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又過了一日,便到了宴會的時候。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蘇千尋一大早就被遲然給接走了,臨走時,某人還很有禮貌的跟孔昱和黃菀說了話,兩人覺着這小夥子人真是不錯。

蘇千尋:“……”那都是表面謝謝。

經過這一年的相處,蘇千尋早就摸清楚了,這人雖然不是霍然,但是在某些方面,狡猾程度堪比霍然,不可小覷。

遲然打開副駕駛車門,護着她的腦袋上了車,隨即對兩老點了點頭之後才上車,開車離開。 車上。

“這會兒才十點不到,爲什麼要這麼早就讓我出門?”她還是喜歡在家裏窩着,舒坦。

在某些方面,蘇千尋起身還挺宅的。

“宴會之前,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整理。”他一邊開車一邊說道:“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想早點見到你。”

蘇千尋:“……”這人,還是那麼撩。

“行吧。”反正都已經出來了。

她懶洋洋的靠着,看着車窗外的風景,不說話。

遲然也沒吵她。

在她想要安靜呆着的時候,他即使在身邊,卻從不說話,彷彿是個透明人似的。

所以,蘇千尋其實還蠻喜歡和他在一塊的,這人,是真的體貼。

想着,她小小的大了個哈欠。

wωω.тт kǎn.¢O

昨晚上刻錄平安符到凌晨兩點多,早上七點不到便起來了,她這會兒還真有些困了。

漸漸的,蘇千尋眯眼睡了過去。

車子半小時之後到達了目的地,遲然停下車,側頭看着她的睡顏。

不得不打,睡着的蘇千尋顯得特別的溫順,平和。

他想伸手碰碰她的臉,猶豫了一下,又收了回來。

還是算了,這丫頭的起牀氣大的驚人,要是被自己吵醒,估計又得來一個降龍十八掌了。

然後,蘇千尋這一睡,就直接睡了一個多小時,遲然也就這麼看了一個多小時。

遲然不知道的是,睡着的蘇千尋夢到了曾經,曾經他們還在上面的時候,她睡的正香,可某個討厭鬼就知道吵她睡覺,她直接一巴掌呼了過去。

“死白濉,又吵我睡覺!”

剛湊過去準備解開她安全帶讓她睡得舒坦些的遲然:“……”

被正中了目標。

真的是,連做夢都想着打他啊!

遲然無奈,剛巧對上了蘇千尋的眼,她的手還在他的臉色。

蘇千尋:“……”

所以,她剛纔做夢夢到某個死小子吵自己睡覺,然後自己打了他一巴掌,被打的人,是遲然!

“抱歉。”她收回手,“我就是夢到了一個非常討厭的人,所以一時激動。”

“嗯,我能理解。”遲然嘆息,“不過,阿尋你討厭的人是誰啊,我認識嗎?”

“你當然不認識了,就是一個無關緊要之人,不用在意。”

反正自己很長時間不用再見到他了。

不過!

蘇千尋看着面前的吃人啊,她覺得某些方面,特別是眉宇間,遲然還很有些像那臭小子。

遲然表示自己並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然後說道。

“我們已經到了,下車吧。”

蘇千尋看了眼外面,才注意到車子已經停下來了。

點點頭,從車上下來。

遲然從後座把她的禮服拿出來,兩人向着不遠處的一處跟個宮殿似的地方走去。

“這裏,是你家?”

“不是。”遲然搖頭,“就是我家旗下的一個酒店而已。”

好吧,一個個都比她有錢。

蘇千尋算來算去,身邊好像只有自己一個窮人。

哎!有那麼點心塞。

兩人走了進去,直接去了頂樓的總統套房裏。

這個房間一直都是遲然一個人才能休息的房間,裏面,化妝室造型師等等已經等在了那裏。

“宴會就這裏三樓宴會廳,晚上六點開始。”遲然說:“你如果想睡的話可以在這裏再睡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就得起來化妝做造型了。”

“阿尋,我知道你或許不想折騰這些,不過今天……”

他知道,今天對她來說,一定有什麼目的。

果然,聽到這話,蘇千尋當即就點頭道:“我不睡了,你們弄吧。”

反正,她坐着也能睡着。

蘇千尋找了一張比較大的椅子,雙腿盤在上面,閉上眼,完全就是一副任由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模樣。

遲然點頭,邊上的人立馬就動起手來了。

蘇千尋的皮膚很好,好到連意思是毛孔都看不到,看的化妝師門嘖嘖稱奇。

這一頓折騰,直接從一點折騰到了五點多,期間蘇千尋隨意吃了頓午飯,準備把肚子留在晚上多裝一點。

化好妝,邊上是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蘇小姐,您真美,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美的女人!”

最這個字,可不是一般人敢用的,可這一次,他們都覺得,蘇千尋絕對當的起這個最字。

化好妝後,蘇千尋跟着遲然來到宴會廳,因爲來的比較早,裏面還沒幾個人,她直接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雙腿盤着,直接就睡了過去。

周敏何婭一到就到處找蘇千尋,半天才找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唯美畫面。

暖光燈下面的蘇千尋,宛若謫仙,讓人不敢輕易去驚醒。

然後兩人就站在那裏看着,看着看着,周圍的人就越來越多,聲音也越來越大。

蘇千尋眉宇微微擰起,睜眼,戾氣四射,讓原本還在竊竊私語猜測她身份的人所有的話全都卡在了那裏,冷汗涔涔。

眼前的女人美則美矣,卻覺不好得罪!

蘇千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隨意的理了理裙襬,走向何婭和周敏。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來了有半小時了。”何婭笑盈盈的說道:“然後我們倆就在這裏看了半個小時的睡美人。”

周敏:“本來想叫醒你的,不過遲然師兄前面來過,說你有些累,讓你多睡一會兒,不要打攪你,不知不覺人就多了。”

“一定是因爲阿尋你太漂亮了!”

蘇千尋以前從來都是素面朝天,都不化妝,所以這也是兩人第一次看她被化的精緻的模樣。

原本就精緻,現在精緻精緻的不似真人了!

“真怕你突然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你在上面待不住。”

蘇千尋:“……”不,上面其實挺有意思的,她都呆了幾萬年了。

不過這次下來,她覺得,這些小世界比上面,更有意思。

蘇千尋決定了,沒有玩夠,她絕對不回去!

天道:“……”

“遲然呢?”她好像都沒看到他人。

兩人搖頭,也四處看着。

“我看到了,他在那呢,好像在和誰說話。”

何婭指着他們四點鐘方向的位置。

三人想了想,準備過去,可惜還沒擡腳呢,邊上就響起了一道特別呱噪的聲音,惹的三人秀眉頓時擰了起來。 蘇千尋看着來人。

看樣子某些人,並不是那麼想好好的當她這個大小姐啊!

“喲,這不是何家大小姐身邊的跟班嗎,沒想到竟然能混到這樣的宴會裏來,不會是覺得可以靠自己的漂亮找一個金龜婿吧。”

她說話的時候聲音故意揚起,邊上不少人都聽到了,下意識的看了過來。

有的人詫異。

這不是之前坐在椅子上就睡着的漂亮女生嗎,她是混進來的?

有的人並不這麼認爲。

那樣的氣度,那樣的氣勢,怎麼可能只是一個普通人。

他們認出陳雙,眼中有着不屑。

陳雙見邊上都沒人搭理自己,臉上當即沉了沉。

她就不相信了,她運氣能一直都這麼好!

“怎麼,沒話說了,不騙錢了?”

陳雙雙手抱着手臂,嘲諷。

何婭兩人把蘇千尋護在身後,“姓陳的,你有病吧!莫名其妙就衝過來說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話!”

“你那日十二點之前,受傷了。”

沒頭沒尾的,蘇千尋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陳雙下意識捂住自己的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