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只見夢星辰不慌不忙的將斷劍扛了起來,然後掄了出去!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劍爆!”樸實無華的斷劍飛到工頭身邊,便爆發出無窮的狂暴劍氣!這是夢星辰在閉關中學會的一招,斷劍能夠貯存劍元氣,這是讓夢星辰想不到的,如果情急之下將所有貯存的劍元爆發出來,這一擊之力不亞於劍徒七八品高手的全力一擊!

至於工頭是劍徒六品,夢星辰在交手後便已經隱隱猜到了,所以故意露出個破綻。

龐大的劍氣瞬間將工頭吞沒,工頭周圍的本來就破碎的石頭,碎成了更多小塊。

“好!”苦工們紛紛叫好起來,這樣的一擊肯定將工頭絞成齏粉!

劍氣始終纏繞着工頭,捲起無數細小的石塊,聚而不散,形成了一個氣繭,夢星辰有些詫異,暗道這一擊被工頭擋下來了?

“砰!”劍氣的絞殺最終被工頭破開,斷劍倒飛而回,夢星辰抓住斷劍感覺一股龐大的力量,竟然沒有接住,撞在了胸口,噗的一聲就噴出了一口血,不由後退幾步。

月色下的工頭有些令人害怕,頭髮散亂,衣衫破爛,身上無數細小的傷口正在往外溢着些血,全身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彷彿地獄的惡鬼。

“你徹底惹火我了!”工頭對着夢星辰咆哮了一聲,揮舞着手中利劍撲向他。

這一劍蘊含了工頭全力的一擊,他已經看出夢星辰不能再次施展那個所謂的劍爆了。

夢星辰的眉頭皺了皺眉,感受着撲面而來的劍氣,雙手緊緊的握着劍柄,丹田裏的劍力不斷的涌入斷劍,而斷劍則發出一種攝人心魄的黑色霧氣。 “砰”,兩個人再次交鋒在了一起,發出巨大的撞擊聲,夢星辰氣血翻涌,被震出了一口血,趕緊穩住身形。

反觀工頭,雖然也被震出了些內傷,但強制忍住,旋即再次衝上來,宛如瘋子一般狂躁的劈砍着夢星辰,夢星辰的斷劍過於厚重,速度跟不上,節節敗退,還好防禦力挺強,勉強支撐着。

“老大加油!”所有的監工都被憤怒的人們打倒了,他們並沒有一鬨而散逃走,而是在一邊爲夢星辰吶喊助威着。

“老大,殺了他!”

“老大,小心!”

夢星辰雖然完全浮現在公衆視野中並沒有多久,但是他那瘦小的肩膀、堅毅的人格折服了每一個人,是他讓苦工們團結、是他牽制住了最危險的敵人……

每個人都將拳頭捏得緊緊的,看着夢星辰節節敗退,恨不得衝上去咬死那個工頭,但是大家衝上前去的話,起不了多大作用,眨眼就會被劍氣絞碎,所以大家只能乾着急。

“你不是挺厲害的嗎?”

“你不是要殺我嗎?”

“我殺了你再把所有人殺光!”

“還要去你家殺光你的父母!”

……

工頭宛如瘋魔,一邊壓制着夢星辰一邊用言語挑釁。

可夢星辰並沒有因爲他的語言變得憤怒而露出破綻,反而氣勢節節提升了起來。

“破敗一式!”夢星辰漸漸地抵抗住了狂風暴雨般的攻擊,更是使出了破敗劍經中的破敗劍術,這是他的第二個殺手鐗。

只見夢星辰雙手拿着斷劍,劃出一道玄奧的劍影,一劍揮了過去,工頭沒有料到夢星辰還有力反擊,感受到這一招的不凡,變攻爲守,可是斷劍的厚重讓他的三尺青鋒發出錚錚的**。

“雲霞九劍!”工頭暗道夢星辰這一劍的力道居然會大到如此地步,匆匆使出了宗門絕學。雲霞九劍是入門劍法,重在巧和利,可是對上夢星辰那又大又重防禦驚人的破鐵劍,效果甚微。

夢星辰的破敗一式是一招以力破巧的劍式,凝聚劍力攻敵一點!

工頭見雲霞九劍無法擋下這一招,只得退讓!

隨着工頭的遊鬥戰術,揮砍出了數百劍,加上夢星辰不夠熟練,破敗一式的威力被化解了,二人周圍劍氣四射,碎石亂飛,夢星劍力逐漸微弱了起來,反觀工頭底氣十足,境界的差距的確是硬傷!

工頭見久攻不下,又氣又惱,但也無可奈何,打定主意耗死夢星辰。

就在夢星辰暗暗着急劍力匱乏之時,肚子裏的極品劍元石受到外界的劍氣牽引,竟然裂了道口子!

夢星辰嚇了個哆嗦,極品劍元石破了後那狂暴的劍元氣會不會將自己五臟六腑都絞碎?

因爲不得不用劍力來對付工頭,所以沒有功夫來壓制極品劍元石!

第一縷極品劍元氣泄露了出來,肺腑受創,夢星辰吐出一口殷紅色的血。

工頭以爲夢星辰不支,加大了攻擊的力度:“小雜種,你劍力透支,還是乖乖斃命在我劍下吧!”

“你放屁殺人的不成?”夢星辰將劍元氣引導進丹田,轉化爲劍力,忍住腹部的絞痛,抵擋住了工頭。

“哼,看你怎麼嘴硬!”工頭惱羞成怒,一劍挑向夢星辰的喉嚨。

劍元石泄露出來的元氣越來越多,很快便填滿了丹田,夢星辰感覺丹田都快被撐破了,但是消耗的劍力也逐漸恢復,一劍擋了下來,將工頭震退。

工頭暗暗吃驚,自己的劍力都用掉了七八成了,這小子怎還能有這麼大力?

夢星辰雖然丹田快被撐破,但是不得不讓劍元氣繼續進入丹田,因爲任由劍元氣在肚子裏的話,自己早就死了一千次了。

工頭也看出了些夢星辰的異樣,還以爲他會某種祕術,於是將自己胸口一點,一口心血噴在了劍上。

“小子,我自損修爲也要殺了你!”工頭看來是使出了禁術。

夢星辰已經被磅礴的劍元氣漲得難受,衣服宛如吹進了大風鼓起來,皮膚也開始膨脹,由紅變紫,有的地方已經裂開流出腥紅的血。

工頭最後絕殺的一劍來了,夢星辰已經被痛苦縈繞着,宛若未覺。丹田被活生生的撐大了一圈,劍元氣已經慢慢的散入五臟六腑!

這種從內而外的痛讓夢星辰快要昏迷過去,完全是以毅力在堅持着!

“啊!”夢星辰化痛爲力,拿起斷劍,再次使出了“破敗一式”!

一細一粗,兩柄劍對在了一起,工頭臉上的猙獰漸漸凝固變得鐵青。

而夢星辰體內狂暴的劍元氣在這一劍之下似乎找到了宣泄口,瘋狂的從手臂涌出,進入斷劍。夢星辰的手臂承載不起這磅礴的劍元氣,皮膚瞬間裂出許多小口,衣袖也破成了飛灰!

“錚”,工頭感覺到自己手中的劍裂了道細微的口;又是“嘩啦”一聲,劍身上佈滿了裂紋;最後“砰”一聲,全部碎裂,夢星辰那狂暴的斷劍刺到了工頭的胸口上!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固了,苦工們都一臉驚訝的看着這場惡戰,夢星辰的全身包括臉部都沒有一處完整的皮膚,全是細小的傷口,流出的鮮血將自己裹成了血人。

而那個不可一世的工頭正以一種不敢相信的神情看着面前血糊糊的夢星辰。

片刻之後,工頭低下頭看着胸口的斷劍,發現並沒有刺進去一絲一毫,又看了看夢星辰的臉。

工頭哈哈笑了起來:“小雜種,好像你的劍沒有刺進去。”

夢星辰在這一劍之下,體內的劍元氣得到了宣泄,極品劍元石也安靜了下來。

夢星辰的丹田比同期劍徒四品的劍客要大一倍左右,也不知是好是壞,此刻有些無力,看着自己的斷劍,好像的確沒有刺進去。

不過,夢星辰卻笑了起來,血淋淋的他笑起來很是恐怖:“沒刺進去,但不代表你不會死!”

夢星辰將斷劍放了下來,咚的一聲戳在了地上,工頭的胸口豁大的一個窟窿,能望個對穿,裏面的五臟六腑全被劍氣絞碎了。

工頭一臉呆滯的倒了下去。

這彷彿是一個狂歡的信號!

所有苦工一擁而上,將夢星辰高高的拋了起來。

“老大萬歲!”

“我們自由了!”

“我們終於可以回家了!”

夢星辰體內受創,被顛了幾下忍不住一口血吐了起來,欣喜若狂的人們頓時感覺到了不對勁,將夢星辰放了下來。

“老大你沒事吧?”一羣剛剛重獲新生的人們眼中卻充滿了焦急。

“沒事,受了內傷,但經不住你們這麼個顛法。”夢星辰笑了笑繼續說道,“老大不是萬歲的,自由和回家纔是萬歲的!”

哈哈……一羣人開心的笑了起來,“自由萬歲!回家萬歲!”

有個小孩子去踹了工頭的屍身幾腳出氣,看到工頭腰上別了個灰色的小布袋,取了下來,但無論如何也打不開,便過來遞給夢星辰:“老大,這東西好奇怪,怎麼都打不開!”

夢星辰接了過來,觸手絲滑,品質不凡,袋口就用了一條金絲線綁着,可怎麼都無法打開。

劍客隨身攜帶的東西,應該跟劍力有關吧,便用劍力一衝,感知到這小小的袋子里居然藏着數萬斤下品劍元石,中品和上品劍元石也有幾千斤,難得的是還有兩塊極品劍元石!看來這個工頭油水撈得挺多的。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儲物袋?這筆巨大的財富讓夢星辰都快暈了過去。

看見夢星辰臉上的喜色,小孩嘻嘻笑了聲:“嘻嘻,老大喜歡就拿去吧,這本來就是你的戰利品。”

夢星辰看着這個有些稚嫩而又單純的小孩,這批人是被門派淘汰下來的渣滓體質,若無奇遇終身無法成爲劍客,便沒有做作收了起來,因爲對目前的自己來說的確很需要。他們也不會空手而歸,去抄了礦場倉庫,每人也都能帶走一部分劍元石。

而在此時,夢星辰眼中瞥見一縷寒光,一枚劍的碎片蘊含着磅礴的劍氣飛向自己,正是那不甘倒下的工頭,他正趴在地上,保持着擲出碎片的姿勢,死死的盯着夢星辰,迴光返照了?

夢星辰已經脫力了,避無可避!

“噗呲”一聲,夢星辰面前突然擋了個高大的身影,碎片從他的後背鑽出了前胸。

看着他的面孔,夢星辰痛苦得咆哮了出來“不!” 這個人正是刀疤!劍的碎片從他後背穿過,在胸口冒出了個小尖,流着涓涓的血。

誰也沒有料到,工頭這個衆人都恨之入骨的惡魔,居然臨死反咬了一口!

“啊!”“殺了他!”“把他挫骨揚灰!”所有人都反應了過來,看到工頭那沒有得逞的怨毒表情,紛紛衝了過去!有的人用牙咬、有的人用手抓、有的人用石頭砸!

不多久,工頭的位置只剩下了一團血漿……

刀疤栽倒,夢星辰趕緊抓住他,扯下自己的衣服使勁按住傷口,可是一會兒就浸溼了。

夢星辰嘴脣顫抖,問道:“刀疤,爲什麼?”

刀疤的嘴動了動,沒有發出聲音,眼中灌滿了淚水,神色十分難受,喘了幾口粗氣,再次張嘴,終於說出了聲音:“因爲……你是老大,因爲……我們是並肩作戰的朋友。”

聽到這話,夢星辰抱着刀疤痛哭了起來,他這一年多的地獄生活中,自認爲精明的不跟人有交情,害怕別人死去自己傷心,可他現在才發現,自己最大的痛苦不是肉體上的,而是孤獨!一年來,這唯一的友誼也短暫得讓人心痛啊!

這個臉上有道猙獰刀疤的年輕人,雖然搶劫過自己,但是他默默的爲自己守候在洞穴外邊,還收集饅頭從縫隙塞進來!

是他一聲聲的叫自己老大,是他在最後一刻擋在了自己的身前,可是現在連他的真名都不知道!

“刀疤,告訴我你的名字!”夢星辰的聲音有些哽咽,四周的人們都默默的圍成一個圈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我……”刀疤的眼睛看着天上的月亮,臉色煞白,已經非常虛弱了,他似乎想了很久才說道,“我……我叫月明。”

“月明……我記住你的名字了!你永遠是我夢星辰的兄弟!”夢星辰早已淚如泉涌,“月明,你家在哪兒?我一定帶你回家!”

“兄……弟,夢星辰……”刀疤的瞳孔開始放大,但是眼中有着無窮無盡的思念,嘴脣微微動了動,“家,青城……”話並沒有說完,他嚥氣了。

“啊!”夢星辰宛如失去了至親之人一般,痛哭流涕,聲震雲霄。

礦場死一般的沉寂,空氣中都夾雜着一股沖天的血氣,食腐鳥咕咕的怪叫了兩聲,這是畜類的盛宴嗎?

天上的明月呵!你是我兄弟月明嗎?

今夜,沒有任何人說話,一切盡在無聲之中,他們將死去的所有人移到了屍坑,用土填平;準備好了糧食和水,整裝待發。

夢星辰將監工的屋舍拆了,做了個簡單的棺材,裏面墊了些衣物,將月明的屍身放入其中,然後收入了儲物袋。

“老大,我們往哪邊走……”有人問道。

夢星辰宛如失魂了一般,搖了搖頭,一步一步的踏入黑暗。

身後的一兩千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跟在夢星辰的身後,也消失在了無盡的黑暗。

夢星辰傷得很重,但他虛弱的走着,彷彿再走下一步就會累倒。但他就彷彿鐵打的一般,再虛弱、再累也不倒下!青城,夢星辰雖然沒有聽說過,但一定會去的。因爲他答應過月明,一定要送他回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