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吃你的肉!”葉風笑着白了一眼殺魔,繼續道: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事實上我的速度,比追殺我的那些人快了很多。正常情況下,我有信心將他們繞到只有十幾人,但是在空中,有他們的獵隼存在,那些人總能夠準確的把握住我的行蹤,即使逃的再快,也難以擺脫掉身後的人。所以我們的時間,並不多!

“伽羅、蕭野,你們兩人明天跟我走。”吃過野味晚餐,葉風等人來到林間的小溪旁洗了把臉。

看着滿身血跡的倒影,他一陣嘆氣,明天過後,不知道一同而來的天王盟衆人,還能有多少存活。

在他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是有一些內疚的。自己與聖地有血海深仇,卻將這麼多熱血青年牽扯其中,甚至還會有很多人因此喪命。

“不用想太多,你是在幫他們。如果繼續像以前那般活着,聖地殺上門的時候,他們也會經歷廝殺,你只不過是提前讓他們認識到現實的殘酷!”

第二天一早,葉風帶着衆人來到一處山坳之中,在這裏,大大小小的亂石遍佈,幾十人藏進去,如果不刻意探尋,根本不會被發現。

待衆人盡數潛藏,葉風與伽羅、蕭野三人,快速飛掠而出。

此刻,遺蹟入口之處,四五十名聖地強者聚攏,正在嘗試各種方法,希望將禁制破開。

而在距離他們數百米的一顆顆參天大樹之上,許多高手,靜靜的潛伏其上,凌厲的雙目,不斷掃視着周圍密林。

並且在密林中的荊棘叢中,也是有着他們的暗哨潛伏,只要葉風膽敢出現,絕對會第一時間被發現。

噶擦……

便在某一刻,一處荊棘叢中,傳出一聲細不可聞的聲音。

緊接着,葉風那囂張的聲音,清晰的傳進所有人的耳朵“聖地的龜兒子們,你們近百人都追不到老子,現在又藏在這裏埋伏,真是丟人! 李道緣詩詞歌賦 老子就在這裏,有種的來殺我啊..” 幾秒鐘以後,在陣陣‘嗖嗖’的破空聲中,數十個身影,第一時間來到了葉風現身的地方。

“追,應該還沒走遠。這個傢伙狡猾的很,說不定就藏在附近。”看着荊棘叢中的屍體,衆人面色鐵青,在近百人的監視下,葉風竟是能夠悄無聲息的殺死一人,這簡直是在**裸的打他們的臉。

“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跑掉。”六十餘立刻出動,開始在山林附近仔細搜索,三名氣息渾厚的高手各自帶領二十餘人,沿着不同方向追擊。

此刻的葉風,正藏身在距離這些人不到十米的一條小溪中。

雖然沉在水中,但他卻能夠清楚的感應到附近聖地衆人的氣息,他在等,待大部分人走遠後,他要偷襲幹掉其中一人,將這羣人牽着鼻子走。

追殺他的人總共有九十多人,除去被他幹掉的十幾人外,還有不到八十人。

這些人除卻守在遺蹟入口的高手,只有不到六十人能夠追擊他,並且方向不同。

終於,大部分人都已經遠處,只剩下十幾人在附近搜索。

葉風感應到一個修爲高深的追殺者來到了小溪附近,從其深厚的內息可以判斷,是三個實力達到靈皇中階的領頭者當中的一個,不過似乎距離溪岸還有幾米遠,不在他的必殺範圍內。

葉風忍住了自己的衝動,更加小心的掩藏自己的氣息,使身體不外放出一點精神力量波動,他在等待最佳時機,準備一擊必殺!

“老妖怪,在我動手的時候,你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將自己的力量借給我。否則我沒有一擊必殺的把握!”

雖然看不到那名聖地高手的身影,不過葉風卻是能清晰的感覺到,那人正在一步步接近。

就是現在……

當對方來到距離消息不足一米的剎那,葉風自水中暴起,如怒龍出海一般迅速衝出了水面。

幾乎同一時間,妖王內丹中,衝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匯入葉風的身體之內。

轟….

手中的長刀激發出一道絢爛奪目的光芒,向着此人衝擊而去。在這一刻,能夠匹敵靈皇高階強者的葉風毫無保留,勢大力沉的一刀,在他衝出小溪的剎那便斬了出去。

對於葉風從小溪中突然冒出,驚得那人一聲顫叫,他顯然沒有想到葉風埋伏在溪水中,突發的變故令他大驚失色。

但高手就是高手,他雖然沒有想到葉風敢於如此犯險躲在此地,但出於本能的反應,他迅速倒退,同時雙掌猛力向前推去,打出一片排山倒海般的掌力。

那人雖然反應神速,但匆匆推出的掌力畢竟已經晚了,熾烈的刀芒已經先一步斬在了他的身上。

林內衆人發現了這驚人的變故,數十條人影快速向這裏衝來,但當他們衝到近前時,戰鬥已經結束了。

此刻葉風正在發足狂奔,雖然一刀斬殺了那名實力高強着青年,不過後者垂死前的一掌,也是讓他受到不輕的傷勢。

哪裏逃……

密林前方,幾名青年快速竄了出來,擋在葉風的身前。

雖然完全能夠憑藉速度優勢避開幾人,但葉風並未退縮,反而大步上前,現在他多斬殺一人,之後的伏殺,天王盟衆人便能夠輕鬆一分。爲此,他義無反顧,哪怕身上再多出幾道傷痕也無所謂。

長刀再揮,刀芒如驚天長虹,激盪起一股風雷之聲,於剎那間將前方一人的身體衝擊得四分五裂,碎屍逬濺得到處都是。

“纏住他……”

後方,幾個怒吼之聲自林間傳來,十幾人如發了瘋一般,快速衝了過來。

“葉風,我要將你碎屍萬段,爲我大哥報仇!”

“想殺我,先追上我再說!”長刀揮動,葉風在這一刻如殺神一般,渾身金色靈力鼓動,斷刃之上刀芒吞吐,每一刀落下,必會有一人伏屍刀下。

刀芒縱橫,如劃過長空的彗星一般,刺目的光芒閃耀,無匹的靈力衝擊劇烈的激盪着,所向披靡,沒有一個人能夠擋住!

此刻,葉風只攻不守,完全一副不要命般的打法,僅僅片刻,便有三人被他斬殺。

最開始,攔路的幾人見葉風如此不顧一切,紛紛大喜,即便以命換傷,他們幾人也夠葉風喝一壺的。

可是很快,幾人面色便是如喪考妣。因爲他們攻擊在葉風的身上的靈力,竟是被一片古盾虛影盡數抵擋,不能傷到葉風分毫。

在後方十幾人來臨的前一刻,葉風再次斬殺一人,而後腳踏蛟龍遊,身形如電般竄了出去。

“葉風別跑,你還我大哥命來!”後方,一名高手如暴怒的狗熊一般,紅着眼睛怒吼,不要命的向前衝來。

原來,最開始被葉風襲殺的領頭者,正是此人的大哥。

“若是你有事本事殺我,我的兄弟絕對不會如你這樣狂吠,因爲我們是仇敵!”渾身靈力涌動,葉風一步數丈,快速向前衝去。同時,那淡淡的話語,也是順風傳來。

“追!”虛空中,另一名氣息渾厚的青年男子來臨。看到下方一片斷臂殘肢,他的臉色暴怒,咬着牙揮手道。

在他身後,二十餘名高手,加上之前趕來的十餘人,皆是不要命般飛速追擊。

一場千里大追擊,就此展開。

也就是聖地高手,纔能有如此素養,在葉風連殺十餘人之後,還能憑藉一腔熱血,悍不畏死的追擊。

若是換做一般勢力的高手,在葉風那如神魔的手段下,早已經人心惶惶了。

蕭野白衣飄飄,潛身於一顆大樹之上,他也感受到了遠方的大戰,不過此刻,他卻不能前去援手,因爲有更重要的任務,在等着他。

果然,不到半個時辰,葉風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他的視野之內。

葉風並沒有絲毫暗示,連看都沒有看一眼樹上的蕭野,速度絲毫不減的衝了過去。

便在葉風走後不到五息時間,一大羣強者也是浩浩蕩蕩而來,同樣身形如電般掠過。

追殺者的速度有快有慢,有些實力稍弱者,已經被衆人拉開幾百米的距離。

“就是你了!”

待前方衆人盡數掠過,蕭野手持匕首,如一隻大鵬般展翅而下,瞬間斃掉了最後一名追擊之人。 其形如豹,其速似電,僅僅眨眼間,身處最後一名的追擊者,便無力的倒在倒下。

伸手抓起此人的屍體扔進茂密的雜草叢中,蕭野沒有絲毫停留,身形快速朝着另一個方向奔去。那裏,是他的第二站。

葉風將蕭野與伽羅兩人帶出來,目的便是消耗自己身後的追殺者。一羣人施展靈力奔殺,就算蕭野殺人時,全力施展靈力,也不會引起前方追殺者的注意。

就這樣,在葉風的引領下,不到半日時光,藏身於隱祕之處的兩人,便已經解決掉了四名追殺者。

雖然他們兩人的任務輕鬆無比,可是在前方‘領路’的葉風,就顯得狼狽多了。

即便有着妖王內丹源源不斷提供靈力,可一路上葉風卻也驚險重重,因爲密林之中,不知何時便會跳出一名甚至數名聖地高手,堵截在他前方。好在憑藉着高強的實力,葉風也是有驚無險的挺了過來。

葉風苦苦的支撐着,他現在可謂身心疲憊,身後二十餘名高手死死的吊在屁股後邊,他現在有一股罵孃的衝動。那些人簡直就不是人,自己有妖王內丹不斷補充靈力,尚且如此疲憊,可是那些人完全是咬着牙,生生扛着海量靈力消耗在追擊自己。

“你們這羣變態!”葉風咒罵着,而後快速釋放心神,大約數了一下身後追擊的人數。

“奶奶的,怎麼還有二十二人!不行了,再帶他們轉悠半個時辰,不然我可堅持不住了。”心中發狠,葉風猛然提速,朝着與伽羅等人約好的第三個地點跑去。

葉風只覺得自己疲憊不堪,可是身後追擊他的衆人,此刻早已經是將葉風問候了無數遍。

追擊者每一個都是聖地年輕一代的翹首人物,在進入此地之前,聖地長老向他們都有發放有兩顆丹藥,以備不時之需。

一顆丹藥,都是能夠瞬間恢復一名靈皇強者體內盡數靈力。在追擊葉風的半日時光中,身後衆人已經盡數將隨身丹藥耗光。

不僅如此,到了現在,那些人也一個個腳步虛浮,體內靈力連巔峯時期半數都不到。若說戰力,能夠發揮出五成就已經不錯了。

山林飛快倒退着,葉風將蛟龍遊步法發揮到了極限境界。他翻山越嶺,直到感覺實在跑不動了,纔將那些追擊者引向天王盟衆人潛伏之地。

此時此刻,追擊者許多人的雙腿早已麻木不已,都快失去知覺了。更有着五六人,乾脆直接撂起了挑子,不再追擊,隨便找一個地方打坐恢復。

要說這些人也是可悲,渾身靈力消耗殆盡,大作恢復的時候更是沒有注意外界變化。當伽羅與蕭野途徑此地,準備前往埋伏之地時,這些人竟是無一發覺。

手起刀落,兩名平時不苟言笑的都城高手,在這一刻都是露出猥瑣的笑容。

半個時辰之後,葉風終於領着一羣疲憊到極點的追軍,來到山坳口。此時,早已經到了夜晚。

轟隆……

一道閃電在黑暗中驚現,緊接着一聲震天大響,豆大的雨點落了下來。

不到一分鐘,天地間便已經是一片水幕,空中電閃雷鳴,大雨磅礴而下,所有人渾身上下都溼透了。

葉風渾身上下痠痛無比,待踏入埋伏點之後,他乾脆停了下來。

“你們…你們這羣孫子,究…究竟吃什麼長大的,這麼生性?愣是追了小爺一天時間。小爺不跑了,來啊…你們殺了我吧!”葉風轉過身,雙手撐着膝蓋,彎腰大口大口的喘氣道。

“你…你不是很能跑嗎?再…再跑一…一個我看看?”身後稀稀拉拉的十幾人也是停下了腳步,一個個彎着腰,嗓子就像是要噴出火來,不住的喘息。更有甚者竟然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滿是泥污的碎石上,狼狽不堪……

“來啊…你們這羣牲口,來殺我吧!小爺今天說什麼都不跑了…”葉風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任由密集的雨點擊打在自己身上。

一時間,原本拼命追逃的兩方,都是停了下來,誰都不願意再走一步。

當然,葉風並非真正疲憊到了這一地步。他在爭取時間,爲隱藏的衆天王盟成員爭取時間,以便衆人鎖定他們要對付的追擊者。

同時,他也在爲自己爭取時間。在他與追擊者鬥嘴之時,體內妖王內丹哧溜溜不斷轉動,龐大的靈力如潮水般匯入渾身四肢百骸。

“動手…”

一聲大喝,葉風如覓食的獵豹,乍然暴起,身形如電衝向領頭的那名強者。

同一時間,四十九名天王盟成員紛紛自隱身之地現身,紅着眼睛衝向追擊者。

“受死…”斷刃吞吐着數丈之長的刀芒,直接將那名頭領以及其餘兩名高手攬入攻擊範圍。

“混賬…這小子耍詐,殺了他們!”在衆多天王盟成員出現之時,那名頭領一般的青年就變色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一直被自己追的如喪家之犬一般的葉風,竟然下了這麼大一個圈套,等着自己鑽進來。

混戰在一瞬間展開,天王盟成員盡數陷入瘋狂之鏡,葉風冒着生命危險,領着追擊者不斷兜圈子,他們也是知道原因。

“兄弟們,盟主拼着性命消耗這羣混蛋的靈力,減少兄弟們的壓力現在,便是我們替盟主出氣的時候了。生撕了這羣畜生……”

周毅紅着臉,嘶聲怒吼。在這一刻,先前等待時的緊張與忐忑,都化成了強烈的殺意。

一羣不到二十歲的七尺男兒,哪一個不是熱血之輩。葉風能夠爲了他們以命相拼,他們,也同樣能夠如此。

他們如狂暴的狼羣般,一上手就是全力施爲,絲毫不留後手,哪怕以傷換傷,以命換命也在所不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