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吹短笛殺人,死者內臟被嚙噬……這兩個人用的是,蠱術?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白天十劍在谷王台上剛剛讀過那塊石碑上的記載,就讀到過一條信息:錦江烏氏蠱脈,大部分蠱以蠱笛控制。蠱笛為小指大小,掛於耳垂上。

難道,「黃蜂」是錦江古城人?是那支消失的反對禁蠱令的族人?

有時候,十劍也恨自己總會多往深處去想。他忽地想到,那一行人進城后難道就沒有本地人認出他們耳垂上的「蠱笛」嗎?雖然蠱術在當地人中間已經禁止了,但十劍可不相信他們會絲毫不了解。

那就存在一種可能——古城中有人和「黃蜂」是一夥的。而且一旦這個假設成立,內奸還極大可能位於高層。因為只有掌控了一些權力才能布局為「黃蜂」行方便。

「有可能是,禁蠱令被放鬆了,被解除啦?」十劍發散了思維,於是想再潛入檔案室看看古城的文件。摸著月光,他的動作十分輕微,用萬能解鎖器打開門,躲過監控,抄出最近十年的文件。

「哼,還真是。」

一年前,禁蠱令降格,允許錦江人民使用蠱笛與部分危險性小的簡單蠱術……

十劍回想了一下,白天似乎在本地人身上見過蠱笛模樣的物事,不過不是掛在耳垂上,而是別在腰間當成了飾品。

謹慎起見,十劍看完近十年的文件后,立馬收拾利落離開。他又拿出微機,搜到錦江的管理層全員介紹。

十劍一個魚躍,越出機構的偏牆,依著牆影而下。

可忽地,三道悄無聲息的風勁已經襲到他面前…… 武清也感覺到了戴郁白投來的視線,星眸微移,向他投去了探究的一瞥。

令人驚異的是,當真正對上武清的目光時,一直淡然穩健的戴郁白眸色微微顫了一下。

但是他很快就錯開了視線,轉而對身邊的林經理說道:「不論如何,溫先生都是溫大帥的人,雖然發生了意外,但是將人堵在樓上總是不好。我戴郁白願意居中做個擔保人,由我在這裡,就不會再有亂子,先把溫先生請下來,你們兩方好好談談。」

這話說得冠冕堂皇,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這局面已經被戴郁白完全掌控了。

大廳失去了主要光源,四下都是昏暗一片,原本是有利於溫克林躲避上方几處槍口黑洞的。

但是現在追光束直直打在溫克林身上,他們眼睛被強光所刺,一時根本看不清房頂到底多出了多少個槍口。

即便是木風木雨之前掃射過房頂,但到底只是驚鴻一瞥,太過倉促,失去光源后已經不能確定對方還有沒有新增的槍口,自己又有沒有漏看。

所以溫克林原本為自保而打掉吊燈的舉動,此時反倒成了他的催命符。

在上面槍口的威脅下,只要戴郁白髮話了,溫克林一方就只能執行。

而戴郁白如此說話,並不真的是為了溫克林的面子,只是為了不給外人梁家與夜舞巴黎任何關聯的口實。

這些細節,都被武清看在眼裡。

不過她目前最需要應對的,只是梁心而已。

梁心走上前,伸遞來一隻手,武清看了一眼,並沒有回應。

她只是雙手緊緊的攥著包袋,面無表情請走到梁心近前,無聲無言。

她知道,現在這個場面,她沒有瑟瑟發抖的淚眼婆娑,就已經很讓梁心驚喜了。

果然,梁心並未多疑,只當她雖然強裝鎮定,心裡到底是害怕的。自己上前長臂一伸,便攏住了武清的肩。

他湊到她耳旁,溫聲的說了句,「別怕,一會就送你回家。」

武清是真的特別厭煩梁心的親近,但現在還不是激怒他的時機。

只能略略低下頭,強咬著牙關隱忍著,餘光卻在不經意間觀察著樓上的動態。

果然,縱使溫克林再強勢,面對戴郁白無聲的威脅,也只能暫時低頭。

隨著一陣踢踏的腳步聲,在夜舞巴黎密集的保鏢團隊押送下,溫克林和他的溫家軍終於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梁心像是對這些全然不在意,攬著武清,身後又小士兵跟隨著,轉步又回到了大廳中央。

轉眼之間,幾方人馬便全部在大廳集結。

武清略略低著頭,她注意到,經理林威的目光還是不時的瞥向四樓方向。

武清側眸一望,四樓迴廊中央,還有幾個燕尾服保鏢沒有下來,他們正手忙腳亂的抬著地上的什麼東西。

武清心裡瞬間一涼。

是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幾個強者吸引。

而給他們做陪襯的那些手下們,即便渾身是血,都無足輕重。

不論是死傷的保鏢打手們,還是慘遭酷刑的大堂領班沈薇。

武清的心裡正有些凄惶,又聽溫克林囂張的笑聲再度響起。

「郁白少帥可聽過這句話?」

戴郁白望著停在他五米開外的溫克林,揚起頭,冷笑著反問。

溫克林接過近身侍衛木風遞來的手絹,若無其事的擦了擦手「此地無銀三百兩啊!故事裡的人呢,當這世界上的人都是傻子,瞎子,玩著掩耳盜鈴的遊戲,還以為沒人能看穿。」

他忽的抬起頭,直視的對面的戴郁白,目光犀利笑容陰狠,「如果你們跟夜舞巴黎沒有關係,又何必派遣這麼多兵,布置這麼多招式來來對付我溫克林?」 十劍敢打賭,要不是因為自己的精神力量已至三元,他絕對反應不過來這三道襲擊。

他駭然向左歪過脖子,避過這三道細微的波動。眼前一棵樹的暗影中,分出一個穿著斗篷的人影。

「不好!」十劍剛看了他幾眼,猛地回頭覷向身後。那三道風勁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十劍雖然躲開了,但它們被打在地上卻是冒出了一股氣體,十劍才吸到一口,便是開始劇烈咳嗽。他趕忙閉氣,往旁邊奔去。

是蠱術攻擊嗎?

他轉頭看那人影,卻見對方緩緩懸空,雙手展開,兩個融於黑夜裡的暗紅色大掌印凝結而出,直接包住了十劍。被掌印緊緊攥住的十劍全身劇痛,骨頭吱吱作響。而且頭腦也有些暈眩,似是那毒氣生效了。

「御……御星飛行,竟然是……武雄強者!」

艱難地瞧了眼掉在地上的微機屏幕,十劍心下瞭然。

錦江古城不是什麼大城市,管理層內只有一位武雄——

城主,武東強。

果然,人影撩開了兜帽,露出一張中年男子的面容,微微一笑。

「還想著九天今兒又來人了,晚上會不會有人來動點手腳。倒是沒想到,九天的人沒來,來的居然是個小小武徒。哈哈哈,真是可笑。」

武東強隨意動了動手指,兩個交叉起來的掌印再次合力,一股可怕的巨力壓得十劍整個人都要被擠爆了。

「哈——哈——」即便再怎麼運轉血舞殺律,再怎麼掙扎,他依舊破不開這兩個星力掌印。武徒和武雄的差距太大了,就好像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被一個虎腰熊背的大漢扼住了脖頸一般。

完全掙不開!

「哈——哈——」眼中的景象開始重重疊疊,聲音褪去,全身的痛感也慢慢被剝走,似乎生命的氣息要從這具備受折磨的軀殼中溜走了。

武東強咧開嘴,看著這小子開始抽搐,更是猙獰地笑著。

「死吧,小子。」

「哈——呃啊——」大量的血絲在十劍眼瞼下泛出,兩聲脆響,十劍眼中的假瞳突然爆碎了飛出,一股惡龍般的氣血從他體內迸出,全身都散發著氤氳的血霧。

一雙純白的眸子里,血絲如同蛛網般布開。十劍緊咬著牙,喉嚨里發出野獸般的怒吼:「老——狗!」

「白色的眼睛?異種的……異化?」武東強還算鎮靜,畢竟是一方梟雄,見多識廣,他可不認為一個異化種就能和他五階的武雄相抵抗。

不過引來其他人就不好了,得在他鬧起來前制住他。

思索間,忽地凄凄的風呼聲響起,驚得他全身寒毛豎起。武東強立刻往後倒飛,仰起頭恰見血紅的殘影再次飛竄而至,強勁的風力讓他不得不重視這異化種的拳頭。

「什麼!」

城主大人接連打出一個個掌印,卻被血紅的身影一個個暴力地用拳頭擊碎。

「嘣!嘣! 命之途 嘣!」每一個拳頭都如同戰錘墜下,連空氣都被撕裂,發出低沉的悶聲。

十劍落地後身子低伏,渾身纏繞著濃郁的血色霧氣與星芒,宛若張開了爪牙的人形暴龍。他一個蓄力,欲再次撲上虛空舞拳。

武東強臉色鐵青,右手一撒,幾個小黑點飛速接近十劍,仔細看去,是黑青色的猙獰甲蟲。

「哼,倒是我小覷了這異種,不過也到此為止了。蝕骨蟲一入體內,三分鐘內必死!」

卻見十劍周身的血氣顫動起來,密密麻麻的血色絲線浮現,化作殘影疾閃,直接將蝕骨蟲盡皆鞭抽成兩半。血線向前撲去,化作巨大的血爪,當著城主的面拍下。

武東強擰起了眉目,有些火大。他貴為城主,一方主宰,又是武雄,居然在一個毛頭小子手上接連失手,著實無顏。

「異種,敬你是最後一戰,我現在就以全力來斬殺你!」說完,他的身體內暗紅色的光芒熾烈了起來,皮膚表面變得瑩潤,口鼻間呼出晶亮的氣息,丹田內的星力團急速轉動,其內五十四個星點宛若蝌蚪游弋;噴發至體外的星力化作一個個甲胄部件,護住全身;四肢百骸中的其他星點交輝相映,各個位置的小星力團也是漩渦一樣地迴旋,任督二脈徹底貫通;整個人的氣勢攀至了最高峰,戰力無雙!

「學徒之瑩體,武徒之晶息,武士之星點成陣,武師之星術加持,大武師的星力鎧甲!我可是在到達武雄之後,把之前所有的境界都鞏固了一遍!」

「接我一掌!」武東強的氣勢彷彿凝結成了星力虛影,似是一隻巨大的蠍子,尾蜇破開了十劍的血爪,指著十劍,竟壓得他難以動彈。城主一聲大喝,右掌與整條手臂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紋印跳竄,衣袖頃刻間爆碎后飛舞。

「大悲掌!」

他猛然前沖,右掌上纏繞著紅色的星力流,勾動了天地間的星力,十劍身上的血霧被衝散,星力潮湧動,武東強的右掌在他眼中不斷放大,佔據了他全部的視野,猶如一座大山塌下,山根底部幽幽,傳來滲人的凄吼。

武雄為秘藏境的巔峰,接近靈海境,攻擊已經能觸及精神層面。

但十劍卻不怎麼受這凄聲影響,此時在他的心中,畏懼、害怕、猶豫、顧忌,這些情緒都被拋開,剩下的只有無邊的憤怒、嗜戰與瘋狂,他被本能所操控,求生的慾望驅使著他運轉著每一條筋脈中的血液與每一根神經;每一絲星力都在被調動,自行地按著《血舞殺律》中的篇章高速造血、運血、爆血,然後變為極具殺傷力的血色霧氣從十劍體內噴出。

「殺!」被蠍子虛影壓制住的十劍剎那間暴起怒吼,在他背上的脊柱,一條實質般的血液小龍撕裂了皮膚竄出,即刻脹大為惡龍,拍出猙獰的龍爪迎向大悲掌。

「轟——」

兩股璀璨的血紅旋風眨眼間撞在了一起,彷彿兩隻巨獸撕咬在了一起,兩人腳下的石路被星力的餘波割開,碎土渣子被卷到了空中化作粉末。

此等力道,遠超牛之力,已至象之力,如同載著數噸貨物的卡車相撞,爆發出來的力量足以瞬間把普通人壓成肉醬。

龍爪與大掌爭鋒相對,一股股勁氣向外擴散,將機構的高牆攔腰擊裂,將路野的蒼木擊爆,將四周的氣流橫壓得翻起碎浪。

「噗啦——噗啦——」

宛如兩頭人形蠻獸在角力,實質化的星力被壓縮得涌動而起,沖向四面八方。

這時候武東強想不弄出聲勢的打算是落空了,周圍的人都被驚動,紛紛往這邊趕來。

武城主也是打出了真火,他似乎已經忘記了原本的計劃,額頭上青筋暴起,嘴巴大張,眼神噴火。

「給我死來——」

「殺殺殺殺殺!」十劍也是狀若瘋魔,對妹妹的擔心、對此處陰謀氣息的疑慮以及強烈的求生欲和異化后的戰鬥本能,將他化作了嗜血的殺神,眼中只有搏鬥。

見力量膠著,兩人再次齊齊爆喝,瘋狂灌輸星力,一道道轟炸聲在倆人形兵器中鳴起!

「喝啊——」

—————-

不求收藏的作者不是好鹹魚~~所以,快來收藏讓我翻個身唄!! 溫克林笑容越發狷狂,他把用完的手絹往旁一拋,瞥著戴郁白,陰鷙狠戾的說道:「只是既然郁白少帥不承認這夜舞巴黎是梁家的產業,那麼這裡的的事,可就輪不到你插手了呢。沒有調派文書,金城的治安事務可不是你一個軍政府長官能遇阻代庖的。如果我是你,就會帶上自家大少爺馬上走!」

這一番挑釁意味十足的話,讓經理林威瞬間火起,他狠狠一攥手中的帽子,抬步就要上前與溫克林爭辯。

戴郁白卻擺手制止了他。

一旁的梁心邪邪挑起眉梢,乜斜著眼睛瞟著戴郁白,像是倒要看看他還能整出什麼說辭。

武清也豎起耳朵繼續近距離吃瓜嗑葵花子兒。

只聽戴郁白輕笑了一聲,不以為意的說道:「溫少您怎麼去想問題,不是郁白能控制的。只是為了我們梁家軍的名譽,郁白這裡就給您再解釋最後一次。」

他轉頭望向站在兩方陣營居中位置的梁心與武清,說道,「郁白此次前來,一方面為了接梁少與武清小姐安全回去。」他視線再度盯住溫克林,話鋒陡然一凜,「二來,正好遇到警察廳的兄弟們出勤維持治安。郁白這個人,好奇心是最重的,又愛湊熱鬧,今晚這麼精彩的場合,怎麼可能錯過?」

他話一說完,就高高的舉起了雙手,憑空重重的擊了兩下掌!

就像是有人一直隱藏在門外就等戴郁白這一聲令下,從夜舞巴黎的四處進口突然湧進大批穿著黑色警服的男人。

他們一個個都帶著大檐帽,手裡端著警用手槍和電棍,一看到溫克林,立馬舉槍端棒,四支小隊快速匯合成一個大隊,迅速錯開步伐,將溫家軍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由於梁心站得與溫克林比較近,所以梁心武清,連並著那名小士兵也被警察包在了其中。

武清環視著今夜出現的第五批軍事武裝,不覺在心裡驚呼了一聲。

戴郁白的防禦設計還真的是層層遞進,各個環節相互呼應,嚴密得堪稱滴水不露。

雖然最後還是沒能免去夜舞巴黎的血光之災,但在核心成員鐵了心的要做掉夜舞巴黎的情況下,能夠防衛到這個地步,已是最好的情況。

現在武清很懷疑,戴郁白本來是要林威在一開始,就直接把溫家軍全部迷暈在包廂,用來保住奇三少的宴會。

但是如果梁心真的就是內鬼,那麼提前弄將夜舞巴黎的迷藥的事告之溫克林也是很容易。

後面的迷藥藥效被拖延的細節,也就能講得通了。

武清正思量著,目光突然一滯。

因為在身著警服的大隊人馬之中,她忽然找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大檐帽下兩道清秀的眉又濃又黑,杏圓的眼睛藏著星星一樣的光。鼻樑高挺,略厚的嘴唇微微抿著。

一舉一動都很認真,帶著一種年輕人特有幹勁與蓬勃的朝氣。

再加上他足足比旁人高出半個頭的頎長身材,在一眾相貌平平的警察中真的十分惹眼。

那人正側對著她,筆直的槍口正對著溫克林身邊一個護衛。被武清的目光注視了一瞬后,那張清俊的臉顯然也注意到了她,杏圓的眼睛不覺微微一睜。 「轟——」

武東強收回右掌,左臂橫移,擋下了十劍緊隨而至的沉重一拳。但腳步還沒站穩,十劍的拳風就又從四面八方打來。

倏忽之間,狂暴的十劍打出了十數拳,武城主只來得及防住頭部,上半身上硬挨了不少。

冷汗從城主大人額頭上流下,剛施展完「大悲掌」的他氣血不順,只好作出守勢;而那異化種卻和沒事人一般,才正面接了他的「大悲掌」,也不稍做休息,只是收回了那血龍,就連連發力拳擊,還擊擊都勢大力沉,約莫一象之力,砸得他好不狼狽。

一象之力,約一萬兩千斤,十牛難抵,百人勿抗。

見軀幹上的星力胸甲布滿了裂紋,武東強怒目而對,一拍腰間蠱袋,飛出了漫天的枯色蛾子。先前他早暗地裡驅使了數種毒蠱,可在這異種身上不見效果,果真這異種的氣血堪比武雄,百毒難侵。故只能用干擾類的蠱蟲來妨礙他的動作了。

十劍被蛾子擋了視線,連連打空,抓不準武東強的身影,於是雙手揮舞,大量血色絲線射出,斬下不少枯蛾。但蛾子彷彿無窮無盡,它們爭先恐後地撲向十劍,將十劍淹沒了起來。

信息全知者 雖然十劍異化后靠著戰鬥本能戰力翻了不知多少倍,但心念卻是被純粹的憤怒所佔據,做不到冷靜觀察事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