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只不過李家的人也不想想,一路上他們對聶甄冷嘲熱諷,除了李紫嫣之外,其他人甚至連正眼都沒瞧過聶甄一眼。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而且事先還是聶甄第一個提醒他們被包圍的事情,是李家人死活不信,反而誤認為聶甄結果好像在李家人眼中,反而是聶甄的不是了。

聶甄倒也看清了李家人的嘴臉,所以也沒有想要為李家出手的打算,只不過李家其他人,聶甄可以冷眼看著他們去死,但唯獨李紫嫣一人,聶甄是要保全的。

聶甄這個人的性格就是如此,人敬他一尺,他還敬人一丈,一路上李紫嫣都對自己照顧有加,而且還在自己最危急的時刻出手相救,光是這點,聶甄就必須死保李紫嫣。

而相反,李紫嫣見王瀟居然打算放過聶甄,頓時喜上眉梢,連忙對聶甄說道:「聶大哥,這太好了,趁著王家的人沒有反悔,你趕緊走吧,這裡是這附近的地圖,你收好了,回頭趕緊離開,另外天玄造化果的爭奪,我看你就別參與了,太危險了。」

看到李紫嫣毫無私心,甚至為自己能夠逃生感到欣喜,聶甄實在是有些感慨。

李紫嫣生長在李家這種爭權奪利氣氛無比濃郁的環境下,竟然能夠不改本心,這樣的女孩,在這個世界上恐怕已經不多了。

但同樣的,如果沒有強大的人保護的話,李紫嫣這樣的女孩恐怕註定會走不長,畢竟這個世界還是十分殘酷的,善良的人終究是走不長的。

而李紫嫣的行為,卻提醒了李紫瓊,只見李紫瓊眼珠子一轉,對王瀟笑道:「王瀟,其實你我之間並沒有生死之仇,雖然我們都是要爭奪天玄造化果的,但是競爭對手並非只有我們一家,如果我們現在火拚的話,恐怕最後只會便宜其他人,我倒是有一個提議,你可以考慮一下……」

聽到李紫瓊這麼說,王瀟的臉色露出一絲狐疑,然後冷漠道:「說下去。」

李紫瓊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然後笑道:「我聽說你對我三妹紫嫣很感興趣,以前也向我父親提過親,只不過被我父親和三妹拒絕了,不過在我看來,你天賦了得,是個能成大器的人,如果你這次肯放過我們一馬,我立刻將三妹交給你,你願意怎麼處置隨你,回頭天玄造化果問世,無論是誰奪得都是另一回事,不影響你我兩家交情,如何?」

李紫瓊此言一出,不說王瀟和聶甄一愣,李紫嫣更是大驚失色,立馬衝到李紫瓊身旁拽著李紫瓊哭喊道:「大姐,你在說什麼呢?!這個王瀟是什麼人難道你不知道,你怎麼能為了保全性命而把我丟入火坑內?!」

「啪!」

李紫瓊一巴掌打在李紫嫣的臉色,頓時李紫嫣的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

「混帳東西!你是我李家的人,自然早就該為李家做好赴湯蹈火的準備,更何況只不過是要你付出自己的身體而已,又不是要你死,用得著這麼哭哭啼啼的么?!」

李紫瓊的話,令李紫嫣心中一片絕望,而李家其他人冷漠的眼神告訴李紫嫣,他們全都站在李紫瓊的這一邊,為了能夠活命,都想要犧牲自己。

看著李紫嫣,王瀟的眼神中充滿了邪惡的笑容,隨即對李紫瓊道:「李紫瓊,你說的話可算數?」

王瀟的確在考慮了,畢竟李家的隊伍競爭力遠不如王家,他也不是一定要滅了李家的。

而柔善的李紫嫣與她那兩個姐姐不同,無論是李紫瓊還是李紫雅,氣質都像是毒蛇一般,許多男人看了都會望而卻步,誰知道在床上會不會被她們反捅一刀。

而柔柔弱弱的李紫嫣,卻是許多男人心中的夢想,王瀟本人就對李紫嫣垂涎三尺,早就有收服李紫嫣的想法,只是一直以來沒有成功罷了,如今有這麼好的機會,自然不想錯過。

面對雙眼含淚的李紫嫣,李紫瓊甚至看都不看一眼,對王瀟道:「我以李家第一弟子的身份表態,李紫嫣被我們驅逐出李家團隊,現在你們要殺要刮,都與我李家無關,回頭回到家族,我自然會向族內解釋,你放心吧,不過我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李紫瓊的話,簡直就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話一出口,李紫嫣徹底絕望,直接跪了下來,咬著牙關,眼神中充滿了不甘。

雖然李紫嫣心中百般不願,但是面對兩大勢力,她一個人的力量是多麼的薄弱……

「哈哈!成交!李紫瓊你放心吧,我王瀟說到做到,只要得到李紫嫣,我立馬撤軍!」

「那就好!其實以後我們兩家就是親家了,也沒什麼不放心的……其實我們兩家可以在這次爭奪中結盟……」

就在李紫瓊打算順便與王瀟聯盟的時候,就聽到不遠處,聶甄的口中傳來一聲冷笑:「哼哼……真是無恥!」 她站在門后,身體無力的往下滑去,哭得泣不成聲。

亦寒……

亦寒……

我會以最堅強的方式等你醒過來。

所以請你答應我,一定要醒來。

一定要……

我在等你。

我每時每刻都在等你。

用力抽噎了幾下,蘇歌抹了抹眼淚,起身走到窗邊。

推開窗戶,讓窗外的寒風吹進來將她眼上的淚完全風乾,她才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小歌,你今天有事?」溫立心自從電話被掛斷之後就一直在等蘇歌打電話過來,這會兒終於等到了。

「嗯,原本是想來找立心姐的,實驗室突然出了一點突發情況,今天無法和立心姐一起吃飯了呢。」

蘇歌的聲音已經徹底平靜,在風聲里,幾乎聽不出異樣。

「這樣啊……」溫立心語氣聽起來像是有些失望,「那你手頭有急事也沒辦法,小歌,你忙完了給我電話吧。」

「好。」

溫立心先掛了電話,蘇歌看著手機,又默默的擦了一遍臉上的淚。

過了會兒,又撥了個電話出去。

「小歌學妹。」許洋溫和的聲音。

「許學長,你在實驗室嗎?」蘇歌輕聲問。

「嗯,剛過來一會兒,外面在化雪天氣冷得很,小歌學妹你就別過來了,在家休息兩天,過兩天再過來吧。」

許洋住的學校宿舍,因此到實驗室十分方便。

化雪天不僅冷,路面由於結冰開車很容易打滑,因此許洋不建議蘇歌來學校。

儘管實驗室只剩下他和蘇歌兩人。

並且已經沒有多少期限了。

「謝謝許學長關心,那我,過了明天再來學校。」

「好,天氣冷,你在家好好休息,千萬別感冒了。」

「嗯,我知道,學長你也是。」蘇歌猶豫了一下又道,「實驗的事,辛苦學長了。」

「沒什麼好辛……」

許洋話說到一半突然頓住。

似乎一時在糾結蘇歌究竟說的哪個實驗。

「教授這幾天在學校嗎?」蘇歌突然又問。

「不在,教授去外地了,可能過幾天回來。」

「嗯,我就不打擾許學長做實驗了,天氣冷,許學長也注意防寒保暖。」

蘇歌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嫩草好吃 夜暮白,不在學校。

夜氏家族,到底有沒有救亦寒的葯?

歐陽教授應該就是夜暮白說的夜氏家族的人。

如果夜氏家族真有傳聞中那種葯,歐陽教授會知道嗎?

他作為亦寒最信賴的醫生,事到如今,他會為亦寒盡多少分力呢……

略略紅腫的眼中隱隱掠過一道光芒,蘇歌握著手機的手,收得很緊很緊。

但願,他在這種時候,能盡百分百的力。

關上窗戶,蘇歌轉身就離開了卧室。

出門之後沒有下樓,而是轉頭去了書房。

一直在書房待到晚上,凌風終於出現了。

「四爺如今昏迷不醒,你想博同情給誰看?」

「什麼意思?」蘇歌一臉懵的從書里抬起頭。

「是不是你不吃飯四爺就能醒過來? 和尚繼承者的蜜寵 還是,你覺得你有資格代替四爺昏迷不醒?」

「凌特助……你說話,注意一下措辭。」 「匹夫!你罵誰?!」見聶甄朝著自己冷笑,臉上更是充滿了鄙視之意,李紫瓊頓時怒喝道。

聶甄站出列來,朝著憤怒的李家族人,還有臉色越來越不善的王瀟,不住冷笑道:「我罵誰?在這裡除了李大小姐你之外,還有誰能厚顏無恥的到令我反胃的程度?」

「呵呵……面對強敵的時候,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擊敗強敵,而是如何討好對方,以求一線生機,甚至不惜將自己的親妹妹送到敵人的手中,修鍊多年,我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聶甄步步緊逼,面對簡直要殺人一樣的李紫瓊,一點都沒有退縮的意思。

「混賬!你這豬狗一樣的東西,有什麼資格說我大姐,說我李家?!現在你就要為你的言行付出代價!」李紫雅怒吼一聲,緊接著提起仙劍,朝聶甄的後背刺去!

「鼠輩爾敢偷襲?!」

聶甄怒吼一聲,右臂衣袍一卷,一道類似龍捲風一般的靈氣從袖中甩出,朝著李紫雅的仙劍一裹。

李紫雅頓時感覺自己的手腕一緊,緊接著一股龐大的力量掐得她手腕發疼,頓時體內的靈力再也無法調動,手腕一松,長劍脫手而飛,頓時落到了聶甄的手中。

「鼠輩,滾吧!」聶甄繳了李紫雅的靈器后,低喝一聲,一道掌心罡鳳從手掌中拍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命中李紫雅的胸口。

只見李紫雅慘叫一聲,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強如元境九段級別的強者李紫雅,被聶甄一掌隔空拍飛,居然一時間還無法爬起身來。

「混賬!」李紫瓊怒吼一聲,當即手中長劍脫手而非,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朝著聶甄射了出來!

「不過如此,修羅斬!」聶甄再度發出大喝,一道修羅殺氣籠罩的拳勁,從聶甄的手中被轟了出來,瞬間將李紫瓊的仙劍轟飛!

「轟隆隆……」

聶甄全身上下釋放出強大無比的修羅殺氣,赤黑相間的靈氣懸浮在聶甄的體表,充斥著殺意的靈氣,令四周李家主人為之膽寒。

「唔!什麼?!這怎麼可能?!」李紫瓊目瞪口呆地看著聶甄,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原先一直看不起,以為修為最多不過是三聖境級別的弱雞,突然變得如此強大。

在聶甄靈氣的壓迫下,李紫瓊甚至感覺自己就像是一葉扁舟,在滔天巨浪之中搖搖欲墜,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聶大哥……你……」李紫嫣忍不住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巴,她做夢都沒有想到,一直和和氣氣,好像人畜無害的聶甄,居然是實力如此強悍的人!

「轟隆隆!」

光是聶甄爆發出靈氣的一剎那,那些李家的主人們全數被震退數里,就是王家原本不斷接近的修鍊者,居然也全數被震退,一時間居然不敢接近聶甄這邊。

王瀟連續退了好幾步,避開聶甄第一波氣勢,眼睛一眯,用警惕的眼神打量著聶甄,心中喃喃道:「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年紀輕輕居然有皇境二段的修為?!」

「李紫瓊,這小子什麼來頭?!」王瀟連忙喝問李紫瓊。

李紫瓊眼神中閃過一絲恐懼,然後對王瀟搖頭道:「不……我不知道啊……我們是路上恰巧遇到他的,還以為他是個無名小卒一樣的廢物,誰知道他居然這麼強悍……」

「哇靠!你們李家全都是白痴吧?!這麼強一個高手在隊伍里,你們居然全程不知道?!」王瀟詫異地瞪著李紫瓊他們。

李紫瓊心中也感到十分無語,他們一路上對聶甄各種冷嘲熱諷,出了李紫嫣之外,根本沒有人正眼看過聶甄一眼,簡直都是把聶甄當作一個無能的小丑來看待,誰能想到一個皇境二段的強者,居然會這麼不顯山不露水地忍下來了。

要知道,以聶甄的修為,若是真想要殺人的話,李家這路人根本沒有人阻擋得了他!

爆發出全部戰鬥力的聶甄,朝著王瀟冷聲道:「王瀟,我聶甄把話先放在這裡了,今天誰敢動李紫嫣一根頭髮,我必要他血濺五步!」

「哼!難道你以為以你的實力就可以做到無敵了么?不過就是皇境二段而已,你還想上天了不成?!」

聽到聶甄說這種話,王瀟面色發冷,獰笑了一下之後,站了出來,朝著聶甄厲聲道:「你叫聶甄?報上你的來歷名號,我倒要看看我血屠子王瀟,到底惹不惹得起你!」

王瀟報上了自己的名號,他速來有血屠子的外號,在以王家為中心的一圈勢力範圍內,名聲極響,是年輕一輩領軍的人物。

關鍵是他殺人不眨眼,嗜血如命,一旦與人交手,必將人碎屍萬段,這才有了血屠子的外號。

「血屠子?哼哼……有點意思,我聶甄,外號魔王,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背景,你要殺我的話就趕緊動手吧,不過你記住,一旦與我動手,就要做好死的準備!」聶甄冷笑一聲,面對殺氣騰騰的王瀟,絲毫不露懼意。

「魔王聶甄?哼哼……有點意思,想不到這年頭有點三腳貓功夫的人就敢起這麼牛逼的外號!今天我王瀟就要好好教教你怎麼做人!」

王瀟話音剛落,全身爆發出湛藍色的靈氣,全身上下靈氣滔天,不斷向著四周洶湧而來,別說是李家其他人了,就是同為皇境級別的強者李紫瓊,都無法直接面對王瀟的氣焰。

「唔……這個王瀟的戰鬥力居然強大如斯……」李紫瓊心中充滿了恐懼,無論是面對聶甄還是面對王瀟,她都感覺自己根本不是其對手。

「這……」李紫嫣也感受到王瀟的氣魄,整個人都快爬不起來了,只不過突然她感到面前的壓力一松,定睛一看,原來是聶甄為她擋下了王瀟的氣勢。

聶甄朝著李紫嫣微微笑道:「紫嫣姑娘,你先退後,等我手刃了這廝!」 什麼叫,她有沒有資格代替亦寒昏迷不醒?

昏迷不醒這種事,是誰想代替就能代替的嗎?

如果她真的能代替亦寒,她一定,毫不猶豫的替他承受這一輩子所有的痛苦。

因為她上輩子,實在欠他太多了。

「哼。」凌風直接丟下一聲冷哼,轉身就走了。

蘇歌愣愣的看著他離開。

大概過了幾秒,肚子里突然響起兩聲叫喚。

蘇歌當即低下頭看了眼扁扁的肚子,這才忽然想起,自己似乎一天都沒吃飯。

傭人似乎來書房叫過她幾次,她每回都答應等等。

一直等到……蘇歌扭頭看了眼窗外漆黑一片,一直等到天黑了她也沒離開書房。

肚子里又響了兩聲,蘇歌當即放下手裡的書。

她的身體不能跨。

她得下去吃飯。

下樓之後,凌風並沒在樓下。

倒是不少傭人以及飯廳的人都焦急的等在樓下。

一見到蘇歌下來,一群傭人齊刷刷圍上來,「夫人,要用飯了嗎?」

「嗯。」蘇歌淡淡應了一聲,所有傭人臉上立馬都出現了狂喜的表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