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初月晚再次迷惑。

2021 年 12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為什麼要吵架?

這點小事為什麼??

說得好像很嚴重的樣子啊!

等等這位小兄弟你是誰?誰來着?

「小十三快過來。」初永奕趕緊把初月晚抱起來撤退。

「不要吵架,啊怎麼辦。」初月晚有點擔心,「要不……叫太子哥哥過來,太子哥哥說午休要來的……」

先生聽到這話,背後寒毛都立起來了。

太子殿下來看見了那還得了。

太子殿下要來是不是雲家那小修羅也得跟着來??

先生慌忙扶了扶發冠,感覺脖子上這顆腦袋就快不是自己的了。

「別鬧了!成何體統!」他趕緊擺出先生的架子調停。

庄涵讓他凶了一嘴,徹底擰住這個勁兒了,座位也不肯坐,賭氣倚著窗子便大聲嚎啕起來。

先生值得使出最後一招,眼不見為凈,揮手道:「堂堂朝臣之女,大家閨秀,怎麼這樣哭哭啼啼不識大體,唉,叫隨從來把庄小姐請回家去休養吧!」

「對對,先生教導我等要溫良恭儉讓,喜怒哀樂莫形於色。」別的小學子附和道。

「府上疏於管教才這樣吧,哭的真難聽。」

「好好的一個大小姐居然四歲了還在別人面前哭。」

庄涵的侍女聞聲從外面跑進來,也不先哄自家小姐,只一個勁兒地鞠躬給周圍孩子和先生道歉。

初月晚看着哭哭啼啼的庄涵,心裏很不是滋味。

她好傷心的樣子。

初月晚趕快讓十一哥哥把自己放下,初永奕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聽話地把她給放在了地上。

「哭哭哭,哭什麼哭?說你幾句你倒委屈起來了!」徐洋讓她哭得心煩,也莫名開始害怕這件事會給自己惹來更大的麻煩,但是又不懂得怎麼應付這種情況,只能越來越生氣。

「你、你不要再哭了,你快點停下!」徐洋上去捂住她的嘴。

「嗷!」庄涵狠狠一口咬在他的手指。

「啊——」徐洋大叫。

先生的臉色由白變青由青變紫,趕緊過來一手一個試圖將他們分開:「庄小姐,怎麼還咬人呢?啊——」

一不留神庄涵把他也給咬了,小牙口還挺有勁兒,叼住就甩不掉。

「涵涵不要咬,臟臟!」初月晚提醒她。

庄涵鬆開口往旁邊「呸呸」。

「你個小丫頭太可惡了!」徐洋氣急敗壞,反手要打回她去。

「涵涵!」初月晚突然衝上去,小肉彈一樣撞到庄涵身上,把她給撲倒了。

徐洋的勁兒卻沒收住,他面前撲倒了庄涵露出了先生,那一巴掌就扎紮實實甩在先生的臉上,可巧他個子又瘦又高,一個巴掌下來人沒站穩,從窗口栽了出去。

學館外,水花聲里傳來一陣沉痛無比的慘叫。

圍在窗口的小學子們愣愣地看了一會兒,突然齊聲歡呼雀躍。

「唔。」庄涵揉揉被撞痛的臉蛋子,爬起來看看抱住自己的那個肉球。突然對方伸出手來捧住她的臉頰。

「涵涵不哭涵涵最好了!」初月晚捧着她的臉揉揉,「涵涵不怕,不生氣,不生氣~」

「嗯!」庄涵鼻頭一酸,埋頭摟住了她。

學館里動靜太大,外面候着的各家下人也都着急起來,芙蕖沒等裏面傳話就趕快掀起帘子,看到這一幕急忙跑進來。

「小殿下!沒傷著吧?先生呢?」芙蕖趕忙抹抹她滿是墨水的臉,再看看掛在她身上的另一個小姑娘,「這位是……庄小姐?出了什麼事?」

其他家的下人見狀也都進來認領主子,徐洋的貼身侍從趕緊抱起已經嚇呆住的自家小公子,準備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跑路躲回府上再說。

「喲,把人推出窗子,還想走?」

話音剛落,整間學館一片肅靜。

兩邊侍從掀起帘子,雲錦書闊步踏進屋內,四下一瞥,徑直朝初月晚走來。

「晚晚,誰欺負你了。」他在初月晚面前蹲下,手指勾了勾她的臉蛋。

「沒有人欺負晚晚。」初月晚實話實說。

雲錦書看着她花貓兒似的小臉,輕輕一笑:「那有沒有人讓晚晚不開心呀?」

初月晚搖搖頭,忽然想起:「先生摔壞了沒有?」

「嗯?先生呀。」雲錦書彎一彎嘴角,瞄一眼抱着初月晚的庄涵,又看看身後要跑沒跑掉的徐洋,再一回想進來前看到那狼狽的大學士,大致明白了來龍去脈。

他揉揉初月晚的腦袋:「先生沒事,從水裏撈上來的時候,叫聲還很洪亮呢。」

初月晚鬆了口氣。

「太子殿下方才讓嚴太傅留堂了過不來,晚晚到尚書館看看?」雲錦書問。

「好~」初月晚巴不得。

雲錦書和芙蕖打過招呼,抱起初月晚,對周圍道:「庄小姐沒事了的話,請和徐公子同去清風館坐坐吧。還有十一殿下,應該剛剛都看到了,清風館備了茶點,可以去嘗嘗。」

「小十三什麼時候回來?」初永奕眼巴巴瞅着他。

雲錦書桃花眼一眯:「當然想什麼時候回來,就什麼時候回來了。」

初永奕默默縮了回去。

「今日文瀾館會有另一位先生來,大家等等吧。」雲錦書出門前,回頭又把視線在所有人臉上掃了一遍,才悠然抱着初月晚離開。

一聽還有新的先生來,本來以為能放假回家的小學子們都垂頭喪氣。

「小公爺是不是生氣了。」其中有人怕怕地說,「我覺得……剛剛他的眼睛在刀我。」

周圍的小學子一起惶恐而贊同地點着頭。

。 「嗡嗡嗡……」

火車發動……

秦天也是沒有辦法,硬是被陳生生逼上車,只能老實坐着車廂內,看着火車外的一切,秦天腦子裏也不知想着什麼,火車的躁動聲,讓秦天陷入忘我的境界,但心底總感覺有事未做。

就這樣走了,也太不厚道。

「不行,做人不能太……不要臉!」

這次武道的改革,還就真是來真的,原本什麼之類試點的話,就是一通謊言,實際就是武道總協想管理整個武道,甚至用來制衡各大的勢力的手段。

秦天認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也知道不能任由事態發展,雖然自己並非什麼武道界的人,可事情因自己而起,那就該由自己結束。

火車之上,嘈雜聲四起,可總有人心底是那麼的平靜。

第一站——汐洲?

汐洲,其實就是汐洲城,一個偏居華夏一隅的小城。

這個名字未來沒有聽過!

秦天打開一本手冊,密密麻麻的,裏面全是陳生生手寫做的攻略,以及到哪裏可以享受什麼,還有一些他的朋友。

「嘿,這狗子,還真用心。」秦天學到了,這做事太仔細了,一個月內,陳生生安排了很多地點,秦天可以去玩的地方有很多地方,可就是絕不能只待在一處。

陳家大少,還真不是浪得虛名之輩……

秦天一直望着窗外發獃,也沒發現自己也被盯上,對座上剛好有兩位女生,眼神之中充滿著好奇。

「嘿,帥哥……嘻嘻……」其中一位女生湊了上前,一陣陣濃烈的香水味刺鼻,小臉蛋就要貼上秦天。

兩女打扮著很艷麗,甚至有些暴露,臉上塗抹著濃妝,很不符合十八歲的年紀。

「怎麼了,有事?」秦天並不討厭這類女生,但也提不起什麼興趣,只得冷冷的回了一句,而且還是面無表情那種,頭也偏向一邊,又繼續看着窗外。

這種情況之下,秦天相信只要稍微懂點眼色的,三人之間都不會再有交集,可惜萬萬沒想到,秦天確實低估了兩女的業務能力。

「哎,帥哥你好高冷啊,有沒有女朋友啊……」另一位女生魅力大開,想吸引著秦天。

「我叫張雯雯……他叫張萌萌,我們可以做你女朋友哦。」叫雯雯女生表現的很直接,也很大膽。

神秘的張家人出現,秦天並沒有留心。

「對不起,你們,我吃不消!」秦天拒絕著。

兩人雖然年紀不大,但各方面發展的還是不錯,尤其是那起伏不定的小胸脯,而且除此之外,兩女看人的本事也是不小。

在整個火車車廂之內,就數秦天氣質與眾不同,按照道理說,肯定非富即貴,就算不貴,也肯定是個不差錢的主。

貴氣,就是貴氣,無論秦天再怎麼隱藏,那種超脫世俗的感覺,一眼便在人群之中凸顯。

兩女也是看了這一點,在賣弄一番姿色后,才換了座位到了秦天這邊,兩人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抱大腿。

「沒關係的,我們可以一起玩啊,難道你不想嗎?」秦天絲毫不搭理,看着眼前兩女的表演,要是一般人肯定抵不住這誘惑。

「對呀,我們什麼都會哦……」雯雯一手拖着小臉,眼神一直發散著光芒。

這種勾搭技巧,一般都是十有九中,可秦天真的沒有這麼心思。

「你們別來煩我!」秦天突然有了殺氣。

啊——

張萌萌一驚,瞬間後背一涼。

兩女徹底沒有了聲音,全程就隻眼勾勾看着秦天,不敢再多說一句話,但心底又在盤算著。

「嗯,這條大腿抱定了!」

兩女對視着,看似心有靈犀一樣,張家有女初長成,兩姐妹本來就是雙胞胎。

秦天必定是武道之人,單單剛才發出的殺氣,就讓兩女嚇得差點失禁,但只是看外表上,卻很難發現這一點。

過了良久,秦天才面懷慚愧的看了看兩女,想着剛才行為確實有些不禮貌,要是把人嚇的三長兩短,那還真是過意不去。

可這一瞟還真就出了事,兩女身上所佩戴的項鏈,不管是樣式還是各個方面,秦天似乎都曾見過。

一時大腦快速搜索著記憶,可這種印象實在太淺,卻是想不起在哪見過,但又覺得似乎很重要。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