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周瑞點頭,「是,是,姑奶奶你說的是,等以後有錢了,咱們也買一套。」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席志源在旁邊問道,「孩子的名字,你們想好取什麼了嗎?」

「正發愁呢,取的名字她都不喜歡,不是嫌棄土,就是嫌棄寓意不好,要不然就是嫌棄用的人太多,我這段時間看字典看得我是頭暈眼花」,周瑞也不知道為啥取個名字,就這麼難。

席嬌嬌憤憤的看著他,「你們聽聽他取的,周衛國、周建國,土裡土氣的,這不是上一輩才會用的名字嗎。」

簡寧表示贊同,「是有點不好聽。」

周瑞表示受到了傷害,「行,行,我看到時候你們生孩子,給孩子取多好聽的名字。」

「你放心,一定比你取的名字好聽」,席志源默默說。

周瑞本來想辯駁,最後對著席志源嘿嘿一笑,「那也得你們先把孩子生出來呀,我差點忘了,簡寧現在才讀大一吧,這離大學畢業還有三年吧,這萬一要是讀個研,那可不是畢業更晚,結婚更晚了…」

周瑞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席志源本來就愁簡寧年紀小,這就算要領證結婚,都不到法定年紀,他年紀不算小,就算他著急,可對方不急,這眼看著周瑞結婚了,眼看著別人馬上就要當爸爸了,而自己就算想領個證,都還要算時間,這席嬌嬌已懷孕,家裡的兩個老人就催得更緊了。

席老太太還悄悄的問席志源,「你們打算啥時候領證結婚啊,這領證結婚也不影響讀書的嘛。」

席志源默默的嘆了一口氣,「您未來兒媳婦的年齡太小,都還不到領證結婚的年紀。」

有的時候年紀太小,也並不是一件好事。

周瑞和席嬌嬌來做客,簡寧買菜,打算下廚招待他們,可她的廚藝實在是不好,也就僅能下下麵條,煮煮餃子等,最後這一桌子菜都是席志源做。

席嬌嬌就在旁邊教訓周瑞,「跟我表哥學著點,看看別人是怎麼當對象的,你再看看你。」

周瑞在家裡啥活都干,但就是唯獨不做飯。

等吃完飯,送走兩人後,簡寧在廚房洗碗收拾,席志源在客廳里看電視,簡寧洗碗出來的時候,電視劇正好結束,裡面正好放的是新希望的廣告。

「我拍的廣告,好看吧」,簡寧湊到席志源的身邊,其實這個廣告開始投放后,她也就剛開始播的時候看了一兩次。

席志源「嗯」了一聲,看著廣告不知道在想什麼,然後問了一句與眼前無關的話,「你是十二月的生日對吧?」

「是呀」,雖然不知道席志源問這個做什麼,她還是點了點頭。

席志源扭過頭,眼裡帶著絢爛的光,朝她笑了一下,「等到了十二月,過了你十二月的生日,我們去領證吧。」

簡寧猛不丁的聽到這個話題愣了一下,她還沒想過上學的時候就領證結婚,再說她才多大呀,還這麼年輕。

「太早了吧,我還在上學呢,等我上完學也不遲呀。」 天色漸漸暗了下去,二樂在百無聊賴。

那隻大黑龍此時又飛了回來,臉上怒氣沖沖,身上還濕漉漉的。

二樂看了看他這身裝扮,覺得十分好玩,自己只見過落湯雞,這還是第一次看見落湯龍。

想了想,認為他肯定是飛出去的時候一個不小心掉進河裡了。

那隻蛟龍回來之後遞給二樂一個餅,氣鼓鼓的說:「吃吧!」

二樂笑了一下,這隻龍還是挺可愛的,雖然表面上裝的很高冷很兇神惡煞,實際上也是一枚中二少年啊。

二樂接過餅啃了起來。

司少弦坐下氣鼓鼓的說:「真是氣死我了!」

二樂小心翼翼的問:「怎麼了?」

「我剛剛去外面,準備隱身偷偷拿點吃的回來,結果被一隻只豬看見了!」

「被豬看見就看見了唄,怎麼你們龍族還不能被豬看?」

「是一隻蜘蛛!不是一隻豬,一隻!蜘蛛!」司少弦更生氣了。

「那那隻蜘蛛怎麼著你了?朝你吐絲了?」二樂笑道。

司少弦抓狂的說:「那隻蜘蛛,成精了!但和普通由動物幻化的妖不一樣,那隻蜘蛛很奇怪!」

司少弦回憶起當時。

他因為想起往事生氣的離開了山洞,走著走著便來到了當時的那個小漁村。

大海在遠處翻滾著波浪,這邊的港口擠滿了滿載而歸的漁船,漁民們站在自家船上收網拿魚,家裡面的女人此刻也出來幫忙來清理漁網了,岸邊都是跑來跑去三五成群嬉戲打鬧的小孩子。

這麼多年過去,漁村還是老樣子,只不過當年的漁民已經過世了,這裡的都是那些人的後代吧。

司少弦嘆了一口氣,在任何時代,人類都是一樣,過著一樣的生活。

他順著漁村走到了集市上,覺得有一些不對勁,他感覺有一雙眼睛盯上了他,但他幾次回頭看都沒有任何東西。

他便搖了搖頭,認為是自己想太多了,誰會跟著一隻龍呢。

理智恢復之後,他想起之前在山洞,自己惡狠狠的凶了二樂,還把她一個人丟在山洞自己生氣跑了出來。

便覺得不好意思,想著給她帶點吃的回去。

於是使了一個隱身咒語,準備偷偷從小攤販那邊拿幾個包子饅頭餅之類的東西。

他雖然施了隱身咒,但也不敢大搖大擺的去偷東西,畢竟要是周圍的人看見一塊餅在空中飛來飛去還不得嚇死。

他偷偷蹲在那個攤子下面,結果自己剛剛摸到一塊餅,就有人抓住了自己拿餅的手。

嚇得他趕忙抬起頭來,結果看到一個女人的臉,那個女人好像就是攤販,在這周圍的攤販大多數都是漁民,常常住在海邊,被曬得黝黑黝黑,皮膚粗糙,有的人臉上還會帶著紅暈,穿著粗布衣服。但抓住自己的這個女人的和其他人都不一樣,雖然是一身漁民打扮,臉卻很白凈,頭髮光華如絲綢,而且,還很妖。

「很妖?你怎麼判斷一個人長相很妖的?」二樂忍不住打斷了他。

熾焰豪門:boss老公誘妻成癮 「不只是很妖,而且很邪氣,我見過不少妖,多數都是精怪,但這隻我猜不出來,反正她很邪氣。」司少弦一臉正經的說。

那個女人朝司少弦一笑,還朝自己吐了一口氣,司少弦便覺得很是詭異,畢竟自己施了隱身咒,照理說人是看不出來的。

司少弦也顧不得那麼多,看到那個女人吹氣下意識的屏住呼吸。拿了餅掙脫了那個女人的手。

「那不就是你偷人家東西被抓個正著嗎,你那個隱身咒語說不定出問題了呢」二樂不覺得有哪裡奇怪。

司少弦直接說「不可能,只能說明她不是人!」

聽到這句話把二樂嚇得,趕緊把嘴裡的餅吐了出來。

「那你還敢給我吃這個?」

「你聽我繼續說完。」

司少弦掙脫了那女人的手,發現那個女人確確實實能看見他,還衝他笑了一下,司少弦頓時覺得頭皮發麻、瘮得慌。

沒想太多司少弦就跑了,回來的路上感覺身上有一些癢。

於是司少弦掀開衣服,發現裡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蜘蛛!小小的,在身上爬來爬去!還有一些蜘蛛絲在自己的衣服上。

司少弦這才明白,剛剛那個女人是一隻母蜘蛛,把自己的孩子們全部吐在了自己身上。

司少弦立馬飛進一片池塘裡面,那些小蜘蛛便漂浮了起來,密密麻麻一大片。

聽到這,二樂趕緊把放在桌子上吃過兩口的餅撿起來跑到山洞邊上朝外面扔的遠遠的,又急忙在自己嘴裡灌了許多水漱口。

然後罵道:「司少弦我得罪你了嗎?給我吃這個!」

司少弦還沒來得及解釋便接到劈頭蓋臉的一頓罵。

最後只得怏怏的說:「別扔啊,你聽我繼續說完啊。」

在確認了自己身上沒有那些噁心的小東西了之後,司少弦便準備從池塘起身,這個時候,他聽到周圍有細細碎碎的聲音。 團寵大佬六歲半 定睛一看,池塘不遠處的樹下,有一隻碩大的蜘蛛。

司少弦朝二樂比劃了一下「有這麼大!」

二樂不由得嚇著了,這得有一輛小汽車的大小啊,這隻蜘蛛何止是成精了,簡直是變異了,她之前就聽說這邊的世界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妖物,心裡已經做好了準備,但看見司少弦的描述時還是不由得一驚。

那隻蜘蛛一直在那棵樹底下徘徊,不一會又來了幾隻比他小一些的蜘蛛,看樣子是大蜘蛛的手下。

那隻大蜘蛛化成人形,就是之前看到的那個女攤販。尖聲尖氣的說:「跟丟了,我這麼多孩兒都沒了蹤跡」

另外一隻稍小一點的蜘蛛說:「怕是被發現了。」

那個女人冷哼了一聲說:「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先回去。」

等他們幾隻蜘蛛走後,司少弦才敢起身。司少弦去了另外一個經常去的農民家裡要了一塊餅這才回來。

二樂訕訕的說:「那剛剛那塊…」

司少弦攤了攤手:「你扔掉了自己的晚飯,這可不怪我,我都說等我說完,結果你直接就扔了」

司少弦覺得不對勁:「不對,你怎麼不問問我有事沒有,一直糾結那個餅?我可是救了你的命的人啊!」

二樂笑了笑:「你都氣鼓鼓的回來了,還能眉飛色舞的和我說話,你肯定是沒問題的嘛,最後你不是說了嗎,那幾隻蜘蛛沒找到人不就回去了?」

司少弦氣鼓鼓的說:「反正我不管,我是為了你去偷東西的,然後才被蜘蛛精看見並盯上的」

二樂想了想便說:「這隻蜘蛛精也是,聽你的描述少說也得是個大妖怪了,不就偷她一塊餅嗎,至於吐你一身的小蜘蛛嗎?」

司少弦跟著說:「可不是嗎,就一塊餅,還跟蹤我,要不是我聰明絕頂,就跟到老巢來了。」

二樂作為一個在現代社會浸染了十幾年的優秀少年,此刻深知,當朋友受到欺負的時候,最合適的辦法不是為他出頭,而是和他堅定的站在一個立場上,痛罵那些欺負他的人。

「不要生氣,你不是說她吐了很多小蜘蛛嗎?那也是生過娃的女人了,可能是一隻年級很大到了更年期的母蜘蛛,看你長得好看跟蹤你也說不定。」

司少弦的怒氣慢慢的消了下去:

「那也是,畢竟我風流倜儻英俊瀟洒。」

二樂在心裏面無奈的攤了攤手,你當時蹲在別人攤子底下猥瑣的偷人家餅,怎麼可能英俊瀟洒風流倜儻。但表面上為了安撫小黑龍,還是裝作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看到沒,這就是女人的虛假的友誼。

二樂這個時候想起來二哈的處境。

於是又繼續問:「你當時帶走我的時候我邊上的那個少年怎麼樣了?」

她之前一直在想玄煜的轉變,這會又在為小黑龍義憤填膺,竟忘記二哈的處境,她這個主人確實當的不太稱職。

司少弦想了想說「那隻狗妖?」

二樂點了點頭。

司少弦說:「應該被抓走了吧,他當時昏迷了好像。」

二樂著急的說:「我要去救他!他被關進地牢了,如果我不救他,他會死在那裡的!」

司少弦笑了起來:「再怎麼樣他也是一隻半大的狗妖,你們人類的地牢困不住他的。」

二樂頓了頓說:「你的意思是他不會有事?」

沖喜娘子會種田 司少弦白了他一眼:「拜託,他是妖唉,和我一樣,可以變換形態的,變只螞蟻變只蜘蛛就輕易溜掉了好嗎?倒是你,太弱了,那隻小妖要不是為了救你也不至於被人暗算的。你呆在他身邊他才不安全好嗎。」

二樂想了想還是不太放心,想要去救二哈。

「你現在啊,還是別出去的好,你可是要被抓進大牢的人啊,我也最好別出去,遇上那隻大蜘蛛就慘了,這人長得帥啊,迷妹就多,迷妹一多就很煩惱。」

「那隻小狗妖你就放心吧,他肯定不會有事的,狗一向機靈」

本來二樂聽到他的解釋已經放下了心頭的擔憂,結果這龍說狗一向機靈,她便坐不住了,那可是只哈士奇!被稱作「撒手沒」哈士奇啊。

不是還有人說哈士奇不能做警犬的原因是因為極其容易和犯罪分子達成共識嗎?

那二哈他…..現在是不是被玄煜收入麾下,準備磨刀霍霍向主人?

二樂堅持說:「不行啊,我真的得去救他,他很蠢的!」

小黑龍白了她一眼:「你比他更蠢,他是只妖啊,輪得到你來救?你去反而他還逃不出來,別人說不定會加強看守。別搗亂了,趕緊睡覺,要救也是明天去救!」

二樂想了想,自己現在也出不去這個山洞,只得按照小黑龍說的明天再想辦法。 「領證不影響你上學」,席志源開口,「反正早晚都是要領證的。」

簡寧反駁道:「那不一樣」,怕席志源誤會自己的意思,撒著嬌,「咱們現在這樣談戀愛也不是挺好的麽。」

簡寧可不想就這麼早領證結婚,在她自己的意識里,自己還是年輕的小姑娘,自己的身邊的同學一個個都是未婚女青年,有的人甚至都還沒有談過戀愛,要真的年底就領證結婚了,那自己可就從姑娘跨到已婚婦女的行列了,想想就惶恐。

見簡寧這樣說,席志源就沒有再接話,這個具有爭議的話題就這樣被擱置了下來。

過了沒幾天,簡寧接到了周倩的電話,還以為是新希望里有什麼事情,結果周倩在電話那頭問,「簡老師,之前給你說的那件事,那個電話號碼,別人又打電話到學校里來了。」

簡寧聽見她無頭無腦的話,愣了一下,還以為自己把什麼重要事情給忘記了,「你說的什麼事情呀。」

「就是我上次說的,廣告的那事,好像有人想請你拍廣告來著」,周倩又把之前的事情講了一遍。

簡寧這才反應過來,「喔喔,我記起來了,怎麼啦?」

電話裡頭的周倩笑著說,「人家又打電話來了,上次我不是給你電話了嗎,要不您給對方回一個電話?」

電話號碼?簡寧回憶著,當時電話打不通,那寫著電話號碼的紙好像不知道被自己扔到哪裡去了,於是對周倩道,「行,那麻煩你把電話號碼再報給我一下。」

給別人拍廣告,簡寧還真的沒有想過這回事,更沒有想到有人會因為自己拍的廣告而找上自己,她倒是有點好奇,是什麼樣的人想找自己拍廣告。

對著手中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這次電話接起的很快,「請問你是哪位呀?找誰啊?」

電話里傳來一個嗓門大、聲音洪亮的女聲。

「你好,這是你們這邊給我留的電話號碼,我是新希望英語廣告中的…」

簡寧的話還沒有說完,電話里那邊就傳來女人欣喜的聲音,「對,對,沒錯,我找你,可算把你的電話給等來了…」

女人的情緒異常興奮,在電話中簡單的做了下自我介紹,便約著簡寧見面,「電話里一句兩句說不清楚,你看你有沒有時間,咱們出來見個面,我請你喝咖啡,咱們便喝邊聊?」

簡寧失笑,不過也有了點好奇,「行,不過我今天沒有時間,明天下午行不行?」

「行,行,沒問題。」

到了第二天下午,簡寧按照約定的時間到了地方,她不認識對方,本來還想詢問下店裡的服務員,就看見一個大概三十幾歲的打扮穿著相當時髦的女人在沖著自己招手,「這,這兒呢。」

簡寧帶著疑惑走過去,在對方面前落座,「你就是李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