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呦西,有賭注,我滴喜歡,你說吧,賭什麼!’’木瓜太郎說完之後,一雙大眼像鍾馗似的盯着我看,看的勞資心裏透着一股陰寒。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就在我想着辦法對付木瓜的時候,突然想起了納蘭琪曾經提煉出的那顆龍陽丹,此丹可謂是天下至陽之物,估計這一刻乒乓球大小的丹藥就足以撐爆木瓜太郎的身體。

唉~勞資可憐的龍陽丹,我還沒嘗過什麼味呢,如今卻要送給面前這個不認識人的傢伙,真是可悲啊!

‘‘我手裏有顆丹藥,它可以提升一個人幾萬年的功力,我們就比試一下賽跑,看誰先到遠處的石碑上,你看怎麼樣!’’~

我說完之後,戴有乾坤戒的手一翻動,一顆黑乎乎的圓形物體出現在了我的手中,而且那濃郁的靈氣充斥着四周方圓百米的空間。

‘‘呦西,看着就像是好東西啊,紫風,我們快快滴開始!!’’~

木瓜太郎說完之後,擺出了想要衝出去的姿勢,看來他已經跟着我的計劃上路了,而且內心十分渴望得到這顆龍陽丹。

木瓜也許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在他眼中,估計也就將此龍陽丹當成了能夠提升自己萬年功力的寶物。

然而他遠遠想不到的是,這靈氣十足的龍陽丹其實就是藥效強大又霸道的強勁中藥‘威哥’。

‘‘好,我們現在開始吧!’’~

我說完之後,於是一聲令下,兩個人就如同光影一般衝了出去。

但是我可不是木瓜太郎眼中的那個紫風,況且紫風的實力有多高深莫測我也不知道!

我可能只是與所謂紫風長得有點相似而已,被這二貨木瓜太郎給誤認爲紫風。

其實我的階位才僅僅在尊者中期而已,就算是全體戰鬥形態,也只不過是魔王初期而已,和帝境高手的木瓜太郎想比,可謂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所以速度上也是存在着不小差距的,轉眼之間,勞資便被木瓜太郎給甩到了身後。

看着急速而去的木瓜太郎,勞資似乎聯想到了後面將要發生的事情,怎麼想都很想笑,但是我還是忍住了,拼了命的往前衝,經管我知道趕不上木瓜太郎。

‘‘紫風,或許你真的老了,你的速度變得太慢了,完全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趁早將這片土地讓給我們日族,省的以後受苦受累!’’~

木瓜太郎的這句話給我一種想要拍死他的感覺,勞資當然慢了,勞資畢竟不是那個什麼紫風!~

況且那個紫風可是太古戰天時代的遠古神魔,就算是他每天都不修煉,估計現在也足以能夠達到帝境了。

遠古神魔可是凌駕於現在諸神諸魔之上,畢竟神與魔以前爲一族,共稱爲神魔,但是後來天地東方,所以神魔一族出現了分支。

但是那種逆天級別的古神魔可不是這麼好找到的,因爲戰天時代的諸神魔隕落衆多。

所以殘餘的古神魔也只有寥寥數人,然而大部分只是遠古的古神或者古魔,並不能稱爲神魔。

‘‘紫風,你滴要輸了,我滴已經看到了石碑,哈哈哈哈,那顆至陽的丹藥要歸我啦!’’~

木瓜太郎說完之後,速度瞬時又提升了幾分,可能是唯恐我在這關鍵時刻超越他吧!

但是勞資怎麼會超越他嘞,我還巴不得他贏呢,於是故意在木瓜背後大喊:‘‘別跑,丹藥不能給你,我要趕上你!’’~

我越是這麼說,木瓜這傢伙跑的越快,都已經超越了極限了,轉眼就已經到了距離石碑最近之處!

而此時的我和木瓜相差的距離足足有幾千米之遙,就算是勞資想要追上他,此時也已經無望了。~~~

‘‘我贏了,哈哈,萬年的修爲是我的了!!!’’~

木瓜太郎說完之後,大步一登,踩在了幾十丈高的玄武岩石碑之上,頓時氣勢四散,看來是已經得意忘形了。

真是好魚,順着我下的誘餌向岸邊游來,但同時也是好愚,因爲他壓根就不知道他得到的是什麼東西!

過了好一會,勞資纔出現在了石碑之前,距離木瓜太郎有五十米之遙,於是停在了這五十米外的虛空之上。

故意露出沮喪的神色,裝作十分不捨的將手中的龍陽丹送出去,但是同時我又以一道異能力傳輸,將龍陽丹射向了五十米外的木瓜太郎。

之間木瓜太郎一把抓到那顆丹藥,先是欣賞一番,隨之放在鼻子下用力的聞了聞,並讚美道:‘‘此物只應日族有,他族到死不可得,啊!’’~

臥槽,好溼,這木瓜太郎太沒情操了,而且節操也掉了一地,抱着個龍陽丹還當成了寶貝,居然說這玩意本來就應該歸他們日族所有,真是不害臊。

‘‘紫風,不好意思了,待我有了這萬年法力,就一定能夠打敗你!’’~

咕咚!

木瓜太郎說完之後,只聽咕咚一聲,整個乒乓球大小的龍陽丹居然就這樣被他硬生生的給吞了下去。

臥槽,花擦啊,這貨的喉嚨眼是不是帶放大的,這可是乒乓球大小的丹藥,連嚼都省了,居然整個吞下。

反正吞與嚼都無所謂,總之是已經進入了木瓜的體內,只要他敢運功,估計龍陽丹的藥效就會被催發,到時候可能就真的會有好事發生。

‘‘怎麼會渾身有點熱!’’~

果不其然,我這裏剛說完,木瓜那邊就已經開始運功了,而且還渾身發熱,看來是藥效已經開始擴散了。

越是發熱,木瓜太郎越是將功力運轉到極致,可能他想依靠這個空間中的天地靈氣來驅散體內的這股燥熱。

但是木瓜太郎完全想不到,他的功力運轉將會是龍陽丹的導火線,畢竟龍陽丹是集大量天材地寶煉製而成。

所以對於靈氣相當親和,而且無論是多少的靈氣都無法阻止龍陽丹發揮它該有的威力。

‘‘好熱,好熱,呃啊,紫風,這不是靈藥,這是**,你你你,你滴太卑鄙了!!!’’~

木瓜太郎說完,掙扎着想要往我這邊撲來,但是翻江倒海的藥效豈是他能將功力分散的!

所以木瓜太郎垂直從幾十丈高的石碑直接掉下,伴隨着撲通一聲,整個人摔在了無比堅硬的玄武岩上。

‘‘唉~勞資早就告訴你了,我不是紫風,我是胡曉東,是你自己死纏爛打的,關我什麼事!’’~

我對着在地上打滾的木瓜說完之後,一把聖劍頓時出現在我的手中。~

隨之,聖劍發出的幾道劍氣在空間的承載下呼嘯而過,衝向在地上沒有任何防備的木瓜太郎。

鏘~

隨着一聲金屬的撞擊聲,劍氣化爲虛無消失在空中,而木瓜太郎則安然無恙的躺在地上對着我哈哈大笑。

‘‘哼哼,原來你只是個小小的尊者而已,是我瞎了眼,看錯了人,不過,縱使如此,你依然殺不了我!’’~

木瓜太郎說完之後,居然強行突破被封的穴道,也不管龍陽丹的藥力擴散至全身,將渾身憋的通紅,硬是聚集異能力,對着狂轟濫炸!

偶滴神啊,帝境高手果真強橫,居然能夠區域封殺,僅僅轉眼之間,勞資便處身於火海之中。

而且,方圓百米的虛空居然全被木瓜太郎封鎖,讓我動彈不得,每前進一步都要費好大的勁,然而同時還要忍受區域封殺的壓力。

躲過這一劫,我就是傳奇,躲不過這一劫,肉體重生估計需要萬載。

雖然勞資是不死之身,但是肉體還是需要萬載時間來鑄造的,所以勞資不能在這裏損失肉體。

區域封殺之後,想必龍陽丹的真正的威力纔會真正的在木瓜體內發生,到時候爆不爆體就取決於那一啥那了。

區域封殺之中,到處都是火海和光刃,從外界壓根就看不到裏面的任何人與物,所以一整片的空間之中全是血色的火海。

而木瓜太郎此時忍受着雙重傷害,一是因爲想要滅殺我而在此時使用了大法力,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爲龍陽丹正侵蝕着他無防備的丹田。

封殺火海之中,我這一身極品級別的衣服幾乎被燒成了碎片,一身光溜溜的,漫步在這火海之中,拼命躲閃着來回衝擊的光刃和烈火。

臥槽,真的好熱,雖然這不是傳說級別的幽冥烈火,並不能焚燒我這不滅之體!

但是千萬攝氏度的高溫烤的我渾身流油,這對我來說,可謂也是一次不小的磨練。

火海之外,木瓜太郎渾身膨脹,幾乎都快要成了氣球,看來是被憋的不輕了,距離爆體恐怕只有一步之遙了。

轟隆隆!!

終於,一陣爆炸聲傳來,封殺被解除,火海化爲無數黑乎乎的東西自幾十丈的高空墜落。

而我,則也隨着黑乎乎的東西掉落至玄武岩地面,至於木瓜太郎,早已經消失在了這片天地之中。

然而在茫茫大地之中,只留下一道空蕩蕩的土黃**門,伴隨着一道明亮的光芒閃過之後,界門也整個關閉了。

……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生死逆動!烽火成山!古魔一指! 道古歸空!!

順爲仙,逆爲魔,仙魔只在一念間。

木瓜歸去,靈氣潰散,一位年輕人躺在成片都是黑乎乎東西之中,裸露的身體上沒有一絲遮羞的布條。

沒錯,他就是我胡曉東,不過大家不要認爲我沒有任何事情,因爲我此時也是身受重傷的軀體,而且意識還徘徊於體外。

靈氣突然的潰散和施法者自爆的威力都足以要了勞資的命,再加上那區域封殺的突然潰散,差點沒把我給撕成兩半。

不過還好,我已經撐了過來,只不過我意識還處於混亂與虛無之中,而我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的空間,而且伸手不見五指。

突然,在我混沌的意識中出現了一道光明,逐漸形成圖像世界,越來越清晰,慢慢發展到居然把我也給吸入到了這個圖像世界之中。

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好熟悉,我記得自己貌似曾經來過這裏,又貌似是在夢中,難道,這裏是我以前常常夢到巫師的地方嗎。

感覺很相似,那些巫師的臉已經完全可以看的很清楚,從他們的動作來看,貌似是在祭煉着什麼東西。

一口石棺位於祭煉臺中央,而且棺蓋已經被掀開,就在石棺的四周,好多人都顫顫巍巍的跪着,口中對着那些押着他們的士兵祈求着什麼!

他們的聲音我聽不到,因爲我現在貌似處身與時空記載的位面,所以這裏記載的都是映像,並沒有聲音。

而這些映像的記載早已經被未知的神祕人施展了大法力,使人看起來更真實,就像是融入其中一樣。

祭煉正在進行,大約十幾名身穿巫袍的巫師正在進行着朝拜和一系列的儀式。

大約過了十幾分鍾,一位巫術師提着一個大盆和一把匕首向着那些跪着的人走去,而且每走一步,口中都在嘟囔着什麼,可能是咒語吧。

一把匕首,一盆鮮血,一地屍體,跪着的所有人都被殺了,收集了慢慢的一大盆新鮮的血液。

這盆血液被一個巫師使用異能力隻手扛起,徑直走向已經被開了蓋子的石棺,隨後將整盆的血液倒入石棺之中。

臥槽,這是多麼血腥的場面,而這些巫師到底是在祭煉什麼,以至於殺害那麼多的人來收集新鮮的血液嗎!

然而像這種活祭,勞資可謂是最排斥的,也可以說是不能接受,他們居然採用生靈的血精來活祭一個躺在棺材裏的傢伙,也不知道這石棺之中的東西到底是何方神聖。

血液在石棺中沸騰,就如同被燒開了的熱水一樣,揮發成紅色的水汽,瀰漫在整個石棺周圍。

最終,石棺破碎,一個渾身邋遢的傢伙出現在了衆人眼前,我看到,那是一個長有獠牙的人,一雙銀目正盯着在場的所有人。

然而無知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朝拜的東西是什麼,直到這些人死時他們才明白!

自己原來給自己祭煉出了一個死神,而死神一經復出,就是要大殺四方的。

‘‘他他他,他是將辰,將辰居然是這些人被祭煉而活的!!’’~

這讓我難以置信,將辰居然是被一些巫師喚醒的,然而從石棺的表面來看,這石棺絕對是後人從地下挖出來的。

因爲石棺上刻的是太古魔文,這種文字在當時乃至如今只是被當成了圖形而已,所以並沒有人真正的懂得它們存在的真正含義。

文字有點模糊,所以看不清楚,再說我也不想知道那些文字,而我只想知道爲什麼將辰會在那個時代復出,看當時的旗幟,貌似是在秦朝。

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巧合,然而將辰一出,大秦帝國血流成河,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人屍之戰。

就在當時,全國各地出現了數以萬記的空城和屍橫遍野的村莊,到處都充滿了恐懼的元素。

將辰一出,萬屍重現,本來已經沉睡了數萬載的各種殭屍等行屍就因爲感應到了將辰這個新屍王的出現,居然全部從沉睡中復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