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原來如此,當初你和陳大哥學習的不止是水袖舞而已啊!”對於楊藝的回答王婧琪頗感意外。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嗯,陳大哥說過一個合格的演員就要演什麼像什麼,所以這個氣質方面的訓練是必不可少的”楊藝肯定的回答着王婧琪。

在酒店總經理王晨的帶領下楊藝等人被帶到了酒店一個最豪華的大包廂裏,然而當大家進入這個奢華的大包廂時除了楊藝外的所有人都感到很不能適應很不自在,這裏的奢華令大家都有些自慚形穢了,如此一來大家反而顯得很是拘束。

“大家別客氣也別拘束,今天我們就是這裏的主角,我們完全不必在乎別人的眼光”楊藝當然明白大家爲何這麼拘束,所以他立刻出言寬慰着大家,他可不想自己的朋友們吃個飯都吃憋手蹩腳的放不開。

“呵呵,楊總說的對,你們既然都是楊總的朋友那自然也就是我們酒店的貴客,我們一定不會怠慢你們的,大家今天就盡情的玩吧!”有楊藝帶頭酒店總經理王晨也趕緊幫楊藝勸說着大家。大家在楊藝與王晨的勸說下終於放下了心裏那點點的自卑情緒紛紛座了下來。

“好了王總,這裏沒你什麼事情了,你忙去吧,下面讓服務員來招待我們就可以了”大家落座後楊藝發現王晨仍然恭敬的站在自己身邊於是他趕緊出言打發着王晨。

“是楊總,屬下明白,那您和您的朋友就慢用吧,有什麼需要的話就讓服務員叫下屬下,屬下必然第一時間趕到”王晨知趣的應了一聲後便領着酒店的那些骨幹們離開了,他們離開後包廂裏就只剩下餐館的大家還有一些服務員而已。

“嘖嘖,不愧是五星級的大酒店,你看看人家這個服務陣勢,居然每個客人身邊都有一個服務員在服務啊!真是財大氣粗”落座後梁鈺彤發現留下來爲他們服務的服務員的人數居然和他們的人數差不多,這令她很吃驚。

“呵呵,那是肯定的啊,如果服務不好的話人家五星級酒店收費也不會這麼貴了,畢竟一分錢一分貨嘛,哪像我們哪家小餐館一個服務員服務好幾桌的”衆人中還是見過一些世面的大廚廖偉淡定些,只是他口無遮攔的話令大家聽的非常不爽。

“咳咳……廖大叔,多餘的話就不必多說了”馬昊看了一眼已經有點變臉色的樑軍後輕咳了兩聲提醒着廖偉。

“呵呵,你們巧巧我這張破嘴,大家別在意,來,我們吃菜,看看是他們大廚的手藝好還是我的廚藝好”在馬昊的提醒下廖偉尷尬的向大家建議道。不過他的話再次惹得大家集體一陣白眼“吃菜?廖大叔你還沒睡醒吧!他們可都還沒開始上菜呢?你難道是讓我們吃西北風?”馬昊指着目前只有一壺高級茶水的大餐桌說道。

“……額,那大家先喝茶,服務員趕緊上菜啊!”廖偉無語了。

包廂內大家正在興致勃勃的吃着豐盛的飯菜,而包廂外酒店的工作人員們也正對着楊藝他們的到來竊竊私語着。一名負責盛菜的工作人員對來到廚房端菜的傳菜員問道:“喂,小劉,今晚又是什麼大人物來我們酒店吃飯啊!怎麼這麼大的派頭?剛剛王總經理居然親自來囑咐我們要儘量炒最好的菜?”。

“我告訴你啊,剛剛我進去遞菜單的時候聽到我們王總經理和包廂裏面一個穿着普普通通的年輕人對話,看王總經理對那個年輕人的態度那叫一個恭敬,而且他在那個年輕人面前自稱自己爲‘屬下’,那個年輕人叫他出來他立刻恭恭敬敬的說了句‘是,屬下明白’便聽話的出來了,看來那個年輕人身份不低呢!只是奇怪的是那個年輕人穿着上看起來非常普通啊!不像什麼有錢有地位的人的打扮”傳菜員小劉將自己所看和聽到的東西一絲不差的告訴了眼前這個人。

“什麼!我們那個傲慢得不可一世的王晨總經理居然也有自稱‘屬下’的時候?看來那個年輕人極有可能是總部派來的人了,因爲即便是再重要的人物或者客人王總經理也不可能自稱屬下的,除非那個人的確就是他的頂頭上司”這時盛菜員也說出了自己的推測。

“對了,我想起來了剛剛王總經理叫那個年輕叫楊總!”傳菜員又想起了剛剛聽到的王晨對楊藝的稱呼。

“那就沒錯了,那個年輕人的確就是集團總部來的領導,難怪王總經理對人家這麼卑躬屈膝的,只是不知道他是上面的什麼人而已,還有爲什麼他穿的這麼樸素”

“不用猜了,你們快看電視”就在兩人說話間另一名廚房員工指着懸掛在半牆上的液晶電視提醒着他們。

“哦?原來電視是在播我們總部集團的新聞辦發佈會啊!”聽到那人的話後廚房裏但凡手頭稍稍有些清閒的人都把目光轉向了電視。

只見電視裏是這樣報道的:“各位媒體的記者朋友們大家晚上好,我就是天唐集團副董事長李光,今天我們集團在我們總部這個媒體大廳召開的這個新聞發佈會主要內容就是向媒體還有電視機前的所有人公佈一件事情,衆所周知我們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唐靜女士因爲患有絕症已經於兩個月前住院治療,爲了集團的穩定我們集團急需一個新的領導人來主持大局,而就在今天中午我們接到了唐總的電話,她已經於今天確定了她的事業的繼承人,這個人就是她失散多年的親孫子、她現在唯一的親人楊藝”李光說到這裏的時候媒體大廳的大屏幕也同時出現了一張楊藝的照片。看到楊藝的照片時記者席的記者們開始竊竊私議來,因爲作爲記者的他們當然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現在在娛樂圈很紅的全國冠軍,只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楊藝居然還是這個全國百強企業的繼承人而已。

“李總,原來你們集團的下任繼承人就是剛剛獲得《全國才藝大賽》總冠軍的楊藝先生是嗎?”記者席裏一名問道。

“不錯,就是那個楊藝,他就是我們唐總失散多年的親孫子,同時也是我們集團的唯一繼承人”李光肯定的回答着記者的問題。

“可是李總,據我們所知在前些時候貴集團不是還沒有繼承人嗎?當時都已經傳出貴集團準備直接在覈心人物中選舉出一個新董事長的嗎?現在怎麼就突然的就冒出了這麼一個繼承人來了呢?”另一名記者接着問道。

“那是因爲以前我們還沒有找到唐總的親人也就是這個楊藝先生,所以當時爲了以防萬一我們才做出這個決定,但現在唐總已經找到了她的繼承人的話我們當然就要按照國家法律和唐總的意願來辦事,而楊藝這個繼承人當然不是現在突然冒出來的,其實我們早在唐總剛剛回歸東興的時候就已經找到了楊藝,只是當時由於兩人分別多年他們之間幾乎毫無親情可言,因此楊藝還一時接受不了唐總,不過好在就在今天上午他們二人終於相認了,這樣我們集團就有了新的繼承人”李光繼續向記者們解釋這事情的因由。

“那請問楊藝先生何時正式接手貴集團董事長的職位?而你們放心讓年紀輕輕的他來擔當董事長這個最重要的位置嗎?”剛剛的記者又接連問了兩個問題。

“這位記者朋友,我要告訴你的是任何人都不可能與生俱來就是個什麼都會的完人,你我皆是如此,難道你一出生就是個合格的記者嗎?我想不是吧!所以我也很坦誠的告訴你現在的楊藝不管他的能力到底如何但至少他對我們集團的事務一點都還不瞭解,所以我們會在他當權初期派幾個集團最得力的精英來輔佐他幫助他快速熟悉集團的事務,所以你的這個問題完全不必擔憂,而正式接手的時間就在明天下午,屆時我們會邀請所有商界名流還有各大媒體一同來見證我們集團的這個歷史性時刻的到來”李光頭頭是道的回答着記者的這兩個問題。

“呵呵,李總您說得對,那麼這個輔佐人之一應該有您這個副董事長吧!”剛剛提問的記者尷尬的笑了兩聲後趕緊恭維着李光。

“這個目前還不清楚,具體要看唐總和楊藝楊總的意思”

酒店,電視機前

這個新聞發佈會的內容還有發佈會的那張楊藝的照片讓廚房的衆人知道了剛剛這個來吃飯的年輕人的身份。知道了楊藝的身份後大家也都明白爲什麼他們酒店的總經理會對楊藝這麼的卑躬屈膝了。

“天啊!原來那個年輕人就是總部集團唐總的繼承人啊!這就難怪王總經理對他這麼恭敬了”剛剛的傳菜員不可置信的感嘆到。

“對啊,這個王晨在我們面前雖然耀武揚威的,但在人家面前他哪有那個膽子啊,級別實在是差的太多了”盛菜員非常贊同的附和到。

廚房裏的工作人員們都看到了這個新聞發佈會,而此刻正在包廂裏吃飯的楊藝等人也通過包廂裏那個超大的液晶電視看到了這個有關他自己的新聞。雖然楊藝知道這麼大的事情一定會鬧得滿城風雨的,但還是有些出乎意料因爲這個來的實在是太快了,他上午才和唐靜相認,下午就已經盡人皆知了。

“小藝,你奶奶的動作挺快的嘛!這纔多久的時間新聞發佈會都出來了”王婧琪說道。

“嗯,是夠快的,我想她這是爲了幫我鞏固在集團裏的威信吧!這樣鬧得滿城風雨的話大家就算是都知道我的身份了,這樣一來就給那些還抱有幻想的人一個打擊”楊藝當然明白唐靜這麼做的真正原因,那就是要故意做給現任的集團總經理廖銘看的,讓廖銘知道他的希望已經破滅了,不過這些話楊藝可沒有說出來。

“可是這樣一來你在明天正式接手前應該會不少麻煩了”王婧琪擔憂的提醒着楊藝。

Wωω⊕ тт kΛn⊕ ¢O

“也許吧,不過我想既然她敢這麼做那她就一定有萬全的準備的”對於這點楊藝倒是不怎麼擔心,因爲他知道唐靜一定會把事情安排好的。

這頓飯大家在愉快的氣氛中吃了足足一個小時,吃完飯的他們還到這個酒店裏的那些配套的娛樂區域暢玩了一番,直到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時大家纔打道回府,不過當他們剛剛走到酒店一樓大堂時他們便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原來是楊藝的那個祕密保鏢穆致遠此時正帶着十幾個黑衣男子等在酒店的大堂裏,他們見楊藝到來便左右分作兩隊迎接着楊藝。

“穆致遠,你們這是做什麼?”楊藝當然一眼就認出了站在人羣之首的穆致遠,他不解的問到。

“少爺,是唐總命令屬下和她四大保鏢之一的孫魁帶人手來貼身保護您的,因爲唐總說到明天下午您正式接手集團以前會有很多人想對您不利,她讓我們加強對您的保護”穆致遠指着自己旁邊的一個青年說道。而這名青年在穆致遠向楊藝介紹了他後他也恭敬的對楊藝說道:“少爺您好,在下是唐總的四大貼身保鏢之一的孫魁,現在就由我和穆致遠一起來保護您的安全”。

“嗯,你們好”楊藝點點頭回應着二人。

“孫魁,行動吧!”簡單的介紹完後穆致遠便立刻對孫魁說道。

言罷孫魁便帶着他身後的十來個保鏢向大門方向走去,不過奇怪的是穆致遠卻攔下了楊藝等人沒有尾隨孫魁他們出去。而孫魁在剛剛走出大門口的時候他右手迅速的舉了起來打了個響指,隨着他的召喚一名穿着打扮和楊藝完全一樣的男孩快速走到了孫魁等人中間,不近看的話那個男孩還真的和楊藝很像,看到這一幕楊藝便明白孫魁他們這麼做的原因了,原來他們這是在聲東擊西,用一個和自己很像的人來引開那些可能對自己不利的人,而穆致遠則祕密帶着自己離開。

“少爺,還有少爺的各位朋友,我們走吧!”穆致遠見孫魁一行人已經走遠後他纔對楊藝還有餐館的大家說道。

“穆致遠,真的有這麼多人想對我不利嗎?”楊藝一邊走着一邊問着穆致遠。

“少爺,您還沒有正式進入集團,所以您不知道我們集團的情況,我們集團那可是全國百強企業,雖然唐總自己的個人資產也就只有90多億而已,但整個集團的總資產卻有將近450億之多,業務方面涵蓋了各行各業,所以這樣一個集團的董事長的位置當然是很多人都夢寐以求的,而且不光我們自己內部如廖銘等人,就是在商場上我們的對手也都想趁着這個機會殺了您這個唯一繼承人好讓我們集團自己內部分裂,這樣就對他們有利了,不過只要您正式上任的話他們就都無可奈何了”聽到楊藝的提問穆致遠便向楊藝講述着其中的要害。

“哦?450億這麼多啊!看來我們集團的股東還挺多的嘛,奶奶自己居然都只有90多億而已”雖然這些數字對於楊藝來說都是天文數字,但畢竟450比90還是整整多了6倍之多,所以他還是對這個數字感到吃驚。

“少爺,您理解錯了,這90億隻唐總的個人資產,和那集團總資產的450億毫無關係,而這450億的集團總資產中唐總也擁有51%的份額,而您繼承的就是唐總個人90億還有她在集團的一切,這些在遺囑裏不是都寫得很明白了嗎?”

……

次日

一個看似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夜晚過後楊藝終於迎來了今天這個不平凡的一天,一大清早洗漱完畢的楊藝在大家的陪同下走出了宿舍,而宿舍樓下唐靜早已安排好了好幾輛豪華轎車在這裏等候了。

“好了,大家先回去吧,有婧琪和小雨、小帆陪我去就可以了,等我把事情處理好就回來安頓你們”在保鏢的指引下楊藝走到了自己乘坐的那輛車前,臨上車前楊藝對大家說道。

“好的,那我們大家就等你的消息了,你自己的話也要小心點,今天可是個很敏感的日子”樑軍點點頭回應着楊藝說完還不忘對楊藝叮囑一番。

“我知道,但我更相信穆致遠他一定是個合格的保鏢的,那麼樑老闆還有大家再見了!”言罷楊藝就在大家不捨的目光中走進了轎車,待楊藝與王婧琪和蕭雨、林帆相繼坐好後作爲司機兼保鏢的穆致遠便發動了轎車。和昨天晚上一樣車隊也是被分爲了兩隊,孫魁同樣帶着一隊人開着同樣豪華的轎車先行,而穆致遠這一隊則故意放慢了速度與他們拉開一定的距離。

“呵呵,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啊,出門都坐這麼豪華的車子”頭一次坐這麼豪華車子的王婧琪摸着柔軟而舒適的高級座椅感嘆到。

“婧琪,頭一次坐這種車子你當然會有這種感嘆,可是等以後天天坐的話你就不會有這種感覺了”對於這個車子是否豪華舒適楊藝倒是沒有太在意,他面無喜色的說道。

“楊藝哥,這麼說我們以後也可以過上好日子了是嗎?”同在車內的林帆也充滿期待的問着楊藝。

“是啊,以後我們都不用再過苦日子了,可是現在這種結果真的不是我想要的,雖然我知道這些東西理所當然應該都是我的因爲我是奶奶唯一的繼承人,可是錢這種東西別人給予的用起來怎麼會有靠自己雙手掙來的開心呢!即使自己掙來的錢非常少過程也非常艱辛但我還是更加願意那樣”原來楊藝不爲這車子的豪華所震撼是有着這樣的原因。

坐在駕駛座上開着車的穆致遠聽到楊藝的話後他的內心非常矛盾,對楊藝的那份情愫令他高興於楊藝與唐靜的相認,因爲這樣他可以有更多的機會接近楊藝,哪怕他知道他和楊藝不會有任何結果,同時令他揪心的是楊藝現在的話,因爲他從楊藝的話中就知道現在楊藝和唐靜的相認其實對於楊藝來說是非常不情願的,至少楊藝的內心是不快樂的,而楊藝不快樂也是穆致遠不希望看到的,所以現在的他真的爲楊藝與唐靜相認這件事情感到爲難與糾結。

“少爺,其實您不必這麼想,雖然唐總的這些東西並不是您靠自己的雙手掙來的,但不是有句俗話說嗎?創業難守業更難,唐總靠自己的雙手白手起家創立了這家集團她的付出我們都看得到,而您如果靠自己的努力幫唐總守住她這幾十年來努力的成果甚至把它發揚光大的話您的努力大家也都會看在眼裏的,而付出了努力的話那麼唐總的這些東西您用起來不就心安理得了嗎?別人更加不會因此說什麼閒話了,少爺,我相信您一定能向所有人證明您是最優秀的,不是嗎?”糾結了一會後穆致遠便出言勸慰着楊藝。

“對啊小藝,穆致遠說的對,不管這些東西你是怎麼得到的,但只要你用實力向大家證明這些東西你拿得當之無愧就可以了,那樣的話這些東西不就和你自己親手掙來的一樣了嗎?因爲它們當中也有你的汗水”這時王婧琪也接着穆致遠的話安慰着楊藝。

“嗯,你們說的不錯,我明白了,我一定會努力的做出一份成績來給所有人看,同時也給我自己一個交代”大家的勸慰令楊藝心情稍稍好轉了些,心情好轉後他握了握拳頭說道。駕駛座上的穆致遠看到楊藝心情好轉後他內心的糾結也小了不少。

很快時間就在大家的閒聊中過去了車隊也已經開到了唐靜所在的醫院,車子停穩後楊藝與大家一同走下了轎車,一走下轎車楊藝就發現在醫院大樓前也有一些人在這裏等着,雖然楊藝知道這些就是唐靜的下屬但楊藝一個也不認識。

“咦?他怎麼也會來醫院?”楊藝雖然不認識這些人,但穆致遠可是都認識的,而一個人的出現令他感到很意外也有些不知所措,這個人就是唐靜原來的司機現在的集團總經理廖銘。

“穆致遠,你怎麼這麼吃驚呢?你說的他是誰?”楊藝不解的問着穆致遠。

“就是那個穿着白色西裝的男人,他就是唐總原來的司機現在的集團總經理,也就是集團內部對您最有威脅的人之一,只是不知道他怎麼也會出現在了這裏,照理所他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裏纔對的啊!”穆致遠用眼神瞥了一眼人羣前端的廖銘說道。

“原來他就是廖銘?看起來倒是一本正經的樣子,這樣的人正應了衣冠禽獸這個詞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出現在這裏一定是我奶奶故意安排的了”楊藝看到廖銘那一本正經的臉後忽然明白了什麼叫做人不可貌相,如果不是事先從唐靜那裏得知這個廖銘不是什麼好人的話自己很有可能也會被廖銘給別人的第一印象所誤導的。

“什麼?是唐總故意安排的?這怎麼可能?現在的廖銘可是個危險人物啊!唐總怎麼會把他安排在您身邊?”穆致遠不可置信問道。

“正是因爲他現在是最有可能威脅我的人所以奶奶她才把廖銘安排在了我們的身邊,你想想好比兩夥人在打架的時候哪裏是最安全的?那就是敵人的腹地,因爲廖銘就在我身邊所以他的那些手下想對我下手的時候就會有不少顧忌,怕因此連累了廖銘本人,而且這樣也方便我們監視他的一舉一動”楊藝細心的說着自己的分析。

“原來如此,唐總想得還真是周到,這樣一來您反而更加安全,而您也好厲害,居然這麼輕易的就猜到了唐總的想法,看來您一定會成爲個非常優秀的領導的”聽到楊藝解釋後穆致遠爲唐靜的老謀深算感到驚歎,同時更吃驚於楊藝的才思敏捷。 “待會我們與這個廖銘接觸的時候你叫手下的人仔細盯好他,別讓他離開我們的視線,明白嗎?”楊藝小聲的在穆致遠耳邊叮囑着他。

“是,我知道,我一定會讓人盯好他,防止他和他的手下取得聯繫”穆致遠心領神會的回答着楊藝。

對穆致遠叮囑完畢後楊藝便領着他的同伴們向大門走去。大門前的廖銘等人自然要假惺惺的假裝熱情的過來迎接楊藝等人,只見他帶着虛僞的笑容走到楊藝身邊微笑着拍着楊藝的馬屁:“楊總您好,在下是集團的總經理廖銘,歡迎您迴歸集團,相信我們的集團在您的帶領下一定更上一層樓的”。

“哪裏,在奶奶住院的這段時間裏集團的事務也多虧了有廖總你的照顧,不然集團就會亂套了,我代表我和我奶奶感謝你”雖然楊藝知道廖銘不是什麼好人,但他更知道這些虛僞的場面話是不得不說的。

“楊總您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得,您快裏邊請,我們已經爲唐總辦好了出院手續就等您來接她了”又虛假的客套了一會後廖銘讓開了道邀請着楊藝。

楊藝隨便點了點頭便走進醫院直奔唐靜的病房,而此刻病房裏的唐靜已經在下人的幫助下收拾好了所有的行李,一身高雅的裝扮的唐靜正靜靜的坐在病牀上等待着楊藝的到來。雖然唐靜的病情還是沒有什麼好轉,但楊藝明顯感覺到此刻的唐靜臉色比以往好了很多,這也許是因爲她心情好而帶來的效果吧!感受着唐靜這看似不起眼的轉變,楊藝忽然體會到在唐靜心中自己是如何的重要了。

“我來了,我們走吧!”可是不知爲何楊藝仍然還是沒有辦法很好的與唐靜相處,來到唐靜的身邊後楊藝出奇的淡然,不過其實楊藝還是或多或少的爲唐靜的轉變感到一絲絲的高興,只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是小藝來啦,奶奶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呢,呵呵,你身邊的這兩個孩子就是你收養的蕭雨和林帆吧!這兩個孩子真是可愛,奶奶很喜歡你們,歡迎你們來到我家”唐靜笑呵呵的與楊藝等人打着招呼。

“嗯,沒錯,就是他們,小雨、小帆快叫奶奶”楊藝身邊的王婧琪發現楊藝對唐靜還是有些冷淡,於是她爲了不令大家尷尬便出來緩和着氣氛。

“奶奶好”聽到王婧琪的提醒蕭雨與林帆異口同聲的與唐靜打着招呼。

“好、好,奶奶很高興呢,你們放心既然小藝將你們視作自己的親弟妹的話,那麼你們也就是奶奶我的孫子、孫女了,我以後會像對待小藝一樣的對你們好的!”雖然楊藝對自己還是很冷淡,但這小小的失落和與楊藝的相認來說就顯得微不足道了,所以她並不是很在意楊藝的冷淡同時還心情愉快的與倆個孩子聊着天。

“好了幾位,醫院這種地方不太吉利不適合聊天,我們還是先出院吧!”就在唐靜與兩個孩子聊得正興起時楊藝卻突然插言催促着大家。

“小藝說的對,我們還是先回家吧!”楊藝的話大家也都覺得有道理,於是他們便準備啓程離開了,而唐靜的下人也趕緊過來幫唐靜拿行李,楊藝與林帆則一左一右的扶着唐靜坐到了輪椅上(注:唐靜患有的是肝癌晚期,肝癌晚期的症狀之一就是全身乏力走路顛簸,需要人攙扶。因此這裏她才坐上了輪椅,但她其實還是可以很艱難的行走的)

東興,市郊某高級別墅小區

因爲一切手續都已經辦理好所以在楊藝等人將唐靜扶上輪椅後一行人便直接走出了醫院。長長的車隊載着楊藝等人來到了濱海路的一個高級別墅小區。這個高級的別墅小區對於楊藝與蕭雨、林帆三個人來說並不陌生,因爲這幾年來他們就經常來到這個小區外圍的垃圾處理廠來拾荒。每當拾荒完後他們都會在這個小區的門口向裏張望着腦海中想象着住在這裏面的人究竟過得是怎麼樣的美好生活,他們雖然只是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拾荒少年,但他們也有夢,夢想有一個溫暖的家、有一個安定的生活。可是這一牆之隔卻打破了他們的夢想把他們置身在了殘酷的現實中,如今那曾經的夢想變爲現實時如何不令他們感慨萬千……

“小藝,你還記得我們上次來這裏拾荒時你說過的話嗎?今天我們終於也可以堂堂正正的跨過這堵圍牆走進這裏了”對於曾經那心酸的回憶王婧琪也是深有感觸,她抹了抹眼角欲出的淚水後對楊藝說道。

“當然,我怎麼能忘記,這幾年來每次來這裏拾荒時我都會暗暗發誓我楊藝總有一天會自豪的走進這裏,今天我的誓言實現了,可是我卻並不覺得有多自豪”儘管結果一樣,但這個過程顯然不是楊藝想要的,所以他並沒有爲今天能夠住進這個豪華的別墅區而感到高興。

“小藝,別說了……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奶奶答應過你不會再讓你過苦日子的,你是我的孫子我的親人,我的就是你的,沒有什麼區別的,你就別這麼倔強了好嗎?就開開心心的在這裏住下吧!因爲這裏以後就是你的家”楊藝那不冷不熱的神情還有他口中那曾經的往事令唐靜感到深深的內疚與自責,可是正是這份內疚與自責令她更加堅定了彌補自己過錯的決心,她忍着內心那心酸的感覺安慰着楊藝。

“把那個圍牆拆了……就是它把人分割開了富貴與貧賤,它帶給了太多可憐人絕望,你就當積點陰德好嗎?”楊藝沒有理會唐靜的話反而對唐靜提出了一個要求。

“好,奶奶都聽你的,明天我就叫人把周圍的空地都買下來建很多的房子給那些流浪的人住”唐靜當然明白楊藝說的“圍牆”指的是什麼,心領神會的她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楊藝。

“不,你誤會了,不只是建房子,更重要的是建工廠還有學校,沒成年的孩子就給他們一個讀書的機會,而成年的就給他們一個自力更生的機會讓他們通過自己的雙手去生活”唐靜說完後楊藝卻提出了一點點異議。

“爲什麼? 帝國總裁的醜妻 直接建房子給他們不是更好更簡單嗎?”唐靜不解的問着楊藝,因爲他不明白楊藝爲什麼要放着簡單的方法不用而用這種複雜許多的辦法。

“你沒有在這種社會的最底層生活過當然不會明白,對於這種窮苦的人來說你就算今天給予了他們再多再好的東西都是沒用的,因爲你能幫他們今天卻幫不了他們一輩子,如果你哪天不在了他們不是就要完蛋了?所以相比那些輕易得來的東西而言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個穩定的收入比什麼都更有價值,即便收入非常少但它卻是他們活下去的希望,而且還有一點就是如果給予得太容易的話會滋生他們的惰性的,這可是不好的開始,那樣當有一天你無法再給予他們時他們就真的毀了”在唐靜問出這個問題時楊藝原本的冷漠一下就被非常嚴肅的神情取代了,他認真而嚴肅的向唐靜講述着其中的利害關係,並且說完這點後他又接着說道:“這樣不僅對他們是真正的幫助,就是對你的集團也有不小的作用,因爲這樣一來集團的規模就可以更加的擴大人手更加的充足,而那些我們送他們去讀書的孩子將來也會感激我們的栽培而成爲我們集團最強有力的技術後盾的,算是人才方面的儲備吧!雖然前期的投入看起來非常巨大,可是從長遠來說是有無比巨大的作用的,同時我們集團也會在社會上留下一個非常好的名聲”。

“……,小藝,沒想到你這麼有遠見,不錯,如果按照你的做法的話我們集團以後一定會發展更加的好更穩定,我現在真是慶幸你這樣的傢伙不是我商場上的競爭對手,不然還真是我的勁敵呢!”聽到楊藝的講述唐靜既爲楊藝的善良所感動同時更吃驚於楊藝的深謀遠略,因爲在商界打拼多年的唐靜自然明白楊藝現在的這個想法正好和國際上那些跨國大集團的人才培養計劃不謀而合,在國際上那些做得長久的大集團都是有他們獨立的人才基地的,當初唐靜不是沒有這麼想過,可是卻受到很多方面因素的制約而沒有成爲現實,而如今在社會低層打拼過的楊藝正好有唐靜所缺失的東西。

“沒什麼,這都是經歷過某些事情後的感悟吧!總之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對了”楊藝意有所指的迴應着唐靜。

“我知道,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答應,好了,我們還是先下車吧,到家了”唐靜應了一聲後便率先走下了轎車,下車後她接着對一同前來的廖銘與其他的手下說道:“你們就先回去吧,記得把下午的發佈會與晚上的酒會準備好,別出什麼紕漏知道嗎?”。

“是!屬下明白”衆手下得到唐靜的命令後就都相繼離開這裏忙他們自己的事情去了。

在唐靜的帶領下楊藝、王婧琪、蕭雨、林帆四人便來到了幾棟聯排的別墅前,這些別墅都是以現代風格建築的通體白色簡約而大氣。據唐靜介紹說這三棟聯排別墅就是當初馬原爲獲得她的投資而幫她購買的,其中最大的那棟主別墅就是唐靜一家人住的,旁邊的兩棟則是提供給下人與保鏢們居住,而剛剛他們經過的那個大門則是整個小區的總大門,從總大門進來後小區再被劃分爲了上百個相對獨立的單元,唐靜的這三棟聯排別墅就是其中之一,而每個聯排別墅也有獨立的花園與大門。

“哇!這裏好豪華啊!”“對啊,真的好棒!”大門一打開蕭雨與林帆兩個孩子立刻就被眼前這美麗而奢華的一切給吸引住了,他們興奮的左顧右看着,楊藝與王婧琪也很驚歎於這裏的豪華,只是他們沒有過多的表現出來而已。

“唐總好、少爺好!”就在兩個孩子剛剛說完時別墅裏的下人們統一而恭敬的向楊藝與唐靜等人問候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