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再看這傢伙,面如狼頭,圓眼吊睛,看起來當真兇狠無比。韓禮愣愣的看着那個地方,嘴巴張的老大。這傢伙,這傢伙不會是傳說中的饕餮吧?相傳龍生九子,子子不同。而龍的第五個兒子是一個叫饕餮的兇獸。此獸性格暴虐,愛好斂財,卻不食人間五穀。傳說它有吞天食地的能力,如果真是這傢伙,那韓禮現在的處境可就危險了。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饕餮?!”吳鵬瞪大了眼睛,轉身看向了韓禮的方向。“這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糟糕!韓禮有危險!”

林宿的真氣要比韓禮少許多,五行陣法的力量已經越來越微弱了。想要維持一個陣法消耗其實是非常之小的,但是如果被不停的消耗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在這樣下去,估計過不了多久,那九隻大黑糰子就要破開林宿的陣法了。吳鵬側着身子,左右兩邊不停的觀望着,好像再做什麼取捨一般。

“都給我定!”吳鵬面目猙獰,衝着林宿的方向劃出了一道手指。

隨着他手指的弧形落下,林宿的五行符停止了轉動,那九隻怪物也定住了身形。這一刻,就如同電影裏面時間停止的情況一般。做完這個,吳鵬馬上扭轉了頭,朝着韓禮的方向閃了過去。吳鵬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沒有人看的清他的動作,所以看起來就好像他在不停的做短距離的瞬間移動一般。不過這一切都沒有人看到,很快的吳鵬已經出現在了前面和韓禮分別的地方。

話說韓禮張開了肉翅,飛到了半空當中,眼前的這頭巨獸當真是讓他傻眼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應對,只能先靜觀其變。那頭巨獸大約有十多米高,最大的就是嘴巴這一塊,足足有五六米寬,鋒利的牙齒好像能把世間的一切刺穿了一般。不過它好像被什麼東西困住了一般,儘管韓禮飛的離它只有一小段距離,但它卻好像沒有在意到韓禮的存在一般。 “韓禮!這是饕餮的精魄,本不是本尊!”吳鵬的聲音高高的響起,直接傳到了韓禮的腦子裏。“這恐怕是女魃搞的鬼,存在了幾千年,有什麼後手並不稀奇!”

“吳鵬?”韓禮正進退兩難,吳鵬的聲音好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你在哪裏?有什麼辦法對付這傢伙嗎?”

“你不用找了,我使用的是傳音術!”吳鵬聲音十分的嚴肅,“這恐怕是女魃搞的鬼,存活了幾千年有一些底牌也十分的正常!但是即便只是饕餮的精魄,也不是你我能夠對付的!”

千里傳音?這門道術茅山也有,不過當時韓禮認爲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手機不就是千里傳音嘛,何必浪費真氣來使用。但是現在看來,很多情況下,道術要比高科技靠譜的多。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眼下的情況真是十分的棘手。但是吳鵬說了等於沒說,韓禮也知道打不過,這麼龐大的體積,攻擊它估計就和撓癢癢差不多。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韓禮一邊找地方落腳,一邊向吳鵬詢問道。

“女魃肯定就在附近!這個饕餮是守護陣眼的,你剛剛做了什麼,怎麼把它給驚醒了!”吳鵬沒有給出答案,反而問起韓禮來。

“說來話長,我剛剛把它的嘴巴當成了山洞!”韓禮真爲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幸虧剛剛這個饕餮沒有完全甦醒,不然自己不就完了。

……

吳鵬那邊沉默了許久,纔再次傳來了聲音。“你可真是福大命大啊!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進入饕餮嘴巴的東西,還能有吐出來的!”

韓禮的腳尖已經輕輕的點在了地面上,雖然背後的這對翅膀很好用,也不消耗真氣。但是每次出現,韓禮總感覺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力量在入侵自己的身體。長期使用下去,會發生什麼他根本就不知道。韓禮搖了搖頭,讓自己不去想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現在最主要的是去對付眼前的饕餮。但是他的腦海當中,關於這饕蹏的信息真是少之又少。而且吳鵬都已經說了,眼前就算只是饕餮的精魄,但畢竟是洪荒兇獸,非他們所能對付的。

“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韓禮氣的握緊了拳頭,但是在饕餮面前顯得如此的渺小。

“這、目前來看,我們一點機會都沒有!”吳鵬的聲音顯得十分的平靜,甚至冷靜的可怕。“換句話說,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應該由我們處理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韓禮雖然看不到吳鵬,還是擡起了頭。

韓禮等了許久,也沒得到吳鵬的迴應,如同手機沒有了信號一般。正在疑惑的時候,不遠處的饕蹏居然有了變化。只見它原本黝黑的皮膚居然變得通透起來,而裏面閃耀出一種綠油油的光芒。韓禮的眼睛非常尖,一眼就看出了裏面的東西。是女魃!沒想到這女魃居然就藏在饕蹏的精魄裏面,這樣想要阻止這個陣法,就必須要打倒眼前這個大塊頭了。不過這饕餮的氣勢實在是太強了,就算是當初惡于吉的那個陣法在它面前都不值一提。韓禮能對付它嗎?顯然是不能,如果硬上的話幾乎和自殺差不多。

“拼了!”這兩個字韓禮是咬着牙擠出來的,不知道下了多大的決心,“啪”的一聲跪在了地上。“三清祖師爺在上,茅山派韓禮立志斬妖除魔,今遇此兇獸,望祖師爺祝我一臂之力!”

說完之後,韓禮又在地面上磕了三個響頭,這才緩緩站起身來。這一次韓禮不是往後退了,而是主動朝着饕餮的走去,每走一步身上的清氣就鼎盛一分。也許是太專注了,就連韓禮自己都沒有發現,天地間的力量居然在爲自己所用。

“好鼎盛的清氣!”吳鵬讚歎了一聲,“莫非又有什麼高人來了!”

韓禮現在完全進入一種忘我的境界,腦海當中只有一個目標,打敗面前的饕餮精魄。距離越來越近,大約到二十米的時候,饕蹏好像感應到了韓禮的存在,朝着這個方向張望了起來。

“破!”韓禮的手速達到了一種極致,單字未落,一張符已經飛了出去。

而且這張符和平時的完全不同,平時的符都是軟綿綿的飄過去的,而這張符如同一張卡片一般,旋轉着再空中留下一道直線。

“轟隆!”

一道直徑約有一米的天雷憑空而降,硬生生的劈在了饕餮的後背上。

“吼!”

饕餮後背上是一拍堅硬的紋型鱗片,但是這鱗片完全阻擋不了天雷的攻擊,一聲吼叫從它那血盆大口中傳出。這種符是雷暴符,但是韓禮並沒有料到會如此的厲害,一般情況下韓禮是絕對不會使用雷暴符的。因爲鬼魂是最怕天雷的,碰到就是灰飛煙滅。縱使是罪大惡極的鬼魂,韓禮也沒有權利讓他灰飛煙滅,這樣可使犯了修道之人的大忌的。所以這雷暴符一直是放在包裏,但是也是一直都沒有用過。

“有效果!”韓禮的心裏一喜,“那就多賞你幾張吧!”

隨着兩張雷暴符的再次落下,饕餮的後背已經開始變得有些模糊了。不過這前前後後的三張符已經讓饕餮徹底看到了韓禮的位置,並且迅速的移動了起來。韓禮眯了一下眼睛,背後的翅膀“噌”的一聲伸展了出來,一下子竄出去老遠。這饕蹏也是被韓禮激怒了,探起爪子如同拍蒼蠅一般拍向韓禮。

這一切韓禮都看在眼裏,一個閃避就幾乎是擦着邊過去的。別看這饕餮的體型巨大,行動居然還是非常敏捷的。這種情況完全在預料之中,韓禮的嘴皮子翻動,右手掌心朝上,向着前方一指。正前方韓禮是計算過的,這個角度正好是饕餮的眼睛,相信不管是什麼樣的存在,眼睛總是最薄弱的地方。只要這一指中了,必定能傷了這饕餮的元氣。金色的一束能量如同激光一般竄了出去,韓禮的目光也緊緊的跟在上面。

“一定要中啊!” “噌!”

就在這電光火石一瞬間,饕餮迅速的往下低了一下身子。韓禮剛剛那一指的角度也當真刁鑽,縱使這饕餮反應再快,那道金光還是打在了它的眼皮上方,冒出了一陣火花。

“太可惜了!”韓禮嘆了一聲,只得向後倒飛了出去。

不過就這樣放棄絕對不是韓禮的風格,退一段距離之後,利索的定住了身形。饕餮已經完全被韓禮惹惱了,兩隻前爪重重的在地面拍了兩下,向韓禮示威。真真面對面的戰鬥時,韓禮的心裏倒十分的平靜,單手緩緩的合十在了面前。

“女魃,你已經墮入了魔道,留你不得!”韓禮的聲音威嚴,在背後一對黑翅的映襯下,如同魔神下凡一般。

“唰!”

這速度已經提到了極致,下一秒韓禮整個人就在原地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饕餮這大塊頭的背後,只見他右手成刀,當真是手起刀落重重的劈了下去。這一下韓禮可是卯足了勁道的,體內的真氣更是拼了命似得涌向手掌。

“這個位置是…”吳鵬一直在遠處看着,此時喃喃自語道。

“砰!”

金色的光圈以韓禮的手掌與饕餮後背的接觸點爲中心,瞬間四散了出去,韓禮直感覺自己的手掌一震發麻。定睛一看,饕餮的後背上居然出現了一層半透明的能量層,等於說這一下根本就沒有砍到皮肉上。其實剛剛韓禮是瞄準了位置的,這個地方就是女魃所在的位置。如果能一舉擊破,就能把女魃給揪出來。換做以前,韓禮肯定一不做二不休,反正真氣沒了就吸收四周的陰氣。但是現在他只能暗暗叫苦,光是這一下,已經消耗掉了體內剩下真氣的三分之一。

“呼呼”的風聲在耳邊響起,饕餮扭了扭龐大的身軀,一隻前爪鋪天蓋地的拍了下來。這一下若是被砸死了,非得成肉餅不可。韓禮不敢猶豫,扇動翅膀躲閃了開去。只是這一爪的面積實在是太大了,而且速度又快,當他飛到邊際的時候眼前就完全黑了。避無可避,韓禮只能撐起了雙手,在上面輕輕的點了一下。藉助着這股反作用力,才堪堪躲避了過去。現在體內的真氣還能勉強維持一次天道,但是若是在這種情況下真氣全無的話,等待他的便是死亡。

韓禮的目光閃爍着,心裏不停的重複模擬,試圖找出最有效的攻擊辦法。實在是太難了,在饕餮的面前,他就如同一個嬰兒一般。而此時,饕餮如同發了狂一般的攻擊韓禮。韓禮只能不停的騰挪避開它的攻擊。如此消耗下去,體內的真氣估計也堪憂了。

“奇怪,這一路上怎麼都沒有看到什麼人?”徐雨晨揹着一個行囊,走在一條路上,兩邊是村裏自建的民居房。

“你是?”徐一德正站在自家門口急的團團轉,這個一副僧人打扮的年輕人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些僧人不是都在破廟裏嗎,你出來幹什麼?”

其實說這句話的時候,徐一德的心裏是很不屑的。這些個和尚只會唸經,實際呢?真正有事情的時候,什麼用都沒有。不過他疑惑的是,那些和尚他可是都見過的,但是眼前的這一位,他卻沒有絲毫的印象。

“德叔!”徐雨晨的眼睛裏面閃過了一絲喜色,“我是雨晨啊!”

wωω⊕ ttкan⊕ C 〇

“雨晨?”徐一德這下傻眼了,走近了過去上下打量了一番。“你、你怎麼成了這幅德行?”

“這事,說來話長!”徐雨晨對於徐一德的反應倒也不在意,“村子裏的人都到哪裏去了?”

“哎!”徐一德嘆了口氣,腦袋都快低到地下了。“也不知道造的什麼孽,我們村子裏一向太平,現在卻,現在卻發生了這種事情!”

徐一德拉着徐雨晨坐在了屋子的梯階邊上,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和徐雨晨說了一遍。徐雨晨一直認真的聽着,到緊張的地方,時不時的皺一下眉頭。但是他並不知道徐一德口中所說的道士就是韓禮,心裏還暗暗奇怪這樣的高人怎麼會來這裏。

“難怪這幾日我總是心神不寧!照那位高人所說,一旦被這女魃得逞,我們村子就毀於一旦了!”徐雨晨面色凝重,雖然他的雙親都已經過世了,但是這個村子畢竟是他的根啊。

不遠處站着一道人影,正注視着這邊。這個人正是消失了的李毅能,不知道爲何又出現在了這裏。

“出現了,這個人就是地藏轉世!”李毅能的旁邊並沒有其他人,但是聽他的口氣好像是在和什麼人說話。

“嗯,七十年前我們的內丹因爲那次意外合併爲了一體。”這個聲音還是李毅能發出來的,但是聽起來卻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這次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或許你還能因此修成正果!”

“阿彌陀佛!”李毅能的聲音再次換成粗礦的男聲。“萬事萬物都有因果,有其因,結其果…”

“行了行了!我們得想個辦法,把他引入陣法裏面,只有這樣纔算大功告成!”這個場面當真是非常詭異,李毅能用兩種聲音自說自話着。

徐雨晨的心裏當真是十分的複雜,一方面他想去那個陣法看看,畢竟他也算是有一點道行。但是他猶豫的是,照徐一德所說,連那位道行高深的道長都吃了虧回來。憑自己的這點實力,恐怕是不夠看的。

“什麼人?”徐雨晨突然面色一凜,衝着身後吼道。“既然來了,何必藏頭漏尾!”

四周沒有絲毫的迴應,但是那股帶着濃重敵意的妖力,讓徐雨晨的心頭不停的顫動着。現在徐一德就在他的身旁,稍有不甚,就有可能傷到他。不能在這裏動手,徐雨晨的心裏暗暗的想道。

“喂,雨晨!你幹嘛去?”等徐一德反應過來,徐雨晨已經跑遠了。

跟來了!徐雨晨一邊跑,一邊一直感受着那股妖力,慶幸的是,那東西的目標好像是自己。不過讓徐雨晨感到奇怪的是,那股敵意漸漸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股純淨佛法。 “韓禮,不要與他糾纏了!”吳鵬急切的聲音響起,韓禮心裏是有苦說不出。

饕餮已經暴怒了,絲毫不給他迴轉的餘地,稍有不慎,就會被它那巨大的前爪拍個結結實實的。韓禮揮動着翅膀,左右閃躲,如同狂風巨浪裏面的一縷扁舟,看了着實讓人揪心。就在吳鵬低頭鎖眉的時候,韓禮的行動居然有了變化。只見他在閃避之中,位置竟然慢慢的靠向了饕餮的眼睛。從第一次的攻擊中,不難看出,饕餮的眼睛確實是它的弱點。既然跑不了,索性韓禮就主動出擊!

風迎面吹來,大的簡直張不開嘴。韓禮使出了吃奶的勁,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動着咒語。距離已經很近了,甚至能夠聞到那張血盆大口中濃重的腥味。還差一點,再往前一點就能夠擊中的機率就會更高!韓禮不斷的騰挪,但是任憑他的速度如何加快,都無法再前進分毫了。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單單是一個饕餮的精魄,就能夠讓凡人束手無策。

“破!”雖然韓禮凌空的一聲大喝,金色的光芒如同一陣颶風一般朝着正前方衝了出去。

這原本就是一個普通的御風術,但在韓禮的修改之下,變成了一個頗有攻擊力的道術。雖然威力不大,但是速度卻奇快。幾乎是韓禮的“破”字音落,能量形成的颶風已經衝到了饕餮的眼皮底下。

“吼!”

這一下打的是結結實實,颶風撞擊在那隻黃色的眼睛上,發出了一陣屠夫砍肉般的聲音。綠色的液體不斷的從眼角滴落了下來,惹的饕餮一陣吼叫。能做到這一步,實在是太不容易了。韓禮不敢再猶豫,趁着這個時機,反身退開了出去。那塊位置是陣眼,既然女魃就在這饕餮的體內,那麼它是絕對不會離開那塊地方的。只要它一離開,整個陣法就會不攻自破,到時候對付它簡直易如反掌。因爲它現在所用的能量,都是這個陣法所提供的。

果然,韓禮退出去一段距離之後,這饕餮並沒有追來。韓禮一邊退,眼睛一直注視着那裏。其實他是擔心這饕餮恢復力驚人,那它在這個陣法中,簡直是無敵的存在。幸運的是,這饕餮的傷口並沒有癒合,整個眼珠子慢慢的變成了一種灰白色。不過這一次雖然是傷到了饕餮,但是韓禮的心裏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因爲這個時候,他體內的真氣已經所剩無幾了。

“啊!”突然之間,韓禮的胸口一陣刺痛。“這是什麼東西!”

把衣服向下拉開一看,黑色的線條佈滿了整個胸口。體內原本就所剩無幾的真氣居然在慢慢的乾枯,這黑色的線條到底是什麼東西?這個時候背後的翅膀迎風而長,原本一米多的長度,轉瞬間就已經有了三米之高。這對肉翅居然在這個時候產生了異變,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距離的疼痛好像好吧韓禮的胸腔撕開了一般。

“別人的東西,終究是別人的!”吳鵬在遠處一直看着,嘴上喃喃自語的說道。“能不能真正的蛻變成龍翅,就要看你的造化了,但願我沒有看錯人!”

越往前走,徐雨晨的越覺得疑惑。這股神祕的佛力好像在引導着自己前往一個地方似得。而且每當他心生退意的時候,一股莫名的危機感就會將他緊緊的圍繞起來。

“這裏怎麼變成這樣了?”徐雨晨看着眼前一片枯敗的景色,心裏不禁緊張了起來。“難道這裏就是德叔所說的大陣!”

一聽說這件事情,徐雨晨就打算去會會這個陣法,雖然這根本就是以卵擊石,但是他絕對不能坐視不理。在這一點上,他倒和韓禮十分的相似。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裏,他也不再徘徊了,踏步就走進了陣法裏面。他的腳步很快,那九隻鬼物已經被林宿引開了,這一路進來居然暢通無阻。很快的,他就已經出現在了陣法的陣眼地帶。

“你是?”徐雨晨感覺眼前這個人的背影非常的熟悉,那人轉過身來的時候他一眼就認出來了。“你是和韓禮一起的,吳鵬?”

“雨晨?”吳鵬也是一陣錯愕,不過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還是在前方。

正前方兩隻兇獸正在拼死搏鬥,一隻如同山嶽一般,長着一張血盆大口。而跟它纏鬥在一起的,是一條漆黑的龍,這條龍背生雙翼,動靜之間,都顯得無比威嚴。這場面當真是震撼無比,每一次撞擊都震得大地一陣顫抖。

“你怎麼會在這裏,韓禮呢?”徐雨晨沒有被眼前的場景所吸引,而是疑惑的看着吳鵬。

“看見前面兩隻大塊頭沒有?”吳鵬淡然的指着前方,“那條黑龍就是韓禮!”

“什麼?!”很難想象,徐雨晨這張木頭臉上也會出現驚訝的表情。“他不是應龍轉世嘛,怎麼變成了這般摸樣?”

“劫數,劫數啊!”吳鵬一邊說,一邊搖着頭。“能不能再次變成真龍,全憑他自己了!”

戰況很快就到了白熱化的程度,饕餮的爪子死死按在了龍頭上,而黑龍的龍身則把饕餮裹的嚴嚴實實的。兩邊誰也不肯讓步,但是一時之間也誰也奈何不了誰。吳鵬深深的看了一眼戰況,把頭轉向了徐雨晨。“九煞登仙日,地藏現身時!”,難道徐雨晨就是地藏王菩薩!

“吼!”

黑龍張大了嘴巴,衝着饕餮吐出了一口龍息。沒想到饕餮不光沒躲,反而張嘴就把這一口龍息給吞了進去。這傢伙還真是來者不拒,只要能放進嘴巴里的,都照吞不誤。

“這樣下去,韓禮就危險了!”徐雨晨目不轉睛的看着戰況,“我們必須得做些什麼?”

“把們字去掉!”吳鵬說話略有深意,“這次我和韓禮是誤打誤撞進來的,應劫的人應該是你!”

“我?”徐雨晨完全被吳鵬給說懵了,一時之間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吳鵬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算了,就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就在徐雨晨錯愕的這麼一會時間,他的身子突然整個一輕。不知道吳鵬用了什麼法門,隔着一段距離就將他憑空託了起來。

“成敗在此一舉了!”吳鵬咬着牙齒,好像在做什麼艱難的決定一般。

說完這句話,吳鵬定定的看了一眼前方,右手食指和拇指在臉前不停的畫圈。徐雨晨完全沒弄明白了狀況,但是全身的手腳好像被什麼東西緊緊的縛住了一般,無法行動分毫。吳鵬雙指慢悠悠的停在了身前,隨着一個銳利的眼神,手指猛的向前戳了出去。徐雨晨整個人隨着他的一指飛將了出去,實在是太亂來了,吳鵬爲了加快這件事情的進程,居然做出這麼冒險的事情。就算徐雨晨百分之一百確定是地藏王轉世,但是現在畢竟還是肉體凡胎,稍有不慎就會一命嗚呼。

韓禮所化的黑龍和饕餮大戰,有陣法支持的饕餮是愈戰愈勇,到後面黑龍幾乎是被壓着打的。徐雨晨在這兩個龐然大物面前,就跟一隻蒼蠅那麼不起眼,迎面而來的風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口子,疼的他一陣齜牙咧嘴。韓禮所化的黑龍好像在這個時候察覺到了什麼,肉翅一扇拼命的擺脫了饕餮的糾纏竄到了半空中。這個時候徐雨晨已經離的非常近了,相信用不了幾秒鐘的時間,就會和饕餮來一個最親密的接觸。就這麼一剎那的功夫,黑龍已經完全騰空了,並且直接龍頭朝下,猛的朝着饕餮撞去。

“砰!”

這一下撞擊當真是地動山搖,震得地面不停的搖晃。大地不停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一條條的細紋以饕餮的位置爲中心擴散開去。這麼快的速度,徐雨晨完全來不及反應,一股強大的震盪力就將他包圍了起來。

“霍!”吳鵬一聲怪叫,整個人向後倒退了三步。“好霸道的威力!”

徐雨晨失去了吳鵬力量的支持,整個人完全被空間中波動的能量定在了半空中。“啊!”被這股能量包圍,自然是不會好受,徐雨晨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叫聲。但是這還沒完,第一波的能量剛剛結束,緊接着第二波迅速的跟了上來,黑龍不要命似得撞擊着饕餮,好像要和它同歸於盡一般。徐雨晨哪裏還支持得住,腦袋一沉昏睡了過去。

“難道是我猜錯了!”吳鵬看着前面的徐雨晨,摸着下巴自語道。

就在他苦惱的思索時,金色的佛光突然在整個大陣裏面照耀了開來,如同太陽一般耀眼。吳鵬單手擋在眼睛上方,想要看清楚,卻怎麼也睜不開眼睛。突然之間,他的整個臉色變了,好像想到了什麼似得。只見他原地轉了一個身,慌慌張張的遁走了。

這佛光自然是徐雨晨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不對,準確的說是地藏王菩薩。此時的徐雨晨寶象尊嚴,雙手合十在胸前。一頭形如獵犬,但是要比獵犬高大許多的諦聽獸服服帖帖的趴在他的身邊。佛光一出現,黑龍的整個龍身好像被大雨沖洗了一般,金色的鱗片一片片的露了出來。就連那對誇張的黑色肉翅都開始轉變了顏色,變成了一種介於金色和黃色之間的色澤。饕餮當真是兇悍無匹,就算是這種情況,依舊張大了嘴,絲毫沒有恐懼的意思。

“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盤坐在祥雲當中,“饕餮,你可認識本座!”

“吼!”

饕餮本能的感覺到了危機,倒退了兩步之後,衝着天空一聲怒吼。地藏王菩薩揮了一揮手,金龍慢慢的落到了地面,然後不停的縮小,變回了韓禮原來的樣子。接着才轉向饕餮,單手朝前微微的伸出。

“你這孽畜當是冥頑!還不速速變回你的原型!”地藏王菩薩的聲音神聖莊嚴,並且不停的圍繞。

饕餮那龐大身軀如同一個氣球一般,迅速的癟了下去,沒一會功夫也變成了一個人形。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女魃。不過此時在地藏王面前,根本就生不起半點反抗之心,一塊綠色的石頭就掉落在她的旁邊,那就是饕餮的精魄。

“差一點,就差一點我就成功了!”女魃不甘心的握緊了拳頭,一副苦大仇深的摸樣。

“女魃!你原是天上神明,居然淪落到如此地步!”地藏王菩薩出了手,饕餮的精魄自動飛入了他的掌心。“我念你千年不易,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諦聽,她就交給你了!”

諦聽抖了抖身子,從祥雲上一躍而下,直接竄向了女魃。當它和女魃接觸到的一瞬間,在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

“真是奇怪,爲何本座在此地感覺到了妖王夜白的氣息?”地藏王菩薩露出了一點疑惑,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韓禮。“此子當真是可造之材,可惜他的體內多股力量參雜。 野蠻王妃:就是這麼囂張 如此下去,恐怕會走火入魔啊!也罷,就讓我來幫幫你吧!”

一道佛光從地藏王菩薩的手心竄出,遇到韓禮的身體之後直接融入了進去。

“這道佛印只能保你一時無憂,一切皆看你的造化了!”地藏王菩薩說完這句話,整個身子慢慢開始變淡了。

“菩薩請留步!”一個聲音突然冒了出來,“弟子拜見地藏王菩薩!”

“哦!”地藏王菩薩原本已經閉上的眼睛,再次睜了開來,因爲他感受到了一股佛力。

“佛祖有云,衆生皆平等!爲何我修行佛法千年,終究不能修成正果!”來人居然是李毅能,此時雙膝跪地,恭敬的面相地藏王。

“你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只不過六道輪迴,只有人道才能修得正果!既然你如此誠心向佛,我就給你指條明路,多行善事,轉世爲人去吧!”地藏王菩薩面色平靜,再次慢慢的消失了。很快的,徐雨晨再次出現在了原地。

四周的一切全部都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就連原本已經枯敗的樹林都散發出了生機。李毅能就這麼愣愣的跪在原地,久久的不肯起身。

“爲什麼!爲什麼我謀劃那麼多年!居然是這種結果!”李毅能臉色漲的通紅,喊叫聲響徹整個山頭。 “我早就跟你說過!高高在上的神佛是根本不會把我們這些小妖放在眼裏!”李毅能的臉色突然一變,再次發出陰陽怪氣的女聲。“你把我封印了一千年,爲了保護這個純陽之體的人類又不惜消耗自己百年的修爲附身到他的身體……”

“你給我閉嘴!”李毅能的臉色猙獰了起來,粗礦的吼聲傳的老遠,但是喊完之後又變得木訥起來。“只有人道才能修成正果,哈哈!佛祖有云,衆生皆平等,不過如此?”

他的眼神中帶着絕望,搖搖晃晃的站起了身,兩隻眼睛向上翻了一個白眼,整個人“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這個時候,從李毅能的後腦勺處飛出一團黑氣,轉瞬間就消失不見了。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放眼望去這裏已經是一片生機,貧瘠的土地上一顆顆青草正吐着嫩芽。

韓禮動了動手指,一股泥土和草的香味充斥了他的整個鼻子。擡起頭,溫和的日光正照耀着整片大地,顯得寧靜而又安詳。

“我這是在哪?”韓禮想要站起身,但是腦袋一陣刺痛。

不光是腦袋,他感覺整個人像是被人當皮球踢了一天一般,身上的每一寸都痠痛無比。這種情況下,醒着簡直比昏過去要痛苦的多,睜着眼睛卻渾身都動不了。但是這種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一陣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

“你沒事吧!”林宿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饕餮,饕餮怎麼樣了?”韓禮第一反應就是詢問現在的情況,雖然現在的他什麼都做不了。

“我也不清楚,但是九煞登仙陣消失了!”林宿低頭沉默了一下,“不是你乾的嘛?”

這邊韓禮和林宿兩個人一團霧水,離他們五十米開外的地方一個身影慢慢的從草地上站了起來。這個人就是被吳鵬直接扔過來的徐雨晨,不過他的記憶也停留在了化身爲地藏的前一刻,之後發生了什麼完全不知道。

“韓禮!還真是你!”徐雨晨意外之餘,把自己知道全部告訴了韓禮。

這麼一來,韓禮基本上是清楚了,徐雨晨就是整件事情的核心,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但是奇怪的是,吳鵬這傢伙不知道去哪了,完全不知所蹤。林宿和徐雨晨兩人在周圍尋找了一番,卻意外的發現了李毅能。最後一人一個,把李毅能和韓禮背下了山。但是這李毅能醒過來之後,完全不記得發生了什麼,而且和之前韓禮遇到的判若兩人。

到了晚上,吳鵬滿身是傷的回來了。

“那隻千年的妖精還真是厲害,差點就交代了!”吳鵬呲着牙說道,見所有人都盯着他又低下了頭。

“你怎麼那麼確定雨晨就是地藏王?”韓禮坐在椅子上,面色陰冷的問道。

“猜的!”吳鵬的回答很平淡,甚至連表情都沒有。

“靠!”韓禮聽到他的回答,太陽穴的青筋一下子爆裂出來。“你…”

“噗通!”

由於太過激動,整個人一下子從椅子上掉了下來。林宿和徐雨晨兩個人見況馬上去攙扶韓禮,卻被韓禮一下子推開了去。只見他搖搖晃晃的站起了身,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吳鵬。而吳鵬則悶聲不響的坐在那裏,低着頭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問你!”韓禮顫顫巍巍的走過去,一把抓起了吳鵬的衣領。“如果雨晨不是地藏轉世會怎麼樣?”

“生死有命,那種情況下,再冒險我都要試一試!”吳鵬擡起頭斜了韓禮一眼,“如果不試,我們所有人都要完蛋,包括他!”

“道不同,不相爲謀!”韓禮深深的鬆了一口氣,用手縷平了吳鵬的衣領。“你走吧!”

“哈哈哈哈!”吳鵬突然笑了起來,“真是糊塗啊!韓禮,這是你的決定?”

韓禮背過了身去,不再說話。整個場面變得異常的尷尬,林宿和徐雨晨也被嚇到了,沒想到韓禮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吳鵬的有些做法確實比較過激,但是最後的結果卻從來沒有出過任何的差池。這種情況下,林宿是不敢插嘴,因爲韓禮向來說一不二,既然他說出了口,肯定是認定了的事情。而韓禮的內心何嘗不是如同針扎一般,自吳鵬加入以來,確實幫助了他不少。不過每次的做法,都與韓禮的內心相背。所有人在他眼中,都如同一顆棋子一般,這次不出事,不代表永遠都不會出錯。

“韓先生,這…”徐一德張嘴想調解一下,卻裏立馬被韓禮打斷了。

“每一個人在我的心中都是一樣的位置,而你呢!把人命當成了什麼?”韓禮依舊揹着身,因爲這時候他的眼淚已經落下來了。“你這是逼不得已嘛?你這是草芥人命!”

說完這句話,韓禮一瘸一拐的走向了樓梯,扶着把手慢慢的走上了樓。客廳當中留下了吳鵬、林宿、徐雨晨、徐一德四人,吳鵬抿了抿嘴巴,嘆了一口氣。

首輔追妻計劃 “雨晨,當時的情況下,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信心,你…”吳鵬說到這裏停了下來,過了一會又說。“最後證明,我的決定是對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