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哦哦!”老闆連忙去拿301號房間的鑰匙,但是他手一伸過去就愣住了,因爲301對應的地方雖然有鑰匙,但是卻鑰匙上面卻是鏽跡斑斑,連蜘蛛網都有了,也就是說這個房間的鑰匙已經好幾年沒有用過了。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胖老闆連忙轉過身看着文詡問道:“你說多少號房間?多少號房間來着?”

“301,301啊,趕緊拿鑰匙救人啊,你還愣着幹什麼?”文詡大吼,額頭青筋都一根接着一根的鼓起來了,時間就是生命,晚了一時半刻說不定裏面的一家三口就遭殃了。

“不,不,不用了。”胖老闆臉色變得複雜,莫名的說道。

還沒有等文詡說什麼胖老闆就繼續道:“那個房間根本沒有人住。”

“沒有人住?怎麼會?我可是聽見有人叫救命的啊。”文詡愕然。

“每年到了這幾天都會出現類似的情況,那裏面真的沒人住。我給你換個房間吧?你住二樓來吧!”胖老闆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喃喃自語,神情顯得特別無奈與糾結。從吧檯上抽出一根菸遞給文詡,被文詡拒絕了。然後自己叼在嘴上深深的吸了一口,一臉的神情落寞的看着敞亮的招牌,表情顯得特別複雜,尼古丁可以麻醉自己卻不能讓一切重來。

如果不是那個301號房間。他這裏怎麼會生意這麼差?怎麼會連維持正常開支都難以繼續?

大南市本地人和附近的居住者都給這個陽光旅店取名爲‘鬼店’或者是‘詭店’

所以這個老闆的客源現在都靠外地人來維持,特別是每年一到這個時候,他幾乎連客人都招不到,昨天來的幾個客人就是因爲半夜聽到着火的聲音,然後聽他一說原因,全部半夜搬到了其它旅店去。

一個鬧鬼的旅店,膽子再大的人住着都心裏發慌,擔驚害怕。

文詡一聽老闆的話也明白是怎麼回事情了,感情是隔壁房間鬧鬼。

他倒是不怕,因爲他是文家的傳人,是‘鬥陰者’,只是他比較好奇到底怎麼一回事情,隔壁房間會鬧鬼?

“索性睡不着,老闆你給我講講到底怎麼一回事情吧?”文詡從吧檯下面抽出兩張凳子,自己坐了一張,讓老闆坐了一張說道,此刻他是一點睡意也沒有,他看胖老闆也是毫無睡意,索性就坐下來聊聊天。

“你不怕?”老闆詫異的看了一眼文詡愕然道。

聽見鬧鬼這個小年輕居然沒有一臉忐忑害怕,然後吵着鬧着要退錢去隔壁旅店,反而在自己這裏坐了下來,要聽到底怎麼一回事情,就這一點他就覺得這貨膽子比其他人大很多,讓他很讚賞。

文詡笑了笑沒有答話,只是等着胖老闆講述301房間鬧鬼的來歷。 陽光旅店的老闆姓龐,名爲龐德志,人微胖,不高,但是整個人透發着一股樸實的味道,花白的頭髮見證了曾經的風霜,老來守着這個唯一的產業,如此來祭奠着自己逝去的年華。

龐德志見文詡興致勃勃的樣子,隨即想了想便準備開講,這件事情憋在他心裏很久了,能夠找到一個人聽聽也不錯。

文詡跑到飲水機前倒了兩杯水,然後微微笑道:“龐叔,講吧!”

原來龐德志是大南市本地人,早年在外闖蕩到了三十歲都一事無成,這也算是與名字恰恰相反,鬱郁不得志了吧?

最後他決定回到大南市,他回到家鄉恰好遇上大南市大開發,徵收了他家的房子和地,補償給了他五套房子,這可以說是一夜暴戶,換做是另外一個人估計會被突然暴富的情況弄得措手不及或者變得敗家,但是他在外闖了這麼多年也算是有點頭腦,也還算經歷了一點風浪,然後靜靜地思考,決定賣掉四套房子作爲資金做點生意。

他果斷出手賣掉了四套房子套換成現金投資,然後不知道怎麼回事看中了這裏這個地段,然後再借了一些錢加上他賣房子得到的錢把這裏四層樓都盤了下來,一次性買斷,然後開始做起了旅店生意。

事實證明他的眼光還不錯,

大南市從那時候就進入了高速發展的階段,後來人流量越來越多,他的旅店生意一直都很好,三年不到就還清了欠款,然後他的資本開始積累。

過了幾年他覺得自己的設備和裝修有點過時,於是果斷的拿出積蓄重新裝修了這裏,就這樣他的生意在這一帶一直都是最好的,但是七年前一場的意外讓他這麼多年的經營全部都化爲了烏有,讓他計劃整合整套樓準備開一個高檔賓館的計劃也泡湯了。

七年前有一家三口的外地人來住宿,而住的那個房間就是301號房間,但是第三天夜裏卻莫名的發生了一場詭異的火災將那一家三口全部活活的燒死在了301,

說來也奇怪,大火起源於301,火勢很猛,但是燒燬了整個301卻沒有燒出來一點點,連301的門都沒有被燒燬,只有灼烤的痕跡。

據龐老闆回憶,本來那一家三口有機會逃命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301房間的人沒有從裏面打開門逃出來。事後發現才知道是門出了問題,也可以說這一家三口被燒死與他有間接的關係存在。

等他收到消息趕上去的時候已經晚了,大火吞噬了整個房間,最後等到消防隊來的撲滅的時候,只找到了三具被燒焦的屍體,面目全非,就在離門不遠,而且這三具屍體是緊緊的摟在一起的,至死也沒有分開,那一幕真的很感人,而且最後還是龐老闆出面託關係沒有讓他們火化這三人,而是自己掏錢買了一塊依山傍水的墓地將他們三人合葬,這也算是給了他們一個交代。也讓龐德志稍稍安心,總的說來這還是很有良知的一個老闆。

那一次他賠了幾自己大半的積蓄纔打發掉只知道要錢的對方家人,

停業了一段時間,他找人重新粉刷了整個旅店,但是怪事出現了,301號房間因爲大火被烤得漆黑,但是粉刷之後的第二天他一打開301號房間頓時臉色大變,因爲整個重新粉刷的301號房間又恢復了大火之後的樣子,牆壁和地面到處都是漆黑,都是大火遺留的痕跡和火災現場沒有什麼區別,

這一幕嚇得他趕緊跑了出來,但是後來他再準備進去的時候卻發現根本打不開301的門,不管用什麼方法都不能打開。

過了幾天那個房間半夜總會發出着火的喊聲和大火燃燒的聲音,還有大人小孩的求救聲,但是那個房間根本沒有住人,也就是那時候起301就傳出了鬧鬼的事情。

那段時間開始每一個住到這個旅店的客人都會半夜被嚇跑,然後這件事情越傳越廣,越傳越厲害別人就給這裏取了一個‘鬼旅店’的名號。

龐德志也十分無奈,那間房間每到這個月那個房間就打不開,其它時候偶爾卻可以打開,而且不管怎麼粉刷那個房間,它的顏色始終不會變。久而久之他也就漸漸避開那個房間,不再理會,每年到了這個時候他都會在301的門外燒紙、燒香,乞求‘他們’別鬧,讓他將生意維持下去。

“你難道就沒有找過法師或者陰陽先生來看看?”文詡問道。

“怎麼沒有找,找了好幾個呢。第一次找了一個法師來半夜被嚇跑了,第二個,第三個來看了一趟,來看見牆壁根本刷不白之後也都溜了,第四個陰陽先生倒是膽子大,有點本事,在301住了一晚上,可是第二天就直接被擡了出去,聽說中風站不起來了。

最後一個也是最厲害的一個大師,作法到一半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精神萎靡,然後留下了幾道符紙就匆匆離開了,聽說回去之後就大病不起。於是從此就沒有人敢來了,我也漸漸麻木了,只要過了這個月其他時候都還好。”

文詡暗中分析,他可以肯定那幾個所謂的大師,前面三個是江湖術士是騙人的假冒僞劣產品。後面那個一個可能是有點三腳貓功夫的,但是卻反被弄得擡了出去,最後一個才能算是真正的玄學界的人,只是道行不高,功力不夠深厚,不然也不會作法不成反被反噬。

“只有這幾天纔是鬧得最厲害的時間麼?”

“只有這幾天,其它時間都很正常,偶爾有異常罷了。”老闆喝了一口水回答道。

不得不說文詡的運氣實在是不怎麼樣。

也就是因爲301鬧鬼,這裏生意現在都難以維持正常開銷,每個月的水電費都是老闆自己在倒貼錢。

文詡基本已經可以肯定301裏面有‘靈’的存在,如果不能解決裏面的靈,那麼以後這裏還會持續這樣鬧下去,也許會越來越兇。

“龐叔或許我可以幫你解決301的東西!”文詡沉吟道。

“你?”龐德志看了一眼文詡不信的說道:“雖然你膽子很大,可是你似乎還不知道里面的兇戾,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好幾個人因爲哪裏出事了。”

“我真的可以,我們祖上就是這一行的,我發誓。”文詡連忙說道。

“真的?”

“真的!!”

“龐叔如果我真的解決了301的東西你怎麼謝我?”文詡眨了眨眼睛問道。

“你說你要我怎麼謝你?如果你能解決我的心頭大患,我可以給你幾萬塊錢。”

“不需要,到時候你免費讓我住一個月吧!我要九月纔開學,到時候纔可以住學校,但是這一個月還沒地方住呢。如果真的是渡化裏面的‘靈’收你幾萬塊錢,那我不成訛人的了,到時候可能功德簿上會呈現負數吧,我們祖傳這一行都有一種規矩管着的,真正的行內之人一般不會取大量錢財,只可適當收費,不然老年會被天譴。”

“成交!”龐德志點頭同意道,反正讓文詡試試他又不損失什麼,如果真的解決掉了他還有機會東山再起,也算解決了心頭大患。

然後文詡和龐德志抱着香蠟與冥幣在301的大門之外燒掉,文詡提着自己的東西搬到了二樓去住,他要休息好明天晚上纔有精力去解決掉301的東西。

能夠解決掉301的存在。那麼文詡就不會再爲這一個月的住的地方發愁了,所以他必須成功!他是老文家的傳人,面對陰物不可敗! 第二天睡到十一點文詡才起牀,

昨天晚上和旅店老闆聊到四五點,然後才跑回來睡覺。因爲知道301是鬧鬼,所以文詡也有應對的方法,塞了兩團黃紙在耳朵裏,一夜都風平浪靜什麼都聽不見。

和老闆打了一聲招呼文詡就出門去採購材料了,他今天必須親自到301號房間去看看,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才能拿出最有效的應對方法,他只是‘鬥陰者’並不是神,也沒辦頂着一頂巫師帽,拿着一把桃木劍腰上拴着一掛鈴鐺衝進301刷刷的舞大劍就把301裏面的‘靈’送走,那不成了江湖術士就是耍把戲的了。解決‘靈’的存在必須要‘對症下藥’。

中午就在外面吃了一份炒飯,花了他十個大洋,讓文詡心疼得不行。現在花的錢都是學費給裏面預支出來的,還沒有賺錢倒是把自己老本開始用了,不過解決了301的問題,他一個月住宿的問題就解決了,也可以省下很大一筆錢。

吃飯的時候意外的接到了雷虎的電話,就是昨晚和他‘並肩作戰’的那個東北青年,傻大個!他知道文詡要找工作而文詡又不熟悉環境,所以沒事情除了表姐就沒有認識的人的他打算帶着文詡一起轉轉,其中不乏有想跟着文詡這個‘高手’學習兩招的想法,不然那能跟一個相處沒幾分鐘的人打電話呢!

飯還沒有吃完,一輛北京現代的黃色轎車就出現在外面,然後一身結實肌肉的雷虎就出現了,他背後還有兩個打扮得讓人暗自咽口水的美女,一個是文詡認爲的掃把星‘裘昕薇’,還有一個是雷虎的表姐柳茗。

柳茗穿着一身淡綠色的裙子,修長白皙的美腿耀人眼球。長髮披肩,蠻腰纖細,瓜子臉帶笑,媚眼傳情,整個人散發着一種如魔力一般的吸引力,讓人忍不住想將她拉過在在懷裏輕薄,摟着她醉生夢死,她看起來妖嬈嗎,美麗,但是仔細你會發現這個人眼裏閃爍着智慧的光芒,這是一個精明型的美女。文詡暗自給柳茗定位。

不過他沒有打算認識柳茗,大家萍水相逢多好!認識一個美女卻又不是你的,這很讓人鬱悶的,所以不認識的好。比如他認識了裘昕薇,現在就很後悔。

和雷虎打了一聲招呼,文詡低頭繼續吃飯,微微瞥了一眼看着自己磨牙的裘昕薇大感頭疼,暗道‘這妞怎麼老是‘陰魂不散?’

看見文詡連招呼都不和自己打,裘昕薇差點沒有暴走一盤子給文詡來個爆頭,氣呼呼的將四百塊錢砸在桌子上道:“還你的車票錢。”

“既然如此,我就勉爲其難的收下了,誰叫有錢人沒地方花呢。”文詡嘆了一口氣,也不推脫直接收下了,他都說了不需要她還錢,可是這妞就是閒錢多他能有什麼辦法?

有人你給送錢你總不可能跪在地上讓他不要給吧?我看是恨不得找一個麻袋來讓人家給。

“你….你是不是男人?還跟我一個女人一般見識。”裘昕薇氣鼓鼓的說道,不知道爲什麼一見到文詡她就想吵架,這貨是第一個敢這麼對她的人,而且把她這個大小姐訓得哭了好久。然後一直被他氣得生氣,很多時候都形象保持不住的讓她抓狂。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試試麼?”文詡一愣,隨口就答到。然後反應過來馬上不說話了,臉上出現一絲尷尬,這妞太膽大了,這種話也敢說出口,讓他都覺得有點渾身發熱。似乎試試也不錯,早日脫掉‘純情小處男’的稱號…..

“你就是文詡?讓我們昕薇在火車上吃癟的那個男生?”柳茗忍不住拉了拉裘昕薇,走上前來打招呼。

“好說,應該就是我吧!”文詡撓了撓腦袋道。他有點不敢直視柳茗,這個女的給他的感覺很危險,是很聰明那種危險。說實話他不願意和這種人交流,一不小心把自己的老底都揭露出去了。而且這女人一雙長腿讓他有一種呼吸急,想要促掀開他的裙子好好觀摩的衝動,這讓他臉上都在發燒。

受不了別人盯着自己吃飯的感覺,文詡慌忙扔下手裏的勺子“我吃好了!”,然後帶頭走出去,不然這店子裏面的人哪裏找心情吃飯,都盯着他這一桌看算了!

“你說你要幫我找工作?”文詡轉頭問道雷虎,他很疑惑自己和他只是一面之緣而已,他犯不着這樣幫自己吧?

“嗯嗯…..,我知道有幾樣工作,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雷虎點點頭。

其實這個所謂的工作是裘昕薇和她表姐找的,不知道爲什麼要他來說,不過他知道估計真的去工作了就沒有說的這麼輕鬆了。他可是看見她們那種狡黠的笑容的,估計多半都是裘昕薇要找方法找回場子還差不多。

“什麼工作?”文詡問道,說實話他興趣不大。現在的工作能夠讓他一個月賺足自己的生活費的不多,而且自己幾乎什麼都不會,別人憑什麼用你?他沒有學歷證書,沒有工作經驗,而且那種上班還很沒有自由,讓他有點抓狂,興致缺缺。

“公司助理,餐飲服務員、店長、廣告策劃、酒吧服務員、收銀員、還有外面的業務員、家教、建築工……你想要什麼都可以。”雷虎眉飛色舞的說道,

文詡一聽就怒了,

這裏面有很多都是找女性的吧?還有那個建築工也好意思說出口?還有什麼會計之類的你覺得我這種會計證都沒有的人家會要?他懂了,這個傢伙就是來耍自己,看自己笑話的吧?

“滾犢子,誰給你出的主意?”文詡眼睛一瞪問道。他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雷虎的主意,這些職業太柔弱不符合他的風格。

雷虎尷尬的眨了眨眼睛,悄悄用手指了指自己背後的兩個女的,示意這只是裘昕薇她們的報復行動,與自己無關。

“滾蛋,丫的,你們誰愛去就去,我自己的工作我自己找,你們的‘好心’的心領了!”文詡有點火大,感情是被這妞看了一場笑話,被當猴耍了。看着她們在後面笑得前俯後仰的文詡就很想一招‘飛毛腿’送她們去看世界盃。

“文哥,其實我倒是真的有個工作,當武術陪練,那些跆拳道館給出的工資不低,你要不要試試?”雷虎躍躍欲試,這倒是符合他的性格,偏向於暴力,不然愧對他一身結實的肌肉。

“額,當人肉沙包麼?沒興趣!我一般只會打人,我可不想別人打我。”文詡想都沒有就拒絕了。開什麼玩笑,捱揍?專職出氣筒?這個錢不拿也罷。這個工資再高他都沒有興趣。況且真要去了估計那點工資還不夠給來學的人當醫藥費的,他一個控制不住自己,估計那些學徒全部都要遭殃。

“其實吧。我什麼都不會,服務行業工資低,當沙包,我這脾氣肯定會把別人揍了,其它的什麼一個月工資或許還不夠我繳學費和生活費,我想我或許只有自己擺個地攤做祖傳老本行才行吧,畢竟這個我拿手。”文詡拍了怕雷虎的肩頭說道。

“祖傳老本行?”

一聽,雷虎和裘昕薇、柳茗都來興趣了,盯着文詡,一副很好奇的樣子!

“抓鬼!”文詡乾咳一聲嚴肅的說道。

“噗!噗!”裘昕薇和柳茗一聽樂了,

“抓鬼?我看是騙錢還差不多!在北區那邊有一塊‘騙子區域’裏面什麼算命的、看相的、看風水的、還有什麼抓鬼除妖的….各種騙子一大堆,你該不會也是想去湊熱鬧吧?”柳茗眨了眨眼睛問道,看文詡的眼神有點不對了。她不明白一個好好的青年爲什麼要去做‘騙子’,什麼抓鬼,在她看來,抓鬮還差不多。

“我說的是真的!哎,你愛信不信吧?說了你們也不懂。”文詡懶得解釋,她們和他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何必浪費口舌?

沒辦法,這個世界這種江湖騙子太多。特別是大城市裏面,有錢人虧心事做多了,想心安理得,於是這些騙子就應運而生的出現了,光明正大的騙人騙錢。

文詡他們這一行註定是不被世人承認的一行,被當做騙子也罷,江湖術士也好,高人也行,總之要與世界格格不入,生活在別人異樣的眼神之下。

柳茗倒是認真推薦了幾個工作給文詡,但是被他拒絕了,他似乎鐵了心要去當他們口中的‘騙子’,這讓裘昕薇和柳茗感覺很窩火,這人油鹽不進,還特別犟。

連雷虎都是不理解文詡爲何執意要去擺地攤幹‘祖傳老行當’。

這其實也是文詡因爲陽光旅店的事情,發現這個城市裏面存在了許多這種常人不能理解,不能解決的詭異事件。這個‘老行當’缺乏一些真正有本事的人來解救這些因爲這些事情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的人,作爲鬥陰者的傳人,維護陰陽和平,讓陰物不能干擾正常人的生活這是他們的職責。

他不相信自己有真材實料還會被埋沒! 當得知文詡住在陽光旅店的時候,柳茗這個長腿美女嚇得差點沒有把舌頭咬了。

她幾乎算是半個本地人,也聽說過陽光旅店的事情,所以總是對哪裏有着一股莫名的恐懼和害怕,而且傳聞越傳越玄乎,還有什麼惡鬼半夜跑出來將房客宰了生吞心臟什麼的,要麼就是厲鬼作亂,將房客嚇瘋,或者半夜醒來被吊在窗外,反正亂七八糟的各種版本都有,總之是有的沒的都傳出來了。

“文哥你怎麼住在哪裏呢?”雷虎一聽也急忙問道。他歲雖然不信有沒有鬼,但是他相信都在說那家旅店不好,那麼肯定總有什麼不好的壞處吧?再看看錶姐柳茗嚇得臉無血色,他再笨也知道哪裏不簡單了,就連裘昕薇也難得沉默了,輕咬着咬着嘴脣,一副不解的看着文詡。

https://ptt9.com/120993/ 文詡的回答卻讓他們三個差點一個趔趄。“因爲那裏便宜啊!比其他旅店便宜四十個大洋啊!你知道四十個大洋是什麼概念麼?我兩天的伙食費了。”文詡掰着手指頭答道。

“你要是真缺錢我可以借給你,你也不用去那裏啊!那裏真的鬧鬼,這件事情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柳茗認真的看着文詡,明亮的眼睛彷彿會說話。

“……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向女人伸手,而且那裏沒什麼不好啊,老闆和氣,價格便宜又整潔,我和老闆談好了免費讓我住一個月呢,我幫他解決鬧鬼的301號房間。”文詡微微笑道。

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是發揮自己的所長罷了,鬥陰者哪裏會怕這種陰物?這是笑話麼!

看着滿不在乎的文詡,柳茗忽然問道“你真的會抓鬼?”,她現在對文詡產生了很大的興趣,這個人不給昕薇面子,讓她一路吃癟。現在更是住在遠近聞名的鬧鬼的陽光旅店,他更是表示知道鬧鬼的房間,那麼說明昨晚他已經知道…….柳茗不敢想下去他是如何渡過昨晚的。

換了是她肯定早就換地方了,或者嚇成神經病了,她就算一個人在家也會把家裏的所有的燈打開,她怕黑,更怕傳說中的——鬼!

“至少我不怕,鬼也是人死之後的靈魂遺留形成的,是一種特特殊的能量,是一種特殊的靈的存在。”文詡無所謂的回答道,似乎在回答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我不僅會抓鬼,還會處理很多有陰煞之物引起的異常,信不信?如果你家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看在你們是我在大南市認識的第一批人我給你一個‘熟人價’。”文詡繼續道。

“呸呸呸,童言無忌,大風吹去。你家纔有鬼,纔有異常呢。”柳茗一聽臉都變了,連忙吐了幾口口水。風情萬種的白了文詡一眼,差點讓文詡以爲對方是在對自己拋媚眼呢。這殺傷力槓槓滴啊!

忽然覺,文詡得周圍不對勁,他們一回頭髮現周圍圍了一大羣人,異樣的看着他們,他們討論‘抓鬼’的事情太大聲,搞得過路的人都來湊熱鬧了,而且人越圍越多。柳茗和裘昕薇還有雷虎居然馬上裝出一副我不認識此人的樣子,太丟人了。周圍那種看神經病的眼神實在是太犀利了,讓他們頭皮發麻,所以毫不猶豫的‘拋棄’了文詡!

光天化日之下,一個小年輕居然張口閉口要‘抓鬼’,這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最後雷虎直接拉着文詡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了出去,幸好才圍十來個人。不然肯定難以逃出重圍。

等雷虎回過神來才知道就他們兩個跑了,還有裘昕薇和她表姐柳茗沒來呢。雷虎正在糾結要不要打個電話認錯的時候,一陣汽車喇叭的聲音讓他回神了,他差點將眼睛瞪出來,前面,裘昕薇正打開窗子對他們招手呢。這貨剛剛一激動就忘了還有車子停在路邊,直接奔了這麼遠,實在是悲劇啊!文詡有點無語,“他是腦袋間歇性二極管短路麼?”他在心裏想到。

氣喘吁吁的雷虎上了車之後用幽怨的眼神瞪着自己的表姐,看得柳茗有點受不了才做出投降狀態道:“是你自己跑那麼快。我們喊都喊不住你,。定淡定,喝口水。”於是雷虎這貨被一拼礦泉水沖刷掉了怒氣值。

倒是文詡淡淡的看着這一幕,他發現有個頗有興趣的問題,裘昕薇、柳茗、雷虎這三個人的組合有點好玩,

裘昕薇大小姐脾氣,嬌生慣養。柳茗出生不凡,估計不會比裘昕薇差,知性,聰明懂得把握問題的關鍵,這一點和裘昕薇那種截然相反,裘昕薇什麼都是白癡,老是不注重細節,容易被轉移注意力。而雷虎則是爲人比較豪爽,崇拜強者,粗中有細,卻不經意間露出憨厚和二貨的特性,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吉祥三寶嘛。文詡猛地一拍大腿,將車裏三個人差點嚇噴了。讓他連忙訕訕地尷尬笑了。他現在越看這三人越像是吉祥三寶…….不知道他們三人知道了會不會用平底鍋打他腦袋。

“接下來去哪裏?送你回…旅店麼”柳茗艱難的開口問道,似乎真的恐懼那個地方。

問起這茬文詡纔想起自己需要買一些材料找一些東西,不然到時候拿不出東西就烏龍大發了,

於是乎柳茗開車到大南市最大的屠宰場讓文詡自己進去收集狗血,公雞尾毛等東西,

這些東西找好之後,又帶着他到一個公園裏面做賊似的小心翼翼的折了幾段柳枝。總之還有很多很多亂七八糟的一大堆,看得他們都眼暈。

最後他們又將文詡送到陽光旅店,文詡看了看天,

時間還早,下午三點左右,還來及,他自然是要趁着這個時間打開301看一看。“你們要不要去看看?” https://ptt9.com/29208/ 文詡隨口問道。

雷虎膽子大,躍躍欲試,準備看看傳說中的鬧鬼旅店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他的樣子倒像是要衝進去跟裏面的鬼打一架似的。或許他纔不相信有什麼鬼啊神啊怪啊,他更相信是人心裏作祟,所以他一點也不怕、

裘昕薇一臉驚恐的搖頭,

‘開什麼玩笑,這是存心要嚇死自己麼?’她有點後悔跟來了。

倒是柳茗有點糾結。既怕又想看看是不是傳說的東西真有,還是人爲心裏作怪,她也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鬼!

“要想來看就來看吧,現在是未申交替的時辰不用擔心什麼。”然後文詡提着東西走了進去。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可不是誰都有機會見識下這方面的——靈異!

龐德志遠遠的就看見了文詡,看見他從一輛轎車上下來,他還以爲他要搬走,還微微嘆了一口氣。可是看到文詡從尾箱提下來的東西之後就放心了,看來他還是說話算話的嘛!

“龐叔,我讓你準備的東西準備好了麼?” 奪鼎1617 文詡問道。

龐德志對着雷虎點點頭,然後答道:“都準備好了。”他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纔將希望寄託在文詡身上,算是病急亂投醫吧,誰叫這個城市裏面有點名氣的大師都不待見他,或者說都拒絕出手,因爲他們沒有把握可以渡化,也有怕失敗名譽掃地的原因,這也是爲什麼一般退休下去的人都不會輕易出手的原因。

龐德志不管信不信文詡的本事,但是他還是希望有奇蹟出現。看見文詡如此有信心。他還是多少抱了一點期望的。

文詡取下301房間的鑰匙帶着雷虎去了三樓,龐德志咬了咬牙也跟了上去,還有好奇心濃郁的柳茗硬拉着一百個不樂意的裘昕薇也來了。

誰都沒有龐德志清楚301的詭異,這段時間根本打不開那個門,‘難道他要去打開那個房門?’龐德志這樣想到。

他以前試過很多次,每年到了這幾天都不能打開這間房門纔對。不管用什麼方法都打不開。

文詡帶着一路好奇的人直奔3樓……… 陽光旅店自七年前那次大火之後這間屋子就很少打開過,大火第二年之後這間屋子就再也沒有打開過。準確說來不是不想打開,而是打不開。每年一到這個月就打不開301的房門,久而久之龐德志也就逐漸遺忘了這間房間。

文詡提着鑰匙走到301的門口,站了站然後用手在門上輕輕敲了敲,不重也不輕,不急不緩,宛如一個客人來到另一個主人家裏似的。顯得不驕不躁,彬彬有禮。

他這一敲門倒是將其他人搞得愣住了,裏面根本沒人住還要敲門?鑰匙不是在你手上麼?這是要鬧那樣?

“文哥,鑰匙不是在你手上麼? 輪迴修女 還要敲門幹什麼?”雷虎疑惑的問道,

“這是規矩,這間屋子很久沒人住過了,敲門是要告訴‘某些東西’有人要進去,潛意識的就是說讓它們離開。不然你這樣冒冒失失的闖進去或許會適得其反。”文詡解釋道,讓裘昕薇和柳茗覺得寒毛直豎,連忙擠到雷虎身邊,總覺得背後涼颼颼的,想開口離開,卻邁不動腳步。很明顯文詡一開口就已經鎮住了他們。

別說她們,連龐德志這個老闆都有點冒冷汗。這個邪門的規矩,無形之中暗示着你裏面有‘東西’,不害怕也會害怕吧?

過了一兩分鐘,文詡才把鑰匙插在門上,扭了扭然後用力扭門把,卻發現根本打不開,門紋絲不動,可是依照龐德志所言這根本就是大火之後換的新門,尚未用過幾次,他用力試了幾次都是如此。這時候雷虎主動請纓要試試,然後——他也悲劇了。還是打不開,有鑰匙,沒鑰匙都打不開,這讓雷虎臉上有點掛不住,想他孔武有力雷老虎親自開一扇小小的門都不行,這傳出他估計買塊豆腐撞死的心都有了。雷虎眼睛發紅的盯着這扇門,有點喘粗氣,此刻他就跟斗牛士裏面的牛似的,差點紅了眼!

而龐德志似乎早就知道是這麼一個結局,所以對打不開這個結局一點也不意外,依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讓開!”

雷虎發火了,大吼一聲,然後擡起腳就猛踹,‘咵咵咵’‘哐哐…..’…….的聲音跟打仗似的,看着他如此摧殘這扇門,龐老闆都臉上一陣抽搐看不下去了,然後道:“別白費力氣了,打不開的。好幾年都是這種情況了。”然後雷虎訕訕的停止了具有嚴重暴力性質的舉動。

文詡想了想,找來一塊鏡子反掛在門樑之上,然後用毛筆蘸着硃砂顏料在門上畫了一個門神的畫像,再輕輕用柳枝沾着純淨水對着門把一抖,

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被抖在門把之上的水本應該順着門滴落在地上。但是並沒有,門把之上的水不但沒有滴落,反而全部融進了門鎖裏面,而外面少量的水滴開始變黑,變紅….文詡再度用鑰匙在門上一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