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呵呵……我看你們之間總是隔着一層窗戶紙,索性幫你們給捅破了它。師父,神魔時代早就已經成爲過去了,連天宮界的人類都能和神魔結合,你又何必一定要在意彼此的身份?”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石八方在一旁幫腔道:“是啊師父,你不知道將臣在聽說你決定嫁給泉神的時候那副心急的樣子,我那時候真擔心他會把泉神給大卸八塊。”

玄女聞言瞪了石八方一眼道:“你閉嘴!寧平是主謀,你就是幫兇!這是我跟他之間的事,你們這些傢伙少管閒事。”

聽到這話,寧平跟石八方嘿嘿一笑,沒有再言語。玄女見狀頓時感覺面上有點發燒,索性去林珂等人那邊,離開之前叮囑道:“去告訴那傢伙,還要靠泉神幫石化的韓宇恢復正常,不要現在就弄死泉神。”

寧平本來想問問誰是那傢伙,不過見玄女此時的情況,寧平真擔心玄女會惱羞成怒,只能把打趣的話咽回肚裏,跑到將臣的跟前將玄女的話說了一遍。將臣聽後點了點頭,沉聲說道:“我知道了,你們退後一點,我要把那個老不修給叫出來。”

“哦。”寧平應了一聲,往後退了兩步,隨後好奇的看着將臣,想要知道將臣怎麼把躲在復活泉裏當縮頭烏龜的泉神給叫出來。

就見將臣站在湖邊,兩眼微閉,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只是猛然睜開雙眼,開口輕喝道:“泉神!”

話音剛落,湖面出現翻涌,先前那個老不修泉神一臉惶恐的從湖裏鑽了出來,一見將臣就連忙拱手行禮道:“小神不知上仙駕到,有失遠迎,還請上仙勿怪。”

那副狗腿的樣子看的寧平等人目瞪口呆,這還是剛纔那個猥瑣囂張的泉神嗎?將臣沒有理會身背後寧平等人的驚訝,伸手對泉神招了招,口中說道:“泉神,你近前來。”

泉神小心翼翼的湊了過來,滿臉賠笑的說道:“上仙,不知有何吩咐?”

將臣沒有回答,伸手一把揪住了泉神的鬍子,冷笑着說道:“混賬老頭,竟然敢打我徒弟媳婦的主意,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說着不等泉神解釋,擡頭往後一掄,泉神便離開湖面,被扔到了岸上。

泉神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好不容易纔緩緩爬了起來,但一看將自己包圍的寧平等人,泉神立刻識時務的抱頭蹲在了地上,嘴裏大喊道:“動手可以,不要打我臉!”

聽到這話,寧平等人頓時哭笑不得。玄女沒好氣的說道:“少裝可憐!我問你,剛纔韓宇沒有解除石化是不是你在搗鬼?”

“不是,我沒有搗鬼。”泉神連忙答道。

“唔?”

見玄女不信,泉神哭喪着臉答道:“諸位上仙,小神真的沒有說謊,現在的復活泉早就不是昔日的復活泉了,它現在也就是一個普通的泉眼,流出來的水也跟人界的泉水沒有什麼差別。”

“那你剛纔對我說可以讓韓宇恢復正常是在騙我嗎?”林珂聞言瞪着泉神問道。泉神被嚇得縮了縮脖子,開口解釋道:“上仙息怒,這復活泉雖然不能解除石化,但小神知道還有一處可以解除石化的地方,所以剛纔小神並沒有騙你。”

“在哪?”將臣慢悠悠的問道。

泉神知道自己此時如果不說,估計是過不去這一劫了。只能老老實實的說道:“在須彌山中有一處寒潭,如果把你們被石化的同伴放進去浸泡,就可以讓其恢復正常。諸位上仙,該說的小神都說了,是不是能夠放過我了?”

將臣剛要開口答應,寧平及時阻止道:“慢着!我還有話要問。”

“上仙請問,小神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泉神現在誰也不敢得罪,連忙點頭答道。

對於泉神如今前倨後恭的態度,衆人心裏鄙視不已,不過現在不會跟這種小人計較的時候。寧平盯着泉神問道:“我聽說須彌山中有很危險的存在,你既然知道可以化解石化的寒潭,想必也知道那個危險的存在具體是什麼吧?”

“厄……”泉神聞言一愣,眼珠連忙轉了起來。只是他這一耽擱,將臣頓時察覺到不對,擡腿一腳將泉神給踹翻在地,上前一步掐住了泉神的脖子喝道:“好膽!竟然敢暗算我們!”

“沒,沒有,小神不敢。”

“既然不敢,剛纔爲什麼要猶豫?”將臣怒聲問道。

“小神,小神錯了。”泉神連忙求饒道。

一旁的玄女見狀輕聲說道:“將臣,這個傢伙現在還有用。”

將臣誰都可以不鳥,但惟獨對玄女的話言聽計從,聽了玄女的話後,將泉神用力扔在地上,盯着泉神喝道:“再敢有半點惡念,我就讓你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不敢,不敢,小神不敢。”泉神一臉驚恐的答道。

將審問泉神的工作交給了寧平跟菲爾德,有將臣坐陣,審問的很順利,泉神沒有絲毫隱瞞,連自己第一次偷看婦女洗澡這種事情都交待了出來。不過爲了以防萬一,將臣還是決定將泉神一起帶去須彌山,以免泉神欺騙他們這些人。

泉神對此決定雖然不滿,但看看將臣的塊頭,泉神覺得跟這種人正面對抗是十分不明智的選擇,忍氣吞聲的選擇了順從。

就在寧平等人商量什麼時候去須彌山的時候,天宮界的人類也在展開激烈的討論,而討論的議題,就是離開天宮界去別的地方重新開始生活。

正所謂故土難離,雖然這裏並不是人類原本的地盤,但經過數代繁衍,這些天宮界的人類其實都是出生在天宮界,對於人界這個老家其實並沒有什麼認同感。所以當白老七將可以離開天宮界的消息帶回來的時候,許多人並沒有感覺欣喜若狂,而是在那猶豫不決。

爲了處理平日裏的糾紛,天宮界人還是推舉了一些德高望重的人負責處理日常瑣事的。現在白老七帶回來的消息可以說是改變天宮界人類命運的消息,天宮界的人對於這個消息十分慎重,幾乎所有的天宮界人都聚集在了一起,商量着自己將來的命運。

有人想要離開天宮界這個要啥缺啥的地方,但有人也不想要離開,認爲白老七帶來的消息不實,這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人家那樣幫自己,一定是圖自己什麼。只是他們也不想想,就他們現在這副慘樣,又有什麼是值得別人圖的。

對於族人的謹慎,白老七可以說是氣得三尸神暴跳,只是他不是德高望重的長老,他沒有辦法決定整族未來的命運。只是讓他繼續留在這個天宮界受苦,白老七是不願意的。見長老們商量來商量去的沒有個結果,白老七一咬牙,跳上了一塊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他的大石上,大聲對着那些族人喊道:“大傢伙都聽着,老子叫白老子,不管你們是怎麼想的,但老子已經決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了。誰願意跟老子一起走的,那就回家收拾行李去。誰要是不願意,那也請你們不要阻攔我們離開。”說完白老七跳下大石,撥開衆人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見白老七含怒離開,天宮界的三個長老眉頭皺得很緊,他們並不是說不想要離開天宮界,但是卻總擔心自己會被欺騙。他們想要多一點商量的時間,卻沒想到白老七等不及了。

看着自己面前擺着的兩個白饅頭,大長老伸手拿起一個,輕輕掰下一塊扔進嘴裏,細細咀嚼,慢慢嚥進了肚裏。隨後睜眼說道:“如果白老七說得都是真的,那我們倒是可以去試一試。”

“大長老,你打算離開這裏?”二長老聞言問道。

三長老翻了翻白眼反問道:“離開這裏有什麼不好?這裏要啥沒啥,留在這裏等死嗎?”

“萬一這裏面有什麼陰謀……”

“能有什麼陰謀?我說二長老,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你自己倒是說說,你有什麼是可以被別人看上的?”三長老聞言譏諷的說道。

二長老被說的臉色一紅,隨即惱羞成怒的說道:“三長老,我這也是爲了全族的未來着想,你這樣說我合適嗎?”

“過分的謹慎就是膽小!難道爲了你的謹慎就要放棄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你以爲這種可以離開的機會很容易遇到嗎?”

“好啦你們兩個,不要總是見面就吵。老三,你趕緊去找白老七,告訴他我們已經決定接受他的意見,全族遷往人界,希望他可以帶你去見見那些外面的人類。”

三長老一聽這話當即大喜,連忙點頭答道:“大長老放心,我這就去說。”說完,三長老快步離開了現場。見三長老走了,大長老拿起兩個饅頭,先前自己掰下來一塊的那個留給自己,剩下的那個則遞給了二長老。二長老見狀倒也沒有推辭,笑着接過跟大長老啃了起來。

當三長老找到白老七的時候,白老七已經收拾停當,正帶着自己的妻兒走出家門。一見三長老登門,不由納悶的問道:“三長老,你們商量出結果了?”

“嗯,商量好了。你先別忙離開家,到時候咱們一起走。”三長老點頭對白老七說道。

白老七一聽這話頓時心裏一喜,說實話,讓他帶着妻兒獨自離開,其實他心裏也同樣沒底。現在聽到三長老帶來的消息,頓時眉開眼笑了起來。三長老見狀連忙說道:“老七,你現在有空沒有?要是有空,帶我去見見幫咱們離開的那些人好不好?我想要當面對他們表示感謝。”

白老七聽到這話也沒有多想,連忙點頭答道:“沒問題,三長老請跟我來,我這就帶你去見他們。如果我沒有猜錯,他們現在應該還在復活泉邊呢。”

“他們去復活泉做什麼?那裏可是有惡龍盤踞的。”三長老大吃一驚的問道。

“聽他們說好像是他們中的一個同伴中了石化術,現在變成了石頭。聽說復活泉可以解除石化術就來了。也多虧了這樣,我們纔有了離開這裏的機會。”

“是啊是啊,的確是這樣。事不宜遲,咱們現在就走?”

“好,現在就走。家裏的,你在家照顧孩子,我估計需要過幾天才能回來。”白老七點點頭,叮囑自己的妻子道。

“當家的,從這到復活泉來回也不需要半天,你這是打算去哪?”白老七的妻子不解的問道。

“那些人說要去須彌山一趟,我答應過他們,只要他們願意幫忙帶我們離開這裏,我就給他們做去須彌山的嚮導。”

一聽白老七這麼一說,三長老跟白老七妻子的臉頓時一變,須彌山可不是一個好去處,那些人怎麼會對須彌山感興趣? 經歷過滅神大戰以後,一切與神魔有關的事物都在發生着改變。當寧平一行人在泉神的帶領下到達須彌山的時候,窮山惡水四個字就是寧平等人對須彌山的第一印象。

人常說窮山惡水出刁民,這須彌山雖說不出刁民,但兇猛的獸類卻是出得不少。惡龍三才就是來自須彌山,只是以三才現如今的本事,留在須彌山也就是成爲別的獸類的口中食,爲此三才離開了須彌山,卻沒想到沒過幾天逍遙日子就又回到了須彌山。這一次的故地重遊,讓三才感慨良多。其實就算沒有泉神帶路,三才也可以爲寧平等人帶路,但三才卻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是來自須彌山。

“諸位上仙,須彌山已經到了,小神是不是可以告退了?”泉神小心翼翼的問衆人道。將臣笑着拍了拍泉神的肩膀,說道:“還沒有到目的地呢,你急着走做什麼?”

泉神聞言眼珠轉了轉,答道:“這個,小神也就是知道須彌山的位置,對於須彌山裏面的情況也是知之不詳……”

“扯淡!你要是知之不詳,怎麼會知道須彌山裏會有可以解除石化的寒潭?”將臣兩眼一瞪,一揪泉神的鬍子問道。

即鹿 泉神此時恨不得跟自己來上一巴掌,只是考慮到很痛,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苦笑着對將臣說道:“上仙,您就饒了小神吧。須彌山裏多猛獸,小神還想要繼續活着呢。”

“放心,有我在,那些在你眼裏的獸類不算什麼。”將臣大咧咧的答道,隨後不容泉神再說什麼,直接將泉神給推到了隊伍的前面帶路。

雖然嘴上說一切交給他。但將臣的心裏也是很謹慎的。爲了以防萬一,將臣將玄女等人留在了須彌山下的森林邊緣,只帶着泉神跟寧平兩個就上了路。至於石化的韓宇,已經被將臣放進了自己的儲物空間內,等到了目的地以後再拿出來。之所以帶走寧平,是因爲將臣想要藉此機會鍛鍊一下寧平。對於講義氣的寧平,將臣還是很欣賞的。只是苦了泉神,他的身份有兩個,一是嚮導,二是誘餌,走在隊伍的最前面負責踩雷。

泉神提心吊膽的走在前面,小心提防着四周圍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將臣跟寧平不瞭解須彌山的兇險,可泉神卻很清楚。在滅神大戰結束不久,泉神上面的終神魔已經不在,泉神原本以爲自己總算是可以當家作主,卻沒想到在進入須彌山以後,立刻就遭到了襲擊,要不是逃得快,泉神恐怕早就死在須彌山裏了。現在故地重遊,泉神沒有三才的感慨,只有滿心的恐懼。

將臣跟寧平走在泉神的後面,一面留神泉神不讓它逃走,一面低聲回答着寧平對青雲劍用法中不解的地方。小隊走走停停,在經過一顆巨大杉樹的時候,危險出現了。巨大杉樹竟然是樹妖,當泉神靠近的時候,突然張開隱藏的雙臂將泉神一下子就緊緊抱住。泉神當即發出一聲高亢的驚叫,但還沒等泉神的驚叫結束,樹妖突然從中間斷裂。逃過一劫的泉神還沒有察覺,還在放聲驚叫,直到寧平受不了的給了泉神一巴掌,出聲喝道:“閉嘴!看清楚情況再嚎!”

被打醒的泉神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沒事以後,忍不住痛哭流涕,對着將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求道:“上仙,上仙爺爺,小神求你了,放小神一馬吧,小神再也不敢了。”

看着泉神那副沒出息的樣子,將臣的眉頭微微皺了皺,沉聲問道:“你說的寒潭在什麼位置?只要你帶我們到了寒潭,我就放你離開。但在這之前,你就別想離開了。”

見將臣話說的堅決,泉神抽抽嗒嗒的收起了哭聲,起身帶着將臣跟寧平向目的地走去。泉神這是看出來了,這個將臣就是一個鐵石心腸,自己想要讓他對自己有哪怕一丁點的同情心,簡直就是癡心妄想。既然哭嚎沒用,泉神自然也就不打算浪費眼淚,還是趕緊帶這個天殺的到達目的地纔是。

見泉神死心,將臣衝寧平擠了擠眼,跟着泉神往目的地走去。

一路上雖然驚險不斷,不過有將臣這個強悍的傢伙在,泉神倒是有驚無險,終於順利的到達了據說可以解除石化的寒潭邊。

“到底管不管用啊?”將臣問泉神道。

“小神也不清楚,只有試過才能知道。”泉神低頭答道。

將臣見狀也不再多問,將石化的韓宇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中拿出,讓寧平把石化的韓宇放進寒潭,至於自己則附近四周圍的警戒。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將臣跟寧平正在利用須彌山下的寒潭爲石化的韓宇解除石化,而正在森林邊等候的林珂等人也沒有閒着。左右閒着無事,留守的幾人便開始做起了各自的事情。喬嫣兒跟菲爾德在商量推測重型武器的出沒地點,韓夢馨則守在林珂的身邊幫着林珂照顧寶兒跟三才。這兩個小傢伙現在也算是好朋友了,正在一起過家家。無所事事的玄女便將石八方給叫了過來,準備指點一下石八方,看看石八方在書庫中都有什麼收穫?

只是須彌山不是什麼好地方,像惡龍三才這樣的弱者不敢在須彌山的山上活動,只能在附近,也就是須彌山下的森林裏遊蕩,這不,有一隻狼蛛就遊蕩到了林珂等人的附近。

看到有人類出沒,狼蛛的第一反應就是不信,但在仔細確認過後,狼蛛的心裏驚喜萬分,這些人類如果被自己抓回去,自己至少一個月不愁吃喝。但當狼蛛剛要展開行動的時候,正在跟寶兒做遊戲的三才突然行動了起來,對狼蛛發起了攻擊。因爲狼蛛選擇的第一個攻擊目標,就是正在玩遊戲的寶兒。

狼蛛見自己的行動暴露,第一反應就是展開強攻,但在玄女等人的圍攻下,狼蛛落荒而逃,實在是寡不敵衆,誰能想到一羣人類聯合起來會是這樣的厲害。只是不甘心失敗的狼蛛並沒有逃遠。在發現人類並沒有追擊它以後,又悄悄的折返了回來。

這時那些人類還沒有離開,只是提高了警戒。狼蛛見到自己沒有下手的機會,只能悻悻的作罷準備離開。 https://ptt9.com/22741/ 但當狼蛛看到壞了它好事的三才時,眼睛裏頓時冒出了兇光,要不是這個混蛋,自己現在已經開始享用美食了。報復心極強的狼蛛打算報復三才,不過光憑它一個難免有點勢單力孤。狼蛛眼珠一轉,隨即計上心來,轉身消失在了森林中,不見了蹤影。

由於有了一次襲擊的經歷,林珂建議衆人再離森林遠一些,就算一樣會遭到襲擊,也可以在被襲擊前能有所防備。這個建議很合情合理,沒有誰有異議。 戰巫傳奇 所以當狼蛛帶着幫手回來的時候,就發現獵物已經移動了距離森林很遠的地方,從那個位置根本就發起不了偷襲,只有正面強攻這一條途徑。狼蛛感覺自己找來的幫手有點少,剛準備再去找些,卻不料還沒等它轉身,被它找來的幫手就迫不及待的對它下了黑手。

被狼蛛找來的幫手一共有兩個,都是在附近遊蕩的捕食者。如果被林珂等人看到,估計就會認出這是一對熊貓,但要是看到這兩隻捕食者分食狼蛛的樣子,那是絕對不敢相信這兩隻捕食者會跟待在動物園裏靠賣萌爲生的傢伙是有關係的。

從外型上看,這兩隻捕食者跟熊貓一模一樣,但性情卻是截然不同。在分食了狼蛛之後,兩隻熊貓貪婪的看了看森林外的獵物,眼珠一轉,四肢着地,扭動着屁股搖搖擺擺的向着森林外走去。

那種可愛的外表一瞬間就讓林珂等人放鬆了警戒,只是熊貓沒有想到的是,這些獵物裏會有惡龍三才這樣的存在。一見到兩隻熊貓,惡龍三才頓時被驚出了一身冷汗。故人相逢啊!這兩傢伙在須彌山下森林中的名聲是最臭的,屬於誰也不願意搭理的類型,仗着可愛的外表,平時沒少騙同類上當。

“這是敵人!”三才大吼一聲,希望引起林珂等人的注意。這是女人嘛,總是對可愛的東西沒有免疫力,對於三才的警告,那是將信將疑。尤其是寶兒,在看到搖搖擺擺走過來的兩隻熊貓以後,更是主動往跟前湊了湊。

“不許過去!很危險!”三才一把拉住寶兒警告道。

寶兒見狀笑嘻嘻的安慰道:“放心吧三才,我是不會喜新厭舊的,你永遠都是我的好朋友。”聽到這話,三才哭笑不得。只能一臉認真的對玄女說道:“主人,趕緊阻止他們,那兩個傢伙真的很危險。”

“嗯。”玄女點了點頭,屈指向着林珂等人一彈,就如同被點醒了一樣,林珂等人紛紛搖了搖頭,不解的看了看四周,不明白自己剛纔怎麼好像中邪了似的。

一見自己釋放的幻術被破,兩隻熊貓當即邁開大步直奔林珂這邊撲了過來。玄女淡淡的對石八方說道:“去吧,考驗你的時候到了。”

“是。”石八方答應一聲,迎着衝過來的兩頭熊貓跑了過去。

林珂擔心的問道:“師父,就靠八方一個人能行嗎?”

“沒問題,那兩頭熊貓不算什麼,要是連這兩頭熊貓都對付不了,那八方以後還是專心去當廚子好了。”

聽了玄女的話,林珂也知道再說什麼也沒用,只能擔心的望着石八方。菲爾德倒是想要幫忙,但卻被玄女給阻止,不讓菲爾德打擾對石八方的考驗。

“放心,有夢馨在,石八方死不了。他現在欠缺的就是實戰,多一點實戰經驗,對他的成長是很有幫助的。”

“可是萬一要是有個差池……”

“你們呀,就是太慣着他了,這樣下去他什麼時候才能獨當一面。多給他一點信心,我還是那句話,有夢馨在,就算是缺胳膊斷腿也不叫事。”

聽了玄女這話,菲爾德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默默的端起槍,準備在石八方遭遇危險的時候出手相救,纔不管玄女會不會同意。

玄女也沒有阻止菲爾德的準備,其實在玄女的心裏,現在也是七上八下,爲石八方的安全揪着心。玄女就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性格,對於自己的徒弟,她比誰都要關心。

對於敢向自己發起攻擊的人類,兩隻熊貓的第一想法就是這個人類瘋了,但在結結實實的捱了揍以後,兩隻熊貓惱羞成怒了。即便是在強敵衆多的森林裏,兩隻熊貓也是屬於可以橫着走的主,但現在卻被一個被它們視爲食物的人類給踢了一個跟頭,感覺尊嚴受到侮辱的兩隻熊貓一邊發出咆哮一邊圍攻着石八方。可石八方的動作靈活異常,就像是一根柳枝一樣,隨風搖擺,熊貓的攻擊雖然強力,可打不到目標也是白搭。

“吼~”一隻熊貓一聲怒吼,一巴掌向着石八方狠狠的拍了過去,卻見石八方身子一扭,詭異的讓過了拍過來的巴掌,繞到了另一隻熊貓的背後,擡腿一踹那隻熊貓的屁股,結果兩隻熊貓發生了誤傷。

“咯咯咯……”寶兒看到兩隻熊貓狼狽的樣子,忍不住發出一陣清脆的笑聲。笑得兩隻熊貓勃然大怒,放棄了攻擊石八方,一臉兇相的直奔寶兒這邊撲了過來。惡龍三才見狀當即龍吟一聲,馱着寶兒等人飛到了空中。這下兩隻熊貓傻眼了,待在地面氣得跳腳大罵,卻又拿空中的三才束手無策。

“嗶~”寶兒衝着兩隻熊貓做了個鬼臉,林珂伸手摸了摸寶兒的頭說道:“女孩子不要這麼皮。”

“嘿嘿……”寶兒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三才的龍背誇獎道:“三才,你好厲害哦。”

“嘿嘿……你要是喜歡,以後我天天帶你飛。”從來沒有被誇獎過的三才高興的說道。只是還沒等寶兒答應,就聽玄女能哼一聲道:“還想以後天天飛? 戰神狂飆 哼!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你隨便變化。”對於玄女,三才那叫一個乖巧,當即低眉順眼的表示自己記住了。

地面的戰鬥再開,兩隻熊貓再次將目標放在了石八方的身上,有了之前的經驗教訓,這些兩隻熊貓聰明瞭許多,不敢再貿然發起進攻。只是它們不進攻,卻不代表石八方不敢進攻。一時間戰鬥的主動權落在了石八方這一邊。

對於石八方的神勇,待在龍背上的寶兒看了連連拍手,而玄女卻是微微搖頭,林珂見狀不解的問道:“師父,八方有哪裏不對嗎?”

“動作太花哨了。生死對決講究的是用最小的代價取得最大的勝果,又不是街頭賣藝,只要打得好看就可以了。夢馨,準備給石八方進行救治。”

韓夢馨聞言答應一聲,立刻開始準備。而林珂卻感到有點納悶,石八方現在處於上風,怎麼會……還沒有想完,林珂就看到石八方被一隻熊貓抓住了破綻,一掌狠狠的拍在了石八方的胸口。就見石八方口吐鮮血的倒飛了出去……

菲爾德見狀立刻就向兩隻準備乘勝追擊的熊貓開了槍,而韓夢馨準備的治療術也扔到了還在空中倒飛的石八方的身上。原本還感覺痛苦不已的石八方頓時感覺好受了許多。只是一想到自己被熊貓一掌拍飛,自尊心強的石八方頓時就感到臉上有點燒的慌,當即就打算找回場子。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玄女的聲音,“對敵講究的是用最簡單的動作取得最大的成果,不要忘了這一點。”

石八方聞言一怔,扭頭看了看龍背上玄女,默默的點了點頭。趁着兩隻熊貓被菲爾德給牽制的機會,石八方回想了一下自己先前的戰鬥,一開始還可圈可點,可當了後面,尤其是自己佔了上風以後,那就變成了垃圾表演時間了。

想到這裏,石八方不由感到有點慚愧。深吸一口氣,穩定了一下心神,石八方在菲爾德停止攻擊之後,再次與兩隻熊貓展開了戰鬥。

兩隻熊貓感覺很鬱悶,沒想到這回沒吃到羊肉反而惹了一身騷,現在想走還被一隻牧羊犬給盯上了,咬了就不鬆開。有心想要解決了眼前的石八方以後再退走,可交手過後才知道,這個石八方還真是不容小視,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反被他給收拾了。

在距離戰鬥發生的地方大約兩百米的地方,白老七帶着三長老躲在一塊大石頭的後面,兩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石八方獨鬥兩隻熊貓。

“老七,這人還真是厲害啊。”三長老有些驚訝的低聲對白老七說道。而白老七就像是自己被誇獎了一樣,一臉得意的說道:“這人還不是這些人裏最厲害的,我記得還有個拿劍的,那人才是真的厲害呢。你看到空中那頭龍了吧?有沒有感覺有點眼熟?”

“那個……那不就是復活泉的那頭龍嗎?”三長老驚訝的叫道。

“沒錯,就是那傢伙。當時在復活泉我看的真真的,就是被那個拿劍的傢伙給從天上打下來的。我聽說他們裏面被石化的那個人纔是最厲害,不過我沒有見識過,也不敢隨便下結論。”

三長老聽完白老七的話,突然變得有點憂心忡忡,看着白老七說道:“老七,照你這麼說,萬一這些人對咱們心存歹意,咱們不是連點還手之力都沒有嗎?”

“三長老,我覺得你這純粹就是有點瞎操心了。就算他們真有歹意,那咱們就有反抗的餘地了?”白老七白了三長老一眼道。

三長老聞言笑了笑,沒有在意白老七的態度。反倒是白老七擔心了起來,自言自語的說道:“當初我跟他們談好的條件是我帶他們來須彌山,他們幫助我們離開這裏,可現在他們自己來了須彌山,也不知道當初約好的還作不作數?”

“不要瞎擔心了,到時候去問問不就清楚了。哎,你快看,分出勝負了。”三長老提醒白老七道。

白老七趕忙看去,就見兩隻熊貓中的一隻撒腿跑進了森林,而另一隻熊貓則躺在地上哀嚎,也不知道傷到哪裏了?

“三長老你剛纔看清楚了嗎?”白老七低聲問道。

“看清楚了,我敢跟你打賭,那隻沒跑掉的是隻公的。”三長老神色有些古怪的對白老七說道。

白老七沒有去琢磨三長老話裏的意思,他現在更關心自己跟寧平等人的約定還作不作數。見空中的龍緩緩落地,白老七帶着三長老滿臉堆笑的走了過去。一見白老七,林珂等人都有些意外,不明白他來這裏做什麼。不過等聽明白白老七的建議以後,玄女笑着對白老七保證道:“帶你們離開這裏對你們來說很難,但對我們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不過事先我也要跟你們說清楚,帶你們離開這裏容易,但之後如何生活還需要你們自己努力,我們不會去管你們。”

“這是當然的,我們有手有腳,絕對不會去麻煩你們。”白老七連忙答道。說着還拉了一把身邊的三長老,示意三長老跟着自己向林珂等人表示感謝。只是三長老卻恍若未覺,直勾勾的盯着玄女看了半天,在玄女皺眉就要發怒的時候,三長老才小心翼翼的問道:“請問,你是九天玄女嗎?”

“唔?”玄女聞言一愣,九天玄女這個稱呼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聽人提過,幾乎就連自己都快要忘記了。

見玄女發愣,三長老卻激動非常,撲通一聲跪在玄女的面前,一邊磕頭一邊口中叫起了老祖宗。

“那個,三長老的祖上跟九天玄女的侍女沾親。”白老七臉色有些尷尬的伸手將三長老給拉了起來。聽了白老七的解釋,玄女釋然的點點頭,看着三長老說道:“不管過去如何,你們要是想要離開,那就回去收拾行囊,在南天門外等我們。我們處理完了自己要處理的事情以後就會過去。”

三長老連連點頭答道:“是,是,我這就回去通知大家。”

“關於我的身份,我希望你們可以替我保密。”玄女聞言說道。

對於玄女的要求,三長老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了下來,估計現在就是玄女要他去死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去辦。看着白老七跟三長老離去的背影,玄女微微皺眉,不過隨即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

須彌山下寒潭邊

看着正在逐漸恢復的韓宇的身體,寧平的心裏鬆了口氣。而在確認寒潭的確對解除石化有效以後,將臣也不再強留泉神,只是警告了泉神一番之後就讓泉神離開了。泉神如蒙大赦,當即頭也不回的跑了。

見泉神一轉眼就不見了蹤影,將臣感到好笑。不過隨即眉頭一皺,警惕的看向了附近的一處樹林。就在一霎那,將臣感到有什麼東西在附近窺探。

“寧平,你自己小心一點,我去那邊看看。”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將臣叮囑了寧平一聲後,邁步向剛纔引起自己警惕的地方走去。當將臣靠近的時候,那裏突然傳出一陣響動,緊跟着一道黑影動作迅速的跑向了森林裏。將臣見狀連忙去追,害得寧平連提醒一聲的工夫也沒有。

寧平感覺到了不對勁,站起身緩緩的拔出了青雲劍,眼睛四下掃視着,留心觀察着附近的一草一木。除了偶爾吹過的風聲所引起的沙沙聲,四周圍一切都很正常。但越是這樣,寧平的心裏就越是不安。多次與死神擦身而過的經歷讓寧平對於危險的感知要超過常人。寧平直覺的認爲,剛纔將臣的發現應該是調虎離山。現在最麻煩的將臣已經被調走了,剩下的應該就是對自己這邊的襲擊。

果然不出寧平所料,沒過一會,就聽森林中傳來一聲虎嘯,一頭背身雙翼的猛虎從林中竄了出來,直接撲向了寧平。寧平下意識的一閃身,卻不料這隻翼虎的目標根本就不是寧平,而是正靜靜躺在寒潭中的韓宇。

就在寧平意識到自己上當的時候,翼虎已經一嘴咬住韓宇,展翅飛到了空中。

“站住!”寧平見狀大急,連忙追了上去。此時的韓宇雖然已經解除了石化,但卻尚未甦醒過來,要是這時候遇到了危險,那真是死得太冤了。

翼虎仗着會飛行,沒有理會在地面緊追不捨的寧平,向着須彌山的山上徑自飛去。寧平急得直跳腳,當即也顧不上浪費體力,展開踏空步跟在翼虎的後門見緊追不捨。

在寒風的吹拂下,韓宇幽幽的睜開了眼睛,只是剛一睜眼就發現情況不對勁,自己怎麼會懸空,而且感覺還在前進。仔細一瞧,合着自己落在虎嘴裏。

這可不行!

韓宇有心反抗,可是剛剛甦醒過來的韓宇渾身無力,只能任由翼虎叼着自己往一座山上跑。萬幸翼虎的後面跟着寧平,看到了寧平,韓宇的心裏踏實了許多,索性閉上眼睛開始恢復體力,準備在必要的時候發動反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