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只是老者又是一盆涼水澆到了穆凌的腦袋上。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只是用他的代價太高,使用它必須要用靈精,一塊標準靈精能讓他發揮出神海境後期的實力,時間大概能堅持一分鐘左右,十塊靈精大概能發揮出神象境後期的實力,時間依舊是一分鐘左右,後面的境界你以此類推。」

穆凌震驚的看著身邊這個各自高大的傀儡,這傢伙簡直就是消金庫啊,靈精,穆凌到現在根本還沒看到過是啥模樣。

一千靈幣相當於一塊靈石,而一千塊靈石相當於一塊靈精,關鍵在於靈精還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萬林域這種地方根本難以找到這種寶貴的東西,據說很多超級大勢力,都會將靈精用於修鍊用途。

穆凌嘆了口氣:「東西雖好,不過現在可用不起它啊。」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老者卻是笑了笑道:「當然,這東西一般人可用不起,也只有天月魔人那等級別的人才能揮金如土使用這傢伙來做保鏢,不過給你這東西卻讓你用不了自然不是我的風格,這裡有兩百塊靈精,收下吧,有了他們,足以暫時保你和你身邊朋友的平安。」

穆凌的身前出現了一對透明的晶體,濃郁的玄氣波動讓周圍的空氣都變的的躁動不安起來。

穆凌的臉色大喜,他也不客氣,將所有的靈精全部收入囊中,然後將身邊的血月魔人也是收了進去。

「前輩您說吧,有什麼事需要晚輩做的晚輩必定會不遺餘力完成。」

老者讚賞的看了一眼穆凌道:「你很不錯,你這般年齡擁有這種修為和心性真是極為難得,其實條件非常簡單,全憑得到這些東西的人的心意,如果將來有幸遇到天月魔人的族人,能幫就幫一把,不求發展壯大,只求有一縷血脈能永久的傳承下去。」

穆凌鄭重的朝老者鞠了一躬,這個大禮他是必須要行的,這個血月魔人傀儡幾乎就是無價之寶。

他可謂是沒費多少力氣便已得到,穆凌並非是知恩不報的人。

「老夫相信你有一天能站在大陸的巔峰,那時候別忘了曾經有一個天月魔人幫過你一把,你的那些朋友都已經出去了,這座陣法一會兒會完全崩潰,走出這裡吧,老夫的心愿已了。」

老者的身影漸漸消散,穆凌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說道:「還不知道前輩您的名號呢。」

「哈哈哈,老夫便是天月魔人,以後如果看到手臂上或者臉上紋有『魔』字之人,那必定就是我天月魔人的後人。」

穆凌有些愕然的盯著老者消失的地方,一時間說不出的惆悵感慨,不過答應的事情他必定會做到,只要他還活著的一天。

「您走好,只要有實力,我必定會完成您的心愿的。」

穆凌再次深深一拜,然後不再猶豫,直接朝天空飛掠而去,這裡的陣法已經漸漸消散,穆凌順利的突破禁制來到天空之上。

依舊是原來的情景,溝壑縱橫的大地,只是這大地之上卻是多了數道對峙的身影。

「韓幽子,我聽說過你,實力還算不錯,不過今天你們手上的分數依舊都是我的。」

一道並不高大的身影靜靜的懸浮在天空,他雙眼即便是不笑的時候幾乎都是眯成了一條縫。

圓圓的臉上似乎始終帶著些許笑意,一根長辮扎於腦後,在加上頭頂一頂布帽,這看起來實在毫不起眼的人,卻是讓他跟前十來個人都是神情繃緊。

梁溫海,五大學院幾乎沒有幾個人不知道這個名字,當然,也沒有幾個人會忽略他那是在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容貌。

在梁溫海看來,眼前這十來個人,也就韓幽子的實力稍微能讓他注意點兒,其他人,實在是不值一提。

「梁溫海,你還沒有能力同時吃的下我們這裡這麼多人手上的分數吧。」

韓幽子將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都提高到了最高,這裡十幾個人,除了梁溫海之外,只有他一人達到了神海境中期。

這對他們來說可並不是什麼好消息,可以說他們的運氣都是差到了幾點,梁溫海據說在去年就已經達到了神海境中期,天知道他現在又到了什麼地步。

聽到韓幽子的話,梁溫海卻是微微一笑:「有沒有能力,你們試試不就知道了嗎,還用在這裡這麼多廢話?」

梁溫海的口氣平靜無水,似乎是在說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情一樣,李修和東院的趙仙玉緊緊的貼在韓幽子身邊。

他們同樣是神色絕望,面對在五大院都能排名前五的高手,他們可不會存在任何僥倖的心理。

韓幽子深吸一口氣,強忍心中的憤怒道:「好,這次我們認栽了,大伙兒將手中的分數全部划三十分給你,咱們井水不犯河水怎麼樣?」

並非是韓幽子怕了梁溫海,兩者如果在實力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下還要做生死糾纏就顯得過於愚蠢了。

況且煉獄大賽這才剛剛過去幾個小時的時間,他們必須要保存足夠的體力來迎接接下來的可能要面對的問題。

梁溫海的卻是仰天發出了一聲大笑,那雙細的跟針縫一樣的眼睛似乎已經完全看不見了。

「各位,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要的是你們手上的全部分數,而不是你們每個人手上的三十分。」

梁溫海話音落下,他驟然動了,手中摺扇一合,身形如鴻雁一般飛掠而起,他右手持扇在其身前化了一個不規則的圓圈。

之後他猛然朝那圓圈之中點了過去,其身前的空間似乎出現了一絲絲圓形的震蕩漣漪。

「四方封天地,神象鎮乾坤。」

梁溫海的身後出現了一尊並不凝實虛影,那是屬於他的神象,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韓幽子的表情再一次大變。

「逃,分開逃!」

他的預料沒有錯,梁溫海果然達到了神象境,神海境中期的實力再神象境的面前,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儘管韓幽子也喜歡做越級挑戰這種事,但他還不會狂妄到認為自己可以越過神海境直接挑戰神象境。

「逃?你逃的掉嗎?」

梁溫海那始終溫和的面容陡然閃過了一抹嗜血的笑容,梁溫海身後的神象直接一步踏出朝身前一拳轟了出去。

並未有那種狂暴的玄氣爆炸而出,詭異的能量竟然將韓幽子他們所有人的道路完全封鎖。

就好似他們前進的道路出現了一面看不見的屏障,無論韓幽子他們如何努力都破之不開。

「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你們連逃命的資格都沒有。」

梁溫海有些森然的笑了起來,那尊透明的神象揚起了手中那隻巨人般的手掌然後朝韓幽子他們猛的拍了下去。

空氣在這一瞬間震蕩起來,毀滅性的氣息似乎能夠鎮壓萬物,這一掌之下,韓幽子他們估計不會有任何倖存的可能。

看到這一幕,穆凌的神色也是微微一變,梁溫海這是沒打算放過任何一個人,就在他要出手的瞬間。

一道人影陡然從遠方飛掠而來沖韓幽子一聲大喝:「快,使出你最強的手段,咱們二人或許能為其他人爭取片刻時間。」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聽到這個聲音,韓幽子和穆凌的身軀都是同時一震,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那道略顯高大挺拔的身影。

他竟然是來自西院的侯勁松,玄力盤上顯示的第四個光點正是來自於西院的侯勁松。

這時候韓幽子沒有任何思考其它的餘地,他猛的點頭,然後手中一道金印轟然炸起。

「般若大金印!」

這是韓幽子最為拿手的玄技,此刻他毫不猶豫的抽空了神海內的所有玄氣,那已經高達一丈有餘的金印狠狠的和天空上面鎮壓而下的大手撞擊在了一起。

如想象一般,這等攻擊雖然強大,但在神象境的強者面前和紙糊沒有什麼區別,片刻之間大手便已碾碎一切。

但是侯勁松的攻擊卻也在此刻轟然而至,兩道神海境強者的攻擊疊加,終於是讓這個大手印停滯了片刻。

其他人見狀同樣沒有猶豫,順著這個檔口直衝天際而去,這種幾乎是他們二人用生命換來的機會,他們再不珍惜可就有些愚蠢了。

「兩個雜碎,給我死吧。」

看到這一幕,梁溫海的臉上當即也是有些難看起來,剛剛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韓幽子幾個人的身上,卻沒注意到暗中還隱藏著一個侯勁松。

驚怒交加的梁溫海再度抬起手掌,然後朝韓幽子和侯勁松二人狠狠的猛拍而下,這一次,縱然他們還有其它的手段也沒有時間讓他們使出來了。

「真想不到,最後竟然會和你一個西院的傢伙死在一塊兒。」

韓幽子哈哈大笑一聲,面對死亡的降臨,他沒有任何的恐懼。

曾經的他,有多少次都是在死亡的邊緣徘徊,生死之間他也許做不到看透一切,但面對死亡,他卻怡然無懼。

「死?我的兄弟能輕易的死在這種鬼地方嗎?」

韓幽子靜靜的睜著雙眼,看著上空那隻數丈之大的手印在他眼中急劇放大,但就在此刻,一道帶著些許笑意卻又充滿森然的聲音出現在了他的耳旁。

那是一個一米八的身影,健壯的身材似乎在訴說他充滿爆炸性力量的身軀。

「穆,穆凌……」

韓幽子和侯勁松就算是做夢也想不到穆凌能夠在這個時間趕來,雖然他們提前都知道他手中有玄力盤。

但煉獄裡面充滿了很多未知的東西,也許穆凌自己也遇到了解不開的危險也說不定。

這種感覺的變化的確有些考驗人的心臟承受能力,從死亡的邊緣再度被人一把拉了回來,常人無法領略那種感覺。

只是接下來韓幽子和侯勁松都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面對神象境的梁溫海,穆凌來到這裡有用嗎?

只不過接下來穆凌用行動告訴了他們二人,他來到這裡到底有沒有用。

穆凌的身邊陡然變得格外粘稠起來,韓幽子和侯勁松只覺自己來到了一堆漿糊中間,穆凌的玄氣場此刻似乎具有了一絲靈性。

狂暴的氣場之力讓穆凌周圍的空氣開始緩緩的升騰,爆炸性的玄氣力量竟然形成了一股實質性的衝擊波朝四周震蕩而去。

那一片大手掌也就在此刻狠狠的朝三人的頭頂轟擊而下,爆炸性的力量在遇到變異玄氣場的瞬間轟然炸開。

玄氣場帶著穆凌三人從天空之上猶如隕石落地砸進了地面之內,一圈圈衝擊氣浪從地面上朝四周成同心圓爆炸而開。

溝壑縱橫的大地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四周更是被完全夷為平地,遠處看去估計還以為那是剛剛形成的盆地。

「穆凌,你小子倒是很及時的來送死啊,絕域島上你似乎惹下了不少事,不過你這次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梁溫海靜靜的俯瞰地面,對於剛才的攻擊他自己也很滿意,即便是神海境後期承受這一擊估計也得粉身碎骨。

更何況幾個神海境中期的傢伙,怎麼可能能夠承受住他的如此強力一擊。

不過半晌過後,他的面色卻是陰沉了下來,那雙似乎永遠都是閉著的雙眼之中似有一抹精光乍現。

這麼長的時間過去,穆凌他們身上的符牌竟然沒有自動飄上來,唯有兩種可能。

符牌在他的這道攻擊之下變的粉碎,這似乎是不可能的,經過森羽學院特殊加工的符牌,就算是神魂境的一擊怕都難以將其損壞。

那麼也就只有第二種可能了,穆凌幾個人並沒有死,也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解釋的通為何符牌沒有自動漂浮在他身前的原因了。

「這小子難道也是神象境?這不可能吧。」

梁溫海似乎在喃喃自語,緊隨著,三道身影緩緩從身下的地面之內漂浮而上,韓幽子和侯勁松二人的臉上唯有震撼二字方可形容。

穆凌的玄氣場竟然抵擋住了神象境的一擊,說出去的話幾乎是沒有人會相信有這種事情發生。

但現在這種事就發生在他們的眼前,韓幽子也是一陣汗顏,他本以為自己和穆凌之間落下的不會太多,直到現在才明白,這個變態比純粹就是傷自尊。

「梁溫海,你真應該慶幸我及時趕到了,如果他們二人今天死在這裡,你接下來就算是想死都沒那麼容易的。」

穆凌面色陰寒的盯著梁溫海,這倒不是他說大話,韓幽子是他的兄弟,可以說二人在這些日子裡已經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侯勁松這個西院的傢伙,他竟然也會為自己學院的學生挺身而出,單單就這一點,穆凌已經將他當成了自己人。

所以,如果這兩個人死在了梁溫海的手中,穆凌相信自己是絕對不會輕易原諒他的。

不過,聽到穆凌的話之後,梁溫海自然又是另一番想法了。

「我說穆凌,你是不是也有些太高看你自己了?剛才那一擊我不過使了七成力而已,你真還真是拿自己當根蔥了啊。」

梁溫海話音落下,微眯的雙眼之中精光爆閃,緊隨著一股驚人的氣浪自他身體朝四周席捲而去。

強悍的壓力讓韓幽子和侯勁松都是有些喘不過氣來。

穆凌當然也感受到了梁溫海體內傳來的那股壓力,只是對此他卻依然沒有生出任何的情緒波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