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勢大力沉的一刀撩了過去。

2022 年 1 月 2 日By 0 Comments

鏗!

裴搵被姜夜的力量掀飛,但是他眼中卻出現了喜色。

在看到了裴搵眼中驚喜的時候,姜夜暗道一聲:「不好,中計了,他現在是貓,不管是身體的柔韌度還是對身體的操控都能夠支撐他藉助我的力量攻擊我。」

果不其然,裴搵手中的橫刀已經砍向了姜夜的脖頸。

「形態!」

「判定成功……」

裴搵愣了一下,眼中露出錯愕,他竟然失手了,他沒有攻擊姜夜而是藉助姜夜的一擊後退的更遠。

姜夜身上似乎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出現了。

「喵。」裴搵四肢着地,全身炸毛一般的死死的盯着姜夜。

詭王形態一出,陰影中的活死人,全都睜開了雙眼看向了姜夜

「怎麼會這麼害怕,難道這人是鬼王嗎?」監牢中的其他鬼怪驚恐的看着變身的姜夜,而瘦長鬼眼中卻露出了濃濃的驚喜。

「好了,還不趕緊送裴少卿喝葯,聞帥就不要鬧了,好歹大家曾經也合作過。」一個眯眯眼的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從陰影中走了出來,他拿出了令牌,令牌微微閃爍,所有的活死人頓時閉上了眼睛。

「伺候少卿喝葯,都成啥樣了,喵喵亂叫。」嘆了一口氣,男人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沒病,我沒病,我沒喵……」裴搵還要說什麼,但是身旁的兩人一下子架住他的胳膊,隨後又上來兩個人,將一碗不知名的東西倒進他的口中。

咕嘟咕嘟之後,裴搵身上的毛髮消失,又從貓頭變成了人臉。

然後裴搵就被其他人帶走了,牢房中的甬道中只剩下這個老頭和對面的姜夜。

「大理寺卿陳功。」姜夜看着出現的大理寺丞,搜索了一番聞風的記憶,這位也是廟堂老人了,大理寺本身就是重要的部門,所以誰都想要拉攏這一位。

姜夜露出笑容:「眯眯眼的老頭。」

「聞帥想要離開,只要說一聲就是了,少卿也是守規矩,你看,條子我都給批下來了。」陳功笑呵呵的從口袋中姜夜手令拿了出來,看向詭王形態的姜夜。

「我現在麻煩事兒纏身,出去作甚,不過這玩意兒倒是可以留着備用。」姜夜解除了形態,走了過來拿起陳功遞過來的令牌。

「上頭給我的是什麼罪名?」姜夜看向陳功問道。

陳功搖了搖頭道:「無罪,但是擾亂了宵禁了長安城的治安,所以要關押上半月。」

「你也應該猜到了,這一次和和你沒有關係,只是上頭的兩方人物鬥法,你只不過是一個起始罷了,只不過……」說到這,陳功的臉上反而露出了笑容,似乎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

只不過他們都沒有想到,連續出動了右驍衛和龍武軍都沒有把姜夜拿下,反而損失慘重,最後還是聖人下旨,這才將此事作罷。

「無罪就是沒事嘍。」姜夜冷笑了一聲。

他一來就捲入了兩方人馬的爭鬥,右驍衛和龍武軍是右相的人,這一次應該是藉著他的問題向上一層發力,沒想到在他這裏就折戟沉沙了。

『上一層是什麼來着?』姜夜動腦子思考了一番,但是不良人上面已經沒有管制的了,硬要靠的話,大理寺確實算半個親戚。

想到這,姜夜繞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眯眯眼的陳老頭:「寺卿你話裏有話啊,不過和我沒有關係,既然沒事了,我就回去睡覺了。」

說着,姜夜轉身走入了自己的牢房,往草垛上一躺,翹起了二郎腿。

「年輕人就是太着急了,不要這麼着急嗎,老夫來是有一樁造化送給聞帥的。」陳功卻沒有直接離開,而是帶着和善的笑容,笑呵呵的看着躺在草垛上的姜夜。

「造化?」姜夜撇了撇嘴,奶奶的,申公豹也總這麼說,然後給他幫忙的不管是是什麼大佬都涼了,一聽就是強大的flga。

而且這老頭也憋著壞呢,誰知道,曾經中立的大理寺現在是靠向哪一方。

不過誰管他大理寺靠誰,姜夜現在最討厭的就是李林甫,右驍衛和龍武軍是右相的人,他們來抓姜夜,姜夜自然會討厭。

姜夜靈光一閃,三兩步的走到了陳功面前道:「大理寺投靠了太子?」

陳功微微的搖了搖頭:「大理寺完全中立,我們只效忠聖人。」

看着陳功神情和結實的九河結,姜夜卻笑了起來,大理寺還真是這樣,當年武則天登基的時候,大理寺的赫赫威名可是能夠止小兒啼哭的。

「那是什麼造化?」姜夜皺眉問道。

「將會成立一個新部門,保護上元佳節的安全運行,會抽調一部分人,雖然位卑但是權重,不知道聞帥……」

「沒興趣。」姜夜翻了一個身。

陳功也沒有多勸說,沒有久留就離開了。

「老頭的把戲我早就看出來了。」

姜夜睡了一覺,然後起了一個大早,大搖大擺的走出了牢房,和大理寺其他的官吏一起享用了早餐。

大理寺的早餐還湊付,不過由於是大食堂的關係,所以看起來很熱鬧,造成上千人一同在大食堂用餐在這種時代還是很特別的。

「對了,裴搵在哪兒呢?」姜夜擦了擦嘴看向身旁的小吏。

「裴少卿?裴少卿一般在大理寺內堂。」

吃完了早飯的姜夜背着手摸到了,大理寺的內堂,少卿辦公的地方也是獨特的,所以很好找。

「你來幹什麼?」看到姜夜走進來,裴搵皺了皺眉頭。

「你什麼時候開始學武的?」

「哼,某五歲學刀,二十二歲,十八般武藝精通,打遍長安無敵手,你不過是仗着速度快力量大,其實你一點章法都沒有。」裴搵輕哼了一聲,他還以為姜夜是來嘲諷他的。

掃了一眼裴搵亂糟糟的桌面,還有身後堆積如山的卷宗,姜夜的臉上露出笑容道:「那要不這樣,你教我武功,我幫你辦公怎麼樣?」

「大言不慚,我承認你確實力量不錯速度不錯,但是辦公這種事情,需要可不是力量大和速度快就行了,需要的是腦子,腦子你動不動。」

「哎,你不懂不要亂翻啊。」

「你別亂寫啊。」

「槽,那是我寫了半個時辰才寫完的。」

「……」

一個時辰后,看着整理的井井有條,並且已經完成了今日任務的裴搵突然有點懷疑人生,那個坐在他位置上,正在奮筆疾書的大漢竟然還這麼懂大理寺的案牘不成?

「他娘的,到底我是少卿還是他是少卿啊。」

放下了手中的毛筆,姜夜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後看了一旁正在懷疑人生的裴搵。

姜夜也發現了,這小子太傲,但是人家的功夫確實是實打實的,如果不是基礎屬性相差太大的話,姜夜還真不是對手。

「你覺得怎麼樣?」

裴搵裝模做樣的看了看,似乎還是有些拉不下臉,不過姜夜的條件太誘人了,他一下子就省出了四五個時辰。

「咳咳,你確實還挺有天賦的,這樣吧,你幫我整理案牘,我教你武功。」 虞國載乾三年,江南道,洢州城。

初夏的一場晨雨,洗去了天地間的渾濁悶熱。

洢州橋上,行人如織,車馬密集。

橋下寬闊而深沉的河水,由南向北靜靜流淌,承載着一艘艘載滿鹽、茶、糧等貨物的綱船。

弘舸巨艦,千舳萬艘,或由縴夫牽拉,或由船夫搖櫓,沒有停歇下來的時候。

虞帝國繼承了前隋的漕運體系,而洢州城則是虞國漕運路線上的重要節點之一。

所謂「吳門轉粟帛,泛海陵蓬萊。」

「雲帆轉遼海,粳稻來東吳。」

南來北往的船隻貨物,為這座江南道的城市,帶來了大量的流動人口,以及…商機。

洢州橋頭河畔的一家家沿街店鋪,早在朝陽升起之前就做好了開張準備。

無論是茶館,飯鋪,酒樓,還是胭脂鋪,當鋪,米鋪,所有店面都寬寬大氣派,顯得人氣旺盛。然而在眾多店鋪中,卻有一家大門緊閉,並且完全沒有開張的意思。

那是一間懸掛着「保安堂」匾額的藥鋪。

「啪。」

擦過藥鋪櫃枱桌面的抹布,被丟到一邊,

一隻屬於少年的手掌先重重劃過古香古色的桐木桌面,再湊到眼睛下,審視着指尖是否殘留着塵埃。

「可算乾淨了。」

少年朝手掌吹了口氣,隨手將抹布丟進盛着水的木盆,伸了個懶腰,坐進櫃枱後方的椅子裏。

他約莫十四五歲,穿着一件灰色襕衫,內搭短緋白衫,戴襆頭,穿長靴,相貌普通,表情格外平靜。

李昂,這是他的名字。

或者說,是他此世的名字。

四個月前,保安堂的前主人、李昂的父親李寒泉,與妻子崔苡因病相繼離世。而守孝期間渾渾噩噩的李昂自己,也發生了意外——

他的腦海里,開始持續不斷地浮現出凌亂而稀碎的記憶碎片。

滿是摩天高樓的繁華都市,在街道上疾馳的鋼鐵車輛,手機,電腦,網絡…

以及在那個世界生活着的、同樣名為李昂的存在。

破碎記憶的來源,和他同名同姓,甚至連長相都一模一樣。這到底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

亦或者,是傳說中的「穿越」?

李昂搖了搖頭,將雜亂思緒置之腦後,凝神掃視眼前這間熟悉的保安堂藥鋪。

藥鋪店面還算寬敞,地上鋪着青石板,四根柱子下方都有圓石墊著,房樑上懸掛下三根細繩,栓著根細木棍,細木棍下懸掛有一包包散發葯香的成藥,以及寫有「小青龍湯」、「麻黃湯」、「地黃煎」等滋養的小木牌。

櫃枱上方,擺放着扁竹筐、葯稱、搗葯臼等雜物。

而櫃枱後方的木質架子,則放置著一格格盛有麻黃、葛根、烏葯、丹參等藥物的木盒、陶瓷罐。

「少爺…咱家快沒錢了。」

輕柔女聲打斷了思索,李昂轉頭看去,只見店鋪角落裏坐着一位穿着青色侍女服的少女。

她年紀和李昂相差彷彿,長著張可愛的鵝蛋臉,正微皺眉頭,將一大堆錢幣碼在桌面上。

柴翠翹,李昂家的婢女。

八年前,虞國南面的周國爆發叛亂,叛軍如燎原烈火般接連攻佔十座州城,面臨兵災的周國北部百姓紛紛逃離故土,湧入虞國。

當時局勢動蕩,賣兒鬻女者不知凡幾,李昂的母親崔苡做主,買下了柴翠翹作為李昂的丫鬟。

虞國作為當世大國,疆域遼闊,國力強盛,也自詡最為文明,明法規定國中有僕而無奴。

就算是丫鬟,也絕非主人家的私有物,有權領工錢,有權決定自身的婚姻嫁娶,如果被主人家虐待,還可以去官府、工會,或者「女子社」這樣的民間互助組織告狀伸冤,強制中斷主僕契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