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出來混的都拜關二哥,誰若是紋着關公,豈不是意味着大家都要拜他?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憑什麼?

同理。

拜三清的修道之人也有很多,他們看了這視頻,不得來搞事情?

也不是姜超怕事,而是嫌麻煩。

一個處理得不好就要扣功德點。

煩不煩?

我特麼一共纔多少啊?

“纔不呢,我發自拍就上過一兩次熱門,你做個俯臥撐就上了,喂,要不咱們趁熱打鐵,我再多拍點視頻?粉絲多了咱們就開直播賺錢!”

“你做夢,趕緊刪了。”

許葉雯自動屏蔽了姜超的話。

“對了!你不是會抓鬼嗎?咱們直播抓鬼吧!你快去換個道袍什麼的,再拿個桃木劍!”

“我抓你大爺!你刪不刪?”

“不,我就不。”

姜超深吸一口氣道:“我問你最後一遍,刪……”

“不刪不刪就不刪!”

這是你逼我的。

姜超撲向許葉雯搶奪着手機,許葉雯早有準備,將手機抓得緊緊的。

即便姜超準備用武力解決了,但始終怕弄疼了她。

姜超用肩膀壓着她的上半身,重心幾乎都在許葉雯身上了。

她是啥身子骨啊?

睡衣是真絲的,加上她是歪着坐的,姜超又是個二百多斤的生物。

這麼一壓。

這麼一滑。

許葉雯當場就躺了下去。

“吧唧。”

親上了。

跟他媽拍電影似的,許葉雯頭腦瞬間一片空白。

姜超是個沒親過嘴的小帥哥。

感覺不錯啊!

他控制不住自己似的想要再來一瓶,許葉雯卻是已經反應過來了,她使出全身的力氣把姜超推開。

“你個臭流氓!”許葉雯擦着自己的嘴脣,說完就回房了。

“砰!”的摔門聲撞擊着姜超的心絃。

說實話,姜超現在心臟還是怦怦跳呢。

他想解釋是不小心的,但轉念一想。

男子漢大丈夫,親了就親了,能咋的?

“我會對你負責的!”姜超大喊道。

“你滾!你變態!”

姜超嘀咕道:“親男的才變態呢……”

一陣肉耳不能聞的掌聲襲來,小柔爲姜超鼓着掌。

“姜董事長真棒!”小柔伸出了大拇指道。

房間內。

許葉雯繼續看着評論。

超維術士 早就是新社會了,她不至於總惦記着這事兒,但始終也算是被非禮了吧?

她能高興到哪兒去。

可看了那些評論後,她就更不高興了。

“無語,假爆了。”

“我好像看到了一根鋼絲……”

“道友在哪兒修行?我來找你切磋一番。”

懟!

“那你倒是也發個假的給我看看!”

我的歷史聊天羣 “眼瞎了就去醫院治!別跳出來噁心人!”

“蘇城吳區華悅小區,來,不來是孫子!”

姜超呆在這裏也無聊,於是便去了人民醫院,打算看看易峯這小子。

一路上姜超都在想一個問題。

姚芳口口聲聲說易峯給她燒紙,可燒紙也是講流程的,流程不對,鬼根本收不到。

即便對了,因爲4號樓是個死地,姚芳也是收不到的。

那麼,姚芳是怎麼知道,易峯就是他孩子的呢?

想不通就不想,問問他本人就可以了。

醫院,住院部,3026病房。

姜超沒急着進去,因爲病牀上除了易峯外,還坐着一個人。

特別熟悉的一個人。

他滿頭白髮,扎着髮髻,身穿一件藏青色的道袍,光是背影就透着一股仙氣。

三元真人。

給前任他叔沖喜 “師父,你怎麼在這裏?”姜超進門後問道。

三元真人轉過頭,瞬間出現在姜超面前。

“我金龍魚呢?!”

姜超顧不了那麼多,趕緊把鬼泣珠拿了出來。

“師父你別生氣,你看這是什麼?我不是故意偷你金龍魚的,我主要是爲了換這個來哄你老人家開心。”

三元真人一驚,接過手後掂了掂分量。

“四兩四錢,還真是鬼泣珠,說,哪兒弄來的。”三元真人板着臉問道。

“他媽的。”姜超隨口答道。

“放肆!”

亂世醫女傳 說着三元真人就要動手,姜超趕緊閃到病牀前,指着易峯說道:“真是他媽的。”

易峯一愣,立即坐了起來,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我娘?!”

姜超沒急着回答。

“師父,易峯燒紙時的文書格式是你教他的?” 三元真人捋了捋鬍子道:“當然。”

“那你幹嘛不直接幫他把事兒平了?你身爲修道之人,懲奸除惡不是你的本分嗎?”

三元真人不以爲然道:“緣是來,分是去,來來去去是緣分,只來不去,有因無果,時機未到不出手。”

姜超點了點頭,易峯激動道:“姜超!你看見我娘了?她現在好嗎?!我爹呢?”

“他們都已經投胎了,你就放心吧。之前我答應你娘要照顧你,既然我師父都出面了,那看來不用了,你慢慢養傷,等病好了就來上班,我先走了拜拜。”

三元真人一把將姜超拽了回來。

“你把小易弄到公司了?!經過我批准了嗎?你這是什麼行爲?!”

姜超笑道:“師父,你早就退位了,雖然我只是實習董事長,但掌握公司大權的人,是我。”

三元真人反應過來後揮了揮手道:“你把小易安排進哪個部門了?”

“你猜吧,告辭。”

走出醫院的姜超,把玩着手中的鬼泣珠,心裏也是高興得很。

看來不用管那小子了,真是太好了!

突然,一陣響徹天地的怒吼襲來。

“姜超!!!”

姜超趕緊裝好鬼泣珠,啓動神行之術開溜。

江南路36號,公司內。

“喲,今天是霸霸值班兒呀。”姜超滿臉堆笑道。

李緣霸瞥了姜超一眼,繼續看電視。

“嗯。”

姜超拿出鬼泣珠問道:“你看這是什麼,能頂個三五億的吧?”

李緣霸原本就是隨意地看去,但一下子就被鬼泣珠給吸引了過去。

“一千萬。”李緣霸接過鬼泣珠說道。

靠,沒見過這麼砍價的啊!

“八百萬!”

“六百萬。”

哪有越來越低的!

姜超一把將鬼泣珠給搶了過來。

“就八百萬!愛要不要!”

鬼泣珠中所蘊含的陰氣量是極其恐怖的,相傳,只要將這鬼泣珠放入剛去世的死人口中,便能保證屍體千年不腐。

窮人家庭是不覺得什麼,但她們這種大家族,絕對會當成寶貝。

“拿來吧。”

姜超剛要給過去,立馬就後悔了。

金絲步雲履她開價五百萬已經是給低了,現在的鬼泣珠怎麼能八百萬就給出去呢?

鞋子可以請我師父再做,鬼泣珠有價無市啊!

“不對,五個億,少一分不行。”

“董事長向來一個唾沫一個釘,今天怎麼還出爾反爾了呢?”李緣霸面無表情道。

這話說的姜超頭皮發麻,將鬼泣珠扔了過去。

“八百萬就八百萬!”

完事兒姜超也不忘將那二十塊錢還給她。

李緣霸終於露出了笑容。

“謝謝董事長,你真是一個慷慨的人。”

她眼眉中透着幾分英氣,但更多的則是嫵媚,平時不笑還好,一笑,全給暴露了。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這麼說吧,李緣霸的顏值和許葉雯是有的一拼的,姜超一時間也是看得走了神。

李緣霸意識到之後,立馬板起臉來。

“董事長看什麼呢?”

姜超回過神撓了撓頭,正要開口。

“董事長,來,來呀。”

張順爻貓着腰對着姜超勾着手指。

內院中。

張順爻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外堂,然後小聲問道:“董事長,霸霸是不是把老鼠的賬算到你頭上了?”

姜超沒好氣道:“你說呢?”

“剛纔那個是鬼泣珠?”張順爻驚訝地小聲問道。

“你說呢?”

張順爻激動地踩着地面。

“董事長你糊塗啊!老董事長大限將至,你應該把這東西留給他老人家啊!你怎麼能……”

“三元老頭早就和我說過了,他羽化後喪事一切從簡。而且只要命魂在,肉身無所謂。”

張順爻還是有些不甘心,畢竟鬼泣珠是百年難遇的好東西。

“你可以留給我用啊!我可不想死後化爲一堆黃土。”

“那你現在可以去死了。”說完姜超就要走。

張順爻拉着他說道:“董事長,我想了個好辦法,不僅能把鬼泣珠要回來,還能讓那筆賬爛掉。”

這倒是令姜超挺感興趣的,誰也不想憑空揹着九個億的債啊,姜超從來不喜歡欠人家的。

“講。”

“董事長,陝溪李家富甲一方,家財萬貫,你要是能做她家的上門女婿,什麼賬都不用還了啊!你說對不對?你還能讓她把鬼泣珠當彩禮呢!哈哈,我真是太聰……”

“啪!”的一聲,姜超一巴掌將張順爻抽得原地轉了三圈。

姜超下手知道輕重,不至於有內傷的。

張順爻捂着自己的臉,晶瑩的淚花從眼中滑落。

店堂內。

“董事長,三眼和你說什麼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