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唐宋揮手讓衛士把白陽先拖了下去,王浩然不解的道:「大哥,不用刑了,你不會真的答應放了他吧?」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唐宋搖頭道:「怎麼可能?我只是答應讓他活著,但是怎樣活著,卻是我說了算。」

王浩然豎起了大拇指,道:「高,實在是高,真是太高了。」

唐紫衣等人也不得不西服唐宋的機智,居然可以用這樣的文字遊戲把白陽給牢牢的套住。

王浩然神秘的道:「對了,剛剛那傢伙跟你說了什麼秘密?」

唐宋搖了搖頭,道:「現在還不好說,有些事情我需要去證實一下。世子,王宮裡的事情就交由你照顧了。」

安世子點頭道:「放心吧,我會照看著的。」

唐宋點了點頭,對王浩然道:「兄弟,你帶著張龍和馬兵留在王宮,防止白家的人來搗亂,我現在要去安山武院一趟。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

王浩然不樂意的道:「大哥,我好不容易來這裡一趟,怎麼能窩在這王宮裡面呢?我肯定是要跟你一起出去的啊,你去安山武院,我也去。我保證不打擾你干正事總行了吧?」

至於這王宮裡,有張龍和馬兵兩個人在這裡,萬無一失。

張龍開口道:「王公子,唐公子,城主吩咐過,要我們兩個形影不離的保護你們的安全。所以我們不可以離開你們。」

王浩然大聲道:「我說你們兩個真是死腦筋,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裡是安山王國,在這裡,我們能遇到什麼危險?你是不是覺得那個白家的武王能把我們怎麼樣,我告訴你們,武王初期而已,我們以前就宰過武王。」

唐宋阻止了王浩然要說出以前的光輝歷史,對張龍和馬兵道:「你們兩個放心吧,就算碰上了白玄明,我們也不會有事。你們安心守護王宮,等我們回來。」

張龍馬兵見此,只得不再堅持,道:「那這樣,我們兩個一人守護王宮,一人跟隨兩位公子。白家只有一個武王初期的白玄明,由我們兩個其中一個坐鎮,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閃失。」

唐宋想了想,點頭道:「也好,那你們兩個自己決定誰留下來,誰跟我們走吧。」

張龍便道:「馬兵你留下,我跟著兩位公子。」

馬兵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這樣的安排。

唐宋便道:「好,馬兵你留下,聽世子的安排,保護王宮,我們先走。」

白玄明一個人回到白家,這時候白建明正志得意滿的把安盛聯送出門去。他剛剛與安家的四長老安盛聯商談了一會,商談的結果讓雙方都很滿意。白建明盯著安盛聯快要消失的背影,嗤之以鼻,嘴裡輕聲說道:「安盛聯,你還真是天真,真當我會遵守承諾,與你利益均分?我拿到王國主宰權之日,便是你安盛聯下地獄之時。」

正在這時,他看到白玄明回來,立馬迎了上去。臉上笑容的道:「玄明長老,你怎麼回來了,我正要趕過去呢。」 白玄明臉色很臭,完全沒有要與白建明交談的意思,無視白建明滿臉堆著的笑容,直接進了白家大門,然後徑直向自己居住的院落行去。

白建明鬧了個沒臉,頓時覺得好尷尬,可是對白玄明,他是不敢有任何的埋怨。雖然白玄明沒有理他,可他還是得屁顛屁顛的把人送進去。

一路上跟著白玄明到了他們居住的院落,白玄明直接進去,可是白建明卻被攔了下來。守在外面的護衛都是白玄明從盤龍帝國帶來的,根本就不買白建明的賬。直接把他攔下,然後冷漠的聲音道:「這裡沒有允許,你不能進去。」

白建明氣得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可是想想裡面住的是誰,也只能忍了。本來是想問白玄明廣場那邊怎麼樣了,可是誰知道白玄明根本就不鳥他,無奈只得轉頭離去,準備去中央廣場那邊看看。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負責中央廣場看守犯人的護衛首領一身狼狽的跑回來,也就唐宋沒有時間跟他計較,要不然他也回不來。只見他來到白建明面前,跪倒在地上,痛哭道:「家主,大事不好了,那個唐宋回來了。」

白建明一驚,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沒等護衛首領把話說完,便搶著道:「混賬東西,唐宋回來又怎麼樣?我們有武王高手撐腰,難道還怕他嗎?他現在回來正好,免得我再去找他。」

那護衛首領委屈的道:「可是家主,那唐宋帶了兩位武王高手回來,玄明長老不是對手,連少爺都被他們給抓走了。」

「什麼?」白建明差點被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身材搖晃了幾番,便被旁邊的護衛給接住了。「王八蛋,你說的可是真的?」

那護衛首領道:「家主,屬下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撒謊啊。」

「難怪那老小子臉那麼臭的回來了,原來是吃了敗仗,好像誰欠了他幾百兩銀子似的,混賬東西。」白建明嘴裡嘀咕著說道,心裡卻想到了之前白玄明回來之時的表情。

護衛首領沒有聽清楚,疑惑的道:「家主,你說什麼?」

白建明沒有理會他,直接問道:「陽兒被他們抓到哪裡去了?」

護衛首領道:「抓回王宮去了,那唐宋走的時候說了,得把我們加諸在他父親和家人身上的痛苦,一百倍的還在少爺的身上。」

白建明臉色蒼白,他現在就剩下這麼一個兒子了,現在落到唐宋的手裡,還有命在嗎?不行,一定不能讓他就這麼死了。

剛想著去找白玄明,讓他一定要救出自己的兒子,可是又想起護衛首領剛剛說的話,唐宋居然一下子帶回了兩名武王高手,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難道傳言中唐宋有一個武道至強者的師父是真的?

白建明心亂如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之前因為安盛聯的事情產生的激動之情,絲毫不剩,現在只剩下煩躁了。兩位武王高手,等唐宋騰出手來,豈不是要收拾白家了?

不能,絕對不能這樣!

白建明轉身就走,他得去找白玄明,無論如何,不能讓唐宋滅了他白家。

此刻白玄明居住的小院子里,主卧室,白玄明吩咐外面的護衛盯緊一點,誰也不許進來,便推門而進。

主卧室分三進,外面有接待客人用的客廳,此時客廳裡面,正有兩個人在裡面。其中一個六十來歲的老人,正在閉目打坐。另外還有一個是個三十來歲的女人,面容貌美,身材妖艷,渾身散發著一種成熟的誘惑。

白玄明進去之後,直接走到老人,低聲道:「長老,出事了。」雖然白玄明在白家的人面前是高高在上的長老,可是在這個老人面前,他只是一個小輩而已。

這一次白氏家族來到安山國的武王長老其實一共有三位,不過對外宣稱,卻是只有白玄明一人。其中這位老者是白氏家族的武王大圓滿高手,白氏家族赫赫有名的三長老白道玄,人稱道玄長老。至於另外一個,就是房間里的成熟美婦,是白氏家族的武王初期長老,白玄芳。

白道玄聽到白玄明的話,閉著的眼睛睜開,兩道光芒一閃而逝,沉聲道:「怎麼回事?難道事情辦得不順利嗎?」

白玄明聽出了白道玄的不滿意,趕緊解釋道:「長老,本來很順利的,可是誰知道今天居然一下子冒出了兩位武王中期的高手,將我們的計劃給打亂了。」

「嗯?」白道玄一聲驚疑,問道:「這安山國怎麼可能一下子出現兩名武王中期的長老,難不成是帝都哪個家族的人來了?」

白玄明道:「長老放心,那就不是,不是帝都各大家族的人。而是那個唐宋帶回來的人。」

「唐宋?」白道玄覺得穿上名字挺耳熟的,可就是想不起來。

白玄芳這時嬌聲道:「長老,你忘記了,唐家的那個小子,不就叫唐宋嗎?」

白道玄頓時反應過來,道:「原來是他,我聽說過,據說他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師父,難不成是他師父回來了?」

白玄明道:「長老,我看不像,那兩個武王高手,更像是他的手下一般。」

白道玄眉頭聳動,思索了一會才道:「不管他們是什麼人,只要敢阻撓我們辦事,那就必須得死。」

白玄明點頭道:「長老說的是,不過現在他們把白陽那個小子給抓走了,我擔心他會泄露咱們的秘密。」

白道玄搖頭道:「沒事,他只是一個小卒子,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的秘密。不過這個小子終究是我們的重要旗子,不能讓他被抓走了我們還不管不問,這會讓人生疑的。」

白玄芳道:「可是長老,對方有兩位武王中期的高手,看來只能由長老親自出手了。」

白玄明也是一臉如此的表情。

白道玄長身站了起來,道:「原本我來只是以防萬一,沒想到還真的出現了萬一,這個唐宋,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一下子可以帶回來兩名武王中期的高手。看來他的背景,確實是不簡單啊!」 白道玄雖然有把握可以在兩名武王中期高手的手裡把白陽救回來,可救人是簡單的事情,但是這兩名武王中期高手該怎麼處理,還有這個唐宋,應該拿他怎麼辦,還得再思量一下。

如果只是一個沒有背景的小子,他一巴掌拍死也就是了。可是如果有強大的背景就不一樣了,最重要的是,如果唐宋的來頭比白氏家族還要強大,而且還很得宗門勢力的看重,那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能夠出動兩名武王中期高手保護,很顯然,唐宋在宗門勢力中的地位不一般。

「這樣,你們現在去調查一下,看看這個唐宋到底是出自何門何派,再作計較。」白道玄再三思量,還是覺得慎重行事為好。

這時外門響起了敲門的聲音,白道玄看了一眼白玄明。白玄明會意,立即走到門口,沉聲道:「什麼事?」

外門的護衛答道:「長老,外面來報,說是白建明在外面耍賴,非要見你不可。」

白玄明這會哪裡有時間去理會白建明,直接道:「把他給我轟走。」

外門的護衛立時應聲,便要走,不過又被白玄明給喊住了,剛剛白道玄給他打手勢,意思是讓他見一見白建明。白玄明不明白白道玄是什麼意思,只得給護衛道:「好了,讓他進來吧,帶他到偏房,我會去那裡見他。」

護衛領命去了。

白玄明回過頭道:「這個白建明,就是一個無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長老,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讓我見他?」

白道玄道:「就算他再怎麼不堪,可是我們的計劃還是要他來配合的,記住,一切任務為重,如果因為你的疏忽導致任務失敗,後果你是知道的。」說到後面,白道玄的語氣已經非常的嚴厲。

白玄明冷汗直冒,道:「是,長老,我明白了,我會以任務為重的。」說完之後,背後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確實是有些大意了,如果真的因為這樣而導致任務失敗,他的下場會很凄慘。

這一次的安山國之行任務有多重要,他非常的清楚,要不然也不用三長老親自出馬。更為了不暴露三長老的行蹤,做了很多的準備工作。一切的一切,都為了任務的順利進行,還有,不能暴露任務內容。

要不然讓其他的家族或者勢力察覺到了,那他們之前所做的努力和犧牲就全白費了。

整個家族的人都在為這件事情而操心,如果因為他的失誤而導致任務失敗,他會成為白氏家族的罪人,會當成家族的恥辱而載入家族的歷史之中。

「長老,我馬上去見他。」白玄明回過神來。

白道玄點頭道:「嗯,記住,態度好一些,我推測他此次來找你,肯定是因為他兒子被抓的事情。你告訴他,你已經在想辦法了,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白玄明拿著白道玄的指示去見白建明,白建明被帶到偏房之後,一直都坐不住,走來走去,不時的拿眼看向門口,他多麼希望下眼白玄明就會出現在門口。

這一次他拿眼看去的時候,真的看到了白玄明,而且白玄明的臉上還帶著笑容。很淡然的笑容,白建明可以發誓,自打這位爺到安山以來,還從來沒有對他露出過這樣的笑容,這算怎麼回事?

心裡有些忐忑的白建明趕緊過去請安,道:「見過玄明長老!」

白玄明心裡雖然很厭惡,可是臉上卻不得不露出虛偽的笑容,道:「建明兄請住,有什麼事我們坐下來慢慢談。」

白建明頓時有些受寵若驚,他不知道白玄明回了一趟房間是不是腦子被門擠了,所以有些短路,居然對自己這麼客氣。不過他也不敢託大,很是恭敬的道:「長老請坐,我站著就好了。」

白玄明坐下之後,指著旁邊的座位,道:「建明兄,你也坐啊,別站著了。」

白建明再三確認白玄明不是在客氣之後,這才半個屁股坐了下來。有些尷尬的道:「長老,我這次來找你,是有一事相求,還望長老看在我們都是一脈相承,一個老祖宗傳下來的份上,幫幫我。」

白玄明沉吟道:「建明兄,我知道你的來意,你是想讓我救你兒子吧?」

白建明道:「是是是,長老就是見微知著,我這點心思也瞞不過長老,確實如此。我現在就這麼一個兒子,要是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我這就真的斷子絕孫了。還望長老看在我對白氏家族忠心耿耿的份上,拉我一把。」

白玄明道:「建明兄儘管放心,我剛剛回房已經與家族取得了聯繫,把這邊的情況向家族說明了。家族那邊也已經有了回應,過不了多久,就會有更強大的高手過來坐鎮。所以建明兄儘管放心,最遲三五日,一定會把白陽救出來的。」

神醫她穿成了惡婦 白建明大喜,站起來道:「長老說的可是真的?」

白玄明道:「當然,這可是我親自向家族要求的。之前因為事情不順利,所以心情有些煩躁,對建明兄態度有些不好,還請建明兄不要見怪,我這也是為了任務而已。」

白建明哪裡還敢在意白玄明的態度問題,對方能答應救兒子一把,他就已經燒高香了。不過他還有一個擔心,「長老,我就怕這唐宋因為他父親被我們折磨的事情而牽怒於白陽身上,那事情就不妙了。我聽下面的彙報,說是唐宋說的,要把我們加諸在他父親和家人身上的折磨,一百倍的還在我兒子身上,這可是要人命啊!」

白玄明皺了皺眉,道:「這確實是一個問題,這樣吧,建明兄先不要著急。等晚上的時候,我去一趟王宮,看看白陽現在怎麼樣了。」

白建明大喜,站起來一個勁的向白玄明表示感謝,再三的感謝之後,白建明才提出告辭。

看著白建明消失的身影,白玄明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冷哼一聲之後,回主卧房去了。把事情向白道玄講述之後,才道:「長老,白建明說的不錯,白陽現在確實有生命危險。」 白道玄沉吟了一會,才開口道:「這樣,晚上我去一趟安山王宮,看看裡面的情況。《⑦頂《⑦點《⑦小《⑦說,ww∨w.23w∞x.c如果可以的話,順便把白陽給救出來。」

白玄明鬆了口氣,道:「長老能夠出手那當然是最好了。」

白玄芳卻是開口道:「可是長老,王宮裡面現在有武王中期的高手守護,如果你出手的話,會不會暴露行蹤?」

白道玄皺眉道:「我小心一點應該沒有問題,畢竟一個武王中期的高手,不可能時時的守在白陽的身邊。」

白玄芳點頭道:「也對,是我想多了。」

白道玄卻是搖頭道:「不,你的顧慮很有道理。現在正是我們的關鍵時刻,凡事都得多想三層,不能怕麻煩,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只要寶塔到手,就是我們白家快速騰飛的時候。」

白玄芳嬌笑道:「這安家的人還真是愚蠢,放著這麼好的寶貝不藏起來,居然還擺在外面,真是不可救藥了。」

「不,這一點你說錯了,安家的人很聰明,你能夠想到這一層,大家都會想到這一層。沒有人會把這麼重要的寶物擺在外面,就算是別人看到,也只當是普通的建築而已。而且他們還拿秘境在掩飾,如果不是我們剛好有一個分支在這裡,聽說了這寶塔之中的情況,也不會懷疑這寶塔另有天地。」

白道玄侃侃而談,見兩人一副受教的模樣,繼續道:「你們兩個放心,只要完成這次任務,我會提議給你們兩個立大功,到時候你們的修鍊資源待遇也可以提升到一到兩個級別了。」

白玄明和白玄芳都是大喜,道:「多謝長老!」

白道玄笑呵呵的道:「不必謝我,這是你們應得的。」

安山武院,唐宋再次回到這裡,心情已經是大不同。之前是作為天才來這裡學習的,可是現在,卻是以朋友的身份,來這裡拜訪老朋友的。

武院門口的守衛還認識唐宋,見是唐宋回來,並沒有阻攔,拜見過後便直接放唐宋進去了。唐宋在安家人心裡的地位,他們都很清楚。當初安家可是冒著往死里得罪白氏家族的危險,力挺唐宋的。

雖然現在白氏家族回來報復了,可是剛剛得到消息,及時趕回來的唐宋,已經把危機消除得一乾二淨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