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反正她不高興了,你啊對員工得多關心多照顧,不能動不動就擺架子,你說這要是調到我身邊工作,會讓我很難辦的啊。”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許強聽的出來趙建國的意思,說:“好,好我就去和我的員工道歉。”

“哎,這就對嘛,當官一定要肯低頭認錯,要不怎麼能服民呢?”

“對,您教育的對,我的思想覺悟還不夠。”

“好,工作去吧。”

“嗯。”許強掛了電話,“我就操……”他忍住了憤怒,走出了辦公室。

“還生氣呢,杜杜。”許強溫和的說。

“哼,人家就是送花嘛,送花!”趙杜杜明白怎麼回事,便愈發的無理起來。

“好啦,好啦,我錯了,不該說你的。”

“就是嘛!就是!人家買的花,挑了好久的呢!你還回來說我,有多少人想要我送他花呢,我都不送,我就是喜歡強哥。”

“好,好,好,彆氣了。”許強快失去耐心了。

“不氣了,不氣了,今晚等着收我的花吧!”趙杜杜高興的轉了一個圈。

許強哄完趙杜杜便開車去了醫院,他想去看看劉珊珊,如果她的病情有好轉或許能問到些什麼。

https://ptt9.com/123412/ “姍姍,還記得我嗎?”許強手裏捧了束花。

“你是。”

“我是許強,重案組的……”

“啊!你是,別殺我!啊!救救我,他要殺我!啊!來人啊!他要殺我!”劉姍姍又大叫起來。

“FUCK!這個是什麼病!什麼病!”許強把花扔在地上還踢了一腳,走出了病房。

“趕緊的,趕緊去給她打針。”一個護士跑過來對另一個護士說。“你以後別來了,老給我們添麻煩!”那個護士又對許強說。

“我他媽的調查案件,是你們看不好她,關我什麼事情!”許強吼了起來。

“你跟我吼什麼!看不好是醫生的事情!”護士也不示弱。

“我就……”

“別吵了,別吵了。”李青雲跑過來制止了許強。

“你個小護士你跟我犯渾是不是!”

“你閉嘴!”李青雲轉過頭和那個護士說。

“他媽的。”許強拿出一根菸點上了。

“這裏是醫院,走出去抽。”李青雲急忙把許強哄了出去。

“這個醫院的護士真他媽騷。”

“好了,好了,都有自己的難處,彆氣了。”

“那個劉珊珊什麼時候能好起來。”

“下週送去我老師那裏,估計那裏可以看好,等有好轉我就通知你,你可別擅自來了。”

“哎,我這不是着急嘛,你知道上面催的很近的。”

“好,好,我肯定第一時間通知你。”

“那就麻煩你了。”

“脾氣還是那麼爆。”等許強走後李青雲說了一句。

“你他媽最好離開趙杜杜!”秦思思惡狠狠的對着電話說。

“你個死LES!我爲什麼要聽你的!我倆是你情我願!”

“什麼他媽的你情我願!你在利用她,你敢動她我就會殺了你!”

“呦,看來你夠入戲的啊,誰知道趙杜杜還記得不記得你。”輕蔑的語氣穿到思思的耳中。

“你們在幹什麼我都知道,我會告訴許強的,你們會完蛋的。”

“我和杜杜是一根繩上栓的螞蚱,我完蛋了她還能活?”

“我會殺了你的!”秦思思的聲音在顫抖。

“哦!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嘟嘟嘟,嘟嘟嘟。”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雲夢實在是太困了,這一覺又睡的特別安心,直到早上快十點才醒過來。

這時終於想到自己跟一個男人單獨待在酒店,似乎有些不好。這讓她有那麼一點不好意思。

幸好沒人知道。

林不凡看雲夢梳洗完畢,就忙說:「夢姐,剛剛你們公司有人打電話給你,說要找你。」

「找我,你怎麼說的?」雲夢忙拿過手機一看,是自己公司的市場總監何韻茹打來的。

「我說你在睡覺,她問在哪裡。」

「你告訴她了?」

「說了。」

「她不會來這吧?」雲夢嚇了一跳。

這要是一來,看到兩人這樣,肯定誤會了啊。

雖然她對林不凡非常有好感,甚至這次非得拉他假扮自己男友,可終究並沒有確認什麼關係。

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早餐來了,我先去開下門。」林不凡看雲夢起來,特意讓人把早餐送過來的。

到了門口,他打開房門,微微一怔。這就是個妖精啊,哪裡是什麼送餐的。

不對,人家可沒拿什麼早餐。

面前的女子一頭長長黑髮,上面是典型的辦公室OL裝,漂亮的襯衣緊緊裹著身子,前胸感覺都要炸裂開來。

林不凡第一眼就被對方的身材驚艷到了,除了尺寸足有E的一對,腰肢偏偏很細,一雙美腿在短裙襯托下更是讓整個人充滿了動人曲線。

除了身材,對方樣貌也是非常精緻,秀氣的柳眉,瑤鼻嬌俏,嘴唇單薄而紅潤很顯誘惑,一雙眼睛也是迷人。

「你是?」

「雲總是在這嗎?」

兩人先是傻傻地看向對方,接著同時發問。

林不凡一聽聲音就知道是開始打電話的女子,沒想到這麼漂亮,忙道:「是,她就在裡面。」

來者正是何韻茹,本來看到一個男人開門就驚到了。聽到這話更是呆了,雲總真的跟這男人來酒店開房了。

這可不是出差,孤男寡女住一個套間,可想而知會做什麼。

何韻茹顧不得客氣,立刻走了進去。

雲夢一聽到聲音,臉都刷地微微紅了。看著走進來的何韻茹,想躲都躲不掉,無奈道:「茹姐。」

喊完邊招呼何韻茹進房間聊,她知道何韻茹肯定會誤會的,進去解釋下。

何韻茹看雲夢這個樣子,更加確定兩人是來開房辦事的,臉上不由露出了異樣笑容,道:「雲總,沒想到啊,你也會有墜入愛河的一天。」

「茹姐,你誤會了,我跟他只是朋友關係。」

「我知道,男女朋友嘛。」何韻茹顯然不信她的話,接著問道:「那小子什麼來歷啊,這麼猛,竟然連你這個冰山美人都能搞定。」

雲夢進入公司好幾年,她見過多少青年才俊豪門貴族公子追求,可雲夢不但絲毫不為所動,甚至連個笑臉都不給。

在公司,更是有著冰山女神的稱號。可沒想到,竟然被一個看起來挺普通的青年男子俘獲了。

「我跟他真沒什麼的。」雲夢解釋。

「是嘛,我看那小夥子挺帥的,你不要的話,那我可要了。」何韻茹嘻嘻笑說,她比雲夢滋長几歲,兩人關係非常好。

「你要喜歡,自己去追啊。」

「真的嗎,我可跟你說。我要是主動的話,什麼男人都得乖乖躺下。到時候,你可別吃醋。」

「才不會呢,你要有那本事,算你厲害。」雲夢笑道:「好了,茹姐,你這麼急著找我,有什麼事啊?」

「你不說我都差點忘記了。」何韻茹趕緊說道:「方氏集團的方總一直聯繫你,應該挺緊急的。」

「不用理了。」雲夢搖了搖頭。

「啊,咱們不是在一起合作研發新能源電池嗎?」何韻茹驚訝地問,方氏集團曾經收購過一個研究多年新能源電池機構,相比他們優勢大太多了。

這次能跟對方合作,對雲巔集團日後轉型為高科技公司意義重大。

「你自己看。」雲夢無奈地把一條簡訊展露給何韻茹。

何韻茹一看先是一愣,接著惱了,罵道:「胡鬧,這簡直是亂來啊。」如此重要的合作,就因為沒接到電話,直接就黃了,找了另外一個公司合作。

「人家不是亂來,是找到了更強大的組織。就算接了電話,恐怕也得黃。」雲夢當時也是非常生氣,可很快看開了。

何韻茹一看公司名字,也是苦笑,人家是華夏都赫赫有名的集團,雲巔集團確實沒法跟人家比。

「還有別的事嗎?」雲夢問。

「這有兩份文件,都已經弄好了,需要你簽下字。」何韻茹說。

雲夢拿過來隨便看了一下,立刻簽了。就在這時,她手機響起,竟然是方氏集團的大少爺方曉打來的。

之前的信息可就是他發的。

雲夢神色變得冷淡,接通了電話。

「雲總,你這電話可不好打通啊。」方曉微笑道。

「有事說事,沒事我掛了。」雲夢還真是不客氣。

方曉有些火大,他好歹也是堂堂大少爺,立刻說道:「沒什麼,合作雖然黃了,但賽車約定應該還有效吧?」

「當時是約定勝利者做新合作公司的主導者,現在合作已經黃了,我吃飽了撐著跟你去賽車?」雲夢冷哼道。

說到賽車,她還真是挺有天賦,甚至參與過專業賽車手的訓練。當然,她本來打算請林不凡出馬,十拿九穩的。

「合作黃了,可以換賭約啊。比如誰如果賽車贏了你,你就帶他在天海市遊玩三天,純粹的遊玩。」方曉說道。

聽到這個要求,雲夢更是臉色變冷,正想懟回去,不過她很快想到林不凡出神入化的車技,也想收拾一下方曉,問道:「如果你們輸了呢?」

只聽方曉的話,她就聽出來了,方曉是為旁人打的賭。這個人,才會是到時候的賽車手。

只是不管是誰,怎麼都不能有林不凡那樣的表現吧。

「你想要什麼?」方曉問。

「十億華夏幣!」雲夢冷冷開口,十億啊,哪怕對他們這等有錢人,也絕對是個驚人的數字。

畢竟,這可是要實打實拿出來的現錢,不是那些虛無縹緲的股份價值多少錢。 罪惡之死城 定昏 10

許強從醫院回來整理下必要的文件便驅車趕往七區。雖然已經快下班了但是許強還是決定去看一看那個叫文雨晴的小女孩。一顆悲天憫人的心讓他總惦記着那個小女孩,但願她的生活可以像她的名字一樣雨過天晴。

“強哥,趙杜杜下班了,我跟着她?”小元打來電話。

“廢話!跟蹤不會啊!”

“她要報警怎麼辦?”

“有我呢你怕毛?”許強語氣很重。

“可是,可是她爸爸是趙建國。”小元嘟囔着。

“叫你跟你就跟!責任全往我身上推。”

“我看行!”小元鬆了一口氣。

“慫炮!”許強掛了電話。

許強趕到七區天已經微微黑了,他打聽了路走到了一個衚衕裏,看到一排簡易的破平房。“303號,303號在哪裏呢。”許強自己嘴裏叨咕着,“哦,這裏。”他疾走了幾步上去敲門。“有人嗎?裏面有人嗎”敲了幾下發現沒人應答,仔細一看才發現房門是從外面鎖上的,便走出了衚衕。當他想開車離開的時候發現一個老太太正做在石臺上抽菸,又下車走向那個老太太。

“老太太,您住這裏的!”許強俯下身子說。

“啊!是啊,55年啦!17歲嫁給老陳家就沒離開過,老頭子走好幾年了,沒福氣,上輩子造孽了,沒兒子啊,倆閨女時不常的來這溜溜,自己啊,湊乎活着,這人老了啊,就盼着趕緊死,給人找麻煩,自己也麻煩,哎,沒福氣啊。”老太太們往往說起話來就會不着邊際的抱怨着所經歷的一切。

“話可不能這麼說啊,老太太活着好啊,您認識那家的人嗎?”許強把記在紙上的地址給老太太看了看。

“不認識字啊,沒上過學,出生了就打仗,等仗打完了,沒過幾天舒服日子就嫁這裏來了,來了就和老陳家的老太太的打架,沒完沒了的啊,好不容易把那老**給熬死了,我家老頭子又走了。”老太太似乎有講不完的故事。

“我給您念,丼石縣七區的303號這家的女人姓張,有個小閨女叫文雨晴。”許強把聲音放大些生怕老太太聽不到。

老太太聽到地址想了想,然後抿了抿嘴,擺出了一副不屑的樣子,說:“髒,那家人都髒了。”

“哦?您給我講講具體怎麼回事吧。”許強追問着。

“她們啊不是本地人,那房子以前是陳家老大的,租給她們了,開始還收收租金,後來老大發達了,這房子就白給她們住了。”老太太邊說邊搖頭。

“哦?那她們做什麼的啊。”

“什麼啊,過來點,我和你說啊,開始就一個人。”老太太用手拉了拉許強的衣衫,好讓許強離自己近些,說話的聲音也比起初小了些,“那女的,已經死了的,來的時候還是個大肚子,自己一個人,陳老大開始不想租給她,不知道她什麼來路,後來哭哭啼啼的,沒辦法。”

“後來呢。”許強看的出來,自己的話題勾起了老太太的興趣。

“後來啊,生了個大閨女出來,孩兒他爹一直也沒出現過,估計不是什麼好種兒。”

“那她做什麼工作?”許強又問了一遍,他不得不佩服老太太,可以避開他的問題說上老半天兒。

“她啊,最開始的時候接客,我們這的小媳婦沒有不罵她的。我以前聽我們家老頭子說啊那女的還抽大煙呢!這小娘們可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她那個小閨女到還有點人樣兒,就是太蔫了,八棍子打不出個屁兒來。”

“女孩文靜點好。”

“呸,一看就知道,蔫壞。心裏頭跟明鏡似地,這小丫頭長大了,可了不了。你不住這吧,小夥子。”

“恩,我不住這裏,聽說這女孩挺可憐的,過來看看。”

“過來點,過來點。”老太太又拉了拉許強的衣服,離的更近了,聲音更小了,“他們說啊她媽是被她閨女殺死的,你別聽村兒東邊的人胡說,什麼五行相剋,冤冤相報都不是,我們這兒的消息準,沒錯!你也不看看誰離的近,我們這都知道,就是不愛和他們爭競兒。”

“啊,是啊,是啊。”許強對於一位年過七旬,並且有點糊塗的老太太的話並沒在意。

“呦,你別不信,我給你說,他們說她媽媽接客,她也接客呢!這有憑有據呢!村口西邊的王獸醫家聽過沒。”

“沒,沒。”許強裝模作樣的搖了搖腦袋。

“他讓他家小媳婦抓了個正着,開始啊我們還以爲是孩兒他媽呢,結果呢,是那女娃,你說這都叫什麼事情,這事兒一鬧騰啊,他那買賣也幹不了了,都怕自家的雞沒病到那裏醫出病來。”

“確有此事?”許強聽到這兒,有些上心了。

“你看,我還騙你不成不,你滿村打聽打聽,說不知道的那都是騙你的,哎。”老太太擺了擺手,“回家了,起風了。”

“嗨,來!你過來。”小元在二十七號酒吧裏叫一個服務員。

“什麼事情,先生。”服務員彬彬有禮的說。

“你叫什麼。”小元說。

“張鑫。”他有些不解。

“喂,和你談個買賣。”小元低聲說。

最強狂兵 “啊,什麼?”張鑫更不理解了。

“想賺錢嗎?一天300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