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前不久,陳一劍突然不見了,他應該是看見了杜半仙,追蹤杜半仙去了。現在,這個人出現在這裏,杜半仙和陳一劍也應該就在附近,憑着杜半仙和陳一劍不難發現這個地方,那不我們就可以出去了?”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楚一凡覺得這個邏輯非常簡單,一點就透,沒有什麼新奇的地方。

“你這個邏輯不錯,但一切的假設都必須在前面兩個假設都成立的基礎,這個結果纔可能出現!這樣風險太大!做我們這一行,不要把希望寄託在假設之上,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王力不得不警示楚一凡,任何事情都不能依靠假設來行事,那結果往往會很慘。

把希望寄託在一連串假設的基礎上,那本身就是一個假設。

“是啊,難道我們就一直這麼等着?如果杜半仙和陳一劍沒出現呢?”陸燦也將信將疑,但又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反駁楚一凡。

“我們一邊等,一邊想辦法!”還是花千枝最後一錘定音。

花千枝也無法確定杜半仙和陳一劍會不會出現,但現在又出不去,邊等邊相辦法應該是此刻不二的選擇。 大家呆在“黑石妖塔”內,就差沒有把它翻個底朝天了,可什麼也沒有發現,更別說什麼祕道了。

既然找不到祕道出去,大家就圍着青石巨棺,開始研究起來。

青石巨棺是用一塊完整的青石雕成,雕工粗獷古拙,除了棺底雕有巨足之外,沒有任何飾紋,王力用古盾,在青石巨棺四壁敲了又敲,聲音瓷實,顯然沒有夾層。

而棺蓋被“飛僵”掀開,仰翻在地上,陸燦用腳踩在上面,想要晃動棺蓋,可棺蓋紋絲不動,可見巨棺的重量。

“花姐,你們是說這棺材可以懸浮在空中?殭屍在上面飛來飛去?”陸燦怎麼也不相信這麼沉重的青石巨棺會懸浮在空中。

“信不信,那由你!你看這棺蓋我們掀的開不?”花千枝沒吱聲,而是王力在說。

此刻,王力正從巨棺裏拿出兩塊珠子碎片在研究,最後還是非常失望,珠子完好的時候會發光,被楚一凡砸碎了,就是兩塊石頭,看來,隨候珠只是傳說。

“這不科學,也太離奇吧!”陸燦喃喃自語,根本無法相信青石世棺懸浮在空中時給人帶來的的震撼。

聽到陸燦提到科學兩個字,王力差點沒笑噴出來,要知道,他們接觸的很多事情都不科學,但它又確實存在。

所以有人說,科學的盡頭就是迷信!

花千枝看了陸燦一眼,又看了看站在旁邊沉默不語的楚一凡沒有出聲,心裏納悶。

按理說,楚一凡是第一次下地倒墓,應該比陸燦更好奇一些纔對,可現在則恰恰相反,楚一凡沉穩地象一個倒斗的老手。

“一凡,你在想什麼?”花千枝隨意問了一聲。

“花姐,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楚一凡努力地想要從意識中抓住什麼,可又什麼也沒抓住。

“哪裏不對勁?是不是殭屍不見了?你還在想它?”陸燦聽了,馬上湊過來,盯着楚一凡揶揄道。

“對!火山,確實是殭屍的骷髏頭不見了!當時,是我一腳把它踢到那個角落裏,現在卻不見了!”陸燦無意提醒了楚一凡,他終於知道哪裏不對勁,原來是殭屍的骷髏頭不見了。

“殭屍的骷髏頭?”花千枝和王力同時驚異地問。

之前,他們爬出了“黑石妖塔”,塔內只有楚一凡一個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並不知曉,楚一凡只好一五一十的將剛纔發生的事情講敘了一遍。

“你是說殭屍的那些毛髮組成了一張臉?”王力驚訝的問。

“嗯!”楚一凡點點頭,那張臉太邪惡了,如果當時不是手中剛好有它畏懼的面具,後果也不知道會怎樣?

“你記不記的那張臉長的什麼樣子?”花千枝急切的問。

要知道,他們進入這個鬼地方之後,無論是雕刻,還是殭屍,他們都沒見過它們的臉,這不得不說是件非常奇怪的事,說不定只要看清它的臉,就可以解開迷團。

楚一凡努力的回想,最後還是搖搖頭:“不記得了,除了太邪惡之外,根本無法描述!後來它又被面具砸散了!就躲進珠光裏去了,最後,我又把珠子砸碎了,它們就不見了!對!殭屍什麼都不見了,不只是骷髏頭,還包括它的骨灰、毛髮!現在統統都不見了!”楚一凡這才發現,“黑石妖塔”內與殭屍有關的東西都不見了。

經楚一凡提醒,花千枝他們也發現蹊蹺,雖然“飛僵”被楚一凡制服了,但不應該憑空消失呀?再怎麼樣,也會在塔內留下痕跡。可現在,塔內什麼也沒有,就象“飛僵”不曾出現過一樣!

陸燦不信,他把地上的那塊玄武黑石翻了過來,下面就連殭屍的骨灰粉塵都沒有,而且非常乾淨。

“你們說,它究竟怎麼消失了?”花千枝問大家,眼睛卻盯着楚一凡。

“誰知道!這TMD也太離奇了!要知道我們都在這裏,它就這樣消失不見了!”陸燦罵罵咧咧地說。

“不然怎麼是鬼呢?”楚一凡沒心沒肺地問。

“鬼?鬼有什麼好怕的,難道我們會怕鬼?你要知道我們是做什麼的,我們可是鬼的搬動工,專門給它開搬家公司!”王力聲音大了幾分,他瞪着圓眼,似要從塔內找出“鬼”來。

王力的冷笑話並沒有逗笑大家,大家反而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提防着,因爲殭屍憑空消失,也就會憑空出現。

陸燦抱着那塊玄武黑石,時刻準備用來對付出現的殭屍,他心裏也沒底,不知道有沒有效果。

而楚一凡稍稍好一些,但也把手中的“瓦片”面具握的緊緊的,不防不測。

“別那麼緊張!就算殭屍會憑空出現,也會和這棺材有關!”花千枝說。

陸燦聽了,馬上離青石巨棺遠遠的。

“這棺材就是殭屍的傳輸陣?”陸燦網絡小說看多了,又馬上想到了傳輸陣。

楚一凡想笑,可還沒有笑出聲來,青石巨棺裏就傳來“咔咔”的詭異的聲音。

大家聽了,面面相覷,要知道,他們可剛從青石巨棺裏出來,裏面除了足雕和破碎的珠子之外,什麼也沒有,可現在裏面突然傳來詭異的“咔咔”聲。

“怎麼回事?”楚一凡輕聲地問大家。

大家都搖搖頭,誰也不知道棺材裏有什麼東西,並且發出這種詭異的聲音。

“是不是殭屍?”陸燦心虛地問。

“……也許是,也許不是!”花千枝說了等於沒說,但也萬分戒備,把摸金符都握在了手裏。

“我去看看!”王力想靠近青石巨棺,看個究竟。

“再等等!”花千枝拉住了王力。

因爲不知道棺材裏是什麼恐怖的存在,但只要聲音在棺內,他們現在還是相對安全的。

等……是不變應萬變之策!

還有一個原因,在花千枝的心裏,她下意識的相信楚一凡的話,杜半仙和陳一劍會出現。只要他們兩人能及時出現,花千枝相信不管青石巨棺裏是如何的大恐怖,他們都可以應付。

王力似乎也猜到了花千枝的想法,看了看楚一凡,又看了看塔頂洞口,心裏雖然犯嘀咕,但什麼也沒說。

這時,青石巨棺裏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密集,整個巨棺都在輕微的晃動,似有什麼東西掙脫了縛束,從棺中爬出來一般。

那掀在一旁的棺材蓋,也開始跟着晃動起來,象風雨中的船。

щщщ. тт kΛn. co

大家感覺地面都在輕微的顫動!

而楚一凡並沒有被棺材中的聲音吸引,眼睛卻盯着棺材蓋出神。

因爲棺蓋在地上晃動,由於視線的關係,楚一凡發現棺蓋內有幅奇異的圖案若隱若現,如果不是棺蓋晃動引起視角的變化,是根本看不見,難怪他們之前完全沒有發現。

楚一凡正想提醒花千枝,這時候,“啪”的一聲,青石巨棺裏傳來一聲脆響,象是什麼東西破裂了。

隨即,從巨棺裏伸出一隻手,這隻手很粗壯,紅毛以內眼可見的速度生長,五指如鋼爪,閃着冷冽之光,它在空中緩緩地虛握成拳,象要攥緊什麼,大家感受心臟都被它揪緊了。

“紅僵!”

花千枝和王力同時輕呼,但也同時放下心來。

紅僵雖然也非常恐懼,但和“飛僵”相比又有不如,之前的“飛僵”不是被楚一凡用一塊石頭拍死了嗎?

現在那塊玄武黑石還被陸燦抱在懷裏,象個寶貝似的,難道真的讓陸燦直接上場,一石頭將紅僵拍死算了?

但隨即,花千枝和王力明白自己的想法多麼幼稚和錯誤。

“紅僵”的另一手也伸了出來,抓住了青石巨棺的側板,接着,“紅僵”巨大的頭顱從棺材裏探了出來,額骨高聳、眼眶深凹、鼻樑塌陷,闊嘴獠牙,這頭殭屍根本不是人,而是一頭猩猩或類猿人的生物。

“這……這……”陸燦握着玄武黑石,開始瑟瑟發抖,之前他還躍躍欲試,想用手中的石頭砸死這頭殭屍,可現在,一切都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花千枝和王力也懵了,想不到從棺材裏爬出來的傢伙如此生猛,先不說玄武對它是否有用,就算有用,但一下也估計砸不死它。

大家沒想到,陪陵裏竟然會有這樣一頭猩猩殭屍,墓主人竟然用猩猩來爲自己陪葬。

相傳,黃帝的妻子螺祖爲西陵氏之女,是她發明了養蠶,史稱螺祖始蠶。但野史中又流傳說,當時螺祖豢養了幾頭人猿供其驅使,甚至到了唐代,相傳還有豢養人猿的事情。但大家一直以爲只是野史,想不到現在他們真的看見了一隻人猿殭屍,而且還是“紅僵”。

看來,傳說未必都是假的!

“紅僵”從青石巨棺中站了起來,身形竟然有半個“黑石妖塔”的空間高,儼然一頭怒目金剛!

大家屏氣凝神,都不敢亂動,心裏除了吃驚就是疑惑。

要知道,他們之前可是就差沒有刨土三尺了,棺內棺外都翻了個遍,這麼大的一頭紅毛殭屍他們不可能看不見,就算陷入幻境或是障眼法,但觸感上一定不會錯的,那棺材四壁都都他們摸騰了個遍,可就是沒有發現這頭紅毛殭屍,那它竟然從何而來? 從紅毛人猿從青石巨棺裏站起來之後,楚一凡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看着紅毛人猿高大的身軀,楚一凡突然明白過來了。

“花姐!這人猿殭屍很高!”楚一凡悄悄地告訴花千枝。

花千枝聽了,白了他一眼,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他竟然關注人猿殭屍的身高。

“棺材裝不下!”楚一凡這句話大家都聽明白了。

人猿殭屍的身高明顯比青石巨棺長,那青石巨棺肯定容不下它,它不可能是藏在巨棺的夾層之類的地方。

如果這樣,那只有一種可能,它是從地下破土而出。想想這堅實的地面和青石巨棺的硬度,都被人猿殭屍用鋼爪般的手指破開,然後從地下鑽了出來,大家就毛骨悚然。

就在大家驚慮的瞬間,人猿殭屍仰頭怒嘯,好象在表達突破封印,重見天日的心情,可惜殭屍就是殭屍,它發不出任何聲音,但他的表情異常的猙獰恐怖,驚人心魄。

“怎麼辦?太恐怖了,如果被它碰一下,不死就傷!”陸燦握着玄武黑石瑟瑟發抖,打死他也不敢用石頭去砸人猿殭屍的。

“給我!你不靠後!”王力把古盾交給了身邊的花千枝,搶過陸燦手中的玄武黑石。

現在,大家只有賭人猿殭屍懼怕玄武黑石,就連王力的古盾,也不知道能不能抗住人猿殭屍的一擊。

墓主人把這些殭屍怪物封通過特殊的手法封印在“黑石妖塔”內,就一定一些特殊的物質可以剋制殭屍,達到封印的目的。

而楚一凡之前用玄武黑石砸死過“飛僵”,可見玄武黑石對殭屍有剋制作用,就是不知道它對人猿殭屍有沒有效果。

“王力,別亂來!它塊頭這麼大,行動一定緩慢,我們能躲就躲!”花千枝見王力想衝上去用手中的玄武黑石砸人猿殭屍,就趕緊制止了他。

不得不說,花千枝的建議一針見血,這也是目前最佳的應對之策,但是,“黑石妖塔”內空間有限,再加上人猿殭屍身高馬大,佔據了大部分空間,能供他們能夠騰挪的地方並不多。

“我們到那邊去!”楚一凡福至心靈,指了指掀翻在地上棺蓋板。

花千枝疑惑地看了楚一凡一眼,但也沒說什麼,不管怎麼,那個地方離人猿殭屍更遠一些,中間還隔一塊棺蓋板,多少可以阻止人猿殭屍的行動。

其實,楚一凡總覺得棺蓋上的圖案不簡單,通常,棺材要雕圖刻畫都會棺材的表面。墓主人不會閒着蛋痛,在棺蓋上去繪圖,而且明顯的是用一種祕汁之法,不是因爲特殊的角度根本發現不了。

也許,它是封印!也不知道對人猿殭屍有沒有用。

楚一凡想提醒大家,但時間緊迫,他也一時無法明說,只好建議大家向躲到棺蓋板後面。

於是,大家就開始往棺蓋板後面轉移!

爲了不引起人猿殭屍的注意,防止它突然暴起傷人,他們移動的極爲緩慢。但最後,還是引起了人猿殭屍的注意。

人猿殭屍緩緩地移動頭顱,玻璃珠似的眼球泛着駭人的冷光,讓人不寒而慄。

“怎麼辦?我們被發現了!”陸燦停了下來,驚恐地說。

“反正發現了,那就快點!”楚一凡在陸燦身後推了他一把,大家迅速移到棺蓋的後面。

人猿殭屍發現他們跑到棺蓋板後面,也跟着緩緩的移動身子。

果然,人猿殭屍正如花千枝所料,人猿殭屍的行動比較緩慢,但這種緩慢只是相對而言,它高大的身軀在這個狹小的空間內,完全可以彌補這種不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