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只有路南和張誠勉強忍住。

2021 年 10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到後來,路南和張誠也實在忍不住了。

你實在無法想想那個畫面,各種器官灑落……

一群人吐啊,吐啊,連苦膽都要吐出來了。

最後吐著吐著也就習慣了。

別人能不能第一次就接受這樣的場景路南不知道,反正他接受不了。

等一把火燒掉這些屍體后,眾人也都鬆了一口氣。

一股疲倦感,也是在這個時候湧上心頭。

這短短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裏,他們可以說經歷了這一生目前最為大起大落的事情。

不過事情還沒有結束,火化的骨灰他們需要收集起來。

一人一個罈子,裝好之後放起來,等之後看看如何處置。

他們山下也是有家人的。

說到這個問題,路南也對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身份起了興趣。

只不過路南詢問一遍之後就失望了。

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他來龍虎門之前的身份。

哪怕是之前和他關係比較好的張誠也是如此。

這不免讓路南對自己的身份產生了些好奇。

不過在沒有實力之前,這一份好奇他只會壓在心底。

解決完所有事情,夜晚在路南的提議下。

所有人輪流值班,兩人一組。

此時人心惶惶,都生怕會有邪祟再出現,也沒有人反對路南的提議。

在這麼驚心動魄的事情過後,路南也沒有心思修鍊。

安安靜靜的度過了夜晚。

等第二天清晨,太陽再次升起的時候,所有人都為之一振。

一絲絲淡淡的喜悅充斥在空氣中,那是劫後餘生的喜悅。

路南也醒了過來,首先他就是去查看張虎他們的情況。

對比昨天晚上,稍微有些好轉,說明葯膳還是有用的。

但氣息依舊十分虛弱,沒有清醒過來的跡象。

起碼活了下來。

在確認二人暫時死不了之後,路南也只能等待回歸時間到來。

在這個時間路南當然沒有乾等著,接着練習自己的拳法和步法去了。

經過昨晚的事情后,路南對於實力的渴望也更近了一個台階。

沒有實力,在這個世界太危險了。

隨便來一個邪祟可能都會死在對方手裏。

時間流逝,很快就來到了九點。

路南最後也再次看了兩人一眼。

確認沒有問題后就回歸了。

「噼啪!噼啪!」

回歸的瞬間,偉力加身,體內經脈被強化,瞬間強化到與幻界同步的強度。

炸響只是發生在體內,並沒有聲音傳遞到外界。

一品圓滿的身體…

路南握著拳頭感受着體內龐大的氣血有些興奮。

就算不使用氣血,現在他的身體素質也比絕大多數人強。

深呼吸壓下興奮,現在最重要的是去購買一份對於療傷有奇效的葯。

不然張虎和楚九可就死定了。

怎麼說也是他的領路人,對於他來說有恩,路南還做不到見死不救的地步。

他付出的代價不過是少一天攜帶物品的機會罷了。

魚妖肉還有半個身軀的樣子,修鍊資源他也不着急。

收拾一下東西,打電話跟老媽說了一聲,他打算去城裏一趟。

最近他老媽天天出去打探情報,關心那塊地什麼時候拆遷,除了飯點,其他時間都不在家。

路南帶上自己的背包,再次踏出家門。

朝着車站位置走去,路上原本路南一門心思都在購買什麼葯身上。

但在路過一個偏僻位置的時候,從小巷深處傳出來的一些聲音讓他停下了腳步。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爹借錢不還,那就你這個做女兒來還。」

「我爹借的,你們找他去,找我幹什麼?」

「話不能這麼說,父債子償,現在男女平等,你來還也是一樣的。」

「沒錢,都給我滾!」

「沒錢?嘿嘿嘿……可以肉償。」

這個位置…是劉詩詩家?

而且從裏面傳出來的聲音來看,好像是劉麻子那幫人,和劉詩詩在對持。

猶豫了一下,路南還是決定去看看。

不認識也就罷了,他也懶得多管閑事。

但劉詩詩從小就和他關係比較好,昨天還見過。

現在劉麻子他們好像還想做些什麼,這路南就不得不管了。

當然,他也不認為收拾劉麻子會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

踏步向前,朝着劉詩詩家走去。

劉詩詩家離路邊還是有一點距離的,要不是他經過多次強化,耳朵已經比較好使,可能也發現不了裏面的情況。

「肉償?你們要是真的想要這麼乾的話,我也不介意,有膽子進來嗎?」

「嘿嘿嘿…小姑娘真是識大體,我有什麼不敢的,就是不知道你能承受幾個。」

「幾個?怎麼,就你們幾個還想把我怎樣不成?」

「這可是你說的,等會可怪不得我們幾個了。」

路南走在路上面色古怪,這對話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大院,路南在想自己還要不要去看看?

想了想,路南還是決定去看看。

他真不是為了看活春宮,都是為了昔日好友的安全。

幾步來到劉詩詩家,一躍而起,輕鬆踏上圍牆。

此時他這個位置很好,很適合偷窺。

呸!

他又不是來偷窺的,他是來觀察情況的。

通過窗戶,路南能夠清楚的看到房間裏面的情況。

本來他想着確認一些沒問題就撤,但看到的場景讓他有些目瞪口呆。

不是說NxP讓他感到震驚。

是劉詩詩背後依附着一隻邪祟!

看模樣,好像還是劉詩詩過世的母親。

他以前還是見過劉詩詩母親的。

而劉麻子四人,此時躺在地上,跟死狗一樣,沒有了動靜。

劉詩詩就一個個湊過去,讓背後邪祟吸收這幾人的氣血。

但劉詩詩很有分寸,並沒有把人吸死,吸的差不多就換一個人。

如此反覆,四人氣息一下就變得極為虛弱。

路南在圍牆上看的大為震撼,不過也沒有多少畏懼,這邪祟也就一品的樣子,昨晚二品都打過了,一品有什麼好怕的。

就在路南準備跳下牆離開時。

邪祟的目光朝着他看過來,同時劉詩詩也看了過來。

「路南…看見了能進來一敘嗎?」

劉詩詩的語氣有些擔憂和複雜,甚至有一點點哀求。 黃良許冬雪面色皆變,兩人互視一眼,咬了咬牙,同時道:「我們做!」

兩人接過王總手裡的葯,直接離開了。

屋內,剩下幾人則再此討論起來。

吳久川:「王總,到時候真的分給他一成乾股?」

「這可不少錢啊?」

「這倆人,值不值這個價錢?」

王總冷笑:「他倆算什麼東西,怎麼可能值這個價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