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其中一位御靈師看見元七郎,急忙走上前,躬身道:“小哥來找我們小姐的吧?”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元七郎道:“她在什麼地方呢?我可方便與她見面?”

御靈師道:“她在後院的花園和小霸王在一起呢?”

元七郎穿過月亮門,走進後花園,便看見一對手挽手,一起賞花,卿卿我我的小霸王和秦芷苓。

前一段時間,元七郎給小霸王送乾坤袋時,去的是天機府,兩人在一起黏糊,現在還在福來客棧的花園裏黏糊。

元七郎乾咳了一聲,小霸王和秦芷苓聽見元七郎的聲音,不由的送開了手,走了過去。

小霸王大手搔了搔頭,不好意思的道:“小哥,有事嗎?”

元七郎道:“我找秦姐姐瞭解點事,想單獨和秦姐姐聊幾句,不知你能同意嗎?”

小霸王道:“那有什麼不放心的,你們好好聊聊,我先去那邊找看看有什麼好看的鮮花,給你摘幾朵。”

秦芷苓看着小霸王離開,道:“找我有什麼事嗎?”

元七郎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想打聽下關於不老花的信息。”

秦芷苓道:“這不老花真正的名叫豆蔻天香花,女人若是服用了它,可以永葆青春,永遠年輕。世上的人們都爲了尋找這種花,一代又一代苦苦追尋,甚至付出生命,都無法找的到。”

元七郎道:“那天我聽你唱的歌聲,是關於不老花的傳說,我只聽到前部分,可是後部分是什麼內容呢?”

秦芷苓思考一會,道:“我這有這首歌詞的原稿,那是我在一次去極樂天做生意,看見一個盲人歌手在酒樓唱歌乞討,我便請他吃頓飯。盲人歌手回報我,教我唱了這歌,並把記錄的歌詞的原稿送給我了。”伸手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個羊皮卷。

元七郎接過羊皮卷,展開它,雙瞳看去,只見羊皮上用珍貴的藍墨水,在上面寫着這首不老花的歌詞。

“聖峯上的雲樹溝通天空,山中的清泉奔流而下,澆灌着萬畝花園,千年開放的不老花呀,白如霜雪,花姿似鴿,展翅高歌。她問,癡情的人兒,爲了心上人的容顏,日夜不停的尋找,攀過幾座山,趟過幾條河,經歷幾許困難。癡心的人兒,烈日驕陽,風霜寒冰,攔不住你的腳步。走呀,走呀,走呀,聖山的不老花呀,看看這癡情的人兒,聖山的不老花呀,看看這癡心的人兒。”

聖峯上的雲樹連接天空,奔騰不息的泉水,澆灌着世上人的心靈,千年開放的不老花呀,潔白如雪,花香似海,環繞聖山。他問,癡情的人兒,爲了心上人的青春,不怕勞苦的奔波,翻過幾座山,越過幾條溪,經過多少苦難。癡心的人兒,爆陽狂風,烈火冰刃,擋不住你的腳步。走呀,走呀,走呀,聖山的不老花呀,看看這癡情的人兒,聖山的不老花呀,看看這癡心的人兒。“

元七郎仔細讀完羊皮捲上的歌詞,沒有看出來什麼端倪。然後在仔細讀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現他當中有什麼祕密。

元七郎憑着直覺告訴自己這羊皮卷中一定有着什麼祕密,可是從上面的文字沒有發現什麼蹊蹺的地方。

這首歌從頭到尾就是說聖峯上有不老花的傳說,世上的癡心的人,爲了心愛的人,去聖山的雲樹上摘取不老花,歷經許許多多的困難,尋找不老花。

既然爲了尋找傳說中不老花,癡心的人,想盡一切辦法,讓心愛的人永葆青春,是多麼癡情的人兒。

這樣行爲元七郎能深深的感悟到癡情人的爲了心愛的人可以放棄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這就是愛情,世上只有真正的愛情,完美愛情的真諦,才能一切都爲了對方着想,付出自己全部精力、物力和財力。

忽然,元七郎腦內靈光一閃,想起馮啓生在御靈師手記中記載的事情,說的是馮啓生找到一張地圖,無法找到其中的祕密,最後他用自己的精血噴在地圖上,才發現地圖上祕密。

元七郎想到這些,咬破舌尖,準確地噴在這張羊皮捲上,藍色的字跡消散,出現一張地圖,一張畫的特別精緻的地圖,轉瞬消失不見,又恢復原來的面貌,羊皮捲上出現藍字

這只是個瞬間,元七郎就把這張地圖上有山有水,有花有樹,將這張地圖的面貌牢牢記在腦海中。

元七郎將羊皮卷交還給秦芷苓,道:“秦姐姐,這東西你一定要保管好,不能在輕易交給外人。”

秦芷苓收好羊皮卷,道:“剛纔,你發現了什麼?”

剛纔元七郎的一口精血噴在地圖上,地圖呈現。剎那間,就消失了,秦芷苓根本沒有發現這羊皮卷的祕密。

元七郎道:“這首不老花的歌詞寫的不錯,這是倒出愛的真諦。”說罷,起身向秦芷苓告辭,向遠處一直偷看的小霸王揮了揮手。

在元七郎記憶裏的荒月平原地圖沒有一處跟剛纔的地圖相似,這張地圖應該不是荒月平原的地圖。

“這會是哪裏的地圖呢?”提到地圖,元七郎知道地圖專家,就是管理杏葉琉璃門圖書館的地文祭司,掌管着一些珍貴的地圖。

元七郎直奔圖書館,找到地文祭司,想進去找一些地圖資料,正巧和在圖書館找書的穆秋陽相遇。

穆秋陽問道:“七郎,你來找什麼資料?”

元七郎道:“我要找一張地圖的資料,這不請地文祭司大人打開那些珍貴的地圖樣本嗎?”

穆秋陽道:“我也正好去看看這地圖有什麼可看的,七郎,我記得小時候,你就喜歡道到天機祭司那看杏葉琉璃門的的勢力地圖。”

地文祭司陪着二人走進圖書館,打開了密室,走了進去,一張張地圖懸掛在空間裏,發出古老的滄桑感覺。

元七郎一張一張的看過,竟然沒有一張與腦內的地圖相似,道:“地文祭司大人,這裏就保存了這些地圖嗎?”

地文祭司道:“都在這裏了,有些地圖都是密境的真本,還不曾讓人看過呢?”

元七郎道:“我這裏有張地圖,大人是否見過?”

地文祭司道:“七郎,可以拿過來我看看是否見過。”

元七郎環顧四周發現白牆上掛有一塊玉石板,這是日常地文祭司修正地圖時所用的畫板。走了過去,靈氣在體內運轉,站在石板前,手指揮動,一道靈氣猶如畫筆般,在玉石板上描繪出腦內地圖的模樣。

元七郎一口氣畫完這張地圖,靈氣收回體內,道:“請祭司大人看一下,這張地圖描繪的哪個地方?

地文祭司走到前面,仔細看了一邊遍,然後一邊思索,一邊又看了一遍,過了好久好久,道:“這是玉輪山脈的天涯峯,我曾經去過玉輪山脈一次,所以記得那裏的地質面貌。

元七郎道:玉輪山脈的天涯峯。”

地文祭司道:“那是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根本沒人去那個地方,在說那裏有些大型的靈獸守護。” 元七郎道:“大人確定是玉輪山脈的天涯峯嗎?”

地文祭司道:“只要我地文祭司去過的地方,就會永遠定格在我的腦海中,永不會忘記。七郎,我敢向你保證絕對是天涯峯。”

元七郎記得玉輪山脈是南部大陸的主要山脈,離荒月平原得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道,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可夠遠的。

地文祭司道:“準確的是十萬八千六百三十里。”

元七郎道:“謝謝地文大人幫我這一個大忙,改日七郎請大人到城外的牡丹亭飲酒賞花。”

地文祭司道:“跟我還客氣什麼,舉手之勞,何必記在心中 。”

元七郎和穆秋陽一起向地文祭司告辭,離開圖書館。在路上穆秋陽問道:“七郎,你要去玉輪山脈的天涯峯做什麼?”

元七郎低聲道:“那裏有我想要的東西。”

穆秋陽道:“照 夕的成人禮就要到了,那麼遠的距離,你能趕回來嗎。成人禮上,照夕看不見你,她會傷心死的。”

元七郎道:“我知道,請你先不要告訴照夕,我爲她準備禮物去了,以青霜的極速,我會盡快趕回來,參加照夕的成人禮。”

穆秋陽道:“此 去路途遙遠,兇險不可知,如果不是有任務在身,我陪你去。不然 這樣吧,你找幾個幫手,正好楊六郎、小霸王等都閒着,大家一起去。免得我提心吊膽。”

元七郎道:“人多不好辦事,你不用擔心我,有青霜保護我,一切會很順利的。”

穆秋陽道:“你可不要大意呀,禮物可以不要,但是你要保護好自己。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記住,最重要是你平安,照夕才能平安。”

元七郎看着穆秋陽走遠,心裏也知道此去尋找不老花過程危險,自己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能戰勝未知的險阻,幸好自己有翡翠玉骨,運用獸決化獸,還有新練成的鳳蝶分身術和千翎羽給了他充足的自信心。

要去玉輪山脈提前做好準備工作,元七郎首先準備好乾糧和水,還有青霜最喜歡的椰果,然後走到宗城內最大的藥房,備足了療傷藥、止血藥,最主要的購買了許多的靈氣丸。

此去玉輪山脈的靠青霜的極速技能,如果靈氣不足,就會降低青霜的移動速度,影響來去的時間。

一切準備就緒,元七郎獨自離開宗城,來到城外的一處僻靜的樹林中,從御靈手鐲中,召喚出青霜。

青霜剛纔和宮天石的利爪猴的戰鬥,身上多處受傷,元七郎把它關進御靈手鐲中養傷。

嗚嗚……。

一隻迷你的青狐,蹲在在元七郎身前,身材嬌小玲瓏,一頭青色皮毛,身姿優雅,一雙妖異的眼睛就,如黑白兩色水晶,熠熠生輝,一條毛絨絨的尾巴在身後左右擺動。

在和宮天石的利爪猴戰鬥中受的傷,經過這幾個時辰,青霜在御靈手鐲中進行自我療傷,這些皮外傷,已經基本痊癒。

元七郎通過靈光把要去玉輪山脈的天涯峯尋找豆蔻天香花的事情告訴青霜,此去距離有十萬八千里,得靠你的極速,一刻不能休息,三天三夜一個來回,不然就參加不上穆照夕的成人禮了。

嗚嗚……,青霜表示同意,身體在叫聲中變大,顯得更加神駿。

元七郎騎到青霜的背上,伸手撫摸着它的腦袋,道:“青霜,極速,開始。”

青霜聽到主人的命令,身體在原地消失了,在極速的技能下,青霜化成一道青色的光影,猶如長虹經天,劃過蒼穹,疾馳而去。

南部大陸就是過了南嶺後的地域,被人們稱爲南部大陸,這裏的地勢沒有平原丘陵,只有一眼望不到邊,連綿起伏的崇山峻嶺,這就是天下聞名的玉輪山脈。

南部大陸最大的御靈師勢力是一個古老的家族勢力,名叫雲峯崖乾坤洞,就在這玉輪山脈裏。

元七郎駕馭着青霜,施展極速技能,一刻不曾休息,一路狂馳,眼中的風景一閃而過,無暇觀看。耳畔傳來嗖嗖的風聲,衣裳隨風飄舞。

一天一夜的時間,已經越過南嶺,進入了南部大陸的玉輪山脈,元七郎和青霜在極速的奔馳下度過,青霜的皮毛下已經沁出汗珠,全身溼漉漉的。

這期間一人一獸在疾馳的過程中,分別吃了乾糧和椰果,元七郎還給青霜服下大量的靈氣丸,補充它因爲極速而消耗的靈氣。

寒門嫡繡 玉輪山脈的陡峭山路影響青霜的極速,每一次青霜的落點都要選好,才能借這個機會轉換靈氣,進行補充極速帶來的靈氣匱乏。

當青霜全身已經溼透的時候,元七郎實在不忍心看到青霜如此勞累,雙瞳看見前面有股清泉潺潺流動,輕輕拍着青霜的腦袋,示意它到清泉邊休息一會,在繼續前行。

一人一獸來到清泉前,元七郎從青霜的背上下來,身體還未站穩,青霜撲通一聲,跳進了泉水中,歡愉在水中游來游去。

元七郎雙瞳環顧四周,心中一直有種被人窺視的感覺,這種感覺從宗城剛出來一直到現在,背後就像有雙眼睛跟着自己,無時無刻的窺視。

四周懸崖峭壁,矮樹雜草,不知名的野花競相開放,一股清泉從崖上流下,沖刷着山石,久而久之,形成水潭。

隨着泉水的傾瀉,潭水滿了,匯成一條溪水,順着山勢,向山下流淌着,發出清脆悅耳的叮咚聲。

元七郎運用獸決,體內的靈氣運轉,後背長出翡翠色的鳳凰翎羽。手指輕輕一彈,三十五根翎羽化成鳳蝶,瞬間離開元七郎的身體,飛舞在空中。

美麗的鳳蝶在泉水和花草中飛舞,引來無數的蝴蝶跟隨,滿空翩翩起舞,五顏六色甚是好看。

元七郎施展完鳳蝶分身術後,才蹲在泉水邊,雙手捧水清洗下臉頰山的灰塵,然後坐在水邊的石頭上,雙瞳看着水中的青霜。

看着,看着,元七郎覺得自己有種倦意涌上全身,雙瞳不由自主的閉上了,自己出現一個山崖上,一棵通天的樹,自己手中拿着一朵五光十色的花朵,穆照夕向自己跑來,撲進自己的懷中。

突然,穆照夕變得面目猙獰,十隻纖細的手指變成十把利劍,閃動藍微微的毒芒,刺入自己的胸膛。

元七郎頓時感到呼吸衰竭,想說話卻發不出聲音,身體癱軟在穆照夕的懷裏,任那十把藍刃再次洞穿身體。

嗚嗚……,狐狸叫聲在元七郎耳畔想起,青霜,元七郎立刻清醒過來,身體被一道靈氣捆住,動彈不得,脖子上數道寒意襲來。

雙瞳一掃,元七郎發現背後躍起一隻夢妖雲狸,兩爪交錯,寒光閃爍,斬向自己的脖頸。

元七郎明白剛纔自己中了夢妖雲狸的夢境,身體被雲狸的妖氣纏繞捆住,要不是青霜及時尖叫,叫醒自己,早已做了雲狸的爪下亡魂。

泉水中的青霜正和一隻利爪猴鬥在一起,元七郎只看了一眼,就認出這是宮天石的靈獸。

說時遲,那時快,元七郎喊道:“鳳蝶,翎羽刺。”三十五隻翡翠鳳蝶一起閃電般出現在夢妖雲狸的周圍。

夢妖雲狸眼見一羣好看的蝴蝶出現在周圍,思想稍微遲疑,三十五隻鳳蝶化成鳳凰翎羽,一起刺入雲狸各個要害部位,鮮血四濺,被翎羽洞穿身體,一命嗚呼。

鳳凰翎羽洞穿雲狸後,繼續化成鳳蝶的樣子,振動着翅膀,嫣紅的血珠順着扇動的翅膀滴落。

元七郎沒想到自己鳳蝶分身術的翎羽刺能秒殺一隻靈獸,可見在桃源居的幾日苦修沒有白費,對靈氣的力道已經掌握到了門路。

一個面帶疤痕的漢子,眼見着自己的夢妖雲狸被蝴蝶給洞穿身體,失去靈光聯繫,知道自己精心培養的靈獸死了,竟然被一個化靈境的少年殺死了,大怒,罵道:“小兔崽子,敢殺了我靈獸,拿你腦袋抵命。”

“妖氣纏繞,”不等元七郎看清對面來人,已經縱身撲至,身形極爲迅速。同時,一道靈氣似有靈性般,似蛇一般從元七郎的腳開始向上身開始纏繞。

“幻影,斬殺。”隨着面帶疤痕的漢子的聲音,元七郎周圍出現三個面帶疤痕的漢子,從三個不同地方,揮舞着化成雲狸爪子的手,速度極爲迅猛,刺向元七郎的要害。

元七郎雙瞳靈光閃動,一眼看穿面帶疤痕的漢子真正位置,鳳蝶,翎羽刺,左首,絕殺。三十五隻鳳蝶快若閃電般的出現在左邊,將其籠罩其中。

這些鳳蝶速度極快,不在青霜的極速的速度之下,眨眼間,化成三十五根翎羽,隨着靈氣的灌入,翎羽刺入面帶疤痕的漢子咽喉,心臟等要害,連聲慘叫都沒有發出來,就被元七郎的翎羽刺刺死在腳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