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受喜歡研究炸藥的父親影響,諾貝爾從小就表現出頑強勇敢的性格,他經常和父親一起去實驗炸藥,幾乎是在爆炸聲度過了童年。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正是出於對炸藥的濃厚興趣,促成了諾貝爾日後發明了威力與穩定性兼備的猛炸藥,而猛炸藥,是將硝化甘油與硅藻土結合。

硝化甘油通過用硫酸和硝酸處理甘油即可得到,而硫酸和硝酸早在公元八世紀就已被阿拉伯鍊金術師發現,發展到十五世紀已經可以通過粗劣手段進行批量生產。

試想,倘若利用硝化甘油和硅藻土,通過化學家們一次又一次的實驗,最終真的製造出了領先時代四百年的猛炸藥,那麼火炮的射程和威力將會提升多少倍?

想想還真有點小激動呢。

無意中被點著的念頭竟一發不可收拾了,鄭飛得想辦法帶走這批硅藻土,畢竟這東西不是到處都有的,可遇不可求。

轉轉眼珠子思忖片刻,他對公爵耳語了一番。

聽完他的指示,公爵對將軍攤攤手:「調幾千個士兵過來把這些泥土運往泊船區,裝進重要戰艦的船艙里。」

「呃,為什麼?」

「我的這位朋友說了,這種泥土可以有效阻止火藥爆炸,更好的保護重要戰艦。」

「可是…」

「將軍先生,你在海軍港秘密挖金礦的事情要是讓國王知道了,我想他會很生氣的。」公爵的語氣中,帶著濃濃的脅迫意味。

僵持少頃。

「好吧,我現在就去調兵。」將軍無奈地吐了口氣,翻身上馬飛奔而去。

馬蹄聲,漸行漸遠。

將軍離開了,礦工們終於可以喘口氣偷個懶了,他們一屁股坐在地上,摸出水壺猛灌一氣,互相訴說內心的憋屈和苦悶。

「早知道不來這鬼地方了,二十天了連根金子毛都沒見,想回家還不讓回!」

「那個混蛋將軍,真希望他是遠征軍里第一個犧牲的!」

喋喋不休的詛咒聲中,圖克曼公爵的神色不再像將軍在場時那麼做作了,他緩緩吁出一口氣,擰起了眉頭,困惑不解地望向鄭飛,問出憋在心裡好久的疑惑。

「我說,你讓我帶你來海軍港到底是要幹什麼?」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

「可你費了那麼大勁把火藥從哥本哈根運到這裡,只是為了幫助軍隊把它們裝運上船?」

「當然不是,至於我想什麼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好吧,看來你是不打算告訴我了。」公爵舒展開眉頭,便不再多問了,他並不關心鄭飛此行的目的,只關心家人能否平安抵達倫敦。

寂靜的深夜,月輝灑滿了大地,鄭飛撇下眾人,帶著布拉德來到一處僻靜的空地。

「看那裡,海軍港的最中央有兩座大炮塔,上面安置的都是巨型加農炮,炮彈能打到海軍港的任意一個地方,對我們的行動會構成很大威脅。」

「需要我去把它搞掉是嗎?」布拉德沿著他的指引望去。

「是的,在行動開始之前你必須幹掉炮塔里的士兵,我會讓土著們配合你。」

「好,但你得給我多發點賞錢,最近窮得都買不起酒了。」

「把這件事辦成了,我給你買座酒庄。」鄭飛玩笑道,接著恢復常態:「還記得第一次來這裡時,在倉庫里發現的那批大炮嗎?」

「當然。」

「想辦法把它們搞出來,全部。」(未完待續。) 可他能說么?能說么?

顯然不能啊!

這不是讓他違抗總統閣下的命令么?

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啊!

猶豫間,他還是接起了電話,「靖西?」

故作虛弱的聲音,被慕靖西一秒識破,「演技不行,別裝了。」

宋雲遲:「……」

喬小安是戲精了不起啊?

還鄙視別人的演技……

「監聽得怎麼樣了?」

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算了,豁出去了!

「靖西,實話實說,我沒監聽,也不能監聽。至於為什麼,我想你應該去問總統閣下比較好。」

成功甩鍋給總統閣下,完美!

那端,長時間沉默。

慕靖西再度開口,聲音里已經沒有了任何笑意,「雲遲,看來你還是想瞞著我。」

宋雲遲絞盡腦汁,剛想解釋,那端便無情的掛了電話。

果然是慕三少的作風,絲毫不給別人留餘地。

惆悵的嘆息一聲,宋雲遲一手摩挲著下巴,喬安有了女兒,看樣子,也有了老公。

可憐他們靖西,就要被迫成為男小三了。

想想,真為他擔憂。

…………

A國。

陸庄。

陸萌萌已經等了一天了,還沒看到情深深上線,她生氣的扔了滑鼠。

「這是什麼老公!結婚紀念日都不在線,你想成為下堂夫嗎?」

沒錯,今天是遊戲里的情深深跟雨蒙蒙結婚三周年的紀念日。

幫派里,眾人成員已經紛紛送上祝福和禮服。

世界頻道一直在刷屏。

想她雨蒙蒙,在遊戲里那是個超級富豪般的存在。

高興了,砸錢買高級裝備,送給幫派成員。

不高興了,還是砸錢送禮物給幫派成員。

全服沒有任何一人,能夠壕得過她。

幫派成員自從創建幫派以來,從沒後悔過入幫派,更是以雨蒙蒙這個幫主夫人為馬首是瞻。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幫助情深深,完全就是個小白臉的存在。

在幫派成員眼中,他就是個被女富豪包~養的聽話小白臉。

別說裝備了,就連結婚的服裝,都是雨蒙蒙一人出資購買的。

眾人沒有明說,但是心裡都心照不宣了。

扔在桌面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陸萌瞄了一眼,咦,小糯米這時候給她打電話幹什麼?

拿起電話,果斷接起:「寶貝兒,是不是想姑姑了?」

「姑姑,你怎麼不來找小糯米玩呀?」

小奶音萌萌噠傳來。

萌得陸萌捶胸嗷嗷叫,完全不要形象了,「不是姑姑不想去找你玩,實在是你的粑粑我的親哥他不允許我過去。」

小糯米撇了撇嘴,故作不解的問,「為什麼呀?」

「為什麼?」陸萌一個激靈,從椅子上坐起身,「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小混蛋,要是沒有上次離家出走的事,姑姑現在會被禁足么?」

「小糯米也被打屁屁了……」可憐巴巴的聲音。

雖然只被粑粑揍了兩下,但粑粑還是愛她的。

一點也不疼,她當場笑出聲來了。

氣得粑粑罰她面壁思過,站了半天,腿都麻了呢。

「別別別!」陸萌一秒識破她的詭計。 「這件事得拜託那位公爵大人了。???」布拉德不緊不慢地擰開酒壺蓋兒,啜飲一口,瞥著遠處神色憂愁的公爵大人:「我去和他說。」

「不用了,我親自去,你現在想想怎麼才能搞掉那兩座大炮塔,留給你的只有幾個小時了。」

「好吧。」

半小時后,將軍帶著數千名士兵回來了,每人手裡都抱著一捆麻袋,把硅藻土裝進裡面往泊船區運送。

「這些泥土真的能防止爆炸?」將軍滿是質疑的皺皺眉。

「當然。」公爵輕聲作答,之後沉吟了一小會兒:「對了將軍,倉庫里儲存的加農炮也該面世了,早就聽說它們是用鐵鑄成的猛獸,帶我去看看吧。」

「樂意效勞。」將軍得意一笑:「倉庫就在這附近,請跟我來。」

說罷,他抬腳向倉庫走去,公爵跟在他的身後,面色深沉輕輕吖了口氣,和鄭飛對視了一眼。

取下那把已經生鏽的鎖,將軍徐徐推開了倉庫大門,輕車熟路地點著門邊牆壁上的火把,舉起它貼著牆壁走了一圈,直到把一百來根火把全部點燃。

燈火通明,不算強烈也稱不上柔和的火光,落在巨型加農炮那鋼鐵鑄成的身軀上,營造出一種復古般的色澤,深邃而厚重。

這時,鄭飛終於得以看清這座倉庫的全景。

最顯眼的,就是擺放在最中央的那八門巨型加農炮,炮管比烏爾班巨炮還要粗壯,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烏爾班的智慧不僅全部被克里斯汀汲取了,並且還被改進了許多,毫不誇張的說,這些巨型加農炮可以輕鬆擊潰當代最堅固的城牆,更別說是船身了。

除了巨炮外,還有數不清的艦載加農炮,最小的炮管也有兩米長。

打量著眼前的場景,鄭飛不由得蹙起了眉頭。

這些艦載火炮是海軍港幾百艘戰艦的全部配備,然而自己要帶走的只有五十艘,想把火炮也全部弄走的話,肯定會被船艙塞得滿滿的,可是現在還有源源不斷的硅藻土正在往船艙運…

要加農炮還是要硅藻土?這是一個問題。

戰艦帶不走可以焚毀,這群鋼筋鐵骨的傢伙是無法摧毀的,但要是把它們留在這,總有一天會有人現線膛的秘密,如果線膛炮普及了起來,全世界的格局都會為之改變。

遠的不說,丹麥王朝一定會大批量生產線膛炮,那樣的話即便它失去了領先時代的風帆戰艦,僅憑強悍的炮兵部隊,它仍然有能力動遠征,滅掉奧斯曼帝國、統治全歐洲,直至征服世界。

所以,鄭飛必須帶走這些加農炮,就算丟掉硅藻土也要帶走。

可想到硅藻土,他又確實捨不得,畢竟那是合成猛炸藥的原料啊,在四百年後才登上世界舞台的玩意兒。

他猶豫不決地轉了轉眼珠子,忽然,有了個絕佳的可以兩者兼得的主意。

他清了下嗓。

「公爵先生,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我們該把這批火炮裝車帶走了。」

車,指的是運送火藥用的平板車,它們現在正在泊船區,被6續騰空。

「好,聽你的。」公爵淡淡地應了句,猜不透他想做什麼,只需要同意就行了。

「等等…裝車帶走?」杵在旁邊的將軍詫異萬分地瞪大眼,你們要把這些火炮弄到哪裡去?

「當然是哥本哈根。」

天賜空間:農家辣妻種田忙 「可是遠征軍就要出了,我們海軍是要作為開路先鋒的,把炮都弄走了我們怎麼辦?總不能開船過去和敵人對撞吧…」

「這點你放心,過幾天就會有新的補給部隊抵達海軍港,他們會帶來最好的艦載火炮。」

聞言,將軍不禁愣了愣,嗤笑一聲。

「這是什麼道理?就好像我和你都有一個蘋果,非要交換一下再吃,何必呢?」

鄭飛聳聳肩:「我也不明白,但這是國王陛下的命令,他認為海軍港的火炮更適合拿去給炮兵部隊使用。」

「我…」將軍還想反駁,被公爵不耐煩地打斷了。

「好了將軍,我不想再聽你說些什麼了,服從命令吧,否則我會向國王陛下反應你的態度,連同金礦和你貪污的事情一起告訴他。」

「嘿公爵先生,我什麼時候貪污了?!」將軍漲紅了臉,惱羞成怒。

靜默片刻,公爵狡黠一笑:「需要我去查么?大家都是做官的,都懂,就不要戳破了吧。」

說罷,他轉身離開了倉庫,留下將軍愣愣地盯著他的背影,杵在原地凌亂。

看著將軍被鎮住的樣子,鄭飛不由得在心底誇讚了公爵一句:真有你的。

鄭飛拍了拍將軍的肩膀,勸導:「我是圖克曼的老朋友了,很清楚他的脾氣,你要是惹怒了他,他沒準真會把你賣給國王的,眼看著遠征計劃就要開始了,正是你建功立業的時機,這時候被拿下將軍的位置可就太虧了。」

將軍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公爵的背影上,咬咬牙:「你說的對,瞧他趾高氣昂的樣子,等這場戰爭結束后,我的爵位和地位一定比他更高!」

「所以還是先忍忍,按照他說的做吧。」鄭飛假模假式地奉勸,作出副同情的樣子。

「嗯。」將軍嘆了口氣,闊步向門外走去。

目送著他遠去,鄭飛摸出酒壺晃了晃,嘴角微微翹起,自言自語:「世界欠我一個奧斯卡。」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