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區區‘八陣圖’就想困住老夫,誅心老鬼,你還真是越活越老糊塗了。”九陽童子冷笑一聲,判官筆閃爍着流光,在其手心分成八股,被他一把丟向虛空之處,那八股金光盤旋一週,分別射向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個方位。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只見碎裂聲傳來,那判官筆牢牢地插在虛空之中,而九陽童子身旁模糊的陣法也是瞬間被擊破,地面之上的石刺頓時碎成粉塵,骸骨嶺上的陰寒之氣也趁機迅速灌入其中。

九陽童子冷笑一聲,朝着那虛空中的判官筆一招手,那分爲八股的判官筆頓時化作一道流光,在空中盤旋一週之後,閃爍着金芒朝着九陽童子急速飛來,在半空中重新融合爲一體。

“不好!”九陽童子突然面色大變,驚恐萬分地尖叫出聲,而他的身軀也是急速朝着後方退去,像是白日裏見了鬼。

“想逃,晚了。”那原本應該融合到一起的八股判官筆,其中卻有一隻極爲異常,它非但沒有和其他判官筆融合的跡象,反而急轉一圈,速度陡然加快,朝着九陽童子的心窩處襲來。 夢天一路橫衝,雖然偶有消耗,但卻也並不算大。但是,打過他來到了第四十一層的時候,卻是遇到了阻礙。

因為這裡的傀儡,儼然已經達到了化虛境初期的實力,比起前面二十層的傀儡的實力,無疑是強大了上百倍!而夢天的面色,終於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來。

因為化虛境的實力,已經能夠逆亂輪迴了!

雖然這些只是傀儡,但是夢天並不敢肯定,他們完全沒有靈智!

所以,在一到這裡的時候,夢天頓時愣住了,而且嘴角在狠狠的抽搐著。

因為一個妖嬈的女子,渾身一絲不掛的正靜靜的躺在一個水池中,撩起的水花,已經化為了一層層的霧氣,雖然看不真切,但是卻是有著一種神秘的誘惑和朦朧的美感。

「額……額……」

夢天直接愣在了這裡,縱然他之前經歷了一百年的幻想,現在也是不僅愣住了。

這裡不是傀儡么?莫非就是這個女子?

「你來了?」

夢天一怔,什麼叫我來?莫非她早就知道了不成?

「我並不想與你打,因為我知道,我打不過你,而且打鬥的話,對於身體不好,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保住了容顏的……所以,我不想跟你打,你從這裡直接上去也行,不過要幫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

夢天一愣,然後便是問道。

旋即,夢天只覺得眼前異化,然後一個妖嬈的身影便是裹著一層浴巾,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高聳的胸部緊貼著夢天的胸膛,一張嫵媚的面容,也是緊緊的貼在夢天的面前。

「我知道你會煉藥,而我這裡也有一個藥方,我只請求你幫我煉製一枚丹藥,然後你就可以直接上去了,或許,還能從我這裡得到一些情報哦……」

「額……」

夢天一愣,還有這等事?

「我看看……」

不過,能不打便不打,夢天也是懶得再與她爭鬥。

「喏……」

說著,妖嬈女子便是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來了一張藥方,然後便是遞給了夢天。

「化生丹?!」

夢天立刻便是驚呼出聲。

「嘻嘻,答對了……我正是需要這枚丹藥來脫離傀儡之身,化身為真正的人!」

夢天聽到這裡,早便是長大了嘴巴。

「你……你還不是人?」

夢天看著妖嬈女子的身體,忍不住在其胳膊上輕輕摸了摸,然後又捏了捏。

「你這分明就是血肉之深啊……」

「你知不知道……女子的身體,不能亂摸的?」

「額……咳咳……對不起,失禮了……」

看著妖嬈女子嬌嗔的面色,夢天頓時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實在是太驚訝了。因為眼前的女子,竟然還沒有脫離傀儡之身!

「莫非……你是用的生靈傀儡之法煉製出來的?!」

夢天突然想到了自己所讀的孤寂中關於傀儡的記載,頓時疑惑的道。

生靈傀儡煉製之法,便是用一個活人,而且必須還是擁有靈智的活人,生生將他的神魂用靈魂之火煅燒得沒有神智,然後再將其煉製成傀儡,把他的肉體以最大強度的淬鍊。而在用萬千生靈的血液浸泡,讓這個傀儡的身體之內誕生另一個靈智,這樣,便是生靈傀儡之法! 鳳逆天下 而以這種方法煉製出來的傀儡,百分之百的擁有靈智!

而且,生靈傀儡之法煉製出來的傀儡,都是有固定的境界的。也就是說,煉製之前那個人是什麼實力,聯成傀儡后便是什麼實力。而現在看來,莫非,這個女子,生前是化虛境的強者不成?!

想到這裡,蒙恬渾身一陣激烈的顫抖,這……這究竟需要何等實力,竟然把一名化虛境初期的強者煉製成了傀儡,這等實力……夢天光是想想,便是一陣冷汗。

「怎麼樣,能不能煉?」

「你什麼時候需要?」

那名妖嬈女子充滿誘惑的點了點嘴唇,然後歪著頭想了一會兒,便是道。

「三年!三年之內,你必須給我煉製出來,不然的話,我就錯過生死交匯的最佳時間了。」

夢天點了點頭。

「這枚『化生丹』,乃是天品中品的丹藥,現在的我,還無法煉製……三年的時間,三年之中,我一定給你送來!」

妖嬈女子想了一會兒,然後便是點了點頭。

「我就信你一次,反正三年之內,你是不可能離開荒蕪之塔的。所以,就算你不給我送來,我也回去找你。」

「你能離開這裡?」

妖嬈女子點了點頭。

「哦。」

夢天雖然表面上是這麼慢不經心,但其實是掩蓋心中的震撼。

「對了,上去的時候,我勸你小心一些。」

「嗯?」

「上面九層的那九個傢伙,可就不像我這麼好說話了……祝你好運吧……」

「額……」

夢天一愣,然後看著通道,頓時演了一口唾沫,便是點了點頭。

「現在時間還很多,你不如在我這裡休息一會兒吧。」

夢天先是微微一怔,並未嬌作,直接便是盤膝坐了下來。

恢復期了消耗。

…………….

數個時辰之後,夢天終於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好了?」

「嗯,多謝!」

夢天報了抱拳,便是緩緩站了起來。現在的他,已經完全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別忘了給我煉丹就好……」

「不會忘記的……我先走一步了……」

「去吧……小心……」

夢天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通道之口。

「你這丫頭……成不成人,真的對你那麼重要麼?」

荒蕪之塔塔靈的聲音,在這一刻緩緩的響了起來。

「老傢伙,你不知道成為人的好處……在這幅身體的記憶之中,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呢。我真的很想知道,什麼是情……那種感覺,究竟怎麼樣呢?老傢伙,你知道么?」

荒蕪之塔塔靈的聲音,已經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一個獃獃的女子,靜靜的坐在湖面,目光深邃的看著湖水。

………….

到了第四十二層,夢天頓時感到眼前一暗,然後一個壯碩的身影,便是橫亘在了夢天的面前。

「小子……」

「額……啥……」

夢天一怔,顯然是沒有想到自己一上來,便是與這一關的傀儡撞了個正著,而且看這樣子,這傢伙還是在刻意的等著自己。

「小子……你是從外面的世界來的吧?」

夢天咧了咧嘴,然後點了點頭。

「那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吧?」

蒙恬眼前一亮,頓時感到忽悠的機會來了。

「外面的世界?哈哈……那何止是精彩啊。燈紅酒綠,繁花漫街,那是有著數不勝數的有趣的事情。不過可惜,像你這種人,是絕對不可能感受到塵世的繁華了。嘖嘖……塵世的繁華,足以讓一個人一生都是流連忘返,那種感覺,真的是非常美妙啊……你感受過沒有?哈哈……沒有吧?可惜了,可惜了啊……」

那個大漢頓時眼前一亮,然後直接提起了蒙恬。

「喂喂喂……你要做什麼?放開啊……」

「小子,嘿嘿……給我講講講外面的世界,老子在這裡快要悶出個鳥來了……」

「額……額……額……」

隨後,夢天直接是鬱悶的被那大汗拽到了一把椅子上,然後那大汗便是直接在地上坐了下來。

無奈之下,夢天直接便是將外面的世界的一切,各種有趣的、好玩的,以及世界的劃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等等等等,都是通通講了個遍。他是明白了,這些傀儡,根本不需要用武力來解決,光是忽悠一下就完事了。

或許,這些擁有靈芝的傀儡,在這寂寞的空間之內,對於外面世界的嚮往,絕對是極為強烈的。而夢天所講給他們的,也正是他們想要知道的,也是最能夠勾起他們興趣的。

而顯而易見的是,夢天沒講到一個有趣的事情或精彩的地方,那個大漢的臉上,便是一陣嚮往。

到的最後,竟是蹭的一聲站了起來,拍手叫好。

「唉……沒有想到,外面的世界,竟是如此的美好。只可惜,宿命未到,我們還不能出去啊……」

「宿命?出去?你說你們能夠出去?」

那個大漢點了點頭。

「在很早以前,我們被製造了出來,便是為了等一個人,等一個能夠達到荒蕪之塔頂層的人。只有等到了那個人,我們才能夠附著那個人,被那個人帶到外面的世界中去。而我們也正是為了這個願望,所以一直在這裡等待著,唉,這麼多年了,來到這裡的人不計其數,但是像你這樣到達我這裡的,還真是只有你一個人呢……」

大漢目光深邃的看著夢天。

「小兄弟,若是你能夠到達最後一層,那麼,你可一定要記得回來找我啊,我真的很想很想出去……」

夢天看著這名大漢,他的心中卻是微微震動了一下。或許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名大漢對於外面世界的渴望,究竟是有多麼強烈。但是夢天的心中,卻是在想著另一件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