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呀。”馬晶晶忍不住叫了一聲,眸子裏滿是驚訝。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昨天陽頂天給她發過氣做過按摩,她知道陽頂天是有真功夫的,但想不到,陽頂天的氣居然可以凝霧成柱。

這時陽頂天手微微一指,那一根霧線就緩緩飄向馬晶晶,陽頂天笑微微的道:“馬姐,請。”

馬晶晶又是吃驚,又是好奇,還稍稍有點害怕:“這個怎麼喝啊?”

“用鼻子吸啊。”

陽頂天笑:“湯的香味,都在這香氣裏,凝成一線,香氣就會特別濃,我先喝給你看。”

他說着,手指回移,那一線氣柱就倏地回過頭來,那靈活的姿態,彷彿一條活蛇,到陽頂天鼻子前面,陽頂天輕輕一吸,氣柱就進了他鼻孔。

“香,真香。”

陽頂天閉上眼晴,一臉亨受。

馬晶晶看着他,陽頂天長相普通,但這種吸菸吐霧的樣子,卻彷彿有了幾分仙氣。

“馬姐,你試試。”

陽頂天睜眼,把氣柱引向馬晶晶。

“好,我試試。”

眼見着氣柱向自己臉上飄過來,一直送到鼻孔邊上,馬晶晶有一種非常新奇的感覺,忍不住把鼻子往前湊了湊,輕輕一吸,只覺一股濃香由鼻中直透進來。

“呀,好香。”她忍不住訝叫出聲:“平時聞着,好象遠沒有這麼香。”

“因爲平時香氣是散的,這會兒凝成一線,就等於香味加濃了,所以特別香。”陽頂天解釋。

“原來是這樣。”馬晶晶恍然大悟。

“所謂色香味俱全,但真正的吃貨,先要會聞香。”

“小陽你確實是奇人。”馬晶晶忍不住贊。

陽頂天當然不是奇人,只是桃花眼妖異而已。

陽頂天繼續賣弄:“然後說到色,這湯也可以有色的。”

“湯有色?”這話又把馬晶晶說愣了,她是主播兼職記者,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但湯有色,真是頭一次聽見,湯不就是一股霧氣嗎?能有什麼色了?

陽頂天知道她不明白,事實上,在剛剛心念一動,桃花眼作怪之前,他也是不明白的。

陽頂天微微一笑:“馬姐,你看。”

他說着,手指一壓,本來升起來的氣柱猛地回頭,壓入盆中,然後陽頂天手指輕動,那氣柱散開,成了一片霧海,霧海中一線氣柱升起來,隨着陽頂天手指的動作,竟然變成了一個女人,古裝的打扮,在霧海上跳起舞來。

這個情形,就好象西遊記的電視裏,天庭雲海中跳舞的仙子一樣。

“呀,好形象,好美。”

馬晶晶美眸中泛着異彩,雙手撫掌於胸,連聲驚歎。

陽頂天卻在注意她的手,也在心中暗贊:“她不僅脣形漂亮,這手也漂亮啊,真是一個美人。”

那雲霧美人舞了幾下,也就散開了,陽頂天收回手指,笑道:“天氣不夠冷,然後湯盆稍小了一點,要是在東北那氣候,上來幾盆菜,湊一堆美人,編一個羣舞,那纔好看。”

馬晶晶想象那種情形,忍不住贊:“真是神奇,小陽,你這是氣功嗎?”

“就是氣。”陽頂天點頭。

“太神奇了。”馬晶晶再次讚歎:“我一直以爲,都是些騙子呢。”

“騙子確實多。”陽頂天點頭:“不過氣本來就是真實的存在,象我們的地球,不就是裹在一團氣裏面嗎?日升月落,就是陰陽二氣的牽引。”

“確實是這樣哦。”

馬晶晶本來沒想到,陽頂天這麼一說,可不是嗎?地球太陽月亮,就是因爲引力形在的場,才互相旋轉啊。

“不說了。”陽頂天笑:“我要開吃了,否則菜一冷,香色雖有,味卻沒了。”

看他裝出猴急的樣子,馬晶晶便咯咯的笑了,看向陽頂天的眼光裏,更顯親切。

陽頂天幫她治病調理身子,她心中有幾分感激,同氣相吸,又讓她心中下意識的生出幾分親切,但也就是熟人的感覺,可陽頂天剛纔露這一手,卻讓她又多出幾分欽佩。

女人的好感,往往就從佩服一個人起,尤其是馬晶晶這樣的女人,有幾分骨子裏的傲氣,錢財權勢,都不怎麼放在眼裏,能打動她們的,只能是一些特別的東西。

陽頂天的這個本事,就非常特別,因爲她從來沒見過。

吃了飯,馬晶晶榨了果汁,飯後喝茶,不利於養生,陽頂天這號是不理睬的,但馬晶晶這種注重生活品質的,就很上心,飯後一般是不喝茶的,喝果汁,而且往往喜歡自己親手榨。

馬晶晶端了果汁來,陽頂天身子後靠,看到旁邊沙發上有一本書,是法文的。

他隨手拿起來看了一眼,道:“包法利夫人?”

“你懂法文。”馬晶晶這下驚訝了?

因爲這是法文原版,而且陽頂天說的也是法語,而且非常純正。

“懂一點。”陽頂天點頭:“我們東興是法國公司嘛。” 這一段話,陽頂天直接就是用法語說的,馬晶晶頓時就驚訝得不要不要的,美眸都泛起光彩來:“你語法好熟練,我都學好幾年了,也才勉強能看一點法文原版書,有些還看不太懂,你能看法文原版嗎?”

“可以吧。”

陽頂天拿着書,隨便翻開,唸了一段。

馬晶晶本來坐在他對面,這會兒情不自禁的就移到了他旁邊的沙發上,看着他念,聽着陽頂天一路念下去,語速非常的快,偏偏還有一種極富節奏的韻律感,她當真是又驚又喜,連聲讚道:“呀,你的法語學得太好了,就是正宗的巴黎味道啊,我一直都念不出你這種味道,就好象外地人說上海話,總是缺着點什麼。”

說着,她道:“你聽。”

她也念了一段,聲音很美,但確實少一點味道。

“嗯,你發音太僵化或者說太標準了,其實有些音,不要那麼標準的,反而更有味道。”

陽頂天指着她發音中的一些問題,馬晶晶試了一下,果然就覺得反而更有韻味,一時間就欣喜無比,眼中透出真正的興奮之色,而看向陽頂天的眼光,也更顯出幾分欣賞甚至是祟拜的意味。

氣功這種東西,終究帶有一點江湖味,馬晶晶這樣的女子,不是太喜歡,只是需要陽頂天給他調理身體而已,但在骨子裏,是不怎麼看重的。

但陽頂天竟然會法語,這一下就讓他撥高了好幾個層次,就如同捏泥人的,成了工藝美術大師一樣,雖然捏的還是個泥人,卻在剎那間披上了一層金光閃閃的外衣。

陽頂天幫着調理身體,馬晶晶心中感激,同氣讓吸,讓馬晶晶心中自然生出親切感,但陽頂天突然會法語,顯示出特別的才氣,則徹底拉近了彼此的距離感。

在這一刻,馬晶晶瞬間就覺得陽頂天真正的跟她有了共同語言。

確實有了共同語言,兩個人從法語,談到法國,歷史典故,人情風物,陽頂天都能扯一氣,讓馬晶晶心中大有知己相得的感覺。

“啊呀。”馬晶晶突然叫了起來:“不知不覺兩點了,小陽,你急着要上班不?”

“我上班無所謂的。”陽頂天笑:“我現在就在上班啊。”

“你自由。”馬晶晶給他說笑了:“那還有點時間,你給我做一次調理好不好,昨天做了調理,整個人好舒服的。”

“好啊。”陽頂天點頭:“就在這裏,還是……”

“到裏間吧。”

馬晶晶昨天做了一次,知道那種要命的感覺,還是躺牀上舒服一點。

“嗯。”陽頂天點頭,看一眼馬晶晶身上,道:“馬姐,那個,你最好把內衣脫掉或者解開,脊椎是人身的大通道,我一路按下來,重要穴位都要按到,但你們女式內衣,後面的帶子太厚了,按不到身上。”

“好的。”馬晶晶臉微微一紅,點頭。

她先進屋,果然就把裏面的胸罩脫了,收到櫃子裏,自己脫了鞋,到牀上趴下,腦中閃過個念頭:“他會不會……”

她知道自己有多美,有多誘人,可以說,東城只要是個男人,不想上她的,基本沒有。

這會兒孤男寡女,她還這麼趴在了牀上,陽頂天再又在她身上按按捏捏,再加上她無法控制的申吟,那種誘惑,沒有幾個男人受得住。

陽頂天又是會功夫的,萬一獸性起來,把她奸了,她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報警都尷尬——你把男人叫到家裏來,還趴在牀上讓男人按摩,給人奸了,怪得誰?

只不過這個念頭只閃了一下,她就想:“他應該不會的。”

昨天已經有過一次,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陽頂天打在她體內的氣,讓她生出親切的感覺,就如自己的親人,自然而然就不會懷疑。

再一個,則是陽頂天剛纔的表現,不但有神奇的氣功,居然還會法語,表現出極高的文化素養,這就讓她心中更生出好感。

所有這一切加起來,便讓她心中生出足夠的信任,開口道:“小陽,我好了,你進來吧。”

陽頂天聞聲進去,馬晶晶這是一張雙人牀,這幾天寒潮來,就鋪了白色的牀單,她人趴在牀上,長腿併攏,腰往下塌,臀部翹得不是很高,但極爲圓潤。

“真是一個美人。”

陽頂天在心裏暗讚一聲,不敢多看,走到馬晶晶邊上,道:“馬姐,我先給你發氣,然後鬆腰,鬆頸,再沿脊椎一路鬆下來,最後是雙腳。”

“跟昨天一樣的是吧。”馬晶晶點頭:“好。”

隨又加上一句:“我現在是病人,你儘管使用手法,哪裏都可以按,沒事的。”

昨天陽頂天直接說明了,要按捏臀部,雖然羞人,但昨天的感覺很好,陽頂天的手法也很正經,所以今天她索性自己說出來了。

“嗯,那你放鬆,不要緊張。”

聽到陽頂天這話,馬晶晶其實還想說上一句:“該叫我會叫的。”

不過她是優雅矜持的女人,不是卓欣那種言笑無忌的歡場女子,有些話,不會說出來。

陽頂天張開手掌,給馬晶晶發氣,發氣因對準穴位的不同,會產生不同的效果,而且陽頂天發的不是普通的氣,他的氣來自桃花眼,是一種靈氣,有靈性,同樣的發氣,能造成很多種不同的效果。

即能造成威壓,也能產生好感,即能相吸,也能相斥。

他的氣,可以讓馬晶晶對她生出好感,但需要的時候,也可以讓馬晶晶極度討厭他。

當然,他不會讓馬晶晶討厭他,而是把氣更深一步的打入馬晶晶九宮之中,侵入她的靈體深處,讓她從潛意識裏與他相親相吸。

今天馬晶晶其實有點想法,昨天她控制不住的叫了,好羞人,今天她有所知道,就想:“能不能不要叫,羞死了。”

然後陽頂天氣一打入,她只覺一股熱氣,直透入體內,而且是進入了身體的最深處。

她是已婚女人,結婚之前也有過男朋友,卻從沒有一個,能象陽頂天的氣這般火熱的深入,真的彷彿打進了她靈魂的最深處,而且特別的熱。 那種感覺,就彷彿一根燒紅的烙鐵,一下子捅進來,燒着了她的靈魂。

“呀。”

她脖子瞬間擡起,發出一聲來自靈魂深處的吟叫,至於先前的想法,徹底忘到了腦後。

她的反應,讓陽頂天微笑。

這是陽頂天故意的,凝氣入體,直入宮胞,沒有一個女人能不叫,馬晶晶哪怕性子再清高,也不能例外。

發了氣,再鬆腰,鬆頸,然後一路按摩下來。

馬晶晶是個標準的美人,身子纖儂合度,不肥不瘦,手按上去,真是說不出的美妙。

所謂的胸罩帶子會阻礙按摩,當然是胡扯,陽頂天就是想無障礙的按捏馬晶晶的身體,一路按下來,臀部雖然是敏感處,但先說清楚了,昨天按過了,所以毫無顧忌,馬晶晶也不會多想。

最後是雙腳,陽頂天心中一動:“好一雙美腳,玩玩。”

馬晶晶腳上穿了短絲襪,陽頂天念頭一起,手就抓住了馬晶晶右腳,隔着絲襪,手感更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