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卓東來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讓司馬超羣成名的機會的,所以朱猛一定要死在司馬超羣的手上。這樣,他就能站在巔峯了,俯瞰衆生,這樣的他纔是卓東來心目中萬丈光芒的英雄,值得天下人仰視的。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爲了達到這個目的,卓東來付出的心血到底有多少,只怕只有他自己知道,因着他心中的執念和那畸形的愛,卓東來自己怕也是沒多少好日子罷!

也許卓東來愛的並不是現實中的司馬超羣,他愛的是自己幻想的、打造中的司馬超羣,所以才能永遠那麼冷靜,甚至是冷漠。因爲還沒達成自己的目標,卓東來是不在乎其他的。

雖然蝶舞是知道這些的,不過僅是皮毛而已,不是當事人,永遠也不知道這其中的苦甜、心酸。

不過也許這一切都是卓東來心甘情願的,也是他歡心所在。所以卓東來定是沒什麼抱怨的。他所着急的永遠都是怎麼讓司馬超羣成爲自己想象中的完美。

蝶舞看着那個衣衫襤褸、蒼老消瘦的大漢,想不到他竟是司馬超羣,被朱猛的一個老實巴交的手下帶來的司馬超羣讓蝶舞吃了一驚。她受到的驚訝竟然讓疼痛減輕了幾分,多麼不可思議!

衣衫破碎,髮髻凌亂,身上有傷,這樣的司馬超羣。這樣的司馬超羣哪裏有往日英明神武的一點兒風采?那個讓無數人敬仰的總瓢把子何時竟以這樣狼狽之姿出現在衆人面前?

不過英雄就是英雄,猛獸依舊是猛獸。看着朱猛和司馬超羣之間的對峙,蝶舞恍惚間似乎明白了些什麼,又覺得什麼也沒有。他們的世界太高深,他們這些芸芸衆生是看不明白的。

她察覺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有種自己似乎變輕,飄起來了的感覺。淡淡地叫了聲,

“朱猛”

朱猛聽着這聲音,心下猛地一顫,卻也沒回頭,如今的形勢不容樂觀,一個司馬超羣也許都應付不來。可惜還有個算無遺策的卓東來。也許自己同着這十幾個兄弟就要交代在這了。

自己不怕死,可是不能連累兄弟。

他還沒給那些死去的人一個交代呢。死去的釘鞋,死去的雄獅堂的每一位兄弟,都要讓司馬超羣和卓東來的血來給一個交代。

落魄的司馬超羣看着同樣落魄的朱猛,他們都是卓東來手下的敗將。可惜他們都不服氣。因着他們需要的堂堂正正的決一死戰,而不是照樣卑鄙的陰謀詭計。

不過對於卓東來來說,他們這樣愚蠢的想法實在是讓人無語,他雖沒有蕭淚血的武力,可他有着比蕭淚血那口箱子更可怕的東西——智慧。靠着他的智慧,他如今把整個天下握在手中了,走了一個司馬超羣,還有一個髙漸飛不是嗎?

髙漸飛可不就是另一個司馬超羣麼?同樣俊逸,卻比司馬超羣更年輕、更有發展空間,當然,也更好掌控了。

周圍人看着這樣兩個聖潔不可侵犯的兩人,隱隱地有了哭聲,雖然弱小,但在這不大的空間裏卻很響亮。

不過司馬超羣和朱猛可沒有半滴的眼淚,儘管心情澎湃,激盪。可是因着他們是司馬超羣和朱猛。只能流血,不可流淚!這是他們的傲骨,也是他們的義氣血性!

蝶舞輕聲哼唱了幾句曾經聽過的曲子,她覺得自己大概能用這樣一首曲子完結自己的一生吧!

“寶髻匆匆梳就,鉛華淡淡妝成;

青煙紫霧罩輕盈,飛絮遊絲無定。

相見不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笙歌散後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靜。”

便永遠地合上了她那雙複雜多情、冷酷無情的雙眼

這時的朱猛似乎發現了不對,可惜,晚了。

吐了一口血的朱猛把蝶舞葬在了這冷山之中,不過他還不能陪她,他還要和司馬超羣決一生死。

不過勝負誰呀也不知……

不對,也許是有人知道的,不過蝶舞是永遠不知了。

今天在商城敗家1千多

回來後好心疼 卓青,這個名字一度讓他有些混亂,自己以前不叫這個名字呢。似乎是叫郭青,似乎又不是……

到底是什麼,也不打緊了對吧。自己現在叫卓青,是大鏢局“心臟”卓東來的義子。

而卓東來似乎對他甚是放心,也很器重他。當然,這也有自己能幹的成分。

自己的哥哥郭莊死了,只剩下自己了。看着萬丈光芒的總瓢把子,其實他並不羨慕,更爲敬佩的卻是造就這一切的卓東來。

Wωω¸ ttκā n¸ ¢ ○

自跟在卓東來身邊,他看着這位人稱“紫氣東來”的卓東來翻雲覆雨,把整個天下玩弄在鼓掌間,那樣的成就感讓他豔羨的同時也不自覺地模仿起了卓東來的一舉一動。

靠着自己的足智多謀,他也慢慢地由着一個土包子成長成了如今這個心機頗深的樣子。

如今的卓青其實也是計冉,讀取完了原主的記憶,他有些想罵娘,他現在一點兒也不想待在這個變態的世界了。可惜,系統裝死不迴應他。他也只好耐下性子。

不過這個卓青的處境卻比蝶舞好的多,而且還頗受卓東來的重用。

在得知自己的哥哥是被這位自己很是崇敬的卓東來害死後,或者是哥哥自己犯了死罪,自己尋死。不過那還是自己的親人,不管他到底做了什麼錯事兒,他都是自己唯一的親人。雖然在卓東來看來他該死,可是卓青還是覺得胸腔中充滿了戾氣。

不過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這位的對手,他還沒成長爲那樣妖孽。不過他還年輕不是麼?

這就是自己最大的資本!

卓青站在卓東來面前,看着這位漫不經心的卓東來,雖然他面無表情,或者說是完全地冷硬這一張臉,不過總是能從他身上散發着閒適勁兒。

“朱猛已入城。”

妖后又下凡約美男了 站的筆直地報告了這個消息。卓青自己也是面無表情,他發現這樣是控制自己情緒最好的辦法。而且這樣還能讓別人揣摩不出自己的想法。

卓東來還是面無表情地看着眼前這個站的標杆兒似的年輕人,還不到二十歲,已經成長的這樣了。

也許他的將來比自己還要成功吧!

再想想之前他查出來吳婉倒掉藥,司馬超羣裝病的事兒,有些危險的眯了眯眼睛。

卓青只覺得似乎冷了一下,他瑟縮了一下,不過很就恢復了正常。

“昨晚到了。總共來了八十八個人,據守城的老黃說,他們是來送死的。”

“不是來報仇,卻是來送死的麼?”卓東來雖然依舊請定神閒,不過瞳孔卻是激烈的縮了一下。眼角抽了幾下。

對於卓東來知之甚深的卓青知道他這是緊張的緣故,緊張什麼呢?卓青也知道,朱猛一副找人拼命的姿態進了長安城。

他要找的人是誰?大家都清楚。是大鏢局,是司馬超羣,是卓東來。

雖然如今的朱猛像是喪家犬般,不過誰也不敢小瞧了他。就算天下第一智謀的卓東來也不可以。

不過卓東來就是卓東來,他很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又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了。

“說說,你還知道些什麼吧?”

“他們每個人都穿勁裝,打裹腿,綁白巾,白巾上還縫着條暗赤色的碎布。”

重生之凰女駕到 卓東來頓時發出了一陣兒不可抑制的笑。不過又是很短暫,這讓卓青對他的厲害程度又有了更爲深刻的認知。

將來,總有一天,自己也會這般,這般的。

聽着卓東來對死去的釘鞋的稱讚,卓青發現自己竟是一點兒感覺都沒有,不知道因爲自己不是這樣悲壯死去的釘鞋還是他變的更爲冷血的緣故。

不過老闆要讚賞他人,做下屬的自然也要附和幾句,以示上司的英明,儘管卓東來可能並不需要這種肯定。不過卓青還是附和了幾句。聽着自己那毫無感情的話,他都覺得假,更遑論人精子般的卓東來呢。

卓東來盯着卓青,一言不發,又似乎在探究着什麼。

不過他突然站起來,抱了下卓青,這讓卓青很震驚之外,他覺得自己的眼淚似乎要掉下來了。

不知道這到底是原主的感情還是現任的想法,卓青只覺得心中激盪。不過他依舊站的筆直,像標槍般!

“啊,朱猛不是蠢貨,他肯定不會先找我的,不過我可以找他呀!你去告訴朱猛,我要請他吃飯,也許還要再加上小高,不管朱猛是怎麼想的,我今晚都要請他和小高在長安居請他們喝酒啊。”好容易能聽到卓東來這樣長的話語,卓青雖心裏有些驚訝,不過面上似乎照舊是面癱樣兒。

“是。”卓青說:“他們會去的,一定會去。”

“我也希望你能活着回來。”

卓青的回答簡短肯定:“我會。”

卓青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麼心情退出卓東來的院子的,這個人他自始至終都弄不明白。

不管是蝶舞還是如今的卓青,都算是卓東來近身之人,不過越是接觸,他越是迷茫。

不過很顯然,卓東來自身的魅力更是征服或者感染了卓青。這實在是一個天生領袖。

找到了朱猛的藏身處,

卓青是一個人來的。是個小茶館兒,他們在裏面吃茶,不過氣氛很是僵硬了,或者幾近凝結了。

看着小高看着自己,他也只是面無表情地對視了一下,直接走到了朱猛面前。

“洛陽雄獅堂的朱堂主,晚輩卓青。”

“姓卓?”小高有些驚訝,他記得這個年輕人似乎不是姓卓的呀!“你好想姓郭”

“啊,不記得了,也許是吧!不過我已經忘記了。過去的事情想着它,記着它做什麼?徒增煩惱罷了!也許你也可以學習一下我的好品質。”卓青又淡淡地看了一眼小高。

看着小高鬱悶的神色,卓青高興了。

拒絕了朱猛要一起喝酒的要求,他開口了。

“朱堂主,晚輩奉命來請朱堂主和高大俠,今晚卓先生在長安居爲兩位接風。”

“朱堂主是個聰明人,也知道想見那個人的話,晚輩應該是安全的罷!”

看着要發怒的朱猛,卓青淡淡地威脅了一句。他是知道蝶舞在朱猛心中的地位的。果然,這句話說出來,朱猛猛地一顫。不過卻像是抽掉了精神般,萎靡起來了!

卓青已經在躬身行禮:“晚輩告辭。”

他居然真的轉身走了,而且一點也不怕別人會從他背後一刀砍下他的頭顱,也沒有再看朱猛一眼。當然他是不知道朱猛已經青筋暴起了。

等他再回大鏢局向卓東來報告時,聽着卓東來冷淡的聲音,

“蝶舞果然是有這樣大的魔力呢!不過他沒殺你卻是讓人驚異!”

“兩國交鋒,不斬來使罷了!”

他是不會再給卓東來忌憚自己的機會的,他還年輕,還沒完全成長起來。對於卓東來這樣的人還是小心點的好。

聰明人一向不喜歡同類,也許自己笨一點才能活的更久?

“而且在他的心目中,蝶舞的命比我珍貴得多。”

卓青的聲音冷淡而平靜又補了這麼一句,便退下了。

傍晚,他奉了卓東來的命去小院裏接蝶舞去長安居,看着蝶舞曼妙的舞姿,他在想,果然,當初自己的舞蹈雖美,卻不像蝶舞這般攝人心魂。因爲蝶舞是在用生命舞蹈!

赤身裸體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少年,有些訝異他如此鎮定。這讓一向受到猥褻目光的蝶舞有些不適,不過卻又莫名地不高興了

“你是誰?”蝶舞忍不住問他:“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誰?”

“卓青,我叫卓青。”

看着蝶舞的那些挑釁,他有些好笑,自己雖是蝶舞,可是卻又不是蝶舞。蝶舞有些氣悶地罵了幾句,又恢復了那副憤世的樣子。

聽着她對天下男人的品評或者是謾罵,卓青突然想知道蝶舞是怎麼想朱猛的。

“朱猛呢?”卓青忽然問她:“朱猛是混蛋還是白癡?”

“哈!都是白癡罷!沒一個好東西吧!……”然後又是喋喋不休的一堆抱怨。這讓卓青覺得好笑,蝶舞本身是間諜,難道不知道動感情是會死的很慘麼?而且她又這樣曲解朱猛,

於是忍不住的卓青淡淡的說:“可是你有沒有想到過,你也許看錯了他?男人麼,總不會在外面表現的自己有多義重情深的,這有損他們的男子漢氣概!”

“切……”對於這些,蝶舞自然是嗤之以鼻的,對於朱猛,和他一起三四年,她自認爲是世界上最瞭解他的人。

“那麼,年輕人,你來是爲了什麼呢?只爲欣賞我的舞姿還是卓東來那老狗把我送給你了?”

“啊,這種事是不會發生的,大概你自己也忘了,你答應過卓先生今晚要爲他一舞的?”

說完他也不理蝶舞,站在旁邊看着她描眉畫目,穿衣着裙。總覺得她那身輕透的紗衣在這樣的日子裏很冷。雖明知蝶舞這一去,面臨的就是兩難之境,不過他還是沒做半點兒提醒。

性格決定命運。蝶舞會有那樣的結局,也不過是心存死志,自取滅亡而已。

就算是沒有卓東來的設計,蝶舞怕也只有一個死吧!蝶舞的精魂都消失了……

作者有話要說:昨晚莫名其妙地失眠了。不知道怎麼回事。晚上喝了一杯啤酒。結果睡得還是不好。今早起晚了。。。有蝦米治療失眠的法子啊? 英雄無淚6卓青篇完

帶着蝶舞到了這個充滿了冷梅香氣的長安居。這些把戲都是有錢人玩的。有窮酸腐儒似乎說過,梅花越冷越香,所以整個的長安居到處都是涼颼颼的。不見一定點兒的炭火。

所謂的高雅從來都不是窮人能玩得起的。穿着裘皮都冷的讓人打顫的天氣中,除了迫不得已,窮人是不會在這樣的日子裏出門的。他們其實也不怎麼開房門,怕的就是放走屋子裏那一丟丟的熱氣。

看着車廂裏的蝶舞怔愣的樣子,怕是這位冠絕天下的舞姬又想起了什麼傷感的事情了吧。

雖然自認爲是個冷血冷腸的卓青也能感受到她從骨子裏散發的那股子涼意。不過卻沒有絲毫的理解或者歉疚。這一切都不是自己造成的,多餘的同情心什麼的簡直就是作死。

看着一臉冷漠的蝶舞慢慢地下了車,撿起了片葉子,他也不以爲忤,女人麼,尤其是像蝶舞這般“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女人,總是多愁善感的。她們常常迎風落淚,看花愁腸。似乎不這般不足以證明她們的才女氣質般。

蝶舞扔掉了枯葉,緊了緊身上的裘衣。隨着卓青不緊不慢地進了長安居。踢踏踢踏的上樓聲驚動了已經落座的人們。

小高覺得自己的心跳的更快了。是要見到她了麼?雖然連名姓都不知道,可是那樣刻骨的感情怎麼忘得了呢?

看着一臉興奮莫名的小高,再看着遠處悲憤的朱猛,還有什麼不瞭解的呢?蝶舞揚起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微笑

她是傻女人,又不是笨蛋。看着瘦的脫形了且精神萎靡的朱猛,竟是低低地笑了出來。

聽完了蝶舞一舞這場大戲,卓青只覺得可悲可笑的緊,不過蝶舞的舉動卻是讓他大吃一驚。

竟然自斷雙腿!

這樣決絕的方式麼?

竟是這樣的麼?

看着血流不止的蝶舞,臉色蒼白的蝶舞,再看着有些訝異的卓東來,看着傷痛的小高,看着心如死灰的朱猛。

他只覺得好笑,這些人,真是可笑之極!

老瞎子也許是對的,就算悲傷再多,總還是要歡樂的。似乎這樣能減輕自己的傷悲。歡樂多的時候就要看別人的悲傷,這樣似乎更能襯得自己更幸福,更歡愉!

這場大戲以卓東來的全面上風而告終。殺了六十多個朱猛帶來的死士,逼走了小高,讓朱猛同喪家犬樣逃了去。

不過也許卓東來的好日子也不像是有多好了。卓青如是想着。

無盡海圖 淡淡地看着被制住了,一動不動的蕭淚血,卓東來很是得意,卻又保持着不凡的鎮定。

這樣的卓東來讓卓青越發地佩服了,卻也更加地忌憚了。這樣的人物是梟雄。

梟雄無情!最難對付。

得出了這個結論的卓青臉色很不好看。

君子香。蕭淚血。髙漸飛。淚痕劍。司馬超羣。朱猛。

不過似乎還是有些文章可以做的,也許可以提前地爲卓東來挖個坑。也許不一定能用的上,不過多做些準備不是很好嘛?

想完自己的心事兒,卓青看着淡淡飲酒的卓東來,一語不發。

這個時候卓東來怕是不需要自己的,他需要的是一個人慢慢地品嚐這勝利的滋味兒!似乎慢慢地咀嚼着才能享受到勝利的甘甜?卓青慢慢地往後退了幾步。打算悄悄地出去。

“累了一個晚上,坐下喝一杯吧!”

雖然語氣溫和,可內容卻是命令般堅硬。

卓青心中驚疑,面上不顯地停住了腳步,不緊不慢地回了句,

“我不會喝酒”

“你可以學。”卓東來微笑,“這似乎不是件難事兒。”

“也許還沒到我學喝酒的時候。我還小不是……”

“要等到什麼時候你纔開始學?”卓東來的笑容已隱沒在陰影裏,“是不是要等到你能夠……”

不過他又迅速地換了話題,問起了蕭淚血的安置情況。卓青也沒什麼隱瞞的,一五一十地都說了。

蕭淚血也安置在了老者的院子裏,以前的兩個住客都已隕落,新來的這位還不知道是個什麼下場呢

……

聽着卓東來尖銳地批判了幾句蕭淚血,卓青也想起了那個消息,他突兀地插了句話,

“高漸飛不是個很好的例子。因爲他還活着,昨天有人看到他出了長安城,我想他定是去紅花集的妓院去找朱猛了。”

卓東來又笑了,笑得更愉快。風華絕代般耀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