓他去送死。

沒有了六分儀就無法確定當前位置,確定不了位置當然就無法選擇登陸地點,要是不知不覺偏離航線跑加拿大北部去就搞笑了,冰天雪地的連塊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他理想中的登陸點是加勒比,往北是遍地黃金的北美,往南是變幻莫測的亞馬遜森林,還有大批身材火辣的桑巴女郎,雖然她們現在大多是土著,但只需稍加調教,一定會很乖,算是給遠涉重洋的水手們的福利吧。

鄭飛自己不好這口,他只喜歡Chinese或者氣質上佳的歐洲美女,比如說布蘭妮。

咳,布蘭妮來了。

條件艱苦,沒有那些名貴的綾羅綢緞穿,布蘭妮只能穿著那些家眷帶來的衣服,樸素,但難以掩蓋她的美。

她從船艙出來,第一眼便看到了專心完善海圖的鄭飛,俏臉上立刻掛上了燦爛的笑容,提起麻布裙擺悄悄走到他身後,拍了他一下。

「嚇我一跳!」鄭飛故作驚慌地撫了撫胸口,呼出一口氣。

早就瞥見她來了,只是不想破壞屬於她的小浪漫,而已。

我的人生模擬器 她嘻嘻笑著,搓了搓手心,道:「起這麼早?」

「嗯,不早了已經。」他拿起鵝毛筆修了修卡薩布蘭卡附近的海岸線,形狀漂亮了些,滿意一笑。

「想吃什麼早餐?」她滿含期待地眨了眨大眼睛,姿態像是生日許願。

鄭飛抬頭,認認真真地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好漂亮……呃,他噗地笑了聲,道:「怎麼,你要給我做?」

「是呀~」

「別鬧,你從小到大就沒進過廚房吧?」

「誰說的,上次在我家還給你偷吃的來著……」

「哈哈,算了吧,還是讓廚娘去做吧,保險點。」

她輕哼一聲,便不去爭了,理了理裙子坐到他身旁,抱著膝蓋,側臉看了看海圖,好奇道:「這些什麼?」

「海圖。」

「里斯本的海圖嗎?」

他笑了笑,答:「世界海圖。」

「哇,全世界你都去過?」她歡快地拍拍手。

「差不多吧,Japan沒去過,不稀的去。」

「Japan是哪裡?」

「東方天.朝旁的一個小國家,長得像條蟲子,野心膨脹到不自量力的地步,總想吃掉比它大無數倍的天.朝……哦對了,它的國王叫安培什麼來著,老婆還跟人家出軌了。」

「哈,這麼有趣!」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布蘭妮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聽他講故事,博學的男人總是很討喜,讓人覺得有閱歷有故事。

鄭飛舔了下嘴唇,盯著她絕美的臉龐,麻布長裙中若隱若現的長腿,不禁想要抱住她盡情親吻,無奈傷口還沒完全癒合,一激動血脈噴張又他媽給綳裂了。

只能收收心,摟著她的腰肢,她也乖乖靠在他的肩膀上,並肩坐在乘風破浪的船頭,在這浪漫風情的大西洋上,看一場無與倫比的日出。

很快的,醒來的家眷們開始喋喋不休,驚擾了屬於他們的寧靜。

起身,鄭飛來到駕駛艙敲響銅鈴,招呼水手們起床。

雖然並沒有什麼卵事讓水手們去做,但作息時間必須嚴格控制,無規矩不成方圓,想管好這一大群人,就必須把他們當成士兵。

「跑半個小時,然後吃早飯!」

吩咐完后,他在阿瑞斯的陪同下上了條小舢板,奔著南美號而去,準備去驗收一下成果,改革火槍的成果。

之前讓工程師喬治待在南美號上專心研究火槍,過去一個月了吧大概,也該出成果了。

要是能弄出有效射程達百米的槍來,征服新大陸就會方便的多。

哦,還有征服全世界。 血爆並沒有尋常戰技華麗的出場,也沒有引動任何空氣中的能量。

它只是燃燒著體內鮮血,來提供力量,發揮著強大的攻擊能量。

理論上只要體內血液足夠,那麼就可以擁有無限的力量,當然,血爆的反噬也是異常強大的,人類血液缺失三分之一就很有可能導致死亡,修鍊鬥氣的武者可能比普通人更強壯。

可是,三分之一的血液只是血爆剛開始的燃料啊。

明浩在使用血爆時,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瞬間狂暴了起來,一部分血液莫明的消失了,應該就是給血爆來提供能量了。

「血爆,竟然是血爆,看來明浩身上的秘密是越來越多了」

崔世強感嘆到。

但是明浩感覺消失的血液雖然很多,並沒有書中所說的三分之一血量啊。

九幽噬神虎也感受到了明浩的變化,一改剛才慵懶的狀態。

看著撲來的九幽噬神虎,明浩來不及細想,只能再次使用血色地獄抵擋。

加持了血爆的力量后的血色地獄,雖然沒有像幾何一樣的提升,可是也遠遠的超出之前的攻擊力。

終於,黃泉劍和九幽噬神虎閃著幽綠色光芒的前爪碰撞在了一起。

沒錯,這次九幽噬神虎在感受到巨大威脅下,終於動用自己體內的強大力量,使用出九幽噬神虎最本源的力量,九幽之力。

「」鐺「」

一聲巨響,響徹整片竹林,很多蟲蛇鳥蟻都被這恐怖的聲響震死過去。

一波波能量的波紋以明浩和九幽噬神虎為中心遠遠的幅散開來。

大口大口的鮮血從明浩口中噴出,而且,身上的每個毛孔都在滴出血滴。

明浩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隨時都能崩潰,這就是動用兩大秘技級別戰技所造成的反噬,如果不是游龍內甲在危機關頭阻擋住大部分的力量反噬,那麼毫無疑問,明浩現在已經爆體而亡了。

好在,在這強大的力量下,九幽噬神虎被打的極速後退。

「好機會」

看著眼前因為不停後退,而短暫的沒有防禦的九幽噬神虎,明浩現在大叫一聲好機會,鼓起體內最後一點力量,沖了過去。

「就算死,也要拉個墊背的,有這神獸相陪也不算寂寞啊。」

黃泉劍真奔九幽噬神虎眉心而去,近了,更近了。

看著黃泉劍的劍尖已經刺穿了九幽噬神虎眉心的虎皮,只要再向前一點點,一點點,九幽噬神虎就要被終結了。

就在明浩馬上要斬殺掉眼前神獸時,明浩的身體終於承受不住了。

看著黃泉劍的劍尖已經刺穿了九幽噬神虎眉心的虎皮,只要再向前一點點,一點點就夠了。

天意弄人啊,就在這一刻,明浩的身體終於承受不住了,就算明浩意志再堅強,也沒有辦法拖動這個身體進行任何一點行動。

「哈哈哈哈,結束了,又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在看到死亡之神,還能不能再穿越。」

此時,九幽噬神虎也被嚇在當場,自己從小到大第一次臨近死亡,因為自己的高傲,竟然差點死了。

是的,九幽噬神虎並沒有使用最強大的力量,否則,明浩的爆發也不會簡單的就讓它陷入死地。

就在明浩要陷入昏迷的時候,感覺自己體內僅剩的一點點鬥氣變得富有生機,沿著明浩體內殘破的經脈,進行修復著。

「突破了」

沒錯,這是突破五階,在明浩竭盡全力的攻擊,和生死邊緣的感悟,終於突破到了五階。

如果在明浩使用血爆和血色地獄之前,突破五階,可能明浩還有獲勝的機會。

可惜現在,就算藉助突破時的生機力量修復了經脈,可是鬥氣需要慢慢的修鍊回來,現在體內還是沒有半分鬥氣。

不過,一旁看著明浩突破為五階的崔世強,終於露出了笑容。慢慢的飄到明浩眼前。

「你沒有鬥氣了,就不打算打了嗎?可惜了你體內那麼強大的力量,你竟然不會用。」

「體內強大的力量?難道是它,對啊,我怎麼忘記了。」

明浩頓時大喜。

不過明浩的低聲,驚醒了一旁發獃的九幽噬神虎。

九幽噬神虎看著眼前這差點要了自己性命的人類,怒吼練練,殺機布滿了這片天地。

明浩並沒有管那隻衝過來的虎,而是閉上了眼睛,使用意念去影響腦海中那個能量點。

能量點在明浩意念的驅使下,乖乖的分出兩條能量線,並且不斷變長,填充滿明浩身上所有的經脈。

「哈哈哈哈,九幽噬神虎,來吧。」

明浩感受兩隻手上強大的力量,沖著衝過來的九幽噬神虎一聲咆哮,提起地上的黃泉劍沖了上去。

崔世強在看到明浩手上白色的力量,臉上也出現了笑容。

「不錯,悟性不錯啊,這個時候還能突破,不枉我讓他在危險中呆了這麼久,看來他還是可以更狠一點壓榨的。」

明浩和暴怒的九幽噬神虎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在一聲轟隆巨響之後。

平分秋色,這次是真的平分秋色。

九幽噬神虎暴怒之下已是用了全力進行攻擊,而明浩就更沒有不用全力的道理了。

九幽噬神虎明顯的楞了一下,怎麼剛剛自己沒有用全力時,打他那麼好打,自己使用全力后,反倒只能持平。 李小姐微博的1500天 難道眼前這個人屬彈簧的,受力越大反彈越大。

不過心中的暴怒,並沒有讓九幽噬神虎多想,再次沖了上來。

明浩也是雙手持劍,對攻了過來。

對攻了十幾次,明浩感覺自己來自能量點的力量沒有絲毫枯竭的感覺。

並且自己左右手上的能量,都能進行速度的增幅。

左手使用時感覺就像對面九幽噬神虎的速度變慢了自己的時間變快了一樣,右手使用時,感覺空氣中的阻力削弱了好多。

就這樣,明浩使用這股奇特的能量和九幽噬神虎對抗這。

九幽噬神虎現在是極不好受。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面對黃泉劍時,九幽噬神虎可是打起萬分小心,生怕自己一個疏忽就被它刺穿喉嚨,剛才明浩襲擊九幽噬神虎眉心時已經嚇壞了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