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原來如此。”龍傲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韓楓不會將月兒的真正身份,告訴給龍傲天的,這件事情韓楓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就算是對於龍傲天,韓楓都要隱瞞下來。

就在二人談天之時,一道身影從空中而來,落在二人的旁邊,韓楓轉身一看,眼前的此人,盡然是蝕炎,御劍宗宗主,自己的師兄。

“拜見宗主。”

兩人異口同聲說道,蝕炎落地之後,看了一眼二人,隨後注意到了月兒,月兒見了他之後,不僅不行禮,反而卻是戰意直逼而來,怕是感覺到了蝕炎的修爲之後,月兒有些緊張,怕他會威脅到韓楓的安危。

蝕炎眉頭緊鎖了起來,不過他不是來找月兒的,而是來找韓楓的。

“免禮。”

蝕炎擺手說道,龍傲天也是覺得奇怪,宗主怎麼可能會來自己這種地方,疑惑的問道。

“俗弟子愚昧,不知宗主來此處,是爲了何事?”龍傲天十分客氣的說道。

蝕炎指了指韓楓說道:“我是來找韓楓的,你們二人若是還有事情要談的話,我不妨等下再來此處。”

“我們二人的事情,已經是談完了。不知道師兄找我何事?”韓楓上前抱拳說道,韓楓的腦袋瓜子轉動,心中早已有數。

當日自己吞噬了九陽魔炎龍,擁有靈化的力量,而那九陽魔炎龍,乃是御劍宗封印起來的靈獸,如今卻是被韓楓給吸收了,蝕炎哪裏會不激動呢。

聽說韓楓回到御劍宗了,立即是來看看韓楓的情況,看見韓楓的模樣,蝕炎的心中放心了許多,看來與那九陽魔炎龍的力量,融合的十分的融洽,並沒有反噬的跡象。

“此處說話不太方便,你且隨我來我宮殿處,正好讓白虎道長看下你的情況。”蝕炎雙手背後,腳下踏着流風,便是飛了出去。

韓楓回頭看了一眼龍傲天,說道:“傲天,既然師兄找我有事,那我便先走了,有空我就會來找你。”

“恩,宗主都開口了,我想不讓你走都不行了。”

再看向了月兒,韓楓說道:“月兒,我有事先離開一會兒,你一個人去玩吧。”

“那我就在此處等主人回來。”月兒說道。 月兒在此處等待自己回來,韓楓的心中也是放心了許多,在此處有龍傲天的照顧,總比她自己一個人到處亂跑來的好,韓楓點了點頭,隨後身軀而動,隨着蝕炎的步伐,就向他的宮殿飛去。

但是就在韓楓離開不久之後,月兒也是隨着韓楓的步伐離開了那裏,悄悄的跟在韓楓的身後,她的修爲在韓楓之上,韓楓完全察覺不到,有人跟着自己。

而是隨着蝕炎就來到了他的宮殿處,落地之後,蝕炎回頭看了韓楓一眼說道。

“韓楓等下,我要帶你去看的不止是白虎道長,還有其他幾位大長老,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你體內的九陽魔炎龍,可是御劍宗十分關心的一件事情,之前封印在修煉塔之下還好,但是現在卻是被你給給吞噬了。”

韓楓微微一笑,畢竟是自己吞噬了九陽魔炎龍的力量,不過他在自己體內待的很好,而且他說過,他是絕對不會吞噬韓楓的,因爲他的上一個主人,盡然也是韓楓,這點讓韓楓有些捉摸不透。

但是如今九陽魔炎龍,在韓楓的體內,十分的安好,而且韓楓也沒有半點要被反噬的跡象,韓楓願意隨着蝕炎來此處,就是爲了讓他放心,那九陽魔炎龍,在自己的體內很好。

但是韓楓說很好,那些長老可是放心不下,畢竟一個毛頭小子的話怎麼能夠相信呢,還是要眼見爲實的好。

原本在韓楓將九陽魔炎龍的力量,給吞噬了之後,就驚動了宗派的長老們,但是卻被蝕炎給壓住,相信韓楓一定不會出事的,但是那些長老,怎麼可能會相信蝕炎的片面之詞。

第一時間就想要找到韓楓,但是卻得知韓楓離開了御劍宗,如今韓楓回來了,又怎麼可能會讓韓楓輕易得離開呢,至少要確信九陽魔炎龍的力量,果真安全。

“師兄,那九陽魔炎龍的力量,在我的體內十分的安全,並沒有任何要反噬我的跡象,師兄和宗派的各位長老,可以放心。”

韓楓抱拳恭敬的說道,就在韓楓話剛說完之時,蝕炎宮殿的大門打開,走出至少八名長老,穿着清一色的灰色長袍,一臉罡正的沐浴,看着韓楓,眼神之中,也流露出了一絲的害怕之色。

他們是在害怕韓楓體內,九陽魔炎龍的力量,而韓楓對於他們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弟子了罷了,真正強大的還是韓楓體內的那股力量。

“你少說廢話,速速上來,你體內九陽魔炎龍的力量,若是爆發出來,恐怕御劍宗,沒有幾人能夠招架下來的,當初還是五位道長合力,將他封印在了修煉塔之下。”

“你倒好,身爲噬靈者就算了,你吞噬哪隻靈獸的力量不好,偏偏是要吞噬九陽魔炎龍,你今天還能夠站在此處,那是因爲九陽魔炎龍的力量,還在沉睡當中,你還以爲就憑你這個毛頭小子,還能夠鎮壓住九陽魔炎龍,如此靈獸的力量嗎?”

其中一名長老,袖子一揮,冷眼看着韓楓,心中盡是不屑,不止是這名長老如此認爲,其中的長老同樣是如此,一個剛剛突破靈武境的弟子。

還敢口出狂言,自認爲自己能夠鎮壓住九陽魔炎龍的力量,這不是笑話嗎?

九陽魔炎龍是何等靈獸,怎麼會受一個靈武境的小子控制呢,而且他的力量,還是能夠成長的,日後韓楓能夠受得了嗎?必定是會被反噬的。

“若是我鎮壓不住,九陽魔炎龍的力量。那在場的哪一位長老,能夠鎮壓的了他的力量?”韓楓冷靜迴應。

此番話卻是讓那些個長老,怒目看着韓楓,口中凌厲的口氣說道:“你真是不知死活,還敢頂嘴,難道你不怕,我們就將你斬殺在此處,以絕後患?”

“哼,若是各位長老,願意聯手對我一個靈武境的弟子出手的話,那我絕對不會還手。不過日後御劍宗之中,就會傳出,八名長老聯手,剷除一名無辜弟子的消息了。”

韓楓面對各位長老的威脅,不僅是不服輸,反而是激怒了各位長老,瞠目結舌的看着韓楓,不知該如何還口,被一個毛頭小子給說的,沒有話能夠迴應了。

那些個長老,一個個似要將韓楓斬殺一般的兇光,盯着韓楓,在空氣之中,形成一個強大的氣場,集中攻擊着韓楓。

衆人不說話,但是在無形之中,韓楓就在與這些長老們開始對抗了,強大的真元滾滾而出,在韓楓的面前,有一個肉眼無法察覺的氣場。

蝕炎口中吐露道。

“各位長老,不如一同進宮殿之後,我們在商量可好?白虎前輩,可是一直在等着韓楓,莫非各位長老,想要耽誤了此事?”蝕炎此話一出,那些長老,才內斂一下自身的氣息,背手轉身,不屑的看了韓楓一眼,冷哼了一聲,便是走了進去。

韓楓並不懼怕眼前的八位長老,而是不服,自己吞噬了九陽魔炎龍的力量,他在自己的體內,很是安心,但是這些長老,盡然還敢說要斬殺自己,以絕後患,目露寒光,看着衆位背對着韓楓進入宮殿之中的長老。

韓楓走上臺階,身後卻是吹來一股涼風,不由回頭一看,而後又發覺沒有其他人的氣息,有些疑惑的走進宮殿之中。

而在一處雲朵之後,卻是藏匿着月兒的身影,望着韓楓慢慢他想宮殿的步伐,月兒也隨風而動,落在了宮殿的屋頂上,注意着韓楓的一舉一動。

進入宮殿之中,韓楓注意到坐在正中間的那是白虎道長,而自己的師父青龍道長,今日還未回來,想必是有急事要處理,這裏就交給了白虎道長老處理。

白虎道長看見韓楓,立即和藹的微笑,擺手說道:“韓楓坐。”

“多謝白虎前輩。”韓楓抱拳說道。

“別叫我前輩,算來我是你的師叔呢,叫我師叔好了。”白虎道長很是客氣的說道,算來還真的是韓楓的師叔呢,但是韓楓叫白虎道長,這種元老級別的人物,爲師叔。

讓在座的各位長老,臉色是有多麼的難堪,青龍道長還是韓楓的師父,宗主蝕炎,還是韓楓的師兄,白虎道長是韓楓的師父,而且韓楓如今還是在,藥殿之中,跟隨冰蓮花,也就是朱雀道長學習煉製丹藥。

也是冰蓮花最喜歡的一個徒弟之一,在座的各位長老,從身份上面來講,還不如一個韓楓的地位。

衆人看着韓楓的眼神,極其的不友善,在這股充滿殺氣的眼神深處,卻是害怕、忌憚。

他們害怕韓楓的力量,害怕韓楓的身份地位。

“韓楓,當日你吞噬了九陽魔炎龍的力量,除非是他自願的,否則的話,以你的修爲是不可能,讓他臣服於你的,你是如何做到,讓他與你融爲一體的?”白虎道長,不會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問道。

韓楓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說道:“師叔,當日我是因爲聽見了怪異的叫聲,纔到修煉塔深處,結果卻是意外進入其中,而弟子的實力,怎麼可能會讓那九陽魔炎龍臣服於我呢。”

“哼,我就知道,這小子怎麼可能會有實力,讓那九陽魔炎龍臣服於他呢,定是使了什麼手段,不過這種手段,怎麼可能會長久,必定會被他反噬,我們敢想辦法制止這種情況發生,不然又是一場惡戰啊。”

其中一名長老說道。

“並非是我的實力,讓他臣服的,而是他自願將自身的力量,交給我的,並且那股力量,在我的體內,也是沒有任何要反噬的跡象,而且也不可能會反噬的了。”

“笑話,這真的是天大的笑話了,那九陽魔炎龍是什麼實力,會自願將自己的力量,交給你這個靈武境的小毛孩?”

韓楓反口問道。

“長老你又未親眼看見,何出此言?而且我這個小毛孩的修爲,與你查不了多少,莫非你是想告訴在座的各位,我的這個小毛孩,盡然是與一位長老相同的修爲嗎?”

韓楓此番話,直接是挑起了那位長老的怒火,一掌拍打在旁邊的桌子上,直接將其給粉碎了。

“你怎麼說話的?我可是長老,我的身份與地位,豈是你一個弟子,能夠輕易觸犯的,你若是在出言不敬,小心我以宗規來治你罪。”

“好一個以宗規來治我罪,那我倒是要問問長老,我韓楓到底是犯了何罪,在座的各位長老,第一面見到我,卻已經是說要將我斬殺,以絕後患,各位長老是以哪條宗規,來治我死罪?”

其中有些長老,看着韓楓這張伶俐的口嘴,有些長老是按耐不住身體了,而且也不敢輕易的說話,生怕被韓楓找到漏洞,而被反擊。

“你這小子,就算你口齒伶俐,但是你敢出言對長老不敬,這條罪就足夠,讓你受百下雷靈鞭之痛了。”

“那長老你出言對我不敬,又該如何?而且是當着我師兄與師叔的面前,對我喊打喊殺的,難道這不是出言不敬?莫非你想以你長老的身份,來壓我,那我可就要告訴你,莫以爲你是長老,就可以無法無天,我照樣能夠扳倒你!” 韓楓此番話,口氣不小,直接是氣的在場的幾位長老,差點沒有吐血了,一個內門弟子罷了, 竟然是敢說出此番話,而且是當着宗主以及在座的八位長老面前,是直接威脅了一名長老。

此時那名長老的眼神,怒視着韓楓,雙眼之中佈滿血絲,手中的白玉茶杯,早以是被他捏成粉末,順着掌心流出。

看着韓楓的臉龐,他的臉色早已是一陣鐵青,被一個內門弟子如此的威脅,突然之間,他的四周氣場頓時變的狂暴了起來。

雙拳緊緊握住,一把白鬚無風自飄了起來,劍眉倒立,轉眼看了韓楓一眼,口中咆哮一聲,似有一陣陣勁風席捲而來一般。

“你說什麼!”那名長老,衝着韓楓一聲咆哮,直接是帶着一道強大的真元,襲向韓楓。

韓楓眼眸一凝,怎麼說這位長老的修爲,都在自己之上,而且這如此憤怒的一擊,還是在韓楓沒有任何提防的情況下襲來的。

不敢輕易的抵擋眼前的這一擊,而是選擇了躲閃,韓楓的速度那麼的快,眼前的這一招雖然威力強大,但是速度極慢,韓楓一個閃身。

便是出現在對面的那條椅子上,之前所坐的那張椅子,此時已經是被那名長老,一擊擊毀,直接化作一堆廢材。

韓楓絕對沒有想到,這個長老盡然是真的會對自己出手,而且是來的如此突然,想必韓楓的話語,是真的激怒了這名長老,不過那又如何,韓楓絲毫不懼他。

坐在另一張椅子上面,韓楓仍然很是淡定,微微一下說道:“沒有想到,這名長老的氣度是如此之小,會對我此等一介內門弟子出手,出手還是如此的狠。”

“哼,你這種內門弟子,就是御劍宗的恥辱,出言對長老不敬,而且還敢對長老提出威脅,此等弟子,該殺!”那名長老眼眶欲裂,雙眼之中血絲布滿,身上強大的真元,還未有一絲收斂,衝着韓楓大聲的喝道。

而就在此時,一直不說話的白虎道長開口說話了,一直冷漠的他,出口第一句話,也是如此的冷漠。

“秋少蘇長老,你這句話可就有些太放肆了。”白虎道長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那秋少蘇長老,兩人雙目對視,那秋少蘇突然之間,覺的胸口受到一陣重創。

臉色劇變,虎軀一顫,體內的真元開始紊亂了起來,臉龐微微的抽搐着,隨後是立即收斂自身的氣息,立即起身,抱拳面向白虎道長道歉。

“還望白虎前輩恕罪,是晚輩我衝動了,在宗主的宮殿之上,盡然是做出如此莽撞的事情。”那秋少蘇,都不敢擡頭看白虎道長的臉龐了。

坐在一旁的韓楓,此時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卻被那秋少蘇給看見了,眼角的餘光,掃過韓楓,他的心中此時是恨不得將韓楓給斬殺了,以解心頭只恨。

“下次若是你再,像今日一樣,魯莽行事的話,我定不會輕饒了你。”白虎道長今日,是看在不是爲了懲罰秋少蘇的事情來的,便是沒有繼續追究。

“多謝白虎前輩饒恕,晚輩日後定不敢在如此的魯莽了。”秋少蘇坐了下來,將自身的氣息狠狠的收斂起來,都不敢吭聲了,看了韓楓那嘲諷的笑容臉龐。

秋少蘇拳頭握緊了起來,四周的長老,此時也明白了,收斂自身氣息,先不議韓楓頂撞長老一事,而是說回韓楓體內九陽魔炎龍的事情。

“白虎道長,當初這九陽魔炎龍,是你和四位前輩一起封印的,今日卻被韓楓這個噬靈者,給吞噬了,如今九陽魔炎龍的力量,在韓楓的體內,還請白虎道長做個定奪。”

其中一名長老站了起來,恭敬的抱拳說道此事。

那白虎道長看向了韓楓,說道:“韓楓,你吞噬了九陽魔炎龍的力量,我倒是不反對,那封印陣也是漸漸的困不住他了,只不過你吞噬了他之後,可有感覺到身體不適?”

“不瞞師叔,自我吞噬九陽魔炎龍至今,從未感覺到九陽魔炎龍,要反噬我,而且我與九陽魔炎龍的力量,已經是融爲一體,我的身體沒有任何的不適。”

韓楓沒有爲住保住自己而說謊,這是事實,九陽魔炎龍的力量,進入自己體內之後,就從來沒有任何要反噬的跡象,反而是十分的溫和。

但是韓楓如此說,在場又有幾人會相信,一個靈武境的小子,能夠讓九陽魔炎龍,如此的靈獸,會被韓楓給控制?

不過在場的長老,心中雖然很是不相信,面容上也是充滿了諷刺,但是口上卻是說不出任何的語音,也不敢說出來。

而是由白虎道長髮話,白虎道長取出他腰間,那青白色的玉簫,說道:“韓楓,九陽魔炎龍的力量我比較清楚,所以接下來我吹奏一曲,若是你體內九陽魔炎龍的力量,不受你的控制的話,那你一定會受到這首曲子的反噬。”

白虎道長特意的看了韓楓一眼,就是要告訴韓楓,切莫隱瞞體內九陽魔炎龍的情況。

若是韓楓被反噬的話,那韓楓就會受傷慘重,而且情況會惡化。

但是看着韓楓一臉從容的模樣,十分的淡定,抱拳迴應道。

“還請師叔放心,我說沒有受到九陽魔炎龍的反噬,就一定是沒有,我何必撒謊,還請師叔放心的吹奏曲子。”韓楓一副冷靜的模樣,這倒是讓旁邊的長老,很是高興。

白虎道長的玉簫,威力驚人,而且若是心有餘悸之人,聽了他的曲子,必定是會受到重創。

“那既然如此,爲了保住九陽魔炎龍的力量,是否安穩的在你體內,我只好來試探一下他的力量了。”白虎道長話音剛落,隨後而來的便是一陣簫聲。

在空氣之中一股氣流流動,那是白虎道長的玉簫發出的,簫聲慷概激昂,就算是在場的衆多長老之中,也是有些受到簫聲的影響,強行運起真元來抵擋,但是各位長老的臉色,都是很難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