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利昂爆吼一聲,將體內的神魂之力催發至極限!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只見他手中的天日長弓上,凝聚出了一道一百米長的巨大箭芒。

這箭芒中蘊含的力量極其恐怖,四周的空氣都被抽之一空,出現了一個數百米的真空地帶。

「萬箭連誅!他居然能夠使用萬箭連誅!「布萊恩抬頭望著空中的利昂,臉色震驚極了。 這是奧賽斯家族的秘技,想不到利昂這麼年輕就修鍊成了這道技能,那可是能夠殺死聖級高手的秘技啊!

「嗯?奧斯賽家族的那個小子也太逞能了,強行用出這道他還無法掌控的技能,會對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啊。」一直冷冷站在原地的馬迪爾忍不住開口說道。

「那又怎麼樣,為了奧賽斯家族的榮耀,就算是犧牲自己也不能在比賽中輸給別人!」法爾說道。

木白的目光變得一片血紅,此時他的身子被利昂的箭芒鎖定,他感到了極強的壓迫,肩上就像是壓了一座巨山,令他快要喘不過起來。

利昂的臉上忽然露出一抹痛苦神色,悶哼一聲,嘴角當時流溢出兩行鮮血,但是他還在咬牙不斷朝箭芒重灌注魂力,完全是在透支的力量。

生死,就在這一招之間,如果不能殺掉已經變得瘋狂的木白,死的就是他自己。

「喝!」

驀然。

利昂大喝一聲,渾身肌肉鼓脹而起,將一身皮甲震得粉碎。

「嘣!」

弓弦上傳來一道巨大爆響,利昂猛然射出了百米箭芒。

在箭芒射出的剎那,他手中的天日長弓亦是同時粉碎。

場中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死死盯著那道射下的箭芒,不知道木白能否抵擋得住這招攻擊。

「快,將擂台封印起來!」

米伯不知道什麼時候帶著二十名高級魔法師趕到了擂台旁。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為了防止力量爆炸后所產生的氣流波及到觀眾,米伯帶領眾位魔法導師高高舉起手中的魔法權杖,口中快速吟唱起咒語。

五彩繽紛的光芒從這些魔法導師的魔法權杖上閃耀而出,射向半空以後,組織成一道七彩絢爛的光幕,將整個擂台封禁在內。

箭芒如光梭一般射出以後,飛行到半空的時候,猛然爆炸開來,化為萬道如流星的光芒,鋪天蓋地的朝木白籠罩而下。

「喝!」

木白嘶吼一聲,手中的斬龍刀上凝聚出一道貫天刀芒,就如要將天穹撕裂。 揮動刀芒對上那射下的萬道箭矢。

「砰砰砰砰!」

密集的爆炸響聲不斷傳來。

木白揮刀之間,至少將數千道箭芒砍得粉碎。

那些粉碎的箭芒就如煙花一樣在空中爆炸,只見空中出現了無數恐怖的黑洞,這股爆炸能量好像要將空間震破。

剩下的幾千道箭芒穿透過木白的刀芒,如雨般將木白的身影湮沒了。

「轟隆!轟隆!」

數千爆響同時傳來,震得眾人耳膜刺痛,大腦陷入了一片空白,那場面之驚險,令人渾身流滿冷汗。

整個皇城的人都能感覺到地面傳來的劇烈震感,還以為是哪裡發生了地震,個個駭然極了。

封禁在擂台四周的魔法封印,似乎也無法抵擋住這股恐怖的爆炸氣流,猛地一陣晃動后,轟然破碎了。

米伯和那二十名魔法導師臉色瞬間慘白,同時噴出一道鮮血。

氣流餘波席捲向四周的觀眾,人群一片驚呼,陷入了恐懼的慌亂中,一些力量弱小的觀眾根本無力抵擋氣流的衝擊,被掀飛在地。

滾滾濃煙瀰漫開來,將整個天龍學院籠罩在其中,根本看不清楚場中的情況。

寂靜!

廣場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一會兒后。

無數人痛苦呻吟的聲音傳來,甚至有不少人在剛才已經被震暈過去了。

「好!好恐怖的攻擊力量啊!」

「這真的是新生學員嗎?太可怕了!」

一些學員紛紛驚呼道,處於極度震驚的狀態。他們擁有不弱的實力,剛才及時用自己的力量保護住了身子,倒也沒受到什麼傷害,比起那些普通人的情況那好得多。

「到底是誰贏了?」柳十三緊張望著廣場,可是廣場已經被濃煙覆蓋,連人影都不見一個。

「國王陛下,我這就去看一看情況,要是他們兩人,誰出了意外,對帝國都是巨大的損失啊!」愛德華焦急的說道。

「嗯,快去看看。」柳十三點了點頭道。

「父……父皇,我也去看看那些平民百姓的安全,代表您安撫他們。」寒煙慌慌張張的說道。這麼說這是她的借口,她心裡是放心不下木白的安全。 「你也去吧。」柳十三道。

聞言,寒煙和愛德華一起急忙離開了房間里。

三大公爵各自心懷鬼胎的站在原地,臉上表情毫無波動,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木白!木白!」

寒煙激動的和愛德華一起跑到了廣場上,大聲呼喊著木白的名字。

可是場面實在太混亂了,不少人驚魂未定,亦有人選擇離開學院。

瀰漫的煙塵完全遮擋住了視線,只能隱約看到一團團黑壓壓的人,耳邊不斷傳來人們的痛苦喊叫,顯得十分無助,任誰也不會想到情況會變成這個樣子。

除了寒煙和愛德華。

喬安娜也在帶領班上的同學奔向擂台的方向尋找木白。

……

過了很久。

場中的煙塵逐漸散去以後,人們這才逐漸看清了擂台上的情況。

此時,比試的擂台早已蕩然無存,露出了一個寬達二百米的恐怖深坑,可以想象先前利昂那一招攻擊的力量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快!馬上組織高年級的水系學員救治觀眾!讓劍士學科的學員負責維持秩序,不要讓人靠近比賽擂台。」

米伯從震驚回過神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急忙對身前的那群魔導師說道。當了一輩子的院長,他還是一次見見到如此驚心動魄的新生大賽,給讓留下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以利昂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來看,恐怕都能和自己有得一拼了。

「是。」

那群魔法導師聽了以後,紛紛點頭,按照米伯的吩咐去召集學員了。

原本混亂的場面,經過學員們和導師的努力安撫下,漸漸地恢復了正常的秩序。傷者都被抬進了醫療室,他們受到爆炸氣流的衝擊,受的傷不是很重,有不少在混亂過程中受到了踩踏,這類觀眾的傷勢屬於比較嚴重的。傷者至少有上千人,哪些學員一時忙得夠嗆。

四百多名高年級的劍士學科的學員站在大坑旁,圍成一圈,防止其他人靠近。 「參見公主殿下!」

那些學員此時見到寒煙和愛德華來了以後,立即單膝跪地,尊敬的行禮道。

寒煙獃獃望著身前的巨坑,心裡沒來由一涼,顫聲問道:「你……你們派人下去找木白了嗎?」

一名學員道:「我們還沒有接到院長的命令。」

「你們……都起來吧,我和愛德華大師一起下去看看。」寒煙道。

「是!」

那些學員聽了,站起身子,給寒煙和愛德華讓開了一條去路。

寒煙一個箭步走到大坑前,想都不想,頓時朝裡面跳了下去。

「公主殿下!」

愛德華微吃一驚,不過他知道寒煙從小就接受過『他』的訓練,倒是不怎麼擔心她的安全。

他正要給自己施加一道法術進入大坑下的時候。

「愛德華閣下。」

米伯帶著幾名武師系導師走了過來,朝愛德華微微彎腰致禮。

「米伯院長,趕緊去把學院內修為最高的水系魔法師找過,等會兒找到木白以後,我要保證他及時得到最好的治療。」愛德華說道。

「我已經派人去找了,愛德華閣下不用擔心。」米伯道。

「對了,法爾大公爵的愛子,你們找到他沒有,他的情況怎麼樣?」愛德華問道。

「還沒找到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有消息了,真是傷腦筋啊,這屆比賽弄到最後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希望他們兩人都平安吧。」米伯一臉無奈道。

……

「嘖、嘖、嘖,這次果然沒白來一趟,一個七星地級神魂,一個九星聖級神魂,一個十星帝級神魂,看來可以準備行動了!」

夾雜在人群中的斯特雷眸子悄然閃過一道冷光。

「門主不是說過只有三大家族的族才擁有神魂嗎?怎麼那個普通的小子也擁有?」一名個子和斯特雷差不多高,穿著青色魔法袍的少年魔法師問道。

這名少年其貌不揚,不過稍微稚嫩的臉上,隱約顯露著一股不符合他這個年紀才有的成熟。 「鬼知道那小子是什麼身份,師弟,你現在立即動身回去把這件事告訴師父,目標已經確認了。」斯特雷冷冷說道。

「師兄,我還有一件事想告訴你。」少年低聲說道。

「什麼?」

「武神門的人也在學院里。」少年嘴唇動了動,聲音極其微小的說道

「哦?你確定?」斯特雷臉色一變道。

「那場比賽你也看過了吧,冰霜鬥氣是武神門的秘傳絕技,猜也能猜到他的身份。而且,五年前我曾經講過他一面,這個傢伙平時在武神門內很低調,不比他的師兄那麼張揚。」少年道。

「武神門派人來這裡幹什麼?」斯特雷摸了摸下巴,極為迷惑。

「師兄,這段時間你多留意一下那傢伙的動靜,自己小心一點兒,我先走了!」少年道。

「我等你的消息。」斯特雷點了點頭。

少年輕聲念動咒語,給自己施加了一個四級風系飛行術,頓將他的身子漂浮向空中,轉眼飛離了學院。

……

「找到了!我們找到利昂了!」一名學員氣喘吁吁的高呼道。

一會兒后,只見一名體型肥碩的傢伙背著早已昏迷過去的利昂,在幾名劍士學員的互擁下,快步朝米伯這裡跑了來。

米伯身前,早已有醫療隊的學員準備好了擔架,高級醫療魔法也已經找到了。

「快把他放在擔架上。」一名醫療隊的學員招呼道。

「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