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卓禮拄著拐杖,一步步堅定的朝著卓府而來。他聽說卓潼來涇陽的事,二話不說放下手上所有的事趕來。並且通知其餘宗老,讓他們也跟著一起。身後聚集著足足百餘號人,街坊四鄰可都在。

2022 年 3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這就是當地宗族制的弊端,只要出什麼事立馬搖人。你找我,我找你,往往能拉起一大票人。雖說自商鞅變法后,再也不敢私鬥鬧事。可站在後面幫幫場子,那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這也怪卓潼自己撒潑打滾把事情鬧大。

要不然,也不至於如此。

「宗長,怎麼說?」

「是揍他,還是要他的命?」

有人開口詢問,說話的是當地大匠牉。他嚴格來說並非是涇陽卓氏的人,只是他父親受過卓禮的恩惠。臨終前可專門告誡過他,今後待卓禮就如待自己生父。

牉是有爵位的,他這爵位也是卓草給他申請下來的。是以木碓為名頭,給他申請的上造爵位。嚴格來說木碓的確是卓草想的,但卻是牉製成的。這份功勞算在牉身上,倒也是說的過去。

秦國的爵位是可以抵死罪的,牉想的就是用他的爵位換卓潼的命!反正他這爵位也是卓草給的,只要現在給句痛快話,他立馬進去砍了卓潼!到時候他在自首,根據秦律也會判的輕些。

「勿要衝動!」

卓禮蹙眉訓斥,牉只得將斧頭收了起來。

他作為涇陽官匠,帶把斧頭是很合理的事。

「草已是爵至五大夫,今日若是動手必會牽連到他。老夫聽縣令說起過,讓草這些天盡量別惹是生非。吾等能有今日,皆是因為草的功勞,可不能拖累他。今日來此,只是要報當初的仇!」

卓禮冷冷開口。

自卓草提前行正冠禮后,涇陽卓氏便正式立宗祠。從今往後與臨邛卓氏劃清界限,井水不犯河水。這些天卓禮沒事的時候就去宗祠轉轉,親自給那些靈位擦灰。偶爾還會念叨大半天,似是在與卓翁交代些什麼。

他的嫡孫,有出息咧!

……

……

「蓮萍,去取萬錢來,一文都不能少。」

「唯!」

蓮萍旋即去忙活,望著大發雷霆的卓草不敢怠慢。她追隨卓草多年,說是一起長大的都不過分。平日卓草有些慵懶,就算遭遇些不公的事也不會往心裡去。頂多在庭院內罵個大半天,次日起來照樣是笑呵呵的。就像哀坑了他這麼多次,卓草也沒這麼動怒過。

如果是尋常債主,卓草肯定要細細算過再給錢。按照卓草的說法,該給的他一文不會少,不該給的他一文不會多。可這次卻是根本沒去核算,張口就是直接萬錢。這萬錢,可不光光是為了封口。

卓草轉過頭來,看向秦始皇。「我和你說,你以後借誰的錢都行,你要是再和臨邛卓氏打交道,別怪我不認你。到時候你就是跪在地上求我,我都不會給你開這個門。」

「額和他真不熟……」

秦始皇也是心領神會,當即和卓潼劃清界限。他這也是實話,這卓潼算什麼玩意兒?不過是區區賈人罷了,在臨邛興許小有名氣,卻也沒那麼重要。卓潼的父親,秦始皇倒是聽說過,畢竟卓氏煉鐵冶銅也相當於是給秦國提供兵器。而卓潼是近幾年方才掌權,對他的事秦始皇知之甚少。

卓潼頓時是有些惱羞成怒,「卓正!汝無恥!昔日相識,汝一口一個手足同宗。今日得勢掌權后,竟翻臉不認人?」

「是嗎?忘了。」

秦始皇不耐煩的擺手。他聽得出卓草心中的怨恨,這事兒他也能理解。涇陽卓氏是真的不容易,沒人幫沒人管,一代人吃了兩代人的苦,方才勉強立足。出了個卓草,可真是他們祖墳冒青煙了!

現如今臨邛卓氏見卓草得權得勢,便要上趕著過來巴結。如此,實在是算不得什麼好人。

卓潼指著卓草,咬牙切齒道:「卓草!吾告訴你,吾臨邛卓氏方是正統。汝等終究只是庶出,永遠是我臨邛卓氏之附庸。私立宗祠,此為大不敬!」

「你又能如何?」卓草是寸步不讓,不屑譏笑道:「昔日是汝臨邛卓氏不顧庶出死活,傲慢遷走。汝自詡為正統,吾涇陽卓氏拿你們沒辦法。我們要立足報仇,就只能靠自強自立!如今吾爵至五大夫,已為涇陽卓氏立宗祠。而你臨邛卓氏,又能如何?」

在秦國,爵位就是一切!

有功者顯榮,無功者雖富無所芬華。

臨邛卓氏的確很富裕,可和卓草這爵位比起來那就是渣渣。哪怕他在當地有多可靠的關係,也不可能與卓草為敵。要知道卓草還年輕,還有著無限的未來。更遑論卓草是在咸陽京畿之地,更是皇帝親自提拔上來的。

哪怕是趙高這位皇帝近臣,現在也不敢動他。

區區個臨邛卓氏,又算的了什麼?

卓潼無力的癱坐下來,被這股氣勢壓得都有些喘不過氣來。談判,也是需要本錢的。他現在逞口舌之利,等同於是在給臨邛卓氏樹敵。

「吾聽說,臨邛卓氏素來以煉鐵冶銅聞名。五年內,吾會讓臨邛卓氏再沒這名頭。屆時,涇陽卓氏便可取而代之!」

卓草起身開口,透著股自信。

他對金屬冶鍊這塊其實懂得不多,但是涇陽有專門的卝人。涇陽有煤炭也有鐵礦,甚至還有專門冶鍊的工坊。只不過捯飭出來的鐵實在是差強人意了些。現在主流的兵器還是青銅製,而鐵大部分則是用以製成農器。

鐵質兵器有是有,但並非是主流。偶爾有名匠通過塊煉法搞出鋼劍來,那基本便能稱的上是名劍了。韓楚兩國在冶鐵這方面是要比秦國強的,昔日楚國鐵劍更是令秦昭王都感到忌憚。

現在煉鐵主流用的是塊煉法,大概就是以木炭作燃料,因為爐體小鼓風差,爐溫往往會比較低。這就導致煉製出來的鐵是海綿狀的固體塊,再往後就需要經過工匠的捶打變成可以使用的熟鐵。他曾聽蜀地賈人提起過,臨邛卓氏似乎就用的這法子。只是他們世代煉鐵冶銅,技術更好。

既然如此,那超越臨邛卓氏並不是難事。

卓草對冶鍊金屬方面的確不懂,可他好歹也知曉什麼炒鋼法灌鋼法這些。再加上他們還有脫硫過的煤炭,等能批量鍛鋼的時候,還有臨邛卓氏什麼事?

「呵……五年?!」卓潼也是撕破臉皮,不屑譏笑道:「卓草,老夫敬你為五大夫,可汝也太狂妄太無禮!吾臨邛卓氏世代煉鐵冶銅,凝聚數代人的心血。莫說給你五年,便是五十年,我臨邛卓氏依舊是大秦頂尖銅鐵巨賈!」

秦始皇饒有興趣的望著這幕,沒說的他相信卓草。卓草為人如何,他心裡頭都清楚。在沒有絕對把握前,他絕對不會說大話。他倒是很期待,卓草難不成也想辦銅鐵工坊不成?

如果卓草真的想辦,那辦的也肯定非同凡響。

因為,他已多次證明過他自身的能力。

旁人說這話,那必然是在吹噓。畢竟臨邛卓氏能在蜀地立足,那必然是有這本是的。所煉製的銅鐵成色品質極佳,在秦國那都是相當有口碑的。

可卓草,是認真的!

很快,蓮萍便取來了錢箱。裡面不多不少,足足萬錢。都是她平日命人清點過的,決計不會出錯。

卓潼眼神掃過,家將便自覺將錢箱搬了起來。既然都已經撕破臉皮,這萬錢不要白不要。況且,這是卓正欠他的,他為何不要?

「今日之辱,吾皆記下!卓草,汝今日雖是五大夫,卻也將秦廷勛貴得罪了個遍。諸多廷臣皆視汝為眼中釘肉中刺,假以時日……呵!」

卓潼轉過身來,剛回頭便撞見了卓禮他們。足足上百號人殺氣騰騰,把卓府大門給堵得死死的,他就是想出去也沒這麼容易。他牽著的稚童哪見過這場面,頓時嚎啕大哭。

「怎麼,是想動手不成?」

「你們眼裡還有沒有王法?!」

卓潼倒是還算冷靜,他就不相信卓草敢動手!

「宗長,讓他走吧。」

卓草看向卓禮,揮了揮手。況且殺了卓潼也沒什麼用,還是別因小失大。他心中已有的大概的計劃,他會讓後世輝煌的臨邛卓氏消失在歷史長河中。

「嗯。」

卓禮也沒再多加阻攔。

方才卓草說的那些,他都已聽到,他這心裡頭是說不出的滋味。曾經傲慢無情的臨邛卓氏,終究還是有來求他們的這天。其實這些事情和卓草沒多少干係,那時候的卓草可還沒出生嘞。

就像是卓正那樣,在南郡做買賣的時候遇到卓潼。他依舊會上前去巴結討好,至於先前的事情皆是拋諸腦後。但這些事,卓草不會忘記。

……

走出卓府大門,卓潼的臉色鐵青。望著身旁的稚童,緩緩開口道:「梁兒,汝要記住今日之恥。這卓草得勢后便如此猖狂傲慢,他終究是走不遠的。我卓氏能立足多年絕非是浪得虛名,就他這區區黃口孺子還妄圖超越我卓氏的煉鐵冶銅?」

卓草的確是有其過人之處,這點他不否認。年不過十九便已爵至五大夫,這在整個秦國都不多見。畢竟卓草是憑自己的本事,從尋常商賈升上去的。可要說煉鐵冶銅,他不信卓草有這能耐。

卓氏先前在邯鄲的時候,這些本事可都是只有嫡系方才知曉。至於庶出,他們可沒資格知曉核心的技術,他就不信卓草還精通煉鐵冶銅!如果真這麼簡單容易,那卓氏也不會立足這麼多年風雨不倒。

「可孩兒不想煉鐵冶銅……無趣的很。」卓梁不住搖頭,「其實兄長王孫更喜歡這些,為何不教他煉鐵冶銅呢?」

「他是庶出!而你是嫡出!」卓潼瞪著雙眸,怒氣沖沖道:「庶出永遠是庶出,吾卓氏最核心的技術怎能交給庶齣子?記住了,你未來是要成為臨邛卓氏的宗長,而他只配給你做事!」

「可我不喜這些……」

卓梁低頭噘著嘴,他知道卓潼其實只是在拿他撒氣而已。他更喜歡的是各種書籍,他喜歡楚辭秦風,也喜歡操琴擊築。唯獨討厭這煉鐵冶銅,對這些是絲毫不感興趣。可偏偏他是卓氏嫡出,唯一的嫡子!

除開他外,難不成讓卓王孫這庶出繼承家業?

卓潼重重的哼了聲,他本就對嫡庶看的很重。應該說這時期大部分人皆是如此,嫡出就是比庶出重要的多。嫡出能接受最好的教育,庶出僅僅只是比奴僕強些而已。若是家長宗長性格好的,興許會好點。像卓潼這種,更能代表現在的宗族。

昔日卓氏將卓禮他們趕走,其實也是這原因。在他們看來卓禮他們就是累贅,和奴僕沒什麼區別。帶他們跑去臨邛吃白食不成?那時候的他們也不好過,手裡壓根就沒多少余錢,要帶自然只會帶嫡系!

卓潼坐上駑馬車,望著闊綽的卓府重重哼了聲。他早早便已想過,今後就讓卓梁當宗長掌權,而卓王孫就幫著跑腿打雜。出了什麼事,都讓卓王孫去背鍋。

至於卓草說五年超越臨邛卓氏?

他壓根就沒放在心上。

卓草說五年成為少上造他都信,可想要超越臨邛卓氏是這麼容易的嗎?!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7017k 「按照這個演算法,一年真元修為,相當於十年真氣修為?」

蘇景行沉吟。

排除轉化過程中損耗的,這個比例倒也不低了。

四百九十七年修為,還差三年,就是五百年。

蘇景行當即深吸一口氣,走到角落,盤坐在地上,運轉《九步踏天》吸收空氣中的天地能量,凝練成踏天真氣。

當然,不是全心神投入,僅分出一半心神,吸收煉化。

剩下一半,警惕銀翼巨狼的舉動!

這頭速度、防禦皆突出的異獸,蘇景行還無法百分百信任。

必要的防備少不了。

甚至,這次修鍊,還是試探的好機會。

看看銀翼巨狼,在他修鍊時,有沒有其它心思。

五團光球,最後一團大白鵝自己吸收。

蘇景行速度最快,這會兒盤坐修鍊,大白鵝和銀翼巨狼,還沉浸在強化能力狀態。

差不多又過了十分鐘,大白鵝、銀翼巨狼吸收完畢,各自伸展翅膀,活動身軀。

見蘇景行沒動,周身天地能量卻不斷匯聚。

銀翼巨狼一愣,目露疑惑。

大白鵝卻見過幾次,當下煽動翅膀,擋在蘇景行身前,怒視銀翼巨狼。

「嗷嗚~」

銀翼巨狼甩動腦袋,鄙視的看了眼大白鵝,趴在地上,安心等待。

「嘎嘎!」

大白鵝輕輕叫喚,甩著尾巴,自覺為蘇景行護法。

整個過程,蘇景行感應「看」在眼裡,一陣暖心。

當然,該有的警惕,繼續保持著。

《九步踏天》運轉開,大股大股天地能量,匯聚在頭頂、身體四周,被吸收進入體內,轉化為踏天真氣。

半小時不到,成功滋生出三年修為。

將真氣修為累積推加到五百年!

這五百年修為真氣,除了剛滋生的三年,其餘質量都超出以往好幾倍。

具體的變化,比如威能強弱,還得試驗過後才知道。

銀色向日葵「吐」出的光球,雖然針對的是全方面,但主要強化的是真氣。

至少蘇景行變化最大的,就是丹田裡的踏天真氣。

精神、肉身上的增強,實在有限。

踏天真氣這次的提升,相當於省卻了蘇景行大半年的淬鍊。

銀色向日葵「吐」出的光球,功效讓人讚歎。

雖然持續時間不長,但勝在數量夠多。

距離「秦王陵」入口的顯示時間,月圓之夜,還有十來天。

蘇景行乾脆白天回城,待在火葬場,晚上跑回來,和銀翼巨狼、大白鵝一起,吸收銀色向日葵的「吐」球。

每次「吐」出的光球,一人一狼一鵝平分。

如果有多出,則蘇景行拿大頭。

這是大白鵝決定的,銀翼巨狼不知道怎麼想的也認同。

蘇景行拿了兩次大頭后,沒有再接受,而是一人一狼一鵝輪流著來。

就是銀色向日葵「吐」球的時間,並不固定,有的是白天,有的是晚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