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只見得那條槍的槍頭,猶如一隻展翅高飛的大鳥一般極其美麗,但在它的周圍卻閃耀著一團亮顏色的寒光,順著那個槍頭而下延展,在一條亮白色的槍身上面,竟然還盤繞著一條寒光閃閃的赤金鎖鏈,相當華美的和那條長槍融合在了一起,頓時令那條槍顯得越發神聖高貴了起來,就算是不懂的兵器的人看到它之後,也會一下子被它所震懾住的。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當時三長老和四長老,看到了那條百變鉤鐮槍的時候,本來就相當不對勁的臉色,一下子竟然變成了兩張相當慘白的大臉。

剎那間董眾兵將那條長槍緊緊地攥在了右手上,極具威嚴的向三長老和四長老說道:「兩個老東西,剛才我讓你們改過向善離開這裡,可你們偏偏要和我清算恩仇,現在我就成全你們!」

說話間他猛然揮動出了手中的長槍,嗖的一下子分別向三長老和四長老,以及那兩頭穿山甲,打出了四道凌厲異常的寒光。

想不到董眾兵那時候出招的速度,居然已經快到了,連自己二人的眼睛都快跟不上的地步了,那兩位長老登時揮刀迎了上去,可就在那一瞬間那四道寒光,忽然消失在了他們的視野中,就在他們一疏神的時候,那四道寒光竟然已經攻擊到了他們的面前,迫使他們只能強行擋了過去。

就在攻打向那兩位長老的那兩道寒光,和他們的大刀撞在一起,爆射出了一片火星子的一瞬間,那兩頭穿山甲,一下子被兩道寒光打的傳出了一陣陣的慘叫,登時血肉模糊的倒飛了出去,碰碰的兩下子重重的甩在了不遠處的雪地上。

那時候反應極快的三長老,趁著董眾兵還沒有向他們發動第二招的時候,忽然向他劈出了一大片冒著滾滾黑煙的泥石流,稍微將他阻隔了一下。

那時候四長老忽然將他的大刀向地面上一戳,大喝了一聲:「泥泉召喚術,動!」

說話間伴隨著一道深棕色的真元,從他的大刀上爆射到了地面上的時候,在董眾兵飛行的途中,竟然時不時的從地面上爆射出了一圈圈,相當噁心的泥石流,而那些泥石流內竟然還不斷地向董眾兵,噴出了一張張噁心至極的蜥蜴的大嘴巴,頓時將董眾兵弄得在空中快速的飄動了起來。

當時看準了時機的三長老,啪的一下子拍了那頭淡灰色的穿山甲的大腦袋一下,頓時那傢伙竟然滲入到了地底下,眨眼間變成了數以百計的穿山甲,同時向董眾兵爆射出了他們那長長的大舌頭,登時令本來就相當兇險的董眾兵,又方寸大亂了起來。 就在那兩位長老向董眾兵發動除了那些殺招之後,四長老忽然聽到董眾兵在他身旁,相當不屑一顧的說了句:「老東西你們玩兒夠了嗎?」

話音未落忽然有一顆赤紅色的大火球,砰的一下子打在了他的身上,一下子將他打入到了地上的一條裂縫中。

那時候原本趴在他旁邊的那頭穿山甲,猛地一下子揮爪向董眾兵拍了過去,卻啪的一下子被董眾兵揮出的一記重拳,硬生生的打出了一里左右,轟隆的一下子撞塌了一座小山。

那時候原本隱入到了地底下的三長老,忽然從一到地縫中,向董眾兵劈出了一道深棕色的刀鋒,可那時候董眾兵卻渾然不懼的,揮槍迎著那道刀鋒掃出了一大片銀白色的寒光,轟隆的一聲巨響,硬生生的將那條大裂縫,打成了一個足有十丈方圓的大深坑,而那時候三長老和四長老,都已經受傷不輕的相互攙扶在了一起,慢慢的靠在了那頭,重新聚合在了一起的淡黑色大蜥蜴的身體上。

看著他們那苟延殘喘的樣子,董眾兵忽然收住了手中的長槍,相當平靜地說道:「現在勝負已分,我希望你們能夠改過向善,不要再執迷不悟了!」

聽了他那番話三長老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卻依舊大怒著說道:「董眾兵你個小崽子有本事就殺了我們,如果你今天不殺我們的話,早晚有一天我們也一定會殺到你們東方之城,將你們師徒四人斬盡殺絕,來為我那三個兄弟報仇的!」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四長老的那頭穿山甲竟從地底下冒了出來,穩穩的將他們駝在了脊背上,那時候四長老忽然暴怒著說道:「董眾兵我們和你早就是生死大敵了,當年我們親手屠殺了你的兄長和你母親,我二哥又將你父親的胸膛,活生生的撕碎之後,挖出了他的心臟生吃了,而你那三個徒弟,在前些時候卻將我們三個兄弟全殺了,咱們這個仇怨,除了你死我亡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解決,所以我們就是拚死也要和你干到底!」

說完后他們二人猛然飛到了高空中,異常兇猛的向董眾兵打出了數十道,威力驚人的深棕色刀鋒,瞬間將那片大地打出了數不清的大裂縫。

而那兩頭穿山甲在他們揮動出了手中的大刀的時候,竟異常兇猛的向董眾兵打出了,兩大片黑乎乎的劇毒爪風,極其狠毒的將他又逼到了絕境中。

就在那時候,董眾兵猛然將他手中的百變鉤鐮槍,快速的旋轉了幾下,頓時在他的周圍爆射出了數圈,威力驚人的淡藍色大旋風,呼嘯著將那兩位長老和那兩頭穿山甲,打向他的招數全部震向了遠方,而他自己竟化作了一團烈火,砰的一下子重重的打在了那兩頭穿山甲身上,一下子將它們打的劇烈地晃動了一下,而他們被董眾兵打中的那兩處地方,竟然變成了涼快焦黑色的爛肉,疼的它們發出了一聲聲的怪吼。

那時候三長老忽然怒喝了一聲:「亂石紛紜斬!」

說話間他猛然揮動著手中的大刀,向董眾兵劈出了數十道,威力驚人的白浪泥石流,頓時猶如天災一般向他攻擊了過去。

也就是在那同一時間,四長老猛然暴喝了一聲:「泥地萬重牢!」

剎那間他猛然跳到了地面上,將手中的寶刀鐺的一下子插進了一片山石內,頓時在董眾兵的腳下竟然爆發出了數不清的泥石流,猶如一跳跳天蠶飛絲一般向他團團的纏繞了過去。

那時候那兩頭穿山甲猛然變成了,兩顆周身長滿了尖銳利刺的大圓球,轟隆隆的向東重兵攻擊了過去,頓時又令他陷入到了極其危險的境地中。

可就在那一瞬間,董眾兵嗖的一下子將他的百變鉤鐮槍吸到了右手上,快速的旋轉了幾下,頓時在他的周圍爆射出了數十個,快速旋轉著的亮白色大旋風,而那些大旋風沒多久竟全部變成了,一面面光滑之極的大鏡子,相當絢麗的向那兩位長老,爆射出了兩道血紅色的光芒。

雖然那兩道光芒是那麼的柔美,但在他們照到了那兩個長老身上的時候,竟一下子將他們手中的大刀融化成了一片片的白色煙霧,頓時竟的他們倒飛了出去。

也就是在那時候,董眾兵猛然飛到了高空中大喝了一聲:「飛鐮槍,射!」

剎那間他手中的長槍,忽然爆射出了一道亮銀色的光芒,嗖的一下子竟一轉彎,將那兩頭穿山甲猶如串糖葫蘆一般插在了一起,登時痛的它們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

可那時候董眾兵忽然將手中的長槍一轉,剎那間那條槍頭上的兩把鉤鐮,竟在兩條金光閃閃的鎖鏈的舞動下,猶如兩把正在收割著麥子的鐮刀一般,硬生生的將那兩頭穿山甲,一層一層的刨割成了兩幅血肉模糊的骨頭架子,才閃動了一下銀色光芒,重新恢復成了原來的樣子,而那時候那兩個巨大的骨頭架子,隨著它們頭頂上的那兩顆深棕色的真元珠子慢慢的消失之後,一下子竟化作了點點塵埃隨風飄走了。

雖然早就知道董眾兵的百變鉤鐮槍,乃是世間極其厲害的兵器,但以前三長老和四長老卻並沒與親眼看到過,那條神槍真正的威力,那時候他們在看到了,它竟然在很短的時間裡就將他們那兩頭,周身上下包裹在了一層,比一般的鋼鐵還要硬上很多的甲克的穿山甲,竟然猶如砍瓜切菜一般的被它消滅掉之後,心中登時膽寒了起來。

可那時候董眾兵忽然低喝了一聲:「神風催魂!」

說話間他猛然用左手,在胸前快速的捏了幾個極為奇特的法訣,頓時在那兩位長老的周圍,爆射出了一圈圈陰氣襲襲的淡灰色狂風,儘管那時候他們立刻將自己僅剩的真元,全力催動到了他們的寶刀上,向董眾兵劈出了兩道巨大的怪獸刀鋒,卻在一霎那間被那兩股神風消磨成了一片片的塵埃,伴隨著他們體內,那兩顆深棕色的真元珠子破碎的一瞬間,被忽然出現在了那些狂風周圍的赤紅色烈焰,燒了個乾乾淨淨的。

過了好一會兒在那些神風逐漸的消散開之後,董眾兵看著他腳下的那片已,經被毀壞成了極其恐怖的地獄,忽然無奈的搖了搖頭,一甩手將那條百鍊鉤鐮槍隱去了之後,嗖的一下子化作了一道黑色光芒消失了。 就在董眾兵消滅了穿山甲一族的三長老和四長老二人,離開了那片已經被他們的大戰,破壞的不成樣子了的地域沒多久,在南方帝國的南方之城內的城主府,內閣中的一間相當富麗堂皇的密室里,正在用一顆巨大的赤紅色火焰光球,觀看著那一切的一位頭戴黃金髮箍面容嚴肅的老者,忽然對坐在他身旁的那位,身穿火紅色裙衫,長的相當美麗,且留有一頭鮮紅色長發的小女孩,頗具威嚴的說道:「紅玉丫頭,現在你也該動身了吧?」

說完后他竟頗為和藹的向那個小女孩看了過去,與此同時坐在他們周圍的其他那幾位,身著華美長袍的老者,也相當慈祥的向那個小女孩看了過去。

卻見她相當不屑的一昂頭,頗為刁鑽的說到:「你們這幾個老傢伙,平日里都說對人家最好了,可直到現在才允許人家出去玩兒,真是一群慌話連篇的老不休!」

說完后還兇巴巴的向那些人扮了個鬼臉,才在四個穿著粉紅青黃四色長裙的女孩的陪伴下,蹦蹦跳跳地走了出去。

那時候坐在那位金箍老者旁邊的,一位身穿大紅袍的長須老者,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城主,根據可靠情報,東方之城現在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印壇,而他們的印壇體內,竟然封印著世間最厲害的天地神獸青龍,不知道咱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啊?」

他的話剛說完坐在他對面的,一位身穿深藍色長袍的老者,也相當慎重的說道:「具屬下得報,夜幕降臨組織里的一些傢伙,在前不久已經將怒沙蒼狼還有白虎,那兩頭神獸擒獲回去了,現在他們的實力,已經足以威脅到我們世間幾大勢力了,而我們又掌握著同為天地神獸的朱雀,即便是咱們不去找他們的麻煩,他們為了獵取到世間所有的天地神獸,早晚也會找上咱們的,但因此事太過嚴重,是以屬下還請城主親自決斷。」

聽了他們那些話,就在所有人都有所動容的時候,那位金箍老者卻相當平靜地說道:「雖然因為夜幕降臨組織的出現,現在各方勢力所面臨到的局勢越來越緊張了,但到目前為止咱們的實力,還是可以與他們一較高下的,現在我們最需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即便是他們到時候將火朱雀弄走了,只要紅玉還在,只要咱們幾大帝國同心協力,難不成還會懼怕他們那個,只會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的夜幕降臨組織嗎?」

他的話剛說完有一位身穿深紫色長袍的老者,忽然頗為擔心的說道:「城主之意我等明白,不過您應該也是知道的,明氏一族的百靈之眼那絕對不是鬧著玩兒的,這次你卻讓紅玉公主,前去與明氏一族的明復祖相見,恐怕到時候那小子會對公主有所不利啊!」

他的話剛說完一位身穿淡黃色長袍的老者,忽然不太贊同的說道:「四哥你糊塗,難道你真的認為,城主這次就單單隻是要讓,紅玉去見明氏一族的那個混小子的嗎?」

聽他那麼一說,除了那位城主以外所有人都相當納悶的向他看了過去,那時候以為身穿淡白色長袍的老者,忽然頗為著急的說道:「五哥,你和城主到底是怎麼想的就趕緊和咱們說說吧!難不成你們真的想要讓咱們的寶貝紅玉,被明氏一族的那個混小子弄得不歡而歸嗎?」

他說完后其他人也相繼符合了起來,可那時候那位老者竟相當神秘的說了句:「你們啊都不要瞎操心了,我前幾天算過了,咱們紅玉此行雖然確實會遇到一點小麻煩,卻都能夠化險為夷,而且還會遇到一位,她命中注定要遇到的貴人,也正是因為那位貴人,才會令她在經歷某次大劫難之後能夠安然無恙,所以現在這件事情上,你們也都不要在瞎琢磨了!」

聽了他那些話那位紅袍老者忽然相當疑惑的說道:「老五,我們都知道你最精通卜算之術,但你剛才說的那些事情,是不是有點太玄乎了?紅玉丫頭可是咱們幾個的心頭肉啊!無論在任何事情上你可都不能拿她的事情當作兒戲啊!要不然不要說是咱們幾個了,就連大王那裡你也是過不去的。」

他的話剛說完那位身穿深藍色長袍的老者,則更加謹慎的說道:「咱們紅玉可不比其他帝國的那些印壇,她可是咱們從小撫養長大的,而且還被大王人做了最疼愛的義女,雖然咱們那時候為了帝國的興盛,不得不將火朱雀封印在了她的體內,但咱們也不能因為那件事情,就對那孩子有任何不對頭的心思,你明白嗎老五?」

他說完后除了那位城主以外,其他人也全向那位身穿淡黃色長袍的老者,表達出了同樣的意思。

看著他們那一個個都很不高興的樣子,那位老者立刻相當肯定的說道:「好了好了幾位兄弟,你們真的不用為紅玉擔心,我用我的人頭來擔保,紅玉此行絕不會出現什麼大的意外,肯定會歡歡喜喜的回來的。」

說完后他輕輕的揮了揮長袖子便不再說什麼了。

看著他說的那麼神秘的樣子,那幾位老者微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兒,不禁想不明白的向那位城主看了過去,卻見他和那位老者一樣,都是一副莫測高深的閉上了眼睛,一時間都更迦納悶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那位城主忽然相當嚴肅地說道:「現在命令,咱們所有在前線的軍隊,將他們所在之地的駐防情況做好嚴密的準備,嚴防穿山甲一族那些苟延殘喘之輩,向咱們做困獸一搏,無論如何都不能再讓那個貪婪成性的種族,再次壯大起來為禍世間!」

說完后他忽然一甩長袖嗖的一下子,將幾面一尺多長的硃紅色小令旗,甩到了那幾位老者身旁的小几上,那些老者立刻極為慎重的站了起來,將那些令旗拿在手中之後,極其莊重的齊聲說道:「謹遵城主法令!」

說完后便轉身離去了。 雖然對於三長老和四長老,前去阻擊明復祖等人的事情,伏隱患和伏隱禍都相當的慎重,畢竟他們八個兄弟,在那段時間裡已經接二連三的死掉了一半了,如果他們二人再出現什麼意外的話,不要說是他們幾個人的命運了,就連同他們整個部族都將陷入到極其危險的境地中,而那種危險絕對是有可能亡族滅種的。

可偏偏在不久之後又從一些手下那裡的知道了,三長老和四長老還有他們雖率領著的,所有前去阻擊明復祖等人的族眾,很可能都已經殉難了,並且他們也已經相信了,就在前不久趕去阻止明復祖等人的七長老和八長老,肯定也已經被他們三人各消滅掉了。

而他們之所以會那樣認為,就是在前不久他們派出去,打扮成了普通老百姓的那些探子,在幾座山谷中隱約的看到了明復祖等三人的行蹤,雖然他們三人也發現了那些人,但由於那時候那些探子的身上並沒有攜帶任何武器,是以那時候他們三人,很可能是把那些人看做是普通老百姓了,便沒有向他們下手,而是抓緊時間趕路去了。

得知到了那個消息之後伏隱禍兄弟二人,一下子幾乎癱在了地上,而他們周邊的那些侍衛,一時間也面露懼色的相互對視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伏隱患忽然殺機沸騰的說道:「不行老子不管了,現在我就去將那三個小崽子給滅掉,為咱們兄弟報仇!」

說完后他呼的一下子化作了一灘爛泥,墜入到了一條地縫中消失不見了。

那時候回過神來的伏隱禍,忽然暴怒著大喝了一句:「立刻召集所有還能喘氣的人,跟著老子走!」

說完后他忽然化作了一座巨大的爛泥怪人,邁著沉重的步伐,砰砰砰的朝著不遠處的一座,建立在群山環繞中,相當寬敞的廣場走了過去。

當時感受到了他們兄弟二人那種殺機四溢的那些兵將,立刻分散相了各處將,他們可以召集起來的人員和一些妖魔鬼怪,全部召集到了那座廣場內。

那時候已經覺得自己那些人在不久之後,肯定會被南方帝國和西方帝國組成的聯軍消滅殆盡了,是以他們雖然迫於壓力跟著那些兵將去了那座廣場內,但心中卻做好了隨時開溜的準備。

可不幸的是,他們那種心思似乎全被伏隱禍看了出來,就在他們剛剛相當散漫的走到了那裡的時候,伏隱禍忽然聲音如雷的說道:「勇士們,現在到了我們部族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了,我伏隱患身為你們的族長,希望並命令你們,必須跟著我一起去將所有來犯之敵全部消滅掉,如果有誰敢違逆我的意志,我會毫不猶豫的將他幹掉的,都聽清楚了嗎?」

說完后他忽然一揮手,頓時在那座廣場附近出現了一座冒著滾滾白煙的大深坑,登時嚇得那裡的人全部戰戰兢兢的說道:「謹遵族長大人的命令,為了我們一族的興盛,我們一定會盡心竭力奮勇殺敵,與族長共同進退!」

聽了他們那些話,雖然很明顯的能夠感覺得到,他們當總的很多人都不是真心說出來的,但那時候的伏隱禍,只需要他們和自己上陣殺敵,哪裡管他們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呢!

是以微微點了點頭,看了看即將落山的太陽便頗具威嚴的說道:「很好,從現在開始到明天日出之前,是我留給你們的準備時間,等明天一早我們就全部出動,將東方之城那幾個小兔崽子全部消滅掉!然後開赴前線,將侵佔了我們土地城池的,南方帝國和西方帝國,那些不知死活的混蛋殺個片甲不留!」

說到了那裡他相當威嚴的掃視了一下那些,正在戰戰兢兢的聽著他的訓斥的人,猛地一搖頭相當霸道的說了句:「都趕快各自準備去吧!」

說完后他一旋身便消失了,不過那時候所有人都聽到,他又極其霸道的說了一句:「如果有誰膽敢逃跑的話,我會讓他們成為我們的《軍糧》的!」

聽了那句話包括那些兵將在內的所有人,一下子被嚇得渾身抖動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才相繼膽戰心驚的離開了那裡,各自準備去了。

雖然伏隱患大怒著,比伏隱禍等人提早一步前去阻擊明復祖等人了,可無奈和那時候他竟被報仇的怒火沖昏了頭,一下子從地底下徑直朝著東方之城的方向進發了,而那時候就連封印在他體內的鐵臂穿山甲,基本上都無法控制他的心智,令他冷靜下去了,直到過了幾天之後,他在地底下還沒有感覺到,周圍有什麼法力較為高深的生靈的時候,才逐漸的冷靜了下去,一轉身又抓緊時間向他們老巢的所在地行進了過去,可那時候很多事情都已經發生了。

憑藉著要為自己的幾個兄弟報仇雪恨的怒火,次日一早,伏隱禍便率領著他那些全副武裝的殘餘勢力,騎著數十頭巨大的穿山甲,和數百頭體型碩大的大蜥蜴,浩浩蕩蕩的朝著,申有為等人正在行進的方向飛撲了過去。

雖然他手下的那些人中,也不乏一些相當厲害的沙場老將,而且即便是他所率領著的那些最為普通的老百姓,有些也都是平日里爭強鬥勝的厲害角色,但在那種饑寒交迫困頓不堪的情況下,不要說是讓他們真正的去作戰了,就單單是那越來越寒冷的大雪,都將他們當中的不少人,凍得氣喘吁吁渾身發抖了起來。

不過為了暫時保住一條命,他們還是跟著伏隱禍在穿越了幾條大山之後,相當謹慎的看到了,站在他們不遠處的一座大山上的明復祖等人。

面對著他們那三個不足二十歲的大孩子,那些兵將一下子對他們相當輕敵了起來,可就在那時候,站在一頭巨大的穿山甲上面的伏隱禍,忽然大聲喝道:「董眾兵你個小崽子!想不到你居然躲過了,我們部族的人對你們展開的攻擊,現在還活著呢?」

他的話音剛落,董眾兵忽然負手而立的出現在了申有為等人的面前,相當霸道的說道:「伏隱禍,你給我聽好了,只因你們不足數十年來,多次派人暗中偷襲我們東方帝國,殺害了我們無數無辜黎民,我等這次特奉我城主上諭,前來你處將你與伏隱患就地解決,以令汝等不敢犯我黎民,為天下蒼生除惡!」

說完后他便殺機四射的和伏隱禍對峙了起來。

看著董眾兵等人那種氣勢洶洶的樣子,伏隱禍登時極其惱火的說道:「董眾兵你個毛都沒長全的混小子,少在老子面前耍大頭!老子今天率領我手下的的數千精銳前來,就是要將你們碎屍萬段,為我那幾位兄弟報仇來的!」

說完后他猛然間揮動著手中的鬼頭大刀大喝了一聲:「沖!」

當時站在他周圍的那些人,登時猶如脫韁的野馬一般揮動著手中的大刀,喊殺震天的向董眾兵他們撲了過去,但那些騎著大蜥蜴和穿山甲的兵將卻沒有出動。

看著那些人從那座大山上,一衝而下的那種聲勢頗大的衝擊,申有為登時微微搖了搖頭,可那時候練寧寧卻手快的,啪的一下子打碎了她旁邊的一塊大石頭,頓時從他們腳下不遠處的山坡上,轟隆隆的滾下去了漫天的大石頭,剎那間砸向了那些,已經衝到了那兩座山中間的谷地里的那些人,一下子將他們砸的屍橫遍野慘叫連連了起來。

想不到董眾兵他們居然早有準備的伏隱禍,看著剛剛一開戰,自己那邊就已經死傷了那麼一大片人,登時暴怒著大喝道:「好你個董眾兵,竟敢殺死我這麼多的手下老子和你沒完!」

說完后他猛然拿出了一把深棕色令旗,刷的一下子朝著董總兵等人一揮,站在他身旁的那些,騎在了一大批蜥蜴身上的人,立刻催動著那些大蜥蜴,相當兇猛的向董眾兵他們所在的那片大山衝擊了過去。

可就在他們衝到了半山腰的時候,那些人忽然將他們的大刀,噹噹當的砍在了他們周圍的一些大石頭上,就在練寧寧等人感到很意外的時候,董眾兵卻向他們說了句:「當心腳下!」

說話間他竟飄到了半空中,當時反應快的申有為和明復祖,立刻分別抓住了練寧寧的一條胳膊,帶著她飄到了半空中。

就在那一瞬間他滿腳下的那座大山,竟然晃晃悠悠的沉入到了,一片突然冒出來的大沼澤內,緊接著從那片大沼澤內,竟然爆射出了無數顆磨盤般大小的深棕色大泡泡,在一陣陣淡灰色濃煙的包圍中,啪啪啪的在他們腳下爆炸開了,而那時候騎在那些大蜥蜴身上的人,竟刷的一下子將他們包圍在了那座沼澤上面,頓時令他們處在了極其危險的境地當中。

可就在那時候練寧寧忽然低喝了一聲:「冰遁,平波光明鏡!」

說話間她相當隨意的將雙手一展,頓時在他們的腳下,竟然出現了一大片猶如明晃晃的鏡子一般的冰面,無聲無息的將那篇沼澤冰封了起來。

那時候想不到她一個小女孩,居然能夠施展出那麼強大的冰遁術的伏隱禍,在他那些手下感到相當疑惑的時候,忽然大怒著說道:「臭丫頭,你和雪域之國里的那條臭狐狸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你會施展這麼強橫的冰遁術!」

說話時他還極具威脅性的向練寧寧瞪視了過去。

看著他那麼兇狠的樣子,練寧寧忽然極其刁鑽的說道:「你個不知死活的老東西,亂放什麼狗屁呢?我乃是堂堂東方之城練家的子女,誰會和那個不知道禮義廉恥,成天的纏著那條惡龍的騷狐狸有什麼關係啊?」

說完后她刷的一下子變出了兩把,寒光四射的冰晶寶劍,相當英勇的飛到了董眾兵的面前。

看著她那副兇巴巴的樣子,伏隱禍又看了看董眾兵等人,見他們的臉上並沒有太大變化的時候,才滿含殺機的說道:「臭丫頭,老子和你說話是抬舉你,你不要以為有董眾兵這個小崽子為你撐腰,老子就滅不了你!」

說完后他忽然將手中的令旗一揮,他那幫正在圍困著董眾兵的手下,忽然揮刀向他們打出了漫天毒霧瀰漫著的泥石流,頓時有令他們陷入到了一種危險境地。

可那時候練寧寧猛然間將她左手上的冰晶寶劍,唰唰唰的向他們的頭頂上,劈出了幾朵寒光四射的劍花,緊接著她又將有手中的寶劍,嗖嗖嗖的向他們周圍劈出了一大片白茫茫的寒光,頓時在他們周圍爆射出了一陣陣的寒意,剎那間將圍困著他們的一些人,凍成了一個個的冰坨子,啪啪啪的從那些大蜥蜴身上摔了下去。

而那些攻擊到了他們頭頂上的泥石流,竟化作了一顆顆猶如鑽石一般的大冰球,轟隆隆的向伏隱禍等人爆射了過去,不過就在它們攻擊到了,伏隱禍周圍一尺左右的距離的時候,去被他那剛猛的護身罡風,震成了碎片消散了下去。

那時候看著董眾兵等人當中,就只有練寧寧一個女孩子出手,就已經將自己那幫人殺死了很多,伏隱患一下子極其惱火了起來,但他再看了看自己那些手下之後,一時間也不敢貿然向董眾兵等人動手了。

因為那時候他發現他帶去的手下,在剛才那短短的時間裡,居然已經死傷了一小半了。 眼看著穿山甲一族的人已經死傷了一大片了,心存好生之德的董眾兵,看著伏隱禍似乎又在醞釀著什麼新的陰謀的時候,忽然正義凜然的說道:「伏隱禍,你身為一族宗長,就應該努力的為你們部族,為了你們的民眾,帶去幸福帶去祥和安寧的生活,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明明知道如果你們在向我們進攻的話,肯定是會將他們全部葬送在這裡,卻還那麼執迷不悟的硬要讓他們去送死!」

聽了他那番話伏隱禍一下子暴怒著喝道:「董眾兵你個兔崽子都到了這種地步了,你去在這裡充起好人來了,前些天你們為什麼將我那五個兄弟全部殺死了?現在你說這些簡直就是在放屁!」

說完后還沒等董眾兵等人有所反應呢,他忽然大怒著說道:「所有人聽令,現在立刻施展你們的法力,讓所有的蜥蜴部隊,全力向前面那些混蛋攻擊過去,一定要讓他們屍骨無存……」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猛然向董眾兵劈出了一道,排山倒海般的泥石流,轟隆隆的向前面衝擊了過去,登時不但令董眾兵等人在那巨大的衝擊力下,飛到了別處,就連那些還正在亂石堆里掙扎著的那些兵將,都被那一大片泥石流淹沒在了下面。

看著伏隱禍那種瘋狂的舉動,申有為一下子相當惱火的說道:「這老東西簡直是瘋了!想不到他為了那所謂的報仇,竟然連那些無辜的生命都不放過,就憑這一點我就容不得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