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只是這樣子的話,就把阿斯卡島這為數不多的凈土給破壞掉了。

2021 年 11 月 19 日By 0 Comments

就連著唯一和平的地方都變成戰爭地帶的話,那麼阿斯卡島本土的居民以後何去何從呢。

所以卡贊並沒有破壞這個無形規矩的打算。

明明卡贊已經強調了點到為止,但是依然沒有人願意跟他玩。

這一點卡贊也是有些無奈的。

不過這也沒啥的,這種連跟強者過過招的勇氣都沒有的貨色,連一顆基本的強者之心都沒有。

估計水平也不咋地,切磋了估計對卡贊也起步到什麼作用,所以卡贊並不惋惜。

只有身為強者的人才知道,強者是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騙人的。

雖然卡贊自認為自己的信譽其實也不咋地,他是個自私且小氣的人。

他很清楚自己在關乎到家人的事情上做出什麼來都有可能,在這些事情上他是沒有信譽可言的。

假如貝拉米約定好了要與某個海軍一對一真男人生死大戰,卡贊或許會表面答應不出手。

不過貝拉米要真的面臨死亡的時候,他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該出手時還是會出手。

但是除此之外,只要與他小弟小妹們沒有關係的事情,他就不會騙人。

不需要、沒必要。

周圍走了一圈,倒也不是所有人都不敢跟卡贊切磋。

確實是有那麼三五個有自己堅持的劍士沒有拒絕卡贊。

而卡贊對於這些敢於向他舉劍的傢伙自然也給予了尊重。

不是出全力。

而是僅僅只作為一名劍士出全力。

在這幾場戰鬥之中他沒有使用鋼鐵果實的力量,更沒有動用血氣之力。

僅僅靠著lv.5的二刀流和霸氣在戰鬥著。

雖然就算是這樣的水平基本上也是把那些劍士壓著打,但總算讓他們沒有那麼的狼狽。

卡贊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一點點的收穫。

這些終究是與那些紙老虎、軟腳蝦不一樣的貨色。

切磋完了卡贊自然就走了,那些劍士也毫不意外的樣子。

看起來他們很清楚卡贊這種級別的強者是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面騙他們的。

大海上也還沒有那個事件說明卡贊是個不守信用之人。

回到卡羅索上的卡贊看了一眼,回來的人只有馮克雷、羅賓、阿金、蒂迦、砂糖,其它的小傢伙們都沒有回來。

看起來對於周邊的島嶼並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就留在阿斯卡島上玩樂了。

貝拉米玩心大,讓他乖乖的跟著他們去研究歷史簡直就是折磨他。

莫奈則是悄悄的躲在小丫頭們周圍悄悄保她們了。

雖然這裡處於『安全地帶』,但是那幾個丫頭這麼可愛,指不定就有變態要對她們動手。

所以莫奈就一直在周圍守護著她們幾個。

海書網 這不就是常老太才說的?眾人相互看着笑起來,看常老太的眼神越發鄙夷。

秦建英是沒文化沒工作,但把家務做得井井有條,侍候這死老婆也盡心儘力,懷着孩子還去撿爛菜葉餵雞,這樣的兒媳上哪找?

後面他們才知道,秦建英還在外面出苦力做零時工,掙的錢雖沒丈夫多,但養活自已沒問題,可以說常家娶個不要工資的優質家政,還得了便宜賣乖,真是太不要臉了。

這種人也就跟她打打麻將,其他的交往不得,心眼太壞了,難道秦建英懷着的不是她常家孩子?

蘇瀅淡淡道:「既然姑父不在家,明天我們去他單位上當面要,讓他們領導評評理,一個月給懷着孩子的媳婦十塊錢是不是多了?鋥哥哥我們走。」

「別走別走,我給你們錢。」

一聽蘇瀅要去單位上找她兒子要錢,常老太馬上嚇著了,忙掏出一把錢朝蘇瀅手裏塞,「拿去拿去,以後不要再來了,我會叫衛明寄錢過去的。」

蘇瀅不客氣的擋開她的手,抿著嘴道:「你沒工作年紀又大,還生著病要抓藥吃,我們怎麼可能要你的錢?養老婆孩子的姑父的事,快把你的錢收起來。」

常老太婆又氣又急又無法,這些話是她說在前頭的,就不要怪別人做在後頭。

但絕不能讓這兩個屁娃娃找到衛明單位去,衛明剛剛有了提升機會,會被這種破事給鬧黃了的。

「我這年紀哪就算大?剛才都是我混說,我身體好著呢。」常老太婆硬擠出笑,一面整理著鈔票,一面討好道,

「衛明的錢都是我收著,他早就叫我匯錢去給建英了,是我昏頭日腦沒有去,對不起啊對不起,這次的請你們帶去給我兒媳婦,後面的我一定記得寄。」

蘇瀅冷笑道:「每月寄給我姑姑的生活費,你說是姑父讓你去寄?那麼請你說說看,我姑姑家在哪裏,你要寄哪個地址?」

「呃?」常老太婆愣住了。

她就知道秦建英是農村人,哪裏管得着她在哪個農村,怎麼說得出地址?

眼珠一轉她忙道,「我年紀大記不清,衛明給我寫了個紙條,讓我拿着去郵局,裏面的同志會照着上面寫的地址處理的,呵呵。」

蘇瀅不依不饒:「那麼請常奶奶把那個字條拿出來給我們大家看看,知道姑父對我姑姑上心,我們也就放心了,回去說給姑姑聽,她也會高興的。」

瑪的這死丫頭也太較真了,她哪裏拿得出什麼字條?

可在眾目睽睽下,老太婆也沒臉說沒有這樣的字條,不如去屋裏找,磨磨蹭蹭拖時間,她有的是時間拖,反正在自家門口,她拖到半夜都沒關係,這兩個外地小孩就拖不起了。

「好好好,你等着我去拿啊。」常老太好脾氣的說。

她一站起來就有人在她那個位置坐下,接着打麻將,這麻將是公交公司工會為娛樂職工業餘生活配備的,本就是誰搶著誰玩。

常老太婆一天到晚沒事做,就守在麻將桌旁邊,好多人都看不下去了,現在正好有機會擠走她。 但是,危急時刻,他突然有如神助,站了起來,硬生生擊潰呂良。

跟那一次比起來,如今的秦天,實力明顯又精進了很多。

或許是對狼嚎的藥力,有所了解了吧。他竟一個人,戰勝了五十多個注射了狼嚎的兇殘對手。

現在,他還能像上次一樣,絕地反擊嗎?

想到什麼,他緊緊拉着冷雲,不讓冷雲衝下去。

因為一旦他們插手,那麼這場賭局,他們就輸了。秦天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會白費。

再說了,靠他們,能打的贏灰鶴?

更別說還有一直深藏不露的秦彪。

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如今的紀星,冷靜沉着了很多。所以,他決定,賭一把!

一步,兩步,三步……

灰鶴終於來到了秦天的面前,咬牙,用盡平生力氣,無比兇狠的一刀,砍了下去。

眼看着,就要將秦天闢為兩半。

就在這時,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原本昏迷不醒的秦天,忽然抬起手,伸出了兩根手指。

就是這兩根帶血的手指,像一把鐵鉗子一樣,夾住了劈下來的刀鋒。

灰鶴楞了一下,再次用力。刀鋒竟然紋絲不動。

「你詐我?」看着睜開眼睛的秦天,灰鶴惱羞成怒。無比兇猛的一腳,就朝秦天的下半身踢了過去。

秦天驀然抬腳,對上了灰鶴的腳。

嘭的一聲,然後便是非常突兀的慘叫。灰鶴蒼老的身軀,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廢了出去。

狠狠的撞在遠處的石頭上,登時頭破血流。

秦天,站了起來!

他如凶神附體,手中拿着灰鶴的刀,紅着眼睛,朝灰鶴走了過去。

「怎麼可能?」

「你不要過來!」

「我跟你拼了!」

灰鶴一連驚嘆,最後,準備拚死反擊。

他的身形剛一動,秦天手腕一揮,一抹寒光閃過。

啊!

半空的灰鶴,直接被削斷了一條腿,掉在了地上。

他捂著血如泉涌的斷腿,凄聲大叫。

「少爺救命!」

「救我啊少爺!」看到秦天眼中的殺機,他亡命一般大叫。

然而,此刻的秦彪,根本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秦天雙眼閃亮,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眼,死死的盯着秦天。

秦天緩緩揚手,最後一刀,直接從灰鶴的脖子裏劃過。一顆人頭滾到了一邊。

他面無表情,扔了刀,再次一步一步,朝山坡上面的秦彪走去。

就連冷雲等人,都被這恐怖而奇異的一幕給驚呆了。

終於,秦天站到了秦彪的面前。

秦彪咽了口唾沫,激動的低聲道:「果然如我所料!」

「你被逼到極限,是可以激發神秘潛能的!」

「能告訴我,那潛能來自哪裏嗎?是你的血液,還是精神力量?」

秦天咬牙不語。

秦彪反應過來,笑道:「我忘了。現在我輸了,又要回答你的問題了。」

「現在,你想問什麼,只要我知道的,全部告訴你。」她派人事先在他的酒里下了葯,所以,他走著走著,就醉倒在了雪地里。

她再派南宮柔駕馬車,順便經過那裡,順理成章的救了楚玄辰。

楚玄辰感念南宮柔的救命之恩,再加上她與她有幾分相似,他就喜歡上了她。

最後,還把她當成紅顏知已,娶了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