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可是等他拿了油紙傘時,卻發現王爺不見了。

2021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王爺要去找王妃,肯定會去璃王府,他急得趕緊往璃王府的方向跑。

他撐著油紙傘,迅速往前面跑,在跑了一會兒后,他終於在一條小巷子裏看到了趙王,他忙喊道:「王爺,你等等我,下雨了,你身上都淋濕了,你快撐把傘再走。」

「你別管我,我要去找薇兒。

天上打雷了,又下了暴雨,薇兒膽子小,她最怕打雷和下雨了,我要趕緊找到她,帶她回家。」

趙王說着,就緊張的往前面跑。

阿真知道王爺是喝醉了,在說醉話,忙道:「王爺,你醉了,王妃根本不在外面,王妃在璃王府。

王妃一直好好的,你放心,她不會出事的。」

「她在璃王府也照樣怕打雷和下雨,以前打雷的時候,她都會躲在我懷裏,讓我保護她。

現在她孤身一人在璃王府,根本沒有人照顧她,我要去照顧她。」

趙王說着,繼續往前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53章:醒來

對這些事情,晏臻並不知曉,她醒過來的時候耳邊都是哭聲,很是壓抑。

她睜開眼看。

床簾被掛了起來,晏夫人就坐在床頭,眼都哭紅了。

那後面的地上,跪了好幾個婢子。

晏臻怔一怔,忙掙扎著坐起來,說道:「阿娘,您怎麼哭了?」

「二姑娘,二姑娘您終於醒了。」錦竹抬起頭來,那眼睛哭得跟核桃似的,都腫起來了。

晏臻莫名。

晏夫人看到女兒醒來,從悲痛中回神,一把將她摟在懷裏,感覺到她身體有暖意,才堪堪放心下來。

「臻兒,我的寶貝臻兒,你可嚇死阿娘了。」晏夫人哭道。

怎麼了?

晏臻回抱着阿娘,安撫的拍著後背。

還未想明白,晏寶和晏竹笙匆匆從外頭進來,晏竹笙的手裏拉着個鬚髮鬢白的老大夫。

老大夫被他拉得踉蹌,差點栽了個跟頭。

「哎呦,老朽的老腰誒,你再要扯,再要扯老朽還未給你二姐瞧上,老朽就要給你弄死了。」老大夫累得夠嗆,邊喘邊喊著。

「樊大夫。」晏竹笙卻是不理,着急道:「我二姐就要沒了,你快點救救我二姐行嗎?」

說着,晏竹笙往那邊珠簾吊著遮擋的幕簾看去,這邊跪下的婢子已經不哭了。

那珠簾之下,隱約能瞧見阿娘和……

「二姐!」晏竹笙終於反應過來,衝過去一把抓住晏臻的手。

入手是暖的,眼前的人活生生,面容不再蒼白,帶着活人該有的紅潤。

是活的,是個活人。

晏竹笙哭了,紅着眼哽咽道:「二姐,你嚇死我了。」

晏寶也到了跟前,同樣紅着眼。

晏臻奇怪,看向阿娘。

晏夫人摸着她恢復了溫熱的臉,說道:「今早,我讓錦竹她們來喚你起來,卻發現……你躺在床上渾身冰涼,連呼吸都幾乎感覺不到。」

想到她們趕來瞧見的模樣,幾乎嚇壞了去。

晏夫人都不太想提,只覺得噩夢一般。

女兒好好的,怎的會突然魘了去,一個個大夫都說不能治,讓準備後事。

晏夫人越想越怕,又哭了。

晏寶也在抹淚,一家人都后怕得很。

晏臻定定的,聽明白過來。

所以,她今早那樣子,其實跟死人無異!

她是個二十年後的異魂,異魂回來,本就不可思議。至今仍舊覺得像個夢,既是異魂,哪怕回到的是從前的自己,也該有別的不適。

之前一直相安無事,那是什麼,讓她突然出現這般癥狀的?

「阿爹呢?」晏臻突然問。

都未見阿爹出現,是進宮去了嗎?

晏夫人摸著女兒溫熱的手,鬆一口氣說道:「你阿爹出城,去孤竹山了。」

「什麼?」晏臻驚呼,說道:「去找我師父?」

「你都那樣了,請了那麼多大夫都說不能治,你阿爹忙寫了奏假,匆匆趕去孤竹山。」晏夫人說道。

晏臻明白過來,看來她之前真是病得厲害,以至於把阿爹阿娘嚇成這般惶惶模樣。

她的師父,孤葉大師是個女道姑,在大啟乃至各國,都是個有名的大師。

是個大師,但其實並不老,也不過與阿娘一般。

但本事是實打實的。

晏臻想到自己的授業恩師,便想到以前的一宗事情。 程瘋子也沒有過多計較,不過就是一個名字而已,叫什麼都無所謂,只要能幫自己賺到錢就好。

「蘇老弟,這總經理就是總攬經營管理之事的意思,那這董事長一詞又是出自何處啊?你給我弄了一個董事長的稱號,總要讓我知道這三個字從何處而來吧?」

程瘋子對蘇超弄出來的這個董事長的職務是在不太明了,主要的事情商量完之後,程瘋子就問起了這個問題。

蘇超早就有所準備了,便對程瘋子笑道:「程大哥,這董事長的三個字的出處是出自《尚書大禹謨》中的『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勸之以九歌,俾勿壞。』

《孔安國傳》中云:『董,督也。言善政之道,美以戒之,威以督之,歌以勸之。』

董、督,正也。是董為督也。

故而董事即可言為『主持其事』,其事之主要負責人即為『董事長』。

程大哥,小弟說的這董事長三個字的出處可是有道理?」

程瘋子也就是一個只認得字,寫得了大白話書信的水平,哪裡懂得蘇超這一頓什麼督啊董啊的,直接被弄蒙了。

但是他也不想在蘇超面前顯得自己少了見識,沒有文化,於是便點頭說道:「嗯,這個出處甚為有道理,解釋得通。

這樣很好,這董事長三個字有了出處,以後別人問起來,我總有個回答,免得被人笑話。

你給自己弄了一個執行董事的名頭,想必也是出自這《尚書大禹謨》吧?」

蘇超笑道:「程大哥說得沒錯,小弟這執行董事同樣是出自《尚書大禹謨》,只不過比程大哥您的頭銜低了一等,我就是屬於那種幹活的人,而你是發話的人。」

「哈哈哈,好,這樣安排很好。」程瘋子對蘇超這樣的安排很滿意,自己當個幕後指揮的董事長,拿著最多的分紅,這樣很好。

當官的賺錢第一要素就是低調,悄悄的賺錢,敲鑼打鼓的不要。

兩個人邊喝邊聊,一直聊到了深夜,把事情能想到的細節都分析清楚了,然後程瘋子就睡在了蘇超家裡。

第二天早上起來,兩個人吃了趙二愣子和猴子帶來的莜面栲栳之後,程瘋子就回去家中了。

他要收拾一下,然後先去副千戶錢敏朝那裡達成共識,再順便跟錢敏朝請個假,接著即刻趕去京城。

而蘇超就是在家裡聽趙二愣子和猴子兩個人的彙報,先把豬兒幫的情況弄清楚。

聽著趙二愣子和猴子你一言我一語的把他們打聽來的有關豬兒幫的消息說了一遍,蘇超在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計劃。

其實這個計劃也很簡單,就是以自己的名義邀請豬兒幫的那四個執令以及白羽扇黃卓清一起吃個飯,名義上是調解他們之間的爭鬥,然後就在酒宴上以程瘋子的名義硬壓他們放棄幫主之爭,一起合作搞一個股份公司。

只是這出面邀請的人還是要以程瘋子的名義才行,要是以他蘇超的名義邀請,那幫傢伙未必就肯給這個面子。

因為豬兒幫那些人都知道,騷豬就是折在錦衣衛百戶程峰程百戶手裡,以程瘋子的名義邀請他們,他們不敢不來。

「猴子,你去街上把那個代人寫書信王書生喊來,我找他寫點東西。」聽完了趙二愣子和猴子的彙報,蘇超便對猴子說道。

其實這個邀請人的帖子他自己也可以寫,但是他知道自己的那兩把刷子實在是拿不出手,就算是寫了,也會被人笑話,於是他就想到了在劉寡婦鋪子旁邊那個幫人寫書信的王書生。

「老大,你要寫什麼?」猴子問道。

「寫帖子,我要請幾個人吃飯,你趕緊去,回來的時候順便去何家酒館弄些吃食回來,掛我的賬就行。」蘇超說道。

猴子應了一聲,跳起身來,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愣子,你去陳記裁縫鋪,把陳裁縫給我喊來,我要做幾身衣服,順便也給你們兩個也做兩身。」蘇超又對趙二愣子說道。

「老大,你這是又要相親嗎?」趙二愣子問道:「你是不是想我跟猴子陪著你一去啊?」

「相什麼親?我就不能做幾身像樣的衣服了?」蘇超瞪了趙二愣子一眼,說道:「給你們兩個做都做兩身衣服,就是讓你們看起來說得過去。

奶奶的,見天兒的跟在我身後,要是不把你們弄得利正一些,我的面子往哪放?」

趙二愣子大喜,說道:「好,老大英明,多謝老大了,我這就去啊。」

說完,他也一溜煙的跑了。

蘇超要做幾身衣服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要在別人面前有個樣兒。

他準備把召集豬兒幫那幾個人的時間定在大後日,有兩日的時間足夠陳記裁縫鋪子趕出幾身新衣服了。

過了一刻鐘,那個王書生和陳裁縫一起來了,蘇超先是讓陳裁縫給他們三個人量了尺寸,又定了布料,甚至連鞋子也一起定了下來。

然後給了定金,把陳裁縫打發走了,這才讓王書生幫著寫起了帖子。

豬兒幫的四個執令都有自己的外號。

豬兒幫公認的第一能打的高手叫唐蒿,外號鐵拳蒿。

排到第二的叫段友能,外號毒蠍子,最擅長的就是一條九節鞭。

第三個是謝松,外號蠟桿謝,擅長的就是一條白蠟桿。

第四個叫王通,叫鷹爪王,最擅長的就是擒拿手。

這些消息猴子和趙二愣子打聽得還是很清楚,當然,這些也都是街面上的消息,不難打聽。

至於那個白羽扇黃卓清就沒有什麼戰鬥力了,靠的就是出謀劃策混日子,當然,豬兒幫在官面兒上的交往,還是靠著黃卓清才行。

但這也是黃卓清能做到豬兒幫第二把交椅的主要原因。

豬兒幫想要吃得開,不被衙門找麻煩,靠的就是黃卓清在官府中的關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