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未完待續。) 賈環自然聽不出這句話有什麼含義,又因爲背對着賈母,側對着賈政,所以看不清他們臉色之變。

但這並不妨礙他做出選擇:“蘇公公……”

賈環皮笑肉不笑的叫了聲,道:“本侯素來對十三爺敬仰的緊,也想與將軍府親近。只是抱歉的很,我二姐她生性善良,膽子甚小,怕是做不來這些事,還請陛下和十三爺另請高明吧。”

蘇培盛聞言嘴裏發苦,賠笑道:“寧侯,您一萬個放心。貴府小姐,會和鎮國公府誥命們一起行動,不過是爲了已薨的將軍夫人梳個頭,絕不會有事,絕不會有事。

寧侯啊,別人不知道,難道您還不知道?

這十三爺,如今雖然不過是一個鎮國將軍的爵兒,在宗室裏頭墊底兒。

可日後,定少不了一個參政親王爵兒!

寧侯今日能行一分善,日後總有……”

賈環沒等他說完,就瞪眼道:“少扯淡,本侯親自出馬給他幫忙,還不夠一分善嗎?我二姐還未出閣,哪能行這事?”

他也不算完全不懂……

不過,沒等蘇培盛再解釋,賈母在後面就道:“環哥兒,也不是甚大事,再者,有鎮國公府誥命和奮武侯府誥命她們在,二丫頭又哪裏會害怕?不過是梳個頭罷了。”

賈環皺眉道:“老祖宗,要是給活人梳頭,孫兒自然不會說半個不字。可是……”

“誒!”

賈母有些不樂意道:“這話是怎麼說的?誰還沒那麼一天?

要是趕明兒我也……”

“好了好了好了……”

聽賈母往她自己身上拉扯,

賈環連忙打斷道:“這樣,咱們祖孫倆也別一個說不怕,一個說怕的爭,讓二姐姐出來自己說。

不過,老祖宗,你們可別給她壓力……”

賈母聞言語氣似埋怨道:“什麼了不得的大事,還要給她壓力。”

賈環呵呵一笑,然後親自走到西間暖閣,見一屋子人在裏面小聲聊天,他先對衆人笑道:“一會兒就完事,再委屈一會兒。”然後又對一臉溫柔可親的看着他的賈迎春道:“姐,跟我出來一下。竟有人央求咱們姐弟倆去幫忙,嘿……”

賈迎春聞言一怔,有些慌亂,不過還是站了起來,有些不自然的笑道:“求咱……我能做什麼?”

一邊說一邊走到了賈環跟前,賈環拉起她的手,回頭給裏面面面相覷的衆人笑道:“一會兒就把那人打發了……”

然後在薛姨媽的客氣聲中,賈環拉着賈迎春往外走去,小聲道:“是這樣,有一個鎮國將軍的夫人薨了,鎮國將軍府以前因爲一些緣由,和宗室裏諸王公不怎麼合得來。

而且,那些親王郡王妃也不會給一個將軍夫人收拾殮容。

所以,皇帝就讓一個公公到咱家來找人幫忙。

可能是大姐舉薦的緣故,就選了你……

不過你別爲難,我已經給他們說了,姐姐你雖然生性善良,卻膽小如鼠。

一會兒你就說害怕,推了就是。

甭管老太太說啥……”

“環弟啊……”

聽賈環絮絮叨叨說了一路,賈迎春倒是把心放了下來,又聽賈環說她膽小如鼠,還不樂意的嗔了聲。

賈環嘿嘿一笑,小聲道:“行行行,我姐膽大如虎,行了吧?不過一會兒你還是照着我的說……”

賈迎春沒好氣的白了賈環一眼,還沒來得及開口,前頭就傳來賈母的笑聲:“這兩個倒是比親姊妹還親哩,也難爲他們倆這般投緣……”

賈政在下面哼哼陪笑了兩聲,賈璉臉色也有些不自在。

賈政自然更願意看到賈環和賈探春親,他非聖人,賈迎春到底不是他的親骨肉。

而賈璉則是因爲,他纔是賈迎春的同父哥哥。

可是,賈迎春與他還沒跟賈環親……

有些事,做起來可以沒人感覺,但說起來就不大好聽……

聽到賈母的笑聲,賈環給賈迎春遞了個眼色,然後姐弟倆一起來到堂前。

賈環對賈迎春介紹道:“姐,這個就是陛下身邊的大太監,蘇培盛蘇公公……”

“咳咳……”

蘇培盛嘴角抽了抽乾咳了兩聲,然後看向賈迎春,輕輕一禮道:“二小姐,咱家又與二小姐見面了。”

賈迎春顯然拘謹的多,看到蘇培盛的舉動後,她俏臉登時漲紅,有些慌張的屈膝一福,道:“奴……奴家見過公公……”

上頭賈母看到這一幕,眉頭頓時皺起。

如果風會划傷你 她最喜歡大方得體的丫頭,顯然,賈迎春這般唯唯諾諾禮數有失的表現,讓她很不滿意。

不過,蘇培盛卻似很滿意的笑道:“二小姐快莫多禮……”說罷,又看向賈環,道:“寧侯,當日令姊進宮……呃。”

話未說盡,就看到賈環面色不善的看着他,這纔想起那其實是一段不愉快的經歷。

最後一顆子彈留給我 蘇培盛有些尷尬的不知該怎麼轉移話題,還好,賈母恰巧開口道:“二丫頭,想來你三弟已經跟你說了。鎮國將軍,也就是皇帝親弟,十三爺的夫人,不幸薨逝了。

皇帝給咱家體面,要選一個女兒去給將軍夫人梳頭。

你三弟以爲你膽小不敢去,所以想婉拒皇帝的好意。

你說呢?”

賈母的眼睛,滿滿都是深意的看着賈迎春。

賈環頓時有些不滿,然而這還沒完,賈母話音剛落,蘇培盛居然也敢套近乎,道:“二小姐興許忘了,鎮國將軍夫人,就是當初在儲秀宮外幫過你的那位夫人……”

“啊……”

賈母的話只是讓賈迎春猶豫了起來,而蘇培盛的話卻居然讓賈迎春小小驚呼了聲。

隨即,賈迎春一雙可親的眼睛竟紅了眼圈兒,道:“原來,是那位好心的夫人……她,她怎麼會這麼早就……”

賈迎春居然哽咽了起來。

衆人有些摸不着頭腦,賈環惡狠狠的瞪了蘇培盛一眼,卻被賈迎春拉住了手,道:“當初我進宮裏,很笨,學不會規矩,有個嬤嬤就罰我……是那位將軍夫人路過,幫我說了好些好話,還讓那位嬤嬤不要再欺負我。

卻不想,她竟已經……”

賈環聞言恍然,眼睛從一旁賈璉的臉上掃過,賈璉臉色隱隱發白。

而後,賈環對賈迎春道:“姐姐別傷心了,天命如此,想來,老天是想讓她早點去天上享福受用當神仙也說不準。她那麼善良,一定會有好去處的……”

“真的?”

賈迎春淚眼婆娑的看着賈環,將信將疑的問道。

賈環哈了聲,笑道:“姐,你忘了小弟當初初出江湖時的江湖匪號了?”

“噗!”

饒是知道氣氛不對,心情也頗爲難受,可聽到賈環的話後,賈迎春還是沒忍住,破涕爲笑,然後又趕緊忍住,嗔怨的看了賈環一眼。

不過她咬了咬脣,對賈環道:“環弟,我想……我想去送夫人一程。

若是能給她梳次頭,也算盡了我的一份心意。”

賈環聞言面色一變,忙道:“姐,咱不一定非要去給她梳頭纔算盡一份心意,你在園子裏燒點紙錢拜一拜……”

“咳咳……”

一陣此起彼伏的咳嗽聲打斷了賈環的話。

賈政眼神凌厲的看着賈環,喝道:“胡說什麼?還有沒有一點子尊敬?”

連賈迎春都有些嗔怪的看着賈環,賈環抓了抓頭髮,道:“那好吧,等明兒一早,咱們姐弟倆一起去。”

賈迎春聞言,這才輕輕抿嘴一笑。

“好了蘇公公,沒甚事了吧?沒事不留你吃午飯了。今天好像是休沐日,你快回去歇着吧。”

安撫好賈迎春後,賈環轉頭對蘇培盛道。

這老太監,每次來都沒甚好事。

蘇培盛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道:“寧侯太見外了……咳咳,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賈環皺眉問道。

蘇培盛聲音放輕,道:“陛下讓奴婢給寧侯說,雖然白家那混賬可恨的緊,但近來寧侯最好先別動他。太后從昨夜起連傳太醫,陛下一夜探視了三回,連宮門都沒進去。

這個時候,若是白家人再出個意外,還是寧侯您下的手,那就更棘手了……”

賈環深呼一口氣,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蘇培盛聞言笑道:“陛下還讓寧侯別忘了抄《孝經》,對了,陛下還將寧侯您昨日落在上書房的筆墨給送了回來……”

說着,蘇培盛從懷裏取出一疊紙。

只是這老太監殊爲可恨,拿出紙張來,不給賈環,轉過身往後遞去。

待賈環反應過來時,紙張已經到了賈政的手裏。

賈政打開紙張初一看,臉色似還有幾分驚喜。

想來他沒想到,向來不學無術的賈環,竟寫得一手好字。

可是再一細看,賈政的臉頓時黑成了鍋底。

黑中還帶着紅,臊的……

多咱見過這樣的人家出來的這樣的子弟,還是堂堂的賈家族長,國朝一等侯,竟然滿篇錯別字!!

一旁的賈璉見賈政臉色變的奇怪,壓抑不住好奇心,也瞄了一眼,結果“噗”的一聲噴笑出來。

然後又連忙忍住,歉意的看了賈環一眼,目光同情,理解……

我艹!

你這是在關愛智障兒童呢?

狠狠的瞪了賈璉一眼後,賈環正想從賈政手裏要回“證據”,卻被賈母打發鴛鴦要了上去……

賈環氣急,怒視起蘇培盛。

這老太監居然哈哈大笑着,u看書(ww.uuanshu)拱手告辭,道:“寧侯勿怪,寧侯勿怪!這是陛下的意思,陛下說,不讓寧侯家人知道您的這筆好字,怕……怕埋沒了您!

哈哈哈!”

賈環聞言惱羞成怒,就要動手,蘇培盛卻身形矯捷,強忍着笑意,快步離去。

賈環則被賈政喝住,罵道:“你這該……丟人現眼丟到上書房去了!你自己就不嫌臊得慌?!”

賈環哼了聲,道:“不嫌!習慣就好了!”

“噗嗤!”

王者榮耀之國之榮耀 卻是上頭的鴛鴦和一旁的賈迎春,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蘇培盛走後,賈政也一臉沒臉見人的模樣,冷哼一聲,一甩袖子走了。

賈政離去,賈璉自然不敢多待,也一溜煙兒的跑沒了,留下一串強行壓抑的難聽的奸笑聲……

賈璉雖然沒甚功名,可作爲大家子的少爺,起碼的詩書筆墨還是熟知的。

至少,絕不會寫一紙錯別字……

待賈政賈璉都離去後,賈環忽然一皺眉頭,作恍然狀,拍了拍腦門,“啪”的一聲。

將衆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後,他對賈母鄭重道:“老祖宗,孫兒忽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還沒做,孫兒必要馬上去處理一下。

孫兒去去就來,去去就來……”

說罷,轉身就要跑路。

“站住!”

人到底沒溜走,賈母的喝聲不算,連賈迎春都強忍着笑,一張臉恍若春曉之花般明媚,盈盈杏眼中滿是可親的笑意,她竟伸手拉住了賈環的衣袖……

賈環心中驚喜,這位原本有些木訥的姐姐,似乎愈靈動了些。

不過面上,卻作悲慘狀,“埋怨”道:“姐姐,你拉我作甚?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的……”

“咯咯咯!”

這般浮誇的表情,賈迎春又怎會相信,愈笑的花枝亂顫。

賈母那邊已經讓一旁的丫鬟將薛姨媽和諸姊妹們請了出來……

衆人看到堂中的情形,都有些詫異。

武煉巔峰 她們原本還擔心出了什麼事,可現在看起來,賈迎春竟笑的這般明媚,真是難得……

而她身邊的賈環反而是“沮喪”着一張臉,高臺上的賈母“陰沉”着一張臉,還咬着牙!

不過她身旁的鴛鴦卻在使勁的顫着肩……

“喲!老太太,這是怎麼了?”

最善察言觀色的薛姨媽自然能看出賈母並非真怒,便湊趣道。

賈母沒好氣的瞪了賈環一眼後,拿出一頁紙,遞給薛姨媽,道:“姨太太快看看,我們賈家的顏面,都要丟盡了……”又對鴛鴦道:“拿去給他姊妹們都好好看看,再讓他一天到晚跳腳的訓人!”

鴛鴦同情的看了眼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模樣的賈環,“噗嗤”一笑後,拿着幾頁紙,走下高臺,散給了好奇心滿滿的諸姊妹。

“咦?”

最先驚疑出聲的,自然是反應最快的林黛玉。

她拿着紙頁,入目處,認得是《孝經》第四章,卿大夫之章,曰: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

這一行字簡繁相通,所以沒甚出格之地。

但是,字體卻頗爲不俗。

賈環字跡並不優美妍媚,而是拙樸率真,無一絲造作之勢。

筆鋒盡頭,古樸無鋒,大巧若工。

字如其人!

真真是……驚喜莫名啊!

林黛玉一雙本就好看靈動的眼睛,此刻更是亮晶晶的看向賈環,眼神……驚喜,欣賞!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