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劉青一聽頓時愣住了,心中暗道糟糕,張揚最近在大同府的名聲那可是響的很,那可是敢和代王叫板的人。

2022 年 4 月 9 日By 0 Comments

「王爺,這個……小人的確是買了一些鐵,但是我並不知道那是張大人的啊,如果知道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啊。」

代王一聽竟然還真是劉青乾的,心中暗罵這傢伙拆自己的台。

「好你個劉青,你買這麼多鐵幹什麼?難道你背着我做什麼其他勾當不成?」

這個罪名扣下來劉青可接不住,尤其是在邊關,這個其他勾當,說不得就是私自鍛造兵器賣給關外,一旦查明那可是要掉腦袋的。

「大人,我絕沒有其他的心思啊,我只是聽那王有財說有人定了半年的鐵,而且還有多少要多少,小的只是想買來再賣給他們,順便再加點兒錢,絕對沒有私自處理的意思啊。」

代王一聽頓時大怒,這種操作在代王府並不少見,一般對付對付外來客商也就罷了,如今這傢伙把這一套竟然用在了張揚的頭上?

嘭……

一腳把劉青踹翻。

「多加幾個錢?你多加到張大人頭上來了?看我不打死你?」

劉青被踹倒在地,唯一能夠做的,唯一能夠想到的只是求饒。

「王爺息怒,王爺息怒啊,小的不敢了,小的現在就把鐵送回去。」

「送回去?你還想送回去?你那不是讓張大人麻煩嗎?給你一炷香的時間給我拉到王府門口來,張大人讓你送去哪兒你就送去哪兒,聽懂了嗎?」

代王動手的動作讓張揚感覺十分熟悉,劉青看似被打的慘,其實並沒有受傷,這和自己打旺財倒是差不太多,可見這個劉青在代王這裏的地位還是不低的,詢問一番張揚才知道劉青是代王親兵的五千人長,掌管着代王一半的親兵。

「代王這是讓我不要追究他嘍?」

聽完代王的解釋,張揚揶揄的問。

代王哈哈一笑。

「都是誤會,既然解開了,也就罷了,手下不懂事兒我也教訓了,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計較了,等會兒本王讓劉青親自把鐵給您送過去,就當是我送給您了,您看如何?」

張揚自然不是真的興師問罪,畢竟這不是自己的目的,代王如此言語也算是給足了自己面子。

「既然代王都這麼說了,我張揚又豈能揪著不放?不過錢嘛,該給還是要給的,陸文問問劉青把鐵運回來花了多少錢,咱們照付就是。」

代王哪兒能讓張揚花錢,一番推脫,兩人的關係『又近了一步。』 一般的古玩,都沒有這麼濃重的古魂氣!

張凡此前也見過很多宋代的古玩,比如說自己家裏那些來自小浪村海水下的宋代的瓷器,雖然上面也有古魂氣,但是卻沒有這麼濃重。

可見,這玉璽絕對是產自於宋代之前的!

只不過是因為宋代皇帝把它當玉璽,所以才叫做北宋玉璽吧?

其實,從它的古魂氣上來判斷,應該是隋朝之前的。

張凡心中已經有數,輕輕地把玉璽還給中年人,「確實是一件難得見到的珍貴古玩兒,物以稀為貴,宋代的古玩兒雖然珍稀,但皇帝用的玉璽就更加珍稀了。」

中年男人面露感激,「先生,您絕對是世外高人!我這件玉璽,也請過幾個古玩專家給鑒定,想請他們給定出一個合理的事假,我好找一個適當的機會出手,但是,他們收了很高的鑒定費之後,卻都是一口咬定是假的。如果沒有專家的鑒定書的話,我這件東西在市場上,大家都不會認為它是真品。您想想,誰會相信,在我們這個小城市裏,竟然能出一個北宋的玉璽?先生,你說是不是?」

張凡連連點頭:「先生高見!我對古代的印章也有一些研究,這件東西肯定是真品,如果先生願意出手的話,我們可以商量一下價格。」

「剛才我已經說過了,」中年男人說,「我現在出手不是為了賺錢,就是為了給我兒子還外債,急於出手,所以在價格上我也不想多要,5000萬,先生一分也不用多,一分也不要少,你看怎麼樣?」

張凡又是輕鬆的點點頭,「我很佩服先生,我看就這麼定了。」

說着,掏出手機,就要給中年人轉賬。

正在這時,群中有一個人喊道:

「北宋的玉璽,就賣5,000萬?如果是真的話,5個億都不止!」

那人說着大步的走上前來,拱手對中年人說道:「這位先生,可否讓我看一看?」

中年人看了一眼張凡,便把玉璽遞給那個人。

那人接過來,從懷裏掏出一個巨大的放大鏡,就著陽光,仔仔細細前前後後上上下下看了一個遍。

前後足足有十幾分鐘。

這才把玉璽還給中年人,一邊用力的點着頭,感慨道:「我可以確定這是真品!」

人群中有人大聲問:「給大家講講,也讓大家長長見識!」

那人把頭一揚,非常傲慢地說:

「我家祖上當過辮朝的大內總管,對於歷代的皇家古玩,十分精通,並且傳下來家訓,有些鑒定古玩的秘方,只傳男,不傳女。今天我也不必在這裏給大家說的太詳細,只不過大家看一看這個……左下角這個缺口,這個在古書《古玩鑒論》中有所敘述。北宋傳到南宋的時候,南遷之時,受到元兵的追擊,負責掌管玉璽的太監,被元兵軍一刀劈下去,他用手中的玉器抵擋,結果中刀落水,玉璽於是就留下了這個缺口。」

中年人一聽,連連點頭,「先生真是厲害,我祖上也是這麼傳說下來的。」

那人十分倨傲,對着中年人一拱手,「今天有緣見到此物,絕對是一生當中難得的機會,若是錯過了,不但對不起祖宗,連子孫都對不起,所以我今天傾全家資產,也要把它帶回家,先生,6000萬怎麼樣?」

「6,000萬?」中年人大吃一驚,一下子扭過頭來看着張凡。

他的意思十分明顯,現在有人出6,000萬,你的5,000萬是不是需要考慮考慮?

張凡臉上露出有點不高興的神色,對中年人說,「先生,我們剛才已經講好了價錢,我已經要付錢了,現在半路上殺出個程咬金,是不是對我來說有點不公平啊?」

張凡此話一說,旁邊的人大都連連搖頭,有的人非常不滿的說道:

「這位外鄉人,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

「這位先生的傳國玉璽還在人家手裏嘛,人家想賣誰是人家的自由,你難道非得要用低價把人家東西買過來?」

「就是就是嘛,這跟強買強賣有什麼兩樣!」

「不行不行,有人出6,000萬,那肯定要賣個6,000萬呢,你雖然剛才要交錢,那不是沒交嗎?沒交就沒有成交!」

眾人一迭連聲的吼了起來,現場的氣氛出現了十分難得的正義!

這種「假群體正義」,往往是腐蝕法律的硫酸!

世間多少罪惡,假「假群體正義」之名而行啊!

中年人的表情顯得有點尷尬,不過猶豫了一下,還是下定決心對那人說道:「先生既然願意出6,000萬,這件玉璽歸你了!」

張凡皺了皺眉頭,無可奈何的雙手一攤,然後故意咬了咬牙,大聲的說道:

「那我出7,000萬!」

中年人猛地回過頭來,看着張凡臉上露出了極為驚詫又感激的表情,「先生要出7,000萬……太謝謝了,太謝謝了,先生絕對不是一般的客商,肯定是低調大款!」

那個人在旁邊冷冷的笑了,竟然抬起手,撥劃一下中年人的肩膀,非常不滿的吼道:

「我出8,000萬,8000千萬聽明白了嗎?」

眾人一下子驚呆了。

靜了一下,人群中然後發出海潮般的歡呼聲。

這些人,從來也沒有參加過高等級的拍賣會,因為那種拍賣會不是他們這個層次的人可以進去的,要資產證明,還要有一定身份,像他們這些,玩個10萬8萬的小古玩兒的人,是根本沒有見過這種大場面的!

所以一個個眼睛都瞪圓了!

這下可好,今天碰到這件事,以後,在朋友面前吹牛逼,說我見到如何如何宋代玉璽的拍賣……至少可以吹三年!

此時此刻張凡的表情有些暗淡,顯然他是被對方8,000萬的氣勢給鎮住了。

眾人非常嘲笑的看着張凡。

對於失敗者,咱們國人從來不吝於打擊和譏諷。

「看來這個外地客商癟茄子了!」

「還是咱們江清人牛逼!」

「就是嘛,這麼珍稀的國寶,還是留在咱們市裏,咱們都跟着臉上有光!」

這時,有兩個老者,一看就是老混混,是壞人變老那種人,他們一左一右走上前來,分別拍了拍江風的胳膊,非常同情的安慰起來……

。四下已經被包圍,地上幾十個刀斧手,房頂上上百弓箭手對準了他們,而兩柄寒光閃爍的短劍也抵在了他們背心。

這些人全是黑袍遮身,不露一絲身份。

西門吹雪有些緊張,也隱隱有些興奮。

顏開卻是很無奈,他早就發現了這群不懷好意的人,卻沒有去想這些人是針對自己。

其實就算知道,他也不想理會,不就吃個面嗎?搞這麼大陣仗幹嘛?

「西門小姐果然聰慧,單憑隻言片語就能將事情分析得這麼清楚明白……

《碰瓷之王》大地飛鷹171.黑手再現 他們算是來得夠早的,但是看大街上穿着長衫的讀書人,似乎還有許多比他們來得更早的。

簡雨晴去問客棧的住宿問題,發現貴得離譜,像是鄉試即將舉辦的原因,各個客棧都故意把價格提高了。

這種情況下,在客棧住一個多月,實在是不划算。

簡雨晴靈機一動,便去類似於現代中介的那種地方詢問哪裏有房子租。

運氣還不錯,她一去問,就剛好遇到一處要租的院子。

那是一處大富人家閑置的院子,據說是正牌夫人的陪嫁,因為不住人,所以就偶爾租出去拿點房租。

主人家對租客的要求高,好幾撥來租房的租客都被拒絕了,也是簡雨晴的運氣好,才會沒有受到主人家的刁難。

但租房有要求,租客至少要租三個月,且每個月一兩二錢銀子的租金,若是住得長久,則可以適當地降一些租金下來。

蕭司辰覺得貴,他們只在府城呆一個月,在客棧住能省不少錢;但簡雨晴卻覺得可行,客棧看似省錢,其實是只住一個月的緣故,何況那地方不方便不說,還魚龍混雜的,安全方面都是一個問題。

最後,她豪氣地付錢租了三個月。

好在租住的院子裏房間多,傢具齊全,不僅能直接領包入住,還能用廚房做飯。

於是乎,夜晚來臨之時,一家人其樂融融地聚在一起,就吃上一頓熱乎乎的飯菜了。

趙一鵬快樂地扒著飯菜,含糊不清道:「還是娘做的飯菜好吃。」

簡雨晴笑了笑,提醒道:「一鵬,吃了娘做的飯菜,得念書哦!」

趙一鵬眨巴眨巴眼睛,萌萌噠地撒嬌:「娘,我還小。」

簡雨晴敲他的腦瓜子一下,「不小了,二哥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都念了一年的書了。」

趙一鵬揉揉腦袋,拿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趙一博,「二哥,念書念得太早,你都念得跟老夫子一樣了。」

趙一博道:「三弟,娘說了,不念書,以後就是文盲,走到哪裏都會被人瞧不起。」

趙一鵬撇撇嘴,「那我明年再念。」

有兩個哥哥做榜樣,他還是挺怕被人瞧不起的。

次日,簡雨晴把他們的書本整理出來,一切又如在榆樹庄那般走上正軌。

那書太多了,蕭司辰忍不住問道:「雨晴姐,這些書你是怎麼帶來的?」

簡雨晴聳聳肩,半正經半開玩笑地道:「我是仙女,自然是變出來的了。」

蕭司辰看她不願意多說,也就不再問了,給他的感覺,簡雨晴有很多秘密,只是都不告訴他。

接下來,蕭司辰一心備考,趙一鳴和趙一博陪讀,趙一鵬則偶爾和簡雨晴去到處閑逛。

簡雨晴不是一個會坐吃山空的人,銀子花了,她就要想辦法賺錢。

但身為一個外來人,她在短時間內做什麼營生都不太合適。

最後,她乾脆在離家不遠的街道的南頭擺一個攤,挂名:女大夫。

也是不缺錢,她才敢這麼亂來,要不然這年頭人人都不信任女大夫,她掛一個女大夫的名能賺啥錢呢?

說到錢,簡雨晴的空間里還有許多種植了兩年的三七,真缺錢了,她就挖出來賣。

攤子擺着,簡雨晴坐在攤位前,認真地翻看她花了幾個錢買來的二手醫書。

她長得美,許多人路過她的攤位,都會盯着她看,間或議論幾句,就是沒人上前去看病。

蕭司辰不放心簡雨晴一個人外出,時不時地就會出來在暗處看着簡雨晴。

一連幾天,簡雨晴都沒有接收到一個病人。

簡雨晴也不着急,反正她這麼擺攤,都跟義診差不多,有人來就看,沒人來就閑着。

這日,一個衣着不太好的阿婆來到她的攤位前,猶豫了一會兒,才問道:「小娘子,我聽他們說你會給人看病,是嗎?」

她不識字,看不懂簡雨晴掛在攤位上的那幾個字。

簡雨晴微微一笑,示意攤位前面的凳子,「阿婆,你坐。」

阿婆猶豫着坐下。

簡雨晴看看她的臉色,問道:「阿婆,你哪裏不舒服?」

阿婆不先回答,而是道:「那個,看診費貴嗎?」

簡雨晴猜到她沒錢,爽快道:「你是我的第一個病人,不要錢,就免費給你看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