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反正,自己也沒什麼事。

2022 年 5 月 9 日By 0 Comments

「這還差不多。」

見林羽答應,三女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

「你們放吧,我有點事,先出去了。」

沈玉書沖三人嘿嘿一笑,徑直往出庫走去。

「他有什麼事?」林羽疑惑,抬眼看向沈卿月。

沈卿月莞爾一笑,「還能有什麼事,約會唄。」

「哦……」

林羽恍然大悟的笑笑,不再去過問沈玉書的事,安心的陪她們三個一起放煙花。

很快,一隻只煙花呼嘯著升空,又在空中爆裂開來。

雖然沒有了夜晚的絢麗,但依然不能阻擋他們的熱情…… 聽到在呼喊著自己的聲音,姜汪往前跑開了段距離后,大聲回道:「我在這,在這裡啊。」

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剛才遇到卡婭的事情,或許她也不想被發現所以才會趕著自己出來。

咕朵最先出現在面前,皺眉嗔怪道:「你自己就出門了啊,一聲也不說,我們還以為你被那群人帶走了呢。」

雖然說著責怪的話,但她還是關心地走上前,確認著他有沒有受傷。

姜汪伸手拉著她,小聲說道:「別太擔心了,我就只是出門上個廁所而已…」

他話還沒說完,肖默就出現了,低聲開口:「知道現在什麼時候了嗎?太陽都掛到正空了,還是說你上廁所需要幾個小時?」

姜汪抬頭往上看去,陽光的確已經高高掛起了,雖然隔著樹林卻也能依稀看到它的光亮。

他想了一圈后,裝出驚訝的模樣開口道:「都已經過去幾個小時了嗎?難怪我覺得自己雙腿都在痛呢,哎喲。」

說著,他還有模有樣地伸手去扶著旁邊咕朵的肩膀,裝出腳疲累不堪的模樣。

肖默對於他這個的回應有些沒看得明白過來,眼神上下仔細打量著。

姜汪擔心真被看出點端倪來,於是就主動歉聲說道:「是我的不對,讓你們擔心了,還找我了那麼長時間。我原本只是想出來上個廁所的,可沒想到這樹長得實在太像,一不小心就給迷路了。」

迷路?

這個理由糊弄下一般人可以,但在肖默這裡並不可行,只是眼下這麼多人,才沒直接去拆穿。

其他人看到肖默也沒說什麼,所以便也跟著選擇相信姜汪的解釋了。

姜汪心中也明白自己可以這麼順利糊弄過去,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肖默的不質疑。

還有一點就是,其他人能夠全部跟到樹林裡邊找尋自己,也是因為肖默的指使。

就連內心掛記著唐欣悅的王曉琪也不敢違抗,跟著出發找人,住地里就只留有兩人。

被留下的人不言而喻,一個自然是行為古怪的唐欣悅,還有一個是力奴了。

王曉琪見后便有些焦急地說道:「既然人已經找到了,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到住地去啊?畢竟只有兩個人在守呢。」

姜汪點點頭應道:「對的,大家都出來那麼久,還是抓緊時間回去好了。」

然後,他們便一塊沿著剛才過來的小路往回走。

剛回到住地,就隱約感覺到不對,四周過於寂靜了。

王曉琪很快就沿著水渠道奔走了一圈,回來後面容驚慌地說道:「欣悅,欣悅她不見了!」

閆芷喬聽后像有感應一樣,自己就跑向了力奴所住的屋子,回來的她急切地說道:「力奴哥,他人也不見了,是不是遇到什麼不好的事情啦?」

唐欣悅不見人,力奴也不見,這是怎麼一個情況啊。

聽到這兩句話,姜汪跟肖默面色都開始凝重了起來,各自在心裡設想著兵團的事。

原以為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那群人是沒發現或是已經把他們遺忘,才會那麼多天都不來打擾,可現在這個情況完全是在意料之外的啊。

「姜汪,你怎麼不說話了?」

咕朵在這時拉了拉他的手,將思緒又給拉了回來。

姜汪回神后,尷尬笑道:「哈這,這兩人可能是跟我一樣,出門上個廁所,等會就自己回來了呢。」

肖默最終忍不住嫌棄地吐槽道:「你以為他們像你上廁所便秘,需要四五個小時嗎。」

「……」

姜汪被話噎住,因為不能透露卡婭的時,所以他並不能做反駁,只能努了下嘴巴以示抗議。

肖默無視他的無聲抗議,低聲繼續往下去說,「我在出門前將一把槍交給力奴拿著,如果是出了狀況,他應該會開槍才對。」

槍?

閆芷喬聽到后便轉身跑向屋子,雙手抱著一把長槍出來了,她疑惑地問道:「是這把槍嗎?我去屋裡的時候,它就攔放在門邊。」

肖默點點頭,伸出手把槍接過,檢查了下裡邊的子彈。

「5顆子彈,全都不見了!」

槍還在,但裡面的子彈卻不見了,可他們在這個過程中並沒有聽見什麼槍響。

這個情況又進一步證明了是有人來過,而且不是一般人,才會讓力奴連開槍反抗的動作都沒有,很大可能是島外所設的兵團。

閆芷喬趕緊瞥清關係,解釋道:「這子彈不見了跟我可沒關係啊,我就只是負責把它抱過來而已,你們要是不信的話,可以看我口袋,身上都沒藏有子彈。」

話說著,她還動手掏向了自己的口袋,還有雙手向上抬著原地跳動,緊張得就像是在怕下一秒會被誤會立即處死了一般。

姜汪看她這樣折騰自己就算了,居然還想過來拉著咕朵陪著一塊,他伸手把人拉住,低聲道:「可以了,沒人在懷疑你會偷走子彈。」

閆芷喬還是有些不放心地繼續說道:「你們,真的都沒有懷疑我偷子彈嗎?要不誰再過來檢查檢查吧?」

其他人在姜汪的眼神示意下,均是以搖頭來作為回應。

直到這裡,閆芷喬才肯放心地鬆口咕朵的手,笑著往後站了站。

肖默看向姜汪,「這不見兩人的事就先放一放,你跟我過來一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王曉琪聽到這話,立即有些不太樂意,她鼓足勇氣說道:「為什麼,為什麼姜汪一不見你就讓我們立刻出發去找,現在就要放一放啊。」

肖默眼神變得陰霾了起來,冷呵道:「你想去找人我不攔,不過得小心,別把命都找丟了。」

後半句話本意是在提醒,但聽到其他人耳朵里,卻更像是警告,所以沒人敢去違背。

「你這人怎麼可以沒有人性,好歹也是兩條生命…唔~」

王曉琪一時間更是覺得氣惱了,雖然她也知道肖默這人冷漠無情,卻還是想替唐欣悅抱個不平。

氣在頭上的她偏執地認為,自己之前本就想留下陪著唐欣悅,是肖默不讓,人才會不見的。

。 汝南,袁氏祖宅。

看到突然出現的閻王帝君以及碧落黃泉等人,公孫笑的臉色巨變,他已經意識到了,這可能就是碧落黃泉針對他們名家的報復。

袁基笑著走到院中,單手提起被鎮壓的許劭,對著空中隨手一甩。

「閻王閣下,這許劭本候就交給你們了,也算是還了黃巾之時碧落黃泉的相助之情,從此我們互不相欠,今後閻王閣下還是多多約束碧落黃泉眾人的行事作風為好。」

就在這時公孫笑突然動了,下個瞬間突然出現在空中,眼看著就要將許劭救了下來。

「劍·刺。」

冷漠的聲音從一旁傳進公孫笑耳中,同時他感覺到一股極其鋒銳的劍氣已經瞄準了自己的頭顱,若是自己不躲,下一息絕對就會被一劍梟首。

「該死的!」公孫笑畢竟多年沒有這樣戰鬥過了,本能的反應下還是選擇了躲避,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許劭的身影已經被一個頭戴罰惡判官面具的人擒下了。

「劍聖!顯聖境的劍客,天下能修鍊到這個境界的劍客不超過雙手之術,你是誰!」

公孫笑看著閻王帝君身邊多出來的賞善判官和罰惡判官,心中一驚,什麼時候顯聖境這麼不值錢了,還是說自己小看了碧落黃泉的實力!

看著罰惡判官將許劭擒了回來,閻王帝君笑了一聲,對著袁基拱了拱手說道:「多謝武安侯相助,今後武安侯有需要我碧落黃泉幫助的地方,儘管開口,本座給你一個優惠的價格,哈哈哈哈!」

「公孫魁首,你名家和小說家背叛我碧落黃泉的時候,可有想過該如何承受本座的怒火嗎?」

「行了,今日是袁老太公的壽誕,在別人家打打殺殺不好,公孫魁首要是想救回許劭,本座在城外樹林等你,哈哈哈哈,就怕你不敢來!」

話音剛落,碧落黃泉的人影全都緩緩消失不見。

「休走!!」

公孫笑看到許劭被他們抓走心中一急,要知道碧落黃泉可都是些殺人不眨眼的傢伙,更不要說如今他們還有矛盾,而許劭對於名家的作用非常大,不能就這樣放棄了許劭,想到這裡,公孫笑連忙衝天而起朝城外而去。

此時,袁基眼露精光,滿意的點了點頭,隨意的用目光掃視了一下天空,然後就招呼眾人繼續用膳,不要在意剛剛的小插曲。

袁氏祖宅,天空之上。

李太清正皺著眉頭藏身與雲霧之間。

「奇怪了,莫非這袁基和閻王帝君當真不是一個人?」

「不可能呀,我的感知是不會有錯的,可是,我剛剛也用神念檢查過下面的兩個人,並沒有易容的痕迹。」

「這就怪了!」

「不過,這個閻王帝君無法被看透容貌,我還是要去親自檢驗一下才好。」

想到這裡,李太清手中拂塵一揮,整個人消散不見。

就在李太清消失的時候,下方的袁基面色微動,對著身旁的袁湯微微使了一個眼色,袁湯隱晦的點了點頭,袁基隨意找了個借口就離開了大廳。

「鴻鳴,你確定李太清去了嗎?」

「沒錯,剛走,你要抓緊時間了,不然你的計劃一定會被他看破,畢竟這不是什麼高明的招數。」

「放心,招數不高明,只要管用就行!」

一揮手,袁基換上了閻王帝君的裝扮,運用起帝術和咫尺天涯朝著李太清的方向追了過去。

沒一會,袁基就感知到了前面的李太清,冷笑一聲,對著李太清輕喝一聲。

「李掌門這樣鬼鬼祟祟的跟著本座,是想做什麼?」

李太清的身形頓了一下,略顯驚訝的轉頭看向身後的閻王帝君,雙眼神光大作,仔細的打量著他。

「沒有任何問題和剛剛感知到的氣息是一樣的,難道他們真的不是一個人?」

李太清還是有些不相信,畢竟他的靈覺從來沒有出過錯,對於六感的判斷,他還是更相信自己的靈覺,他認為袁基和閻王帝君就是一個人。

「帝君閣下為何在貧道身後出現,你不是應該在前面嗎?」

「李掌門還真會惡人先告狀,本座察覺到身後有人尾隨,這才隱身於雲層中,想看看是哪個宵小在打本座的主意,沒想到竟然會是李掌門,怎麼,李掌門這是要找我碧落黃泉做生意不成?說吧,殺誰,看在與李掌門第一次合作的份上,本座給你打個九折。」

聽著閻王帝君嘲諷的話語,李太清也沒有動怒,畢竟除了自家師弟,其他人很難引起他的情感波動,因為他真的快要抵達道家的忘情境了,等什麼時候連張良都無法讓李太清產生情感波動時,李太清的道就成了,也就是真正的太上忘情!

「貧道還是認為自己的靈覺不會有錯,帝君到底用了什麼手段,一試便知。」

「巨闕。」

李太清話音剛落,閻王帝君就感知到身後有一道厚重的劍氣攜帶著整片空間朝自己壓迫而來,於是不敢有任何猶豫,直接一招仙相·咫尺天涯躲了過去,出現在另一個方向。

「道長既然不留情面,那本座也就不客氣了,剛好本座也想試試道長這天下第一人到底有幾分水準。」

「天魔無相亦無心,他化自在誦梵音。」

「魔相·第六天魔王,波旬阻道。」

詭異無形的精神攻擊瞬間籠罩在李太清心神,直接讓李太清愣在原地,一息后又恢復了正常。

「帝君這招到是有幾分神妙,可惜帝君修為不夠,對於這招的理解也不夠,不然的話,就算貧道修鍊到忘情境也會有些麻煩的。」

閻王帝君沒有想到,能讓呂仙兒心神大亂的魔相精神攻擊,對於李太清而言僅僅只是讓他愣了一下。

就在這時,碧落黃泉的所有人都出現在閻王帝君身後,而原本他們身邊的那個最開始的閻王帝君則早就不見蹤影了。

「帝君,你沒事吧?」

孟婆看到李太清,連忙對著一旁的閻王帝君問道。

閻王帝君搖了搖頭,就看到公孫笑出現。

「帝君將許劭還回來,不然,我名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咦,李道兄,你怎麼會在這裡?」

公孫笑看到李太清也是一愣,但隨即就是狂喜,連忙對著李太清說道:「有勞李道兄幫助小弟救回我名家弟子!小弟以及名家定會感激不盡!」

李太清還沒有回答,閻王帝君冷笑了一下,對著公孫笑說道:「公孫兄,你莫不是覺得本座是善男信女吧?」

「本座幫你名家和小說家揚名,又幫你們提升了數成氣運,如今眼看就要收穫果實了,你們卻想要一腳將本座踢開,過河拆橋,真當本座怕你們百家嗎?」

說道最後一句,閻王帝君周身神威暴漲,就連碧落黃泉的人都被他的氣勢推走了。

「九重天上逍遙仙,大夢初醒已萬年。」

「仙相。」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