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可那時候那些雷電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加迅猛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幾下間竟將他們的身上打出了幾個大口子,流出了有不少的鮮血。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在那危急時刻,敗軍忽然將雙手一晃,在他們周圍拋灑出了一大片人皮面具,趁著魔眼等人施展法力抵抗著那些閃電的時候,他快速的捏了幾個法訣,釋放出了一圈圈陰森森的迷霧,大喝了一聲:「百鬼千屍大法,運行!」

說完后他猛然向那些人皮面具上,爆射過去了一大片淡灰色的迷霧,剎那間那些東西竟變成了一大片,體形高大的喪屍巨人,手持刀槍劍戟等兵器,將他們保護在了中間,隨著他們移動的腳步向遠方走去了。

那時候在天空中感受到了那一切的萬劫,忽然低聲說道:「你們這些傢伙,今天誰都別想從我手中逃走。」

說完后他猛然將手中的天雷神劍,立在了自己面前,嚴肅至極的低聲說道:「青龍請你助我一臂之力,將這些賊人全部擊敗!」

伴隨著他那句話說出的同時,那把天雷神劍,忽然向他體內爆射過去了一道,驚人的金色光芒,瞬間竟在封印著青龍和混沌獸的那些封印中,震出了一道縫隙,而和他心有感應的青龍,立刻將一道十分強橫的真元,從那道縫隙中傳給了他,一下子令他的身後顯出了一條,十分巨大的深紫色神龍的影像。

那時候他猛然將手中的寶劍向上面一拋,雙手連動腳步急轉,在空中快速的施展出了一套,猶如龍騰虎躍般的身法,伴隨著那條神龍的影像,快速非常的上下翻飛了一會兒,就在魔眼等人忍不住向他打過去了一片,銀晃晃的劍芒的時候,他猛然暴喝了一聲:「神龍天雷封禁劫!」

說完后他猛然將雙手一晃,刷的一下子將一種金黃色真元,快速的注入到了那把天雷神劍上,眨眼間那把寶劍竟爆射出了一種,神龍般的霹靂閃電,瞬間將那些劍芒全部壓下去之後,猛然張牙舞爪的向魔眼等人撲了過去,頓時令他們遭受到了毀天滅地般的雷電攻擊。

那時候還有一些理智的魔眼,看著死屍快要被那些閃電打死了,猛然大喝了一聲:「老五,老六,快遁入到底下去離開這裡!」

說完后他立刻帶著死屍,墜入到了地底下好幾丈深的黃土中,飛快的向遠方跑去了,而敗軍和命輪迴也緊隨其後的,跟著他們逃遁走了。

可令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那些雷電再將那些喪屍全部打成了飛灰之後,竟化作了數不清的雷電,從四面八方爆射到了他們周圍,追著他們轟擊了起來,不多時便將命輪迴打的吐出了好幾口鮮血,幾乎就要死在那裡了。

面對著那一場危機的形式,魔眼一邊帶著死屍躲閃著那些閃電,一邊向敗軍說道:「快將老六扶住,我現在就施展瞬移遁形術,帶你們離開這裡。」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忽然有幾道威力不小的閃電,打在了他的後背上,一下子打得他吐出了一大口鮮血,險些摔倒在地上,令敗軍十分擔心的說道:「二爺你甭管我們了,自己先走吧!」

說話間他猛然在他們周圍,釋放出了一圈詭異莫測的生紅色燈籠,為他們暫時構築起了一道屏障,可眨眼間卻又被一條怒龍般的閃電打了個粉碎,根本沒起到任何作用。

那時候魔眼強忍著身上的劇痛厲聲向他說道:「廢話少說,咱們幾個誰也不能死在這裡,若不然咱們組織肯定會被明氏一族的混蛋,全部接管了,到那時候咱們這些人,誰也別想再有好日子過了。」

說完后他忽然緊緊的抓住了敗軍的一條手臂,猛然將他的左眼一瞪,在他們面前釋放出了一朵,盛開著的玫瑰花般的星羅盤,率先將他扔了進去,緊接著又將命輪迴扔了進去,最後他也趕忙帶著死屍跳了進去,可就在那座星羅盤消失之前,卻有好幾道威力驚人的閃電,轟隆隆的打在了他的身上,一下子打得他鮮血迸出的發出了一陣陣慘叫,和敗軍等人神色迷離著,身不由己的在一片黑暗中,向遠處的一片白光中飄動了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們才墜落到了一座大山坳里,痛苦難當的發出了一陣陣呻吟。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萬劫才將天雷神劍收了起來,轉身向白樂所在的方向飄了過去,那時候被那些雷電攻擊過得百餘里的地面,竟變成了一片人間煉獄一般,滿是深坑碎石頭,連一絲生機也沒有的焦土之地。

不多時他好容易和白樂會和之後,就在白樂非常擔心的,詢問著他的眼睛上的事情的時候,他忽然將雙手一合,在地面上畫出了一個類似於房門的圖案,低喝了一聲:「異界屏障,開!」

說話間在那個圖案上,竟爆射出了一座起紅色的大拱門,伴隨著一種相當淡雅的香氣飄動出來之際,黎召和孔斷竟神情痴獃的從裡面走了出來,頓時令白樂更加擔心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那時候萬劫忽然將雙手按在了他們的頭頂上,向他們釋放過去了兩道亮紅色光芒,眨眼間便讓他們恢復如常了。

那時候他們看著萬劫緊閉著的雙眼,都十分擔心的向他詢問起了,究竟是怎麼回事,在得知到了,他以後再也無法使用開悟之瞳之後,都對魔眼越發痛恨了起來,但那時候萬劫卻頗為輕鬆的說道:「其實這樣也並不全是壞事,最起碼我現在沒有了那種瞳術,夜幕降臨里的那些傢伙,應該也不會對我特別注意了,而且這樣一來,我也可以修鍊更加厲害的瞳術了。」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黎召很納悶的時候,白樂卻相當沮喪的說道:「你這小子現在就不要逞強了,魔眼的實力我很清楚,今日你們這一戰,你的真元肯定消耗的很厲害,不要說是再修鍊什麼厲害的瞳術了,就是在短時間內,你恐怕都不能和任何人,再進行太過激烈的打鬥了吧!」

說完后他試探性的拍了萬劫的肩膀一下,卻不成想他竟然一下子非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不一會兒竟暈了過去,嚇得孔斷和黎召,趕忙和白樂一起將他扶到了不遠處的一片草地上,喂他吃下了幾粒丹藥。

趁著萬劫還在昏睡著的時候,白樂忽然十分謹慎的向黎召和孔斷說道:「現在魔眼等人雖然被萬劫打跑了,可我斷定夜幕降臨組織絕對不會放過他的,而且現在他的眼睛又被魔眼弄壞了,為了穩妥起見,咱們必須要儘快找到英紅前輩,並在短時間內對萬劫進行嚴密保護,決不能讓他單獨走出咱們的視線之外。」

當時也正在尋思著那些事情的孔斷,在他說完后立刻很謹慎的說道:「為了防止再有人對咱們不利,我們以後應該十分小心,儘可能的裝扮成最普通的人,讓任何想要對付咱們的人都不能發現咱們,並儘可能的不要去行俠仗義,管那些不該咱們管的事情。」

聽了他那些話黎召也頗為贊同的說道:「無論如何,咱們也要以完成咱們此行的任務為第一要素,儘快的趕回去,讓杜先生等人趕快為萬劫診治診治,設法讓他的開悟之瞳重新恢復過來,若不然咱們可就太對不起他了。」

說話間他忍不住向萬劫看了看,那時候和他一樣十分擔心萬劫的白樂,忽然十分惱火的捶了下地面,滿含歉意的說道:「他姑媽在我們出來之前,一直都在叮囑我要將他照顧好,卻沒想到他竟然被那些傢伙折磨成了這個樣子,我真是太沒用了……」

說著說著他不禁越發惱火了起來,好在那時候孔斷還算理智趕忙勸了他幾句,稍微休息了一陣子,他們便繼續踏上了尋找英紅的征程。 在中原帝國和西方帝國等世間各方勢力,不斷地遭受到一些不軌之人襲擊的時候,身處東西南北各方勢力中心地帶,且向來都和各方勢力,保持著相對和平狀態下的中原帝國,多年來基本上不會遭受到什麼人大規模的襲擾,可從他們與北方帝國和東方帝國會盟之後的某天開始,他們帝國的門戶——中原之城,周圍的幾座城池,卻接連遭到了很多不明身份的敵人的攻擊。

最為可氣的是在那些城池遭受到攻擊的時候,城中的所有人,居然都沒有看到,向他們發動攻擊的是什麼傢伙,準確的說是包括那些負責守護的將士兵卒,自始至終都不知道,襲擊他們的究竟是人還是妖魔,甚或是其他的什麼精靈之類的傢伙,而他們只是在遭到攻擊的時候,總能聽到一陣陣很奇怪的簫聲,並感覺到有一陣陣頗為奇怪的狂風,在它們的城池周圍刮動著。

面對著那樣的事情,就連向來精通各方勢力的中原之城的城主中原齊合,也有點摸不著頭腦了,無奈之下他只能向,當時正在外面調查夜幕降臨中的事情的鐘離百樂,發出了密函,請他務必儘快趕回去協助那些將士,把那些不明身份的惡賊消滅掉。

而鍾離百樂在得到了那封信函之後,立刻意識到肯定是有什麼頗為難纏的傢伙,向他們國中發難了,是以沒有做任何停留,便去了曾經遭到過那些傢伙攻擊的城池中,仔細的查詢起了那些事情,並命令那裡的所有將士,在聽到了那些簫聲和風聲之後,沒有他的命令誰也標準走出自己的營帳,免得被那些看不到的傢伙幹掉。

對於他向來敬若神明的那些將士,立刻答應了他提出的所有要求,並在城中增派了好多身穿便裝的兵卒,讓他們儘可能的保護好城內的所有老百姓。

而說來也巧,就在鍾離百樂等人,剛將那些事情安排下去沒多久,忽然有一種相當急促的簫聲,從城外由遠而近的傳到了他們城中,而伴隨著那些簫聲的吹動,原本還是晴空萬里微風習習的城中,竟然颳起了一陣陣相當猛烈的狂風,時間不長竟將一些較為簡陋的房舍,吹成了一片碎屑,而聽到了那些聲音的很多人,都感覺自己的腦袋像要炸開了一般,痛苦至極的滿地打滾了起來,就連那些在城牆上守護著的將士,有些人也抵受不住那些大風和那些簫聲的襲擾,痛苦萬分的從城牆上掉了下去。

當時正守在鍾離百樂周圍的,六名身穿土黃色戰甲的將士,和他一起在大風中看到了那些情行,都相當憤怒了起來,但那時候鍾離百樂卻相當平靜的,舞動著手中的玉簫說道:「想不到這兩個人竟敢向我們中原帝國發動攻擊,簡直是不知死活!」

聽了他那些話,那六個將士立刻意識到,他肯定是知道那些大風和那些簫聲,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的事情了,同時也慢慢的穩定了下自己的情緒。

那時候鍾離百樂忽然將左手一搖,剎那間在那座城池外面,忽然出現了一圈足有一丈左右的厚度,十餘丈高的土牆,一下子將那些聲音和風聲全部擋在了外面,不多時便令城中的所有人不再那麼痛苦了。

可沒一會兒工夫忽然有一陣陣狂風,呼呼呼的在那些大土牆上肆虐了起來,猶如一把把鋒利的大刀子一般,在它上面弄出了一道道猙獰可怕的深溝,緊接著那陣簫聲竟相當迅猛的,將那堵牆弄成了一大片巨大的土塊,被那些狂風捲動著向城中砸了過去,頓時令一些將士相當驚慌的躲進了周圍的掩體中。

可那時候站在鍾離百樂周圍的那六個將士,卻同時飛到了半空中,揮動著他們手中的大鏟子,砰砰砰的將那些大土塊全部打向了城外。

而鍾離百樂卻依舊神定氣閑的轉動著手中的玉簫,像是在散步一般,踏著逐漸出現在他腳下的揚沙,慢慢的走到了半空中,向城外的某處小山上看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那座小山忽然從地面上飄到了半空中,剎那間飄到了他面前,而那時候忽然有一個,手持竹蕭身材清秀的白髮老人,和一個身背棗陽槊的中年男人,頗為惱火的從上面飄到了不遠處,和他們對峙了起來。

就在那兩個人剛要說話的時候,鍾離百樂忽然頗為平靜地說道:「辛無勞,高居黃,你們這二人平白無故的,為何來我國中大肆禍害我國百姓?」

聽了他那句話,那個手持竹蕭的老者忽然相當陰森的說道:「什麼叫你們中原帝國啊?當今世界本就是一個強者為王弱者為民的世界,雖說你們五大國依靠你們強大的軍事實力,霸佔了天下間許多地方,但我辛某人卻不承認你們這些所謂的帝國,今日老夫就是要憑藉著我這一身本事,將這裡拿下來。」

他說完后他身旁的那個男人,也相當陰森的說道:「鍾離百樂,去年明心那傢伙可以率領著一些流寇匪,來向你們中原帝國要地盤,難不成老子就不能憑自己的本事,爭取到自己看中的地方?雖然老子知道你的實力相當了得,而且前不久又從東方帝國那裡敲詐了好多金子,但今天老子就是要將這裡拿下來,我倒要看看你能把老子怎麼樣?」

說完后他忽然揮動棗陽槊,向鍾離百樂劈過去了一道黑乎乎的罡風,卻被那六個將士,同時揮鏟打過去的一片黃沙震向了別處,頓時令他相當惱火的大罵道:「你們這些雜碎少在這裡礙事,老子現在是在和你們的主子較量呢!你們還不配和我交手。」

聽了他那些話那六個人登時大怒著,揮鏟向他們打過去了六個一人多高的大石塊,猶如六顆流星一般向他們攻擊了過去,登時令他們二人更加惱火了起來,可面對著那樣強勁的威勢,他們也不敢與之爭鋒只得飄身避到了別處。

那時候鍾離百樂忽然相當輕鬆的說道:「辛無勞,高居黃你們若想搶掠城池,盡可以去其他地方鬧騰,我絕對不會理會你們,但如若你們敢在我國放肆的話,我也不介意將你們送入到百丈之下的黃土中,讓你們永遠留在這片土地下面。」

聽了他那些話高居黃和辛無勞登時一驚。 聽了鍾離百樂對自己二人說的那番話,頗有警告性意味的話,辛無勞忽然將他的竹蕭一甩,相當陰森的說了句:「很好,蠻不錯的建議,既然你鍾離小子想要將這裡交給我們,那我們也就欣然接受了。「

說完后他忽然吹奏起了一陣陣相當急促的簫聲,登時令那六名將士有點頭暈的墜落到了底面上,但他們忽然噹噹的幾下子,將他們的鏟子對撞了幾下,向那二人爆射過去了三道淡黃色的揚沙,猶如漫天的箭弩一般,打在了他們旁邊的小山上,一下子竟將它打成了無數片碎石屑,紛紛揚揚的墜落了下去,而那時候鍾離百樂卻依舊相當輕鬆的飄在了半空中,根本沒有受到那些簫聲任何的影響,頓時令辛無勞臉色微變得將簫聲一轉,吹奏起了一陣陣頗為悠揚的簫聲,與此同時高居黃也猛然將他的棗陽槊舉過了頭頂,猶如一座大風車一般呼呼呼的轉動了起來,頓時在他們周圍颳起了一陣陣,猶如利刃般的狂風,捲動著漫天的黃沙,向鍾離百樂等人攻擊了過去。

伴隨著那些狂風和那些簫聲不斷的飄動了起來,雖然鍾離百樂並沒有感覺到有設么特別的,但那六位將士卻感覺到,那些簫聲中居然充斥著一種相當詭異的勁氣,伴隨著它的響動,竟不停地向他們幾人攻擊了起來。

而那些狂風更是猶如一支支箭弩一般,嗖嗖嗖的向他們爆射了過去,時間不長竟將他們身上的戰甲,打出了好幾道很明顯的大口子,一下子令他們相當惱火的將手中的大鏟子,砰砰砰的戳在了底面上,同時手捏法訣大喝了一聲:「土遁,黃石飛舞!」

說話間,伴隨著他們爆射出的一圈圈相當好看的淡黃色光芒,向辛無勞與高居黃捲動過去的時候,平空中忽然出現了漫天大石頭,瘋狂的向他們二人砸了過去。

那就在那些大石頭攻擊到了,距離他們二人還有三四尺左右的地方的時候,忽然被那些狂風打成了碎末,快速的飄向了遠方,與此同時那一陣陣簫聲還猶如一把把利劍一般,在他們的手臂上打出了幾道大口子,登時令他們越發惱火了起來。

就在他們又要拿起鏟子,向那二人攻擊過去的時候,鍾離百樂忽然相當平靜地說道:「臨危不亂,平心靜氣,心神合一,所向無敵。」

聽了他那句話,那六個人稍微對視了一下,忽然各自凝聚起了一圈圈淡黃色真元,緩緩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時間不長他們忽然化作了一片黃沙全部消失了。

當時正在向他們發動攻擊的辛無勞和高居黃,登時有點吃驚的對視了一下,可那時候鍾離百樂卻相當輕鬆的說道:「你們不要害怕,本座剛才說過了,我會讓你們永遠的待在這裡的,但在那之前,我希望你們能夠了解一下,你們自認為心中所願的,通過你們的努力,來爭取你們自認為可以得到的結果,希望你們不要讓自己失望。」

說完后他竟然相當悠閑地圍繞著他們二人轉了幾圈,登時令他們心中升起了一絲恐懼。

可眨眼間高居黃忽然惡狠狠的說道:「老子就不信,你真能抵擋得住老子的狂風大作!」

說完后他忽然將他的棗陽槊,向鍾離百樂劈過去了一道狼頭怪影,像是要將鍾離百樂活吞下去一般,十分兇猛的向他撲了過去。

可就在那個怪影即將撲倒鍾離百樂身上的時候,忽然冒出了一片黃沙,硬生生的將它包裹在了裡面,相當迅猛的轉到了辛無勞的身旁,砰的一下子爆炸開了,登時將辛無勞打的連翻了好幾個筋斗,才十分惱火的定住了身形,向鍾離百樂大罵了起來。

可就在那一瞬間,他們腳下的大地,忽然轟隆隆的冒出了一個大土塊,相當迅猛的向他們頂了過去,一下子令他們臉色大片的飄向了別處,可轉瞬間,在他們的頭頂上竟出現了好幾座大山,黑壓壓的向他們砸了過去,頓時令他們有種窒息般的感覺,不得不再次施展身法飛到了別處。

可就在他們的身形剛剛穩定住的時候,在他們周圍忽然冒出了六塊奇大的石板,砰砰砰的將他們困在了裡面,登時令辛無勞十分惱火的,吹奏起了一陣陣肅殺般的簫聲,咔咔咔的將那些石板全部打成了碎片。

那時候為了防止他們周圍,再出現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在那些碎片墜落下去的時候,高居黃猛然揮動著他的棗陽槊,在他們周圍打出了一條相當威猛得大旋風,將他們保護在了裡面。

可就在那時候,在他們周圍忽然出現了兩個身形高大的黃土巨人,呼的一下子將他們那猶如小山一般的手掌,向他們二人打了過去,登時將他們震懾的大吃了一驚,就在那一瞬間,他們嗖的一下子化作了兩道怪影,從他們的手縫中飄了出去。

那時候面對著正站在他們不遠處,看著他們的鐘離百樂,高居黃忽然惡狠狠的說道:「鍾離百樂你果然好手段,竟能以一敵二同時將我們二人逼到了這種地步,不愧是世間幾大神獸的印壇之一,間你們中原帝國的第一高手!」

可他的話剛說完,鍾離百樂卻微微搖了搖頭微笑著說道:「高居黃,你如果認為剛才都是我一直在和你們打鬥的話,那你未免也將你們二人的本事,看的太厲害了些吧?本座已經說過了,我會讓你們盡其所能的,爭取你們所希望的結果的,但本座目前還沒興趣和你們過招。」

聽他那麼一說高居黃和辛無勞同時一愣,轉瞬間辛無勞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難不成從剛才到現在,都只是你那六個手下在和我們打鬥不成?」

他說完后,高居黃一下子面如土色的,看向了他們身後的那兩個巨人,可那時候鍾離百樂卻依舊渾不在意的說道:「你們不要干那麼多的事情了,我希望你們在人生的最後這段時間裡,不會留下任何遺憾,努力的爭取你們所想要的一切吧!」

說完后他一轉身竟飄到了高空中,變出了一把靠椅悠閑地飄動了起來。

看著他對自己二人那不屑一顧的樣子,辛無勞和高居黃,一下子惱火之極的同時向他大罵了一聲:「鍾離百樂,你不要太狂妄了。」

可他們的話音未落,那兩個大巨人忽然會長向他們拍過去了兩片黃沙,呼的一下子將他們淹沒在了裡面,緊接著又揮動著它們那巨大的拳頭,砰砰砰的向那片黃沙中暴打了起來,登時將那裡打的大地塵土飛揚的晃動了起來。

可沒一會兒工夫,忽然有一陣狂風將他們捲動在了裡面,呼呼呼的消磨成了漫天黃沙,緊接著有一陣陣相當詭異的簫聲,悠悠的傳向了鍾離百樂的耳朵里,令他微微皺了皺眉頭,可他卻依舊沒有去在意周圍的一切,緩緩的飄到了不遠處的那座城池上方,揮手向那裡釋放出了一片淡黃色光芒,將那裡全部罩了起來,任憑那些狂風和簫聲怎麼肆虐,都無法侵入到那裡面去。

不多時伴隨著那些狂風,越來越猛烈的刮動了起來,周圍很多東西,都像是被利刃劈砍過一般,雜亂無章的散落在了地面上,與此同時伴隨著那些簫聲悠悠的響動了起來,不覺間在那些東西上,竟然還相繼出現了一個個手指頭般的小洞,被那些狂風吹動了幾下,化作了一片塵埃飄向了遠方。

那時候鍾離百樂忽然注意到在他前面的不遠處,忽然出現了一個手持巨大的竹蕭的青面妖魔,和一個手持碩大的棗陽槊的白臉妖魔,不斷的吐著它們那兩條,猶如蟒蛇的舌頭一般的噁心舌頭,發出了一聲聲的怪叫,向他砰砰砰的走了過去。

可就在那時候,在他們的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大片,黃土組合而成的大手,牢牢的將他們困在了地上根本無法動彈分毫,一下子令他們十分惱火了起來,不斷的搖晃著身體想要從擺脫開它們。

可不多時,在他們的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個相當巨大的流沙坑,慢慢的將他們陷落了下去。

面對著那非常危急的時刻,那兩個傢伙忽然變成了兩道旋風,呼的一下子飛到了半空中,猛然揮動著手中的兵器,向那片黃沙打過去了兩道亮青色的大刀怪影,砰的一下子激蕩起了一圈圈的黃沙,向周圍肆虐了起來。

那時候鍾離百樂卻依然渾不在意的向他們看了過去,就仿若那些事情和那兩個妖魔,與他一點關係也沒有似的。

面對著他那相當的不屑一顧,那兩個妖魔忽然惡狠狠地同時向他喝道:「鍾離百樂你太狂妄了!老子現在就在了你!」

說完后那個手持竹蕭的妖魔,猛然吹奏起了一陣陣猶如刀兵相交的肅殺聲音,伴隨著那些聲音傳出的同時,地面上忽然出現了一大片,銀光閃閃的大刀長矛,瘋狂的向鍾離百樂爆射了過去。

而那時候那個手持棗陽槊的大妖魔,猛然揮動著他的棗陽槊,向鍾離百樂爆射過去了一大片,銀晃晃的大蒺藜球一般的狂風,從天空上向他壓了過去,頓時和那些大刀長矛形成了上下夾擊之勢,幾乎將鍾離百樂周圍所有的方向全部封死了。

可就在那些東西攻擊到了鍾離百樂周圍,不足幾尺的距離的時候,憑空中忽然出現了一大片黑乎乎的泥流,猶如瀑布一般將那些攻擊全部抵擋了下去,並且還爆射出了無數顆巨大的彈丸,鋪天蓋地般的向那兩個妖魔攻擊了過去。

當時想不到會發生那些事情的他們,面對著那些彈丸的攻擊,猛然催動出了一圈圈十分詭異的亮灰色光芒,晃晃悠悠的將那些彈丸全部壓制了下去,不多時竟然又向鍾離百樂爆射過去了一大片,陰風霍霍的亮白色大爪子,可還是被那些泥流全部抵擋了下去。

面的著那樣的事情那個手持棗陽槊的妖魔,忽然大怒著將他的棗陽槊向地上一戳,砰的一下子爆射出了一圈圈怒浪般的大旋風,時間不長便將那些泥流吹了個不見蹤影。

與此同時那個手持竹蕭的妖魔,也猛然吹奏起了一陣陣相當悠揚的簫聲,仿若是在輕輕的呼喚著什麼人趕快睡覺一般,越發詭異的向鍾離百樂傳動了過去,但鍾離百樂那時候卻依舊神態自然的,向他們看了過去,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就在那時候,在那連個妖魔周圍忽然出現了漫天的石頭錐子,快如閃電般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令他們根本沒有機會躲開,便全部轟隆隆的打在了他們的身上,登時將他們打的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並且他們的身形竟然猶如氣球一般,忽大忽小的晃動了起來,可那他們卻強撐著又飄到了半空中,想要繼續向鍾離百樂發動攻勢。

可剎那間在他們周圍忽然出現了漫天的黃沙,就在那個手持竹蕭的妖魔,將他的竹蕭放在他的嘴邊上的時候,有些黃沙忽然順著他的竹蕭竄入到了他的嘴裡,並迅速鑽入到了他的身體中,一下子折騰的他猶如被一條條小鋸齒,在他體內拉動著一般,痛苦非常的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滾動了起來,不多時竟變成了辛無勞的原樣。

而那個手持棗陽槊的妖魔忽然被一片黃沙,嚴嚴實實的裹在了裡面,時間不長他那把棗陽槊竟被侵蝕成了一片黃沙,墜落到了底面上,而他那巨大的身體,也被那些黃沙折磨的痛苦萬分的摔倒在了地上,不多時也變回了高居黃的樣子。

面對著那樣的慘敗,高居黃和辛無勞一時間都無法接受,就在那時候從地面上忽然冒出了六個大土人,相繼環立在了他們周圍,伴隨著一陣陣的狂風吹拂著,逐漸的竟變成了鍾離百樂那六名手下。

當時正在被那一圈圈的黃沙,折磨的痛苦難當的高居黃,看著他們向他們二人看過去的那一雙雙,殺氣騰騰的眼神,忽然大罵道:「你們這些只會耍弄卑鄙伎倆以多勝少的混蛋,老子就是死也看不起你們,現在我跟你們拼了。」

說話間他便站了起來向一名將士撲了過去,可轉瞬間卻被一片黃沙捲住了他的雙腿,將他死死的困在了地上。

那時候辛無勞也惱火之極的,向那六個人大罵道:「你們中原帝國的混蛋就只能以多欺少,沒有一個真英雄,老子今天雖然敗在你們手上了,但老子就是不服,只要我還活著,早晚有一天老子一定會再回來,將你們碎屍萬段……」

說話間他忽然隱去了身形想要逃走,可他的身形還沒有移動的時候,忽然有一片粘糊糊的泥流,從地上噴在了他的身上,登時令他無所遁幸得在地上向黃土中遁去了。

那時候注意到了他那些動作的高居黃,猛然一晃身也墜落到了黃土中,想要借著土遁術從他們手中逃走。

可就在他們還沒走出多遠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他們周圍的黃土中,生出了一種相當強橫的擠壓般的感覺,沒多久竟將他們擠壓的幾乎快要沒辦法呼吸了。

那時候他們忽然聽到鍾離百樂相當平靜地說道:「我剛才說過了,我要將你們留在這片地下數百丈的地方,讓你們永遠留在這個你們相當喜歡的大地中,現在我就履行向你們說過的諾言,同時也完成你們的心愿!」

說完后,就在他們二人驚恐萬分的同時說了聲:「不要……」的時候,他們周圍的黃土,砰的一下子將他們擠壓成了兩攤肉泥,在一種不知名的強大力量的催動下,快速的陷落道了地下數百丈深的地方,和那裡的土地融為了一體,真正的永遠留在了那裡。

不多時鐘離百樂做完了那些事情,立刻解除了他身後那座城池上面的黃光,隨後帶著他那六名手下,去城中將那些事情向那裡的城主等人說了一番,便離開了那座城池趕回了中原之城,向鍾離齊合通報了一番那些事情。

雖然對於鍾離百樂等人,親自出手去辦理那件事情的結果,鍾離齊合早就心中有數了,但在聽完了他所說的那些事情之後,鍾離齊合卻緊皺著眉頭說道:「想不到當今世間,不但夜幕降臨組織野心勃勃的想要侵吞各方勢力,就連那些宵小之輩,也這狂妄的在世間作亂了起來,照這樣發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天地間將永無寧日了!」

聽了他那些擔心鍾離百樂稍微思量了片刻,卻較為平靜地說道:「城主且如此悲觀!我相信,只要我們世間各方勢力能夠齊心合力,共同對抗那些惡賊,世間的正義就不會倒下,那些惡賊也不會有任何好下場的。」

聽了他那些勸慰致辭,鍾離齊合仰天長嘆了一聲悠悠的說了句:「但願如此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