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可他這些天到底還是熬了不少心血,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腦袋也開始痛了起來,心頭的煩躁更是隨之而起,讓他整個人臉色都不好了。

2022 年 1 月 20 日By 0 Comments

就在這個時候,一雙柔軟地手輕輕按在了他的頭上,不輕不重地按摩了起來,讓疼痛不已地腦袋頓時舒服了一下。

「表哥可是在為之前的事煩惱?」

「表妹你知道了?」

「嗯,剛聽春桃說了。」

「這丫頭,現在都成了你的人了!」

王恆宣笑了笑,隨後卻嘆了一口氣:「本來生意上的事就夠煩了,現在又冒出來一個什麼未婚妻,你說我怎麼可能不煩呢?」

看著王恆宣又皺起了眉,李素音忍不住伸手撫平了他的眉頭:「不過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而已,正所謂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表哥沒必要如此煩惱。」

何況那個吳琳衣就是個騙子,為了王家的家產而來的,更是不值得煩惱了。

是的,吳琳衣那個所謂地未婚妻,其實是個騙子,因為偶爾撿到了王恆宣母親曾丟失過的玉佩,又打聽到王恆宣的家產,便生出貪念,假冒王老夫人生前為王恆宣找的未婚妻,以此混進王府,設計害死王恆宣之後再將遺產據為己有。

而在原劇情里,因為王恆宣早已死在落雪和林遠明的圈套里,又早就把家產送給了女主,所以吳琳衣這個騙子就沒有出現過。

但現在,王恆宣不僅還活著,家產雖然因為酒樓風波收縮了一些,不過對於吳琳衣這樣的騙子來說,還是很誘人的,所以今天早上才會發生那件認親的事。

只可惜,現在有李素音在,王恆宣不僅不會中計,反而還會生出警惕,自然不會讓吳琳衣得逞。

李素音對這種欺騙感情的騙子沒有任何好感。雖然她為了攻略王恆宣,有時候不得不設計一些事情,可她對王恆宣的感情全部都是真的,也從來沒有想過傷害王恆宣,更別說用什麼手段來欺騙他了。

可吳琳衣這樣的感情騙子,不僅要騙王恆宣的感情,還要謀財害命,最重要的是,她對王恆宣沒有一點點真心實意,所以對吳琳衣這樣的騙子,李素音十分厭惡。

正想著,她按在王恆宣頭上的手突然被人握住,抬頭看去,就看到王恆宣不知何時站了起來,正緊張地看著她。

這一瞬間,她似乎感覺到了什麼。

彷彿為了驗證她的感覺一樣,王恆宣很快開口說了起來:「表妹,一直以來,都是你在我身邊照顧我支持我。雖然我們相處才一年,可這一年裡,你無微不至地照顧著我,更在我遭遇挫折的時候一直站在我身邊支持我,是你讓我知道,在這世上,不是只有一個人。我不知道你現在對我是什麼感覺,但我要告訴你,我很心儀你已久,你願不願意接受我?」 到底樓鳳在忌憚什麼呢?

張玉和小黑百思不得其解,只看見剛剛還趾高氣揚咄咄逼人的樓鳳,瞬間收斂了眼神,改為瞳孔中的震驚與收縮,甚至,還有一些不寒而慄的失態。

顧思瀾順其自然地說:「江夫人,我們需要單獨聊聊嗎?」

「如果你說錯一個字,後果自負!」

樓鳳重新找回了一些氣勢來,畢竟當了那麼多年的千金大小姐和豪門少奶奶,要是真的被顧思瀾嚇過頭,像話嗎?

張玉和小黑將顧思瀾推回了病房裏,一想到接下來顧思瀾同樓鳳單獨對話,實在不放心。誰知道兇巴巴的老女人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

顧思瀾卻是勸慰二人道:「如果我有任何意外,江夫人當然脫不了干係,如今她在江家已經沒什麼話語權了,要是再惹上官司或者人命,豈不是連娘家都要撇清關係?」

她這話是故意說給樓鳳聽的,樓鳳聽完,果然氣得肺都快炸了,臉色漲得跟豬肝似的,捏住拳頭,鞋跟要把地板戳出一個洞來!

好個顧思瀾,真以為她怕攤上一條賤命么!

惹急了她,什麼家產不家產,通通靠邊站,她首先要出了一口惡氣。

最後李助理和張玉他們通通離開了,病房裏只剩下顧思瀾和樓鳳。

「你從哪裏聽到這個名字的?」樓鳳的表情一點點的變冷,眼神好像要把病床上的顧思瀾給生吞活剝了。

好在這間病房的呼叫鈴按鈕是垂掛下來的開關,有危險的時候可以直接呼叫,最晚幾秒鐘,外面的人應該就能衝進來,所以顧思瀾沒有太大的危險。

即便樓鳳輕舉妄動,他們還是能把大部分的錢額全部收走了。

「你是說於小憐啊,那個長相帥氣在網絡上爆紅過幾天的男模特啊,他就是一個無頭公案的受害者,死的挺慘的,江夫人那麼激動,是不是心虛?」顧思瀾不緊不慢地說,表情很但,卻帶着一股超然的自信。

這種自信一點點撬開了樓鳳的心理防線,當然她還是死不認賬,偽裝出毫無異樣,氣場很強大的樣子。

樓鳳咬牙切齒,恨不得撕了她:「你到底想做什麼?你知道些什麼,到底是誰告訴你的?」

顧思瀾之所以如此自信,便首先預料到了這件事情的發生,樓鳳不可能繼續淡定下去,這是她最避諱的一個點。

顧思瀾說:「我不想幹什麼,準確的說一直是江夫人不肯放過我,我和江宴沒有法律上的任何關係,你何必搞這一出,再說了,你把我的孩子帶走,恐怕也分不了什麼錢,討不了你家裏的歡心,畢竟江家有了更好的繼承人。本來這件事情呢,我是不想說的,江夫人包了一個又一個的當紅小鮮肉就算了,還在自己經營的酒店裏,同一些跟您差不多身份地位的老女人吧,玩得很愉快,把人都給玩死了,還吸……」

她還沒說完,就被樓鳳言辭激烈地打斷:「夠了,閉嘴!簡直一派胡言!你有什麼證據?如果你沒有證據就開始造謠,我會讓你坐穿牢底!」

顧思瀾看着她吃癟還虛張聲勢的樣子,着實感到可笑,就好像是被惱羞成怒說錯了心事。

樓鳳私底下做的這些壞事,有些顧思瀾是上輩子偶然發現的,有些是聽到風聲,當時只顧著討好江宴,哪裏敢得罪樓鳳,討好都來不及。可能就是因為不夠鎮定,不夠成熟,也不知道該如何利用這個信息和底牌,上次在南市的時候,因為她的處境太被動,沒能說出來威脅對方,也是因為這件案子按照時間線,恰好是之後發生的。

所以這一次對樓鳳,她是志在必得,讓對方毫無還擊之力,永遠地倒下,再也爬不起來,就是對她最大的懲罰。

顧思瀾自信滿滿地道:「我當然有證據,你們一起玩耍的酒店,還有三個老女人,貌似是我們市什麼局的妻子?叫什麼來着,我剛生完孩子,記性不好……但是你千萬別動滅口的歪腦筋,我當然沒那麼蠢,我的郵箱,微~博還有很多信,都設置好了收件人,如果我發生任何意外,那就抱歉了……」

說罷,她自顧自開始翻手機,手指在屏幕上滑動着,自言自語地念叨著其他幾個女人的名字。

樓鳳臉色鐵青,不知道用多強大的意志力,才能忍住不把這個女人直接掐死!

因為顧思瀾把這件案子的具體細節,弄得一清二楚,另外幾個女人的名字,她當然知道,只不過故意在研磨自己,折磨自己。

這件事情做的那麼隱蔽,竟然被她知道了,手裏還留了證據!簡直令她毛骨悚然!可她又不得不相信!

一般人的人,是不敢捅這種簍子的!

樓鳳原本以為只是一次單純的尋歡作樂,沒想到釀成那麼大的後果,她現在根本不用去考慮顧思瀾是如何知道的,因為本來就是一件隨即事件,也許是江宴,也許是其他人查出來的,她根本防不勝防……樓鳳的心態蹦了,這件事情哪怕有一丁點的風聲漏出去,還牽涉了……毒……那一項,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上面必定會肅清,到時候,其他幾個她巴結的對象,也不會放過她!!她根本不可能有好日子過!屆時證據與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背後牽扯出的生意鏈等等。

她賭不起!

哪怕兒子沒了,她還要對付江家的那個私~生子!她還要把屬於自己和兒子的東西爭回來搶回來,即便得不到,也絕不便宜其他人,寧願全部摧毀!

顧思瀾,好樣的!

簡直是捏住了她的七寸。

沉默壓抑陰鬱中,又有一種一觸即發的緊繃感,在病房裏瀰漫開來。

樓鳳死死地捏住自己的手指,用力到連長長的漂亮的指甲都斷裂了,額頭上青筋都隱約彈跳了出來,最終她濃烈的唇瓣里吐出幾個決絕的字眼:「顧思瀾,以後,不要讓我再京市見到你!」 王愛娟越說越氣,語氣帶着不善!

今夜宴會,雖然人數不多,但在院子裏……好歹也里裏外外擺了5桌呢。,

方才敬酒,每一桌的客人,都給紅包。

唯獨這秦蒼穹一桌沒給。

這,簡直是丟人現眼。

一旁的女兒秦小鯉,有些膽怯,輕輕拉着父親的衣角。

這一頓飯,小丫頭根本吃不下去,滿臉委屈。

秦蒼穹輕輕放下手中的酒杯。

「媽,今日來時,的確是我準備倉促。」

「這樣,我身上正好有張銀行卡,我用此卡,充當紅包。密碼,是我的生日。」

秦蒼穹說着,從西裝口袋中,掏出了一張金燦燦的銀行卡。

炎夏銀行,VIP頂尖金卡。

這張卡里,至少有一個億級別的流動資金。

秦蒼穹送出這張卡,相當於……送出了一個億啊!

見到這張金燦燦的銀行卡時,王愛娟楞了一下。

四周用餐的人們,也都有些呆愣?

而就在此時,新郎蔣一南卻面帶不屑,當場揭穿,「呵……秦兄弟,你若是真的沒錢,也不用給紅包了。」

「也沒必要弄張假的銀行卡,來糊弄吧?」

「呵……炎夏銀行,至尊金龍卡?這張卡,全球限量發售,總共才十幾張。秦先生,您手裏這張卡……還真是劣質的一眼假。」蔣一南搖頭冷嘲,嘴角帶着譏諷。

唰~

聽到這句話,王愛娟的面色頓時一變!

她當場氣的夠嗆!

這個該死的敗家子,敗類……今日這種大婚之日,竟還敢拿出假的銀行卡,前來詐騙,騙吃騙喝?!

這簡直放肆!

「秦蒼穹……!」王愛娟氣得直接拿起那張銀行卡,狠狠砸在地上!她當場就要開口,讓他滾。

還是丈夫寧齊山上前,一把將老婆給摁住了。

此時此時,秦蒼穹坐在餐桌前,眸光平靜,掃視了四周眾人一眼。

所有人,都用嘲諷的眼神看着他。

他,無奈嘆了口氣。

彎下腰,將那張被丟在地上的銀行卡拾了起來。

這張卡,是三年前,炎夏紫禁城,某位貴人,親自送達給他的。

這,又怎可能……是假的?

只可惜,在場眾人們,卻根本不信。

「卡是真的,秦某人從不撒謊。」

秦蒼穹將那張卡拾起來,無奈。

既然養母不收,那他只能收回。

「秦某人七年前未曾撒謊,七年後,也不撒謊。」

他語氣平靜,一字一句緩緩說道。

行的正,坐的端。

他秦蒼穹,又何須用一張假卡,來糊弄?

只可惜,他的解釋,眾人卻不信。

現場的嘲諷更甚了,譏笑諷刺不斷。

新娘寧緣,美眸中帶着厭惡,盯着這個男人。

他還是和以前一樣。

謊話連篇。

新郎蔣一南聽到這句話,也是諷刺笑了。

「秦兄弟,我已經給你一個台階下了,你又何必呢。」

但凡這秦蒼穹服個軟,承認錯誤,那也就算了。他或許心情好,也就放過這個騙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