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唐瑜方纔回過神來,說實在的,她根本還沒挺清楚是咋回事,唐老爺子已經噼裏啪啦,說話宛如炒豆子一般將這事給敲定了。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唐瑜雖然心頭竊喜,但一見偎依在萬一身邊的胭脂,唐瑜心頭卻是一痛,唐瑜雖然還萬一相處不過兩天,但多少還是瞭解到萬一的一點性格,斷定萬一絕對不會爲了她而放棄身邊的胭脂,再說,那也是唐瑜不願意做與不願意看到的,當即輕聲說道:“太爺爺……”

“喲,還害羞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害什麼羞啊,文華,你們幾個還杵在那裏幹什麼,立刻下去籌備婚事,務必要給辦得熱熱鬧鬧的,不能委屈了我的寶貝曾孫女,要是有一點不滿意,老子抽你。”

唐老爺子見唐瑜那輕言細語的,頓時認爲是唐瑜害羞了,立刻對旁邊的唐文華嚷嚷着。

唐文華不敢怠慢,只得點頭道:“是,祖父!”

“等等!”

萬一趕忙喊道,開玩笑,再不說話,這事就徹底無法挽回了,唐文華本來也就很是猶豫,一聽萬一的喊聲,立刻停住了腳步。

萬一說道:“唐老爺子,你的一番美意我心領了,只是我已經有婚約了,實在不能娶瑜姐,還望恕罪。”

聽見萬一親口說了出來,唐瑜不自禁的顫了顫,雖然早就知道這個答案,但唐瑜不知道爲什麼自己心頭還是很痛。

“婚約?” 劍起風雲 唐老爺子將眼神落在了胭脂身上,說道:“可是這小女娃?”

“不是胭脂,是別人。”萬一說道。

“是別人,咦,你剛纔叫丫頭‘瑜姐’,你們以前就認識?”唐老爺子之前沒聽到,這次可抓到了關鍵,旋即問道。

萬一點了點頭,說道:“我和瑜姐之前的確是認識,之前我出了點意外,是瑜姐救的我。”

其餘人一聽,心道:果然,他們果然認識。

誰知道,唐老爺子一聽,立刻一拍手,滿臉欣喜的道:“那就再好不過了,萬一,我乖乖曾孫女救了你,你正好以身相許,報答救命之恩!” 大食殘兵敗卒,在石城肆虐了整夜。

這才停止了下來,進入了休息。

只剩下了破敗血污的殘垣斷壁,與還未斷氣的石城百姓,在血泊中哀嚎與慘呼。

而城中女子。

則是更加的悽慘,她們或雙眼無神的,如同死屍。

或哭泣的蜷縮在哪裏,可憐而無助。

就連石國王子石摩達,滿身污跡的在宮殿裏,瘋瘋癲癲的啃着大食殘兵敗將的扔的骨頭。

“哈哈哈,什麼狗屁王子,到頭來還不是像狗一樣嗎?!”

“好玩,有趣,看來他是真的瘋了。”

“沒錯,不然他見到我們折辱他的王妃,沒有瘋的話,豈能忍受的住?”

宮殿裏。

大食兵卒嗤笑。

他們吃着烤肉,喝着酒水,肆意的戲謔着石摩達。

他們面前升起的火堆,都是拆了宮殿中的木製裝飾,用以點燃,拿來取暖。

然而。

石摩達聽聞以後,表情一絲沒有變,癡傻的跪在哪裏,又笑又哭,口中喃喃不清話語。

“行了,今日累了,先休息吧。”

“記得,明日必須離開石城,快速回到大食。”

“怎麼,難道你還怕大唐將卒追殺上來?難道他們不累嗎?難道他們不知道,這裏已經靠近我大事國邊疆了嗎?”

“還是小心點吧,李易那白毛小子,就是一個瘋子,誰知道他會不會休息夠了,追殺上來?”

“這。。”

最後,大食兵卒都沉默了。

顯然是心裏開始懼怕了,不由得收斂了笑容,低下了頭顱,開始閉目養神。

一時間。

整個宮殿都安靜了下來,徒留下火堆發出的噼啪聲。

可是。

此刻的大食兵卒,卻不知道,李易此時已經快速的靠進了石城。

他們是二月五日向石城逃潰,經過一夜奔襲,二月六號到達石城的。

經過了大半天的肆虐石城,半夜才入眠的。

而李易是二月六號巳時兵進石城,現已經半夜,李易到達石城時間剛剛好。

“報!大將軍。”

前方斥候策馬奔襲到了李易身邊,握拳捶胸。

“什麼事?”

李易眉頭微皺。

“啓稟大將軍,幽冥斥候傳來消息,大食殘兵敗將,今日攻進了石國國都,大肆屠戮與搶奪。”

“哦?”

李易眼眸冷冽了起來。

這並不是針對石國的,而是逃潰的大食兵卒。

他沒有想到,這羣畜牲,背信棄義,居然對自己的盟友都能下手,簡直令人髮指。

眼眸迴轉。

李易見斥候欲言又止,隨即問道,“還有什麼事,說吧。”

斥候訕訕一笑,道:“大將軍,我們在前面發現了石國兵卒,身受重傷的倒在了路邊,趙雲將軍已經前去查看。”

“大將軍,你去不去見見?”

之所以斥候欲言又止,是因爲他覺得趙雲將軍已經去了,在想還要麻不麻煩李易前往。

畢竟。

有些事情,由麾下將領處理就行,沒有必要事事稟告給李易。

那樣的話,李易豈不是要忙死?

“石國兵卒?”

聞言。

李易來了興趣,小臉平靜的說道,“前方帶路。”

“諾。”

斥候連忙調轉馬頭,策馬奔騰。

李易緊隨其後。

當然許諸與典韋,兩大保鏢無聲的寸步不離。

少時。

“拜見大將軍。”

李易到達了地方,勒馬驟停。

趙雲與其餘幾名斥候,趕緊上前見禮。

“他如何了?”

李易小手一撫,看向了地面,躺着一名滿身血污的人。

“回大將軍,此人不過是昏迷了過去,想必是坐下戰馬疲勞致死,將他甩下了地面,磕到頭了。”

趙雲指了指不遠處,赫然有一匹戰馬,口鼻流血的躺在了地面。

“那快將他弄醒,我想他應該是從石城逃出來的兵卒,正好讓我們詢問一些斥候探聽不到的事情。”

李易翻身下馬,來到了石國兵卒面前。

“大將軍,這個簡單。”

不用趙雲動手。

他身邊的斥候拿出了一壺水,拔出塞子,倒在了石國兵卒的臉上。

受到冷水刺激的石國兵卒,猛的坐了起來。

先是滿臉迷茫。

然後立刻暴起,吼道,“大食畜牲,我跟你拼了!!”

“砰!”

結果。

趙雲比他更快一步,猛的一腳踢出,重重的踹在了石國兵卒的腹部,將他踢跪在地。

喝道,“放肆!”

“見吾之將軍,還敢行兇!”

腹部劇烈的疼痛,讓石國兵卒雙手捂着,卻沒有發出慘叫,而是艱難的擡起了頭。

見到李易等人的甲胃制式,驚訝的道,“你。。你們。。是大唐將卒!!”

“不錯!”

李易點頭,隨即眼眸看向石國兵卒,問道,“你是誰,可否告知本將,石城到底出了什麼事?”

“我叫烏木。”

烏木聞言,神色哀傷的道,“石城沒了,他們全死了,全死了。。。”

趙雲見烏木,眼神渙散,立刻大喝道,“吾之將軍問你,石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不是在這裏聽你說這些廢話!”

“如果,你想報仇,就把你所知道的告訴我們!”

報仇?!

趙雲這話,讓烏木突然擡起了頭,眼眸中升起了一絲希望,連忙說道,“我說,只要能報仇,我說。。。”

“今日午時,大食兵卒突然來到我們石城,不問緣由見人就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