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另外一邊,史一剛準備宴請的關係老李,在跟他通過一個電話之後,隨即就把電話打給了本地的江湖人士閆海哲。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喂,李哥?”市內一家棋牌室的麻將桌上,閆海哲拿起手機,甕聲甕氣的應了一句。

閆海哲今年三十三歲,從十八歲開始,平均每年得進三次看守所,每兩年肯定得判一回,絕對屬於那種劣跡斑斑的混子,如果不是他爹當年比較牛逼,估計他現在都出不來,閆海哲雖然名氣有了,但是對於經商一點天賦沒有,所以名下的生意也不多,全都是一些類似於賭局、高利等等的生意。

“海哲,之前你不是說,讓我幫你留意一下紅歌集團那些人的情況嗎,我這還真打聽到了一點!”老李直言迴應。

“呵呵,你這效率可以啊!什麼情況,說說!”閆海哲咧嘴一笑,用滿是紋身的手掌打出去了一張幺雞。

“紅歌集團的史一剛,我們倆有過數面之緣,算是那種能說上話的點頭之交,剛纔他給我打電話,說他剛到F順,想讓我給他引薦一下浩豐公司的人。”老李直言迴應道。

“既然你跟他是朋友,爲啥還把消息透給我呢?”閆海哲樂了。

“手指頭都能分個長短,那朋友這東西,不是也得有遠近親疏麼!史一剛約我去燕翅樓吃飯,他已經到了,人在荷花廳!”老李倒豆子一般的回道。

“好,謝了!”

“客氣!”

“大雄,何徵,帶兩車人跟我走!”閆海哲掛斷老李的電話之後,扯着嗓子喊了一句,隨後拎着手包就向門外走去。

……

二十分鐘以後,三臺私家車粗暴的停在了燕翅樓門前,隨着車門敞開,閆海哲帶着十多個精壯男子,大步流星的就向着樓上走去。

“哲哥,一會咱們進門,要個啥結果啊?”閆海哲身邊的大雄側目問道。

“這個史一剛在紅歌集團,是個位置很高的人,而且現在浩豐公司那邊,已經基本上就算是把光伏項目甩給我弟弟了,咱們沒必要因爲一件已經確定的事情,再去跟紅歌集團交惡,把史一剛扣下,讓他們的人把曲慶楠交出來,這事就算拉倒,但他們要是扎刺,誰也別慣着!人在荷花廳,抓緊上去吧!”閆海哲語氣沉穩的開口道。

“明白!”大雄等人聞言,紛紛點頭應聲。

……

樓上那邊,史一剛去了個衛生間之後,也撥通了楊東的電話號碼:“你到哪了?”

“我已經快到酒店那邊了,十分鐘之內就能上樓。”楊東看了一眼導航之後,開口應答。

“你先別過來了,我剛纔在這個酒店看見趙磊了,眼下這個節骨眼,正是敏感的階段,讓他看見咱們倆會面,有點不合適,等晚上吧,晚上換個地方再見!”史一剛張嘴介紹了一下自己的這邊的遭遇。

“行,我知道了!”楊東應了一聲,隨即掛斷了電話,史一剛也收起手機,走回了包房裏。

“咣噹!”

史一剛進門後,落座還不到十秒鐘的時間,他們這個包房的門就被人一腳踹開,隨後十多個大小夥子,瞬間涌入屋內,無數刀片架在了衆人的脖子上。

“啥意思啊,哥們?”史一剛看着凶神惡煞的一夥人,皺眉問了一句。

“艹你二大爺的!誰叫史一剛啊?!”何徵攥着軍刺,一臉戾氣的吼了一句。

【週日不加更,明天四更】 「羨慕我們擁有與天同壽的資格,而你們卻僅有數十年的時光,當你們發現,無論如何的努力都不能與我們並肩時,你們便想徹底毀滅掉這個族群,這樣的話,世上就再也不會有人超越王權的了。」

除了拿著武器的士兵,五國帝君皆像被說中心事一樣,一個個羞愧的埋下頭。

驁影像一面鏡子,將人類的自私、可恥、齷齪、貪婪、狹隘等醜態全部的展露了出來。

「不過我今天來,是要告訴你們一件事。」他頓了頓,忽然發狠道:「你們應該嫉妒我們,因為無論從什麼地方,巫族人都凌駕於爾等之上,在我的眼中,你們這些人跟螻蟻沒有半分區別。」

之前的一切都結束,歷史重新洗牌,這些人也該為自己的無知付出點代價了。

「放肆……巫族人違逆倫理長崗,你……你是要造反嗎?來人啊,給寡人殺了這妖孽!」夏國君王大喝。

士兵沒有別的選擇,只得鼓起勇氣衝上去。

此時驁影卻狂傲不羈的大笑起來。

而他收起笑容的那一刻,血雨腥風緊隨而來,一團幽藍從他掌心騰起,驁影僅僅是輕輕的一揮手,衝上來的士兵全部都成為一團焦黑的骸骨,空氣里充滿了嗆人的粉末,那是屍體焚燒后產生的灰燼。

剩下為數不多的近身護衛心驚膽戰的望著那位慢條斯理的少年,那些人,僅被他一揮手的功夫就全部消滅了,這只是一個巫族人啊,若是成千上萬……

後果簡直不敢想!

「怎麼?想用這種方式向我展示你們的力量?」驁影嘲弄著問道,隨即嘴角一沉,帶著蔑視天下的霸氣與威嚴:「不妨給你們提個醒,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做到我剛才對你們做的事!」

話音剛落,驁影抬起手,一團如鬼火般的藍色火焰置於掌心。

「殺人償命,你們殺了我的母後跟父皇,如今,我要你們五國斷子絕孫!」

正欲動手,忽然聽見背後有人落地,緊跟著一聲焦急不耐的嗓音傳來:「不要——」

魏長怡的心臟幾乎要跳出嗓子眼了,她簡直不敢想象,如果她晚來一步會發生什麼事。

可當驁影轉過頭,目光詫異的望著她的時候,那一瞬間的凝望,讓她痛心到窒息。

那是怎樣絕望的眼神啊?

內心早已傷痕纍纍,卻還要強撐著意志去戰鬥。

到口的話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了,因為完全找不到責怪他的理由。

那些人殺了驁影的父母,殺了巫族的領袖,他們的確該死的很,甚至千刀萬剮都彌補不了。

「你怎麼來了?」望著這個新奇的面孔,驁影有些獃滯。

黑魄怯生生的降落在魏長怡的背後,驁影一看就明白了,是黑魄帶她來的。

「太子……」

「你們來這做什麼?」驁影不甘問道。來阻止他嗎?不可能。

被仇恨蒙蔽了雙眼,如今在他的心裡,除了報仇之外,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事了。

魏長怡用自己的身軀替他們擋住驁影:「不能殺他們!」 燕翅樓,荷花廳內。

史一剛吸着鼻子,看見涌進屋內的一夥人,心中便瞬間通透,既然有人能指名道姓的登門找他,肯定是因爲老李把他賣了,但沉吟片刻,仍舊裝傻道:“大哥,你們找錯人了吧?啥缸啊盆啊的?我們這正吃飯呢,你來個屎一缸,這多噁心啊!”

“小兔崽子,你還跟我裝逼!”何徵攥着軍刺,對着史一剛的胳膊就要扎。

“我他媽……!”小賀和大慶,還有另外一個青年見狀,全都準備起身。

“都別動!!”史一剛嗷的喊了一嗓子,隨後看向了閆海哲:“大哥,咱們之間肯定是有點誤會,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我們剛跟人換了包房!先把事弄清楚唄!可別莫名其妙的打起來!”

“換了包房?”閆海哲眯了眯眼。

“對,我們原本是牡丹廳的,但是服務員說有另外一夥比較多的客人坐不開了,想跟我們換一下,我看他們就一直管那個帶頭的叫剛哥!”史一剛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操!牡丹廳在哪呢?”閆海哲無語罵道。

“就那邊呢,走廊最盡頭!”史一剛毫不猶豫的指向了趙磊所在的方位。

“走!”閆海哲聞言,帶着十多個人,呼啦啦的離開了房間。

“大哥,屋裏那個B崽子,不能騙人吧?”大雄跟在閆海哲身邊問道。

“不會,史一剛在沈Y也是個有頭有臉的大哥,有這個地位的人,應該幹不出這種操蛋的事來!人肯定在牡丹廳!”閆海哲一點沒有懷疑的迴應道。

荷花廳內。

“大慶,把門鎖上,小賀,抓緊開窗戶!咱們跳窗戶跑!都抓點緊,要不一會籃子都得讓人踢碎了!”史一剛夾着手包,一點節操沒有向窗臺竄了過去。

“嘭!”

閆海哲一行人走到牡丹廳門前之後,一個青年猛地伸手,粗暴的推開了房門。

“刷!”

房間中的趙磊等人聽見聲音,紛紛轉身,而劉景生在看見閆海哲之後,也是一愣:“閆海哲!你來要什麼!”

“艹你媽!人還真在這!”閆海哲看見劉景生在場,接下來都沒用繼續確定屋裏人的身份,就把他們當成了史一剛一夥。

“去你媽的!我想幹什麼,你心裏沒數嗎!”閆海哲指着劉景生,嗷的嚎了一句。

“呼啦啦!”

閆海哲話音落,他身邊的一羣小兄弟紛紛抽刀,堵在了包房門前。

“嘩啦!”

坐在趙磊身邊的大雙看見衆人邁步,掏出仿五四直接上膛:“你媽了個B的! 吻安寶貝:冷少一寵上癮 都給我站在原地別動!”

“小傻籃子!你是不是以爲就你有槍啊!”閆海哲身邊的何徵伸手在後腰一探,一把仿九二躍然在手,遙遙指向了大雙的額頭:“艹你媽!把槍給我放下!”

“我放你媽!你端着槍嚇唬你爹呢!”二雙罵了一句,也隨即掏槍擋在了趙磊身前。

“閆海哲,這家飯店有什麼背景,你心裏不是沒數,如果在這響了槍,咱們誰都沒有好下場!”劉景生呼吸急促的喊了一句。

“我既然敢出來混,你覺得我會在乎自己的下場嗎!現在知道慫了,那你們綁曲慶楠的時候,合計你媽B來着?!”閆海哲跟劉景生對視一眼,一點不怵的犟了一句,但心裏也有些騎虎難下,因爲燕翅樓的老闆,是公安局一個領導的小舅子,所以他們在這動槍,確實不合適,而閆海哲趕來之前,也沒想到屋裏這夥人出來吃飯,居然也會帶着兩把槍,所以想手段強硬的把人帶走,看來也不怎麼現實。

“你光跟我說曲慶楠的事,那今天早上我司機在樓下被人捅了一刀,這事你怎麼解釋?昨天晚上你爲了搶人,還折了我們這邊一個兄弟,這件事,我他媽還沒找你要說法呢!”趙磊見閆海哲開口搭話,就知道對方肯定是沒有硬碰硬火併的底氣,一把推開面前的二雙,擲地有聲的喝問道。

“你綁了我的人,還他媽想倒打一耙啊!我告訴你,今天你們如果不把曲慶楠交出來,咱們誰都好不了!”閆海哲梗着脖子再度喊道。

“你他媽威脅誰呢!”二雙槍口掃向了閆海哲。

“小狗籃子!槍給我放下!”大雄風衣一挑,一根棍狀物將衣服口袋支了起來。

“呵呵,這幾年經濟不太好,你們這些幹實體的老闆,都轉行幹影視行業了啊?”就在雙方劍拔弩張之際,一道男聲倏然從門外泛起,隨後燕翅樓的老闆胥泰邁步就走進了屋內,胥泰今年三十出頭,因爲有他姐夫的關係,所以生意始終做的不錯,在F順是個熟臉,也算半個社會人士。

“胥泰,你來的正好,我來你這吃飯,是給你捧場的,但是你這的安保,可是有點次啊!怎麼什麼人都往裏放呢!”劉景生看見胥泰進門,直接把話題推到了他身上。

“哲哥,你帶着刀槍炮來我這拆臺,這不合適吧!”胥泰聽完劉景生的話,嘴角微微上挑,對閆海哲露出了一道笑容。

“阿泰,今天的事,我不是奔着你來的,你讓我把事辦完,過後該給你多少賠償,我單獨跟你談!”閆海哲梗着脖子,語氣低沉的迴應道。

“哲哥,我胥泰雖然窮,但我是靠做生意賺錢的,不是靠江湖吃飯的,如果我說我這個燕翅樓是和平飯店,那我多少有點吹牛逼了,但是你們雙方如果在這砸我場子,我肯定也不能忍着!話我給你們撂在這,這槍不響,咱們都是朋友,今天你們就是在這拍了個微電影,場地我出!飯菜我請!但這槍如果在我的飯店響了!那咱們就是仇人了,你們砸我飯碗,那我胥泰就算傾家蕩產,肯定也吧你們盯進去!我姐夫最近挺忙,咱們都體諒一下他,就別全市打黑的當口,再去給他添麻煩了唄?!”胥泰語氣沒有太大波動,但態度卻異常強硬的開口。

“操!”

閆海哲聽見這話,首先握拳罵了一句,與趙磊不同,他身後沒有萬紅仰的關係撐着,今天這槍一響,趙磊或許沒什麼事,但他畢竟以後還得在本地生存,雖然閆海哲也有點小關係,但如果正面得罪了公安口的領導,與之交惡的話,覆滅就是分分鐘的事,所以他肯定不敢冒這個險,率先壓下了何徵攥着槍的胳膊:“阿泰,今天我不在這鬧事,純粹是給你面子!”

“老劉,你呢?”胥泰笑呵呵的看向了劉景生。

“大雙、二雙。”趙磊跟閆海哲對視着,輕聲開口,示意二人把槍放下。

“小子!F順就這麼大,路就這麼幾條,你們能躲開這一頓飯,但是不可能躲開每一頓飯,曲慶楠沒回來之前,你們這邊隨時有人得沒!”閆海哲見趙磊看着自己,指着他威脅了一句。

“彆着急,你手裏的槍,會有響的時候!但是打中的是誰,還真不好說!”趙磊對於閆海哲的威脅不屑一顧,神色漠然的迴應道。

“江湖事,江湖了!出了我這個酒店的門,你們怎麼聊,都跟我沒關係,去,給哲哥開個包房,整點龍蝦鮑魚啥的!”胥泰對身邊的一個經理吩咐道。

“算了,我今天有事,改天回請你吧!”閆海哲拍了拍胥泰的胳膊,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既然這邊沒事,那我就走了,你們吃好喝好!”胥泰見閆海哲走了,對劉景生打了個招呼。

“既然趕上了,就一起喝一杯唄!”劉景生見閆海哲走了,情緒鎮定不少。

“我這幾天痛風犯了,不能喝酒,以水代酒敬你們一杯!”胥泰咧嘴一笑,走到桌邊拿起了一瓶礦泉水。

胥泰跟趙磊等人喝了一杯水之後,就離開了包房,而劉景生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後,眉頭深鎖的看向了趙磊,好奇道:“磊子,你不是跟我說,曲慶楠被閆海哲的人搶回去了嗎,可是我看閆海哲的狀態,好像不太對勁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