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午飯過後,前往雷獸兄弟老窩的路上,七寶有些遲疑的喊住了戈薇。

2022 年 3 月 15 日By 0 Comments

「是啊!怎麼了,七寶醬。」戈薇停下腳步。

「雖然我很想報仇,但是,但是雷獸兄弟真的很強,你們去的話,一定會被殺死的!」七寶咬了咬牙說道。

「你這小鬼,說什麼蠢話,不管是雷獸還是水獸什麼的,那種妖怪,還不夠我砍得呢!」犬夜叉不屑的哼了一聲,昂著頭繼續前進。

「別擔心,七寶醬,犬夜叉很厲害的哦,而且我們還有靈夢在,只要有靈夢,什麼妖怪都不成問題的。」

「雖然很感謝你的誇獎,但是戈薇,這次的妖怪在你們打敗他們之前我是不會插手的哦!」花火懶洋洋的坐在抓到的一頭野狼上,笑著說道。

「誒!為什麼?」

「對你們的一點試煉,你們可不能永遠的依靠著我吧!」花火半撐著下巴做出一副思慮狀,「不過也不要擔心,對於雷獸兄弟的實力評價有人已經告訴我了,你們只要小心一點絕對能夠獲得勝利的。」

「是誰?」

「秘密!」花火笑著搖了搖手指,示意不可說。

其實這個消息是從逆發之結羅那裡收集到的。

「靈夢真狡猾呢。」戈薇輕哼了一下,但心裡卻放鬆了許多。

雷獸兄弟的老窩叫做黑獄山脈,離他們所在大概有三十多公里,在路途崎嶇的條件下趕路會要挺長時間,但幾個人都不是普通人類,就是戈薇,也在花火的教導下學會了對自身靈力的使用。

半個時辰后,幾人來到了一處山脈附近。

這是一出海拔較高的山脈,山中各種怪石嶙峋,少有植物的存在,無論土地還是山石,都是焦黑一片,整個山脈的上空一直籠罩著大片烏雲,一踏入裡面的區域天就彷彿黑了下來。

「轟隆隆!」偶爾還有低沉的雷鳴聲從烏雲內傳出,烏雲表面時有藍色的閃電弧閃爍游移。

花火精神外放探查這片山脈,原來如此,這片區域的土地下埋藏著一批豐富的金屬礦物,磁場絮亂,所以才會如此吸引雷電啊!

「這種環境下就有點像遊戲中最終BOOS的老窩呢。」

「好了,就在這裡等著吧!」走進去之後,花火將草席放出,然後坐下開始新一輪的喝茶。

整個黑獄山脈都是雷獸兄弟的主場地,在這個環境下只要一有人踏入他們很快就會生出感應。

「靈夢你還真是悠閑呢!」戈薇已經拿出弓箭,羨慕的看著花火,她可做不到花火這麼輕鬆。

「這個女人,是過來玩的嗎!」七寶在一邊目瞪口呆看著花火的行為。

「你們是什麼人!」

「轟隆!!!」

驟然變得爆裂起來的雷鳴聲中,一道烏雲從山脈當中海拔最高的一座山山腰處快速飛出,來到了幾人的上空。

一個體格龐大,腦袋卻如同蜥蜴一般只是表面皮膚非常光滑的妖怪從烏雲中露出了腦袋。

「是滿天!」七寶立即認出了眼前的仇人,手不自覺的狠狠捏起。

圍裹著滿天腰部的那個狐狸皮毛,父親!

理智告訴它要忍耐,可是妖怪從來沒有幾個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怒火轉眼就引燃了他身體裡面名為復仇的種子。

「可惡,你這傢伙,給我去死啊!」

七寶猛的一跳越上半空,妖力從體內瘋狂湧出。

「轟!」一道幽藍色的狐火飛速向著滿天燒去,然後貼近滿天的身體后瞬間發生了爆炸。

「誒!」滿天一時間沒有來得及躲避,被七寶吐出的狐火炸個正著。

只是七寶的妖力太弱了,狐火爆炸產生的力量根本就無法突破滿天自身妖力對於身體的保護。

「怎麼會!」爆炸過後,七寶看著沒有收到任何傷害的滿天,無法置信。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已經將全部的妖力用上了,它不甘心的又向滿天吐出一道狐火。

滿天這時反應過來手一揮,將七寶從空中拍下。

「七寶。」戈薇著急喊了起來。

犬夜叉一個縱越將七寶接下。

「頭,頭髮..」滿天再這時候卻沒有趁機進攻,他雙手微顫的摸向了自己的頭部,在他光溜溜的頭上面只生長著三根黑髮。

「不,不會的...」

可是並沒有並沒有回應他內心的期望,三根頭髮在微風中搖了搖,然後掉落了下來。

「我的頭髮!」

「啊啊啊...!!!」滿天在這一瞬被徹底的引怒了,龐大的妖氣因為他的憤怒瘋狂的激蕩著,烏雲深處的電荷受到了妖氣的激染。

轟隆隆!!!數十道雷電一瞬間同時劈下!宛如末日降臨!

頭髮!最重要的頭髮沒有了!

從很早的時期開始,就一直盼望著自己擁有一頭跟飛天哥哥一樣濃密的頭長發,這樣或許就能夠受更多女人喜歡了吧!

雖然無論用什麼方法,不管是用從毛娼妓那裡得來利用少女的血肉製成生髮秘葯,還是吞噬毛女的血肉,都沒有任何作用。

可是只要在三根頭髮還在,自己就是擁有頭髮的,也堅信總有一天能夠實現夢想。

不過這一切都在剛才戛然而止了!

「去死,你們都給我去死啊!」

寬長的蛇形口中妖力涌動,無數的電子負荷在妖力的涌動下聚集在一起,快速聚集成一個雷光炮向著犬夜叉幾人噴下。

「危險!」犬夜叉攔腰抱住戈薇快速躲過,雷光炮落在地面上,原本堅硬的山岩立即碎裂,一個十幾米深寬的大坑出現在原地。

「叮咚!雷獸滿天對你的仇恨值升高頂點,表現為不死不休!」布置好隱身及防護結界,花火滋遛滋遛喝完一口茶,開始系統配音。

「加油啊!犬夜叉!」配音小興之餘,她還朝著一直躲避天上掉落雷光炮的犬夜叉揮了揮手。

「這個可惡的女人,如果不是她將自己的妖力封印住,怎麼可能那麼被動。」

聽著耳邊傳來的鼓勵聲,犬夜叉卻絲毫沒有被鼓勵的感動,咬牙不爽的看了花火一眼,繼續閃避。 程苒一向淡定從容的臉徹底紅了個遍,封墨燁一身西裝革履,竟然跟她身上的裙子莫名的搭。

封墨燁朝程苒眨了眨眼,那眼神溫柔,令人快要溺斃其中。

程苒這才緩緩將手放在他掌心之中,封墨燁上前一步,親昵的摟住程苒的腰,還惡作劇般的掐了一把,程苒最怕癢,他這一碰,她渾身都在發顫,可在舞台上,那麼多人看著,她總不好表現的太明顯。

封墨燁微微偏頭,將她往身前摁了摁,兩個人的距離近在咫尺,程苒甚至能夠聞到他身上清冽夾雜著淡淡煙草的味道,沒有半點反感,反倒還覺得出奇的好聞。

他聲線低沉磁性,像是能夠蠱惑人心似的,在她耳邊小聲說道。

「別緊張,老婆,有老公在。」

程苒身子僵硬的不行,她從來沒有跟誰這麼近距離接觸過,更何況封墨燁滾燙的掌心還貼在她的腰,很不自在。

她低垂著腦袋,手掌微微用力,想要推開他一點。

「你能不能別靠我這麼近。」

看不出來她很緊張嗎?

封墨燁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咱們跳的是雙人舞,不貼那麼近豈不是成了格鬥。」

「你這樣我太熱了。」程苒第一次這麼膽怯的不敢抬頭去看一個人的眼神,她目光微微下垂,男人的襯衫領口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解開了兩三顆紐扣,露出線條完美的鎖骨。

程苒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唾沫。

封墨燁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鎖骨處有女孩兒清淺而微燙的呼吸,一下一下落在他的皮膚,女孩兒的腰很軟,恨不得揉入他的懷裡。

他喉頭上下滾動,渾身的溫度不斷攀升,眸光一深。

程苒腦子還在想著要怎麼推開一點封墨燁時,男人在她耳邊曖昧十足的說了句。

「老婆,我好像越來越不想等了,今天晚上回去就要了你,好不好?」

他嘴唇若有似無觸碰著她紅潤的耳垂,忽地笑起來,用氣音說。

程苒當即腦子都炸開了,差點當場就要來給他來一記過肩摔,可一想到下面還有這麼多人,還是忍了。

不過她周身已經有了小小的氣勢,冷著眉眼提醒封墨燁。

「你最好是別再說這些話,否則我不敢保證我不會讓你出糗。」

主持人在旁邊也不知道兩個人在嘀咕什麼,只是覺得氣氛有些微妙,他輕咳一聲。

「那個……既然封總是程苒的舞伴,那我們就開始了,音樂響起。」

隨即,一首柔和唯美的音樂在舞台上響起。

封墨燁原以為程苒只是粗略的學了一下,畢竟她有跆拳道的底子在,應該舞蹈會好吸收很多,還擔心著程苒會跟不上自己節奏。

誰知道,令他驚奇的是,他老婆,半點都不遜色於自己,她身姿曼妙,舞姿優美,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讓他看的有些失神。

下面的人更是看的目瞪口呆,甚至還有人說了句。

「我是不是看到了仙女,這也太美了吧。」

「我好像看到了舞蝶。」

「你們有沒有覺得,程苒跟封總一起跳舞,配一臉。」

「對對對,我感覺他們好般配呀,不行,我要磕這對cp。」

下面的人好評連連,就連吳晴跟以為能夠穩拿冠軍的凌相君幾乎是一副吃屎的表情看著台上。

凌相君沒好氣剜了一眼吳晴。

「你不是說程苒不會跳舞嗎?這怎麼回事!」

她非但不僅會跳,而且這舞蹈難度連自己都不敢輕易嘗試,外行人或許看不出來程苒的功力,可是她看的出來。

程苒的舞蹈功底堪比常人,她的舞蹈功底跟自己壓根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怎麼可能……她不是從鄉下來的嗎?

怎麼會會把探戈跳的如此之好,她最喜歡的舞蹈演員琳達,還是拿過世界冠軍的,跟程苒今天的這支舞蹈比起來,那也是可以作比較的。

這個程苒,到底是何方神聖。

一曲舞畢,完美謝幕,台下掌聲雷動。

「我的天,這舞太漂亮了,她們兩個就好像神仙下凡。」

「沒想到程苒居然會跳舞,還跳的這麼好,這下我估計今年的才藝冠軍是要易主了。」

往年,次次都是凌相君拿冠軍,沒想到這次半路殺出了程苒,搶了她的風頭,成為了一匹黑馬。

程苒路過凌相君時,凌相君腦子一熱,竟然伸出腳想要絆程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